第271章 罗网即将落下

小说: 天后当年十八线 作者: 宋青柠 更新时间:2019-08-13 06:40:30 字数:2749 阅读进度:272/273

前两个案子都是团灭,林森那一家子竟然还有人活着,有点不合常理。

“林家在帝都有点人望,算是书香门第,祖上三代都是高校教授,有点红色背景。”宋祁言解释。

难怪,这样的背景,如果出什么事,绝对不好解释。

“从林森查不好查,太敏感,倒不如从萧璇那里查。”宋祁言将我拢入怀中,替我盖好被子。

周围一片安静,我伏在他胸口,心里噗通噗通地跳,觉得这个天大的网随时随地就要落下来了。

折腾地太累,沉沉地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宋祁言竟然还在,披着外套坐在我床边的小桌子上办公,可怜兮兮的。

他听到动静,回头看我,过来帮我拿衣服,又替我穿上,一句怨言也没有。

我心里甜丝丝的,等他帮我穿完,转眼就跳下了床,本来是潜意识的动作,结果吓到了我自己,赶紧低头去摸摸肚子。

他啧了一声,在我脑门儿上狠狠弹了一下,“你没脑子吗?”

我撇撇嘴,轻声嘀咕,“那我不是高兴嘛?”

他翻了个白眼,走出去,让人把早饭送进来,盯着我吃。

“晚上有个晚会,你忙完了,估计还不能休息。”

我眼前一亮,“西部这鬼地方也有宴会?”

他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擦嘴,“官方举办的晚会,都是些老艺术家,颁的奖也是国家认证。”

娱乐圈每年流量出不少,但真正有一级演员头衔的少之又少,都是些早年演话剧舞台剧出名的老戏骨,十个有九个瞧不起新生代演员。

宋祁言估计是看出了我的顾虑,解释道:“我们只是去参加典礼,你又不上台,不用紧张。”

我点了点头,还是有点不放心,官方的东西对于娱乐圈的小花小生来说是块烫手的山芋,想吃又怕被伤着,稍不留神被官方拉了黑,后面基本就没戏唱了。

吃完早餐,宋祁言去处理他的事,我去片场。

经历了昨天的事,片场明显死气沉沉,只有秦导对我的态度更加热忱,第一场戏过后,还让我进影棚看看效果。

“难怪年纪轻轻能做视后,这几场戏的把握非常准。”秦导闭着眼睛夸我,屏幕上的画面早就切换成了范瑶。

影棚里人不多,也是不想听秦导这无脑吹的样子。

我想到萧璇的事,故意拿出手机,刷刷当年的消息。

秦导果然注意到我画面上的东西,嚯了一声,撇开眼去,“怎么看她?”

我听他的语气,倒像是认识萧璇,“前几天看到她戏的片段,觉得可惜了,这么有天赋的演员,要是不去世,估计如今地位也不一般了。”

秦导呵了一声,摆摆手,“那可是高看她了,演技有,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可惜不是混娱乐圈的料,满脑子谈恋爱,走得长才是有鬼。”

“怎么说?”我露出八卦的眼神,凑过去,压低声音,“我听人家说,她被人包养过?”

秦导啧了一声,捋了捋两撇小胡子,望四周看了一圈,侧过身子,“岂止啊,差一点儿就母凭子贵借种上位了。”

“可惜了。”他嗤笑一声,“生下来是个女孩儿,那富商家里听说早就有两个女儿了,就想要个儿子,还以为她能生下来,谁知道是比超出问题了。”

我叹了口气,“那富商就这么不管了?”

“哪能管啊,本来就是假的皇帝,靠着老婆上位的,想着为了儿子破釜沉舟,这么一来,还不赶紧回去挽回老婆?”秦导哼哼两声,目露鄙夷,“没有做豪门太太的命,还把事业整垮了,这不是自寻死路嘛。”

这么一说,全跟范家的情况吻合。

只不过以范夫人的性格,顶多弄死萧璇,不至于连孩子都逼死,这等于跟范老鬼撕破脸皮了。

“不过当年的事也难说。”秦导又唏嘘一声,“要不是媒体跟的太紧,绑匪估计也不会撕票,那孩子才十几岁,死得那么不体面。”

他一边说一边摇头,喝了一口水又继续,“要不是这事儿,国内当时几个大花早就走上国际舞台,生生是被吓得急流勇退了。”

我扯了扯唇角,看到范瑶走过来,从座位上站起来,道:“光挂着说话,秦导估计要讲戏,我去休息一会儿,等会儿见。”

“行,你忙着。”

走出影棚,和范瑶撞了个正着,她双臂环胸,斜了我一眼,“秀恩爱,死得快,少嚣张吧。”

我略微挑眉,不知道又哪里得罪她了,还有这关秀恩爱什么事。

往休息室走,路上遇到不少工作人员,人手一杯咖啡,看到我都笑嘻嘻地道谢。

我摸不着头脑,走到休息室看到俩门神才明白过来,是宋祁言来了。

推开门,果然看到男人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单手放在膝盖上,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怎么看都挑不出缺点。

看到我进来他也没抬头,直到我拿出手机拍完他,他才放下手中的报纸,靠在沙发上看我。

我扑到他怀里,跨坐在他腿上,放肆地搂住脖子,“一来我剧组就勾引人家小姑娘,一个个拿着咖啡对我说谢谢,眼睛里全是娇羞。”

“为了给你长点面子,我连发蜡都打了。”他一口咬在我唇上,压低声音,“真没良心。”

我摸了摸他的头发,真打发蜡了,骚断腿。

“我马上就要显怀了,到时候就一臃肿妇女,站在你身边岂不是不般配?”我咂咂嘴,想要从他身上下去。

他一把拉住我,啧了一声,按住我后脑上就吻上来,吻完又嫌弃,“你这是什么蠢脑回路,你就是臃肿,也是可爱的臃肿。”

瞧瞧,生活所迫,宋导都会说瞎话了。

我双臂环胸,叹气,“你也别哄我高兴,我这一怀孕,多少人等着接盘呢,你趁早回公司去,还能欣赏环肥燕瘦争奇斗艳。”

他瞪了我一眼,将我从他身上挪开,又将我拦腰抱起,放在了妆台前的椅子上,“少想不存在的。”

我双手撑着下巴,等他拉开行李箱,从里面翻出给我准备的晚礼服。

化妆师被拦在外面,敲了门,我回了一句不用打发了出去。

这点小事,我完全可以自己来。

一边看小妖怪整理衣服,一边给自己化了个淡妆,一回头,就看到他倚着衣架定定地看着我。

黑西装,配白色长裙。

天生一对。

换好衣服,和他一起站在镜子前面,就剩下眉毛没画。

“给我画眉?”我歪过头看他。

他皱了皱眉,拿起妆台上的眉笔转了一圈,“不是不可以,反正眉毛不在我脸上,你高兴就好。”

我翻了翻眼皮,坐了下来,朝着他的方向仰起头,闭眼,“画吧。”

男人轻轻托住我的下巴,略微弯下身子,似乎是端详了一下,然后才动我的眉毛。

一笔一画都是轻轻的,就像是羽毛划过,温柔的无可无不可。

他画了好久,我脖子仰地都酸了,他才有点不满意地说好。

我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略微诧异,挑眉看身边人,“宋导,技术不错啊。”

他单手撑着妆台,露出得意之色,“三分功力。”

嘁——

欣赏了一会儿眉毛,心情大好,听到外面的敲门声。

“少爷,那小姐的车在外面,说是顺路,请您和少夫人一起过去。”

我闭了闭眼睛,看向宋祁言,“她又不是娱乐圈的,过去凑什么热闹?”

宋祁言冷哼,“她想凑的热闹可不是娱乐圈的,是跟你有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