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今天,全场由赵公子买单

小说: 汤女传 作者: 十六青泱 更新时间:2020-02-25 05:30:34 字数:3017 阅读进度:120/201

等三人从林中回来的时候,围猎大典已经进入到了清点阶段。

也幸得他们三人一直不受人待见和重视,所以没有人奇怪他们为什么空手而归。三人除了平白又受了一顿轻蔑的白眼,没有受到任何质疑。

但当这三人披着夜色从郊外回到京都城时,都还没有想明白过来那一对诡异组合究竟是谁。

汤汤说道:“能一招就把缚仙网破开,这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农夫。而且,你们有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破开网的?”

他们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确实……他们三人六只眼睛,也没有怎么看清那农夫是怎么出手的,这农夫与老人的来历显然不简单。

“救了我们,却向我们三人要了一个未来的要求。”逍遥先生说道:“就以我们和他们的能力差来算,我们也吃不了什么亏。”

三人默契地点头,在京都街头继续游荡。

直到看见一整条长街的灯笼,和街上华袍出游的民众,汤汤才突然发现今晚是元宵节,正是京都城最为热闹的时候!

俗话说除夕到元宵,才是真正的年。

汤汤的热血忽然就给点燃了,拍着两人说道:“话说我们散人赛获胜,都还没有好好庆祝一下,今天受了这么多晦气,就应该好好去玩一把。”

“你有什么好想法?”逍遥先生问道。

汤汤神秘地招了招手,等两人的耳朵贴到嘴边后,说道:“星月舫!”

这星月舫可是京都城中最大的风月院所,设在京沪河上,只有日暮方可登船。

每到夜间,星月舫里可是一掷千金,穷奢极侈。多少才子佳话都是由那里诞生的,这可是京都城里富家子弟标榜身份地位的好去处。

上次汤汤与冬生曾经为了查方家灭门案去过一次,可惜当时钱袋空空只是走了个过场,每次想来汤汤都觉得可惜。

逍遥先生一听就露出了会意的微笑:“好地方。”

“不过……今晚可是元宵,我们现在才去应当连散座都没有。”

汤汤露出她瓷白的牙齿,向逍遥先生眨了眨眼睛:“我是谁?包在我身上!”

灼心懵懵懂懂地看着这两个人对视,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

“师父,您回来了?”

尹白之说完,立即发现自己失言了,师父来去自有他的道理,作为徒弟是不能过问此事的。

于是他带着五个师弟师妹叩拜而下,行了师礼。

而他们面前,站着一个十分魁梧的农夫,他背上背着的竹椅上,坐着一个枯槁的老人。

这老人实在是太老了,在竹椅上缩成一团,哆哆嗦嗦地,好像风一吹就会碎掉一般。

这个老人,便是无悔楼院长凌霄道人,而那个魁梧的农夫便是他的首席大弟子格森。

尹白之低头说道:“师父,徒儿有愧,今日围猎大典未能替无悔楼拔得头筹,愿自行领罚。”

流火心里是一直尊崇他这个二师兄的,见二师兄主动领罚,立马辩解道:“师父,不是二师兄的错。是求文阁那些人太过狡诈,仗着财大气粗在猎场上前前后后布了上百张缚仙网。不然,就以他们的功夫,怎么可能拼得过我们。”

格森站在他们前头,哧哧地喷着粗气,而他背上的老人,一言不发。

凌霄道人常年与首徒格森云游在外,无悔楼内大小事务都是由二师兄尹白之处理的。

如今凌霄道长一言不发,定然是对无悔楼在围猎大典上失利不满,尹白之并不想推脱,俯身说道:“请师父降罪。”

流火还想说什么,只听到跪在最边上的小师妹九洛开口。

“你们别争了,师父睡着了。”

睡着了?跪着的五个徒弟谨慎地抬头向他们大师兄的背上望了望,只见凌霄道长坐在竹椅上,微微侧着头,合眼冥想,一副仙风道骨冥思入定的模样,只有嘴边一道缓缓挂下的晶莹口水出卖了他。

竟然睡着了!这个师父能不能再不靠谱一点!

小师妹九洛清了清嗓子,小声说了句:“这不是月娥长老吗?”

竹椅上的老人顿时清醒,滋溜着口水说道:“嗳,月娥师妹你来啦~”

凌霄道人睁眼瞧了瞧四周,哪里有月娥师妹,只有五个用眼睛巴巴看着他的徒弟。

不禁心头有点堵得慌,这早年收徒的时候怎么一点都不上心,收了这清一色的老爷们。到了最后才知道收一个女弟子,却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

看着五个徒弟的眼神逐渐变为怀疑,凌霄道人轻轻咳了一声,抚着胡须说道:“且不怪白之,起来吧。”

尹白之带着师妹师弟们起身,心里依旧愧疚万分,却听见师父说:“围猎大典上,那三个散人赛里出来的,如何?”

散人赛出来的三人?徒弟们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有好好注意这三人,顿时间都答不出来。

尹白之躬身说道:“他们三人没有成绩,大典一结束就已经离去了。不知这三人有何特殊,让师父特此询问?”

凌霄道长的声音忽变得严厉起来:“白之啊,为师曾教过你什么?看人看事,不可只看表面。凡是越平凡者,越不可轻易疏忽。能从上百个散修内脱颖而出,本事自然不弱。你就没想过,他们为什么一点成绩都没有?这是在掩人耳目,扮猪吃老虎啊!”

尹白之如临大敌,立马俯首说道:“是徒儿失职没有深思。”

凌霄道人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说道:“知道了就好,下去吧。”

等到五个徒儿依次退去,凌霄道长才满意地抚须,刚才如此威风,应该已经完美地挽回了师父的形象,为师实在是英明神武啊。

……

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

运河如墨,灯火如星,元宵夜的长安花街,仿若银河灿烂落九天。

汤汤三人从小舟下来,跃上星月舫的甲板,立即就有伙计迎上来,领着三人进了舫内。

灼心是第一次进这地方,只觉得空气里香极了,不是普通的熏香也不是花香,而是一种迷人的女儿柔香,是他生平从未闻过的。

他四处好奇张望,却见一方丝帕飘飘而落,覆在他仰起的脸上。透过这丝帕,所见之处无不添上了一层温柔的缱绻。

忽闻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灼心拉开丝帕,只见一个穿着鹅黄色半臂长裙的姑娘正伏在二楼栏杆上。那姑娘身材娇小,青涩的脸蛋还没有长开,一双大眼好奇地看着他,鼻尖上还有着几点俏皮的雀斑。

这是她的手帕吗?灼心看着她,呼吸不自然地开始急促起来。

那姑娘身旁的友人推了她一把,好似在她耳边说了什么悄悄话,那姑娘脸颊泛起了微红,显得鼻尖的小雀斑更加明显可爱了。

灼心心间一跳,哑然失拍。

那姑娘羞红了脸,掉头就跑。

灼心看着姑娘跑掉的背影,张口想说什么,但还是卡在了喉咙,手里捻着那方丝帕,似乎还有些留恋。

逍遥先生笑着叫醒灼心:“傻大个开窍了?别留恋了,这里的姑娘可够你看一宿。”

灼心被拉着走向大厅,还有些恍惚,心里还是那个穿着鹅黄色衣衫的姑娘。

她就像是一片暖阳,一下撞进了他的心扉。带来无尽期冀和心动的同时,又带来了惆怅与迷茫。

汤汤奔向大厅正中的红幔方台旁,一把搂住了一个少年郎:“我就知道你有本事。”

那少年郎对她一笑:“那是自然,你想要来星月舫,这场子怎么能没有呢?”

逍遥先生看着两人背影,惊讶地上前:“汤汤妹子没想到你……”

那少年郎回头,对着逍遥先生说道:“没想到什么?”

“沁……沁儿。”逍遥先生盯着那少年郎:“你怎么?”

那少年郎自然就是以小公子为名,游遍京都烟花之地的纨绔子弟,莫沁。

“怎么,不认识我了?”

莫沁看着没回过神来的逍遥先生,笑着一脚跃上方台说道:“我友人大赛夺冠,正逢元宵佳节,喜上加喜。今晚,全场由我小公子请客。大家尽管喝!”

席间顿时沸腾,彩花漫天,欢呼声如若浪潮。

所有人都围到台下,将手里的彩花飞上空中,只有被人群挤到角落的逍遥先生,看着台上的莫沁,眼神渐渐冷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