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他们遭人陷害,危机四伏

小说: 所有人都知道你只爱她 作者: 谨雨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604 阅读进度:346/367

“走吧!你不是想吃火锅吗?”傅书御扶着鹿茴,大手捏了捏她的手腕。

鹿茴收回思绪,轻轻地“嗯”了一声,两人朝着另外一边走去,此时的祁璟衍并没有开车,他坐在车里,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出双入对,坐进车里。

他看到傅书御俯下身帮鹿茴系上安全带的画面,系完后又重新绕到驾驶座。

“真是哔了狗。”

祁璟衍黑眸幽冷,俊庞铁青地骂了一句傅书御。

就系安全带需要在副驾座系吗?不是为了揩油又是什么呢?

他就是特别看不惯傅书御那副假惺惺的嘴脸,偏偏鹿茴受用得很。

傅书御启动车子,祁璟衍鬼使神差地也跟上他的车。

坐在车里的鹿茴还在想祁璟衍把那束花丢到垃圾桶里的事,总觉得他来找自己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说,好巧不巧又看到傅书御在场。

她的手肘撑在车门上,手指按捏着太阳穴,头痛。

开车的傅书御注意到后面有车跟着他们,他失笑,“我想你也不必担心,他跟着呢。”

鹿茴听完他的话,随即反应过来,她望着车外后视镜,发现祁璟衍确实跟着。

只不过到底是不是跟着他们就不清楚了。

“他的自尊不允许他跟过来,所以大概是顺路而已。”她说到这些心情反倒变得平静了不少。

傅书御没有揭穿鹿茴的小心思,“刚才看你按捏太阳穴,要是不舒服的话我先送你去医院看看,阿桃出门前再三叮嘱我好好照顾你,你要是有什么磕磕绊绊,我看阿桃得把我吃了。”

“噗嗤。”

鹿茴笑了。

“阿桃会说,傅先生你礼貌吗?”她和傅书御开起了玩笑。

傅书御见鹿茴会开玩笑,说明祁璟衍丢花的事并没有过分地占据她的思绪。

他们去了一家很出名的火锅店,号是傅书御的助理提前排到的,两人一进去就直接开吃。

在吃饭的过程中,鹿茴四处张望着,傅书御知道她是在找祁璟衍。

一顿晚餐两个人都吃着很满足,除了鹿茴期间偶尔开了小差,其他的没什么事。

祁璟衍跟到半路,医院打电话给他,说齐星辰一晚上高烧不退,他匆忙赶到医院照顾儿子,关于鹿茴和傅书御独处他根本抽不出时间去跟踪。

一晃眼,距离丢花的事又过去了二十几天,临近鹿茴的产检。

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刚好过了29周,也就是七个月零一周。

“少夫人,我已经给大少爷打了电话,他会过来接你去医院做产检。”阿桃正在帮鹿茴整理出门的包。

鹿茴没有拒绝阿桃的安排,“好,我现在肚子大了,确实不能掉以轻心。”

一切都是为了祁星澄,她不会因为死人愿意闹别扭。

公寓的对面一条街停着一辆黑色的车,车上的男人戴着口罩和帽子。

“夫人,按照你的吩咐我已经准备好了。”男人正在和刘玥珠通电话。

这个人也正是当年在小渔村的那一夜嫁祸鹿茴坐牢的其中一个帮凶,这些年这个人隐藏在背后,一直跟随着刘玥珠。

“今天的事好好办,办好了,这辈子我让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刘玥珠把荣华富贵几个字加重了咬字的音量。

男人越听越兴奋,挂断电话后戴着手套的双手用力地握着方向盘。

刘玥珠把手机放在双腿上,抬起头望着前方的素瑶,“瑶瑶,你别怕,妈妈会保护你的。这次,妈妈会让那个女人死无葬身之地。”

“谢谢妈妈,你真好。”素瑶走过去蹲在刘玥珠面前,低下头枕在她的双腿上。

佳妍,妈妈给你报仇了,我可怜的女儿,你不要怕黄泉路上寂寞,很快鹿茴那个贱人和她肚子里的那个短命种会下来陪你的。

刘玥珠抚着素瑶后背的手动作是那么的轻柔,然而她的眼神凶狠至极。

公寓楼下隐蔽的位置停着一辆银色的SUV,车子里的保镖正在给陆沂弦打电话,“三少,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的话什么时候有假?”

陆沂弦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往往他不露声色,在保镖看来是最吓人的。

“是,我知道了。”保镖恭敬地说道。

等保镖挂断电话,凌风开着车载着祁璟衍已经抵达公寓楼下,阿桃扶着鹿茴正好出来。

他已经打开后座的车门,阿桃扶着鹿茴坐到后座。

看到鹿茴坐稳后,祁璟衍跟着坐进去。

“少夫人,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记得告诉我。”

阿桃则是去了副驾座。

“好,阿桃管家。”鹿茴笑盈盈地系上安全带。

凌风发动引擎,车子开启驶出了公寓楼下,此时公寓对面街的那辆黑色车子早在几分钟前停在了路口,就在等祁璟衍他们。

后面陆沂弦派人追过来的那辆银色车子也加入其中。

车子往前行驶,谁也没有发现异样,直到车子驶到下个路口,那辆黑色的车和银色的车好像事先约好异样,朝着他们的车子双面夹击撞过去。

“小心。”祁璟衍把鹿茴护在怀里。

后座的车窗玻璃已经碎裂,好些尖锐的玻璃碴刺在他的后背。

“少夫人。”

阿桃惊慌失措地大叫着。

凌风手握着方向盘,车子已经完全失控,前往是障碍物。

黑色和银色的车又是用力的撞击,此时的两辆车已经失控,当黑色的车子逼近祁璟衍他们,另一边还夹着那辆银色的车。

车子失灵,凌风开车撞上了障碍物,他坐的是驾驶座,安全气囊救了他一命,副驾座的阿桃伤得不算严重,她一脚踹开车门,可惜旁边那辆银色车怎么也不移动,他们的车门被封锁住了。

银色那辆车上,开车的保镖还有意识,看到祁璟衍那辆车毁损严重,立刻开车逃离现场。

就在他们走之后,阿桃推开车门下车,她听到车子漏油的声音,朝着凌风大喊一声,“快,救大少爷和少夫人,车子在漏油。”

凌风伤在额头上,其他的位置没有伤,他从副驾座下车,跟着阿桃来到后座。

鹿茴一直被祁璟衍护在怀里,当阿桃和凌风推开他的时候,他的后背全是玻璃碴,另一条腿卡在车座下面。

鹿茴在阿桃的搀扶下顺利下车,她担心车里失去意识的祁璟衍。

“快救他,快……”

她浑身都在发抖,情绪过于激动甚至喊破了音。

阿桃和凌风两人用尽全力,合力把祁璟衍从车里拖下来,他卡住的那条腿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鹿茴看到他受伤惨重的模样,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就在这时,阿桃注意到鹿茴的腿间在流血。

“少夫人,你的肚子。”

阿桃跑过去扶住鹿茴。

凌风拖着祁璟衍到了安全地带,他们四个人离开后,汽车很快发生了爆炸,马路上火光冲天,路人拨打了紧急措施电话。

鹿茴看着祁璟衍昏迷不醒,受伤惨重的模样,知道在危险来临的那一刻,他用生命在保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