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应该还来得及

小说: 踏枝 作者: 玖拾陆 更新时间:2022-06-25 字数:2306 阅读进度:337/426

皇太后把问题抛给了两位老大人。

黄太师对此并不意外,要如何应对,他也已经做了一些准备。

正要开口,却给范太保抢了个先。

“娘娘,”范太保的语速放得很慢,“娘娘说收场,是希望有个什么样的结果?”

“自然是……”皇太后叹了声,“自然是能好好解决这一次的动荡。”

范太保摇了摇头:“娘娘为了社稷、为了皇上,颇为操心,老臣也不想说那些大话来宽慰娘娘,想来娘娘也不想听那些。”

“是,”皇太后颔首,语气万分恳切,“太保有话直说,既是讨论如此要紧事,就不用忌讳什么,该说就说。”

“那老臣就多说几句,”范太保道,“诛杀邓国师,确实大快人心。

此人祸乱朝堂,妖迷惑皇上。

都说忠逆耳,老臣们的话,总归不及那些包藏祸心之人、故意讨好皇上而说出来得那么顺耳。

妖道一除,也是杀鸡儆猴,其他再有这等小人,也会被威慑住,不敢再胡乱造次。

如此进展下,不说老臣与太师,便是太傅那儿,听闻此消息,也一定万分高兴。

只是,娘娘更希望解决的是定国公与永宁侯府之事。

老臣不是林家、秦家的人,也不好替他们说什么,站直了说话不腰疼,可毕竟,两府都抄没了。

下圣旨说他们是反贼,也就罢了,偏偏连府邸都抄了,这真是……”

皇太后垂下了眼帘。

她在乎的只有三公的态度,现在需要拉拢的也就是三公。

解决林、秦两家的问题,不过是拉拢三公所需要的话术上的一环。

说白了,就是必须挂在嘴边念叨,但她并不在意结果。

因为,那本就不是她的结果。

她想听到的是“三公高兴”。

“皇上下旨抄没,是他太急了。”皇太后一副哀叹模样。

范太保道:“永宁侯的脾气,您是知道的,他直接、藏不住事,火气上来了,破口就骂,骂过了,就事了了,不记仇的。

定国公是晚辈,知道分寸与进退,只要是说得通的道理,按说是听得进去。

这要是面对面的,有什么疑惑、不满,都可以慢慢说道,我们这些人也能在一旁说项。

只要离京的家里人没有出什么状况,应是能说通。

只是……”

说道这儿,范太保顿了顿,抬眼皮看向黄太师。

只一个眼神,黄太师心领神会了。

今儿这场对谈,需得各司其职,分工明确。

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偏范太保出手快,把那说好话的活儿给抢占了,那他只能倒霉地来说些不中听的重话。

“只是,”黄太师把话接了过去,道,“只是,老臣一直没有想通,那三府为何离京?

长公主说是受了胁迫,那秦家、林家为何要拿长公主开道?

老臣是不相信他们会造反的,他们两家对大周的忠心,天地可鉴。

若说是为了自保、不得不离京,老臣就不得不问问娘娘,他们受到了什么威胁?

皇上为何会认定他们要造反?”

皇太后眉头紧锁。

那一日发生的事情,其中有不少矛盾之处,连糊弄普通官员百姓都不行,更别说瞒过黄太师这样的人物了。

而会造成如此进退不得的为难处境……

皇太后在心里狠狠骂了皇上一通,面上,却只能道:“那妖道糊弄皇上,又让林、秦两家成了惊弓之鸟,彼此都猜忌着,最终着了道了。”

黄太师摸了摸胡子。

也是为难皇太后了。

她不可能说出林小子的身世,自然无法说清楚,偏偏皇上又下圣旨、又是抄家,小胡同里一路狂奔,转身都嫌挤,皇太后想替他寻个说得通的理由,都寻不到。

只能是,这么编造了。

“所以,造反之说真就是无稽之谈?”黄太师气闷极了,“那三府都是老臣带人抄的,这真是……老臣有何面目见老侯爷与林小子?负荆请罪都不够!”

“哎,那些都不急,”范太保一副劝和之相,“眼下,该把妖道被诛杀之事昭告天下,这是最重要的。”

皇太后很是认同。

国师之死,必须要让飞门关知晓,越快越好。

范太保又道:“既不是反贼,也该昭告天下,等大军班师回朝后,皇上亲自封赏,再把这些事儿说清楚……”

黄太师的视线在范太保与皇太后之间转了转。

范太保的目的在前半句,而那后半句就是个场面话,他们两个老头子都清楚,没有哪一天了。

真说清楚,也是剑拔弩张地说,哪有什劳子封赏。

而老太师更关注的是皇太后的反应。

皇太后有一瞬的迟疑。

既然“没有哪一天”,胡乱说、胡乱应,都无所谓。

皇太后不至于连场面话都接不了。

她真正犹豫的,只是前半句。

也许是不愿意,也许是没算好得失,也许,她从心底里认定了林繁必定起兵,就是要造反……

“班师回朝还早,”黄太师把话题往边上一带,“老太傅那儿,老夫是劝不动了,还得皇上出面。”

“自然,”皇太后道,“皇上会去向太傅请罪,还望两位老大人也走一趟,替皇上敲敲边鼓。”

范太保笑了笑。

黄太师也顺势应下:“是得说项,若不是这把老骨头实在经不住折腾,老臣都想去飞门关,当面与林小子、老侯爷好好说一说。”

“给你孙儿写封信?”范太保提醒着。

“这主意对头,”黄太师连连点头,“给他写信,让他转交给林小子他们。”

皇太后听着,道:“那就麻烦两位了。”

两人起身告辞。

皇太后亲自送到殿门外,等那两人结伴走了,她转过身,脸上笑容都收了起来。

表面上,范太保与黄太师都向着皇上说话,但皇太后隐隐觉得,他们没有那么坚定。

这也难怪。

一来,那个勉强编造出来的理由,并不能完全取信他们。

再者,信任这两字,建立起来很难,而一旦失去,想再恢复,难上加难。

唯有持之以恒地给予其信心。

好在,两人虽有质疑,却依旧心存大周,想要让局面趋于稳定。

应该还来得及。

------题外话------

感谢书友梧桐野、deepforest、步步生莲的打赏,感谢书城书友微微、骨头好吃的打赏。

s..book523342709525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踏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