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为什么瞒着我

小说: 神医公主有点儿狂 作者: 安意 更新时间:2020-05-23 06:36:38 字数:2238 阅读进度:368/438

景启有些不太明白,现在全皇城的人都知道,这场婚姻是一桩美事,怎么到皇后这里,就成为灾难了呢?

“儿臣愚钝。”

皇后轻抚着衣袍上的褶皱,耐着性子解释道:“这段日子你一直将心思放在朝廷以及青洛的身上,以至于并不知道西域那边的情况。”

“西域那边现在乱作一团,西域皇身患疾病,皇位动摇,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那个位置,西域皇之所以让我小公主过来联姻,就是希望能借助我国之手,稳固现在局势。”

“不过可惜了,西域皇不知道,本宫绝对不会允许皇上插手西域之事,他们闹得越是厉害,本宫才越高兴。”

“可是儿臣不明白,这件事与皇兄又有何关系?”景启至今还满头雾水。

皇后敲了敲景启脑袋,眼底尽是温柔:“你啊,脑袋真的好好开开窍了。”

“西域小公主嫁给景渊,西域出事,从小在西域长大的她,你觉得她会袖手旁观吗?”皇后冷笑:“到那时西域小公主一定会让景渊求皇上出手帮忙,若皇上拒绝,小公主无路可走,定会自己私下搞小动作。”

“到那时我们何不推波助澜一把,暗中帮助小公主,利用小公主给景渊扣上谋反的帽子,所有罪证一旦落实,就算皇上再宠爱他,你觉得皇上会留一个预谋谋反之人?”

“就算景渊不死,也会被流放边疆,从今以后,她的命便掌握在你我母子二人手里,百年之后代皇上魂归西天,这天下还不是你我母子的?”

景启不有给皇后竖起大拇指。

如此周密的计划,手段,怕也就只有皇后能想的出来。

“母后真是才智多谋。”

“好了,你就不要夸本宫了,你且回去安心做事,再给你皇兄准备一份大礼,他成亲这种大事,你这个做弟弟的自然不能马虎,也要给他争些薄面才是。”

“儿臣领旨。”景启拱手,给皇后行了一礼后俯身退去。

唇角微微上挑,眼尽是阴冷。

一直以来,一直被他们牵着鼻子走,现在总算换做是她当成引路人,站在上风,这叫皇后如何能不高兴。

“青洛,景渊,这一次,也轮到本宫威风威风。”

客栈之中。

大皇子因为西域那边的事情晚上没怎么吃东西,小公主担心大皇子很身体受不了,特地命厨房熬了一碗大皇子平日最爱喝的乌鸡汤给他送去。

小公主抬手欲要敲门,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对话声,手距离门框一寸忽然停下。

端着汤碗的手一松,碗毫无征兆的掉在地上。

随着咣当一说声清脆的响声,大皇子跟侍卫冲出门外。

见到是小公主,大皇子这才收回拔出去的剑。

大皇子给一旁的侍卫使了一个颜色,示意他先下去。

会意后侍卫快步离开。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大皇子尽量用温柔的口吻说道。

唇瓣紧抿在一起,滚烫的泪水止不住从眼眶花落,小公主哽咽着:“要不是我偷听到,这件事你还打算瞒着我到什么时候?”

大皇子伸手去触碰小公主,却被她退身躲开:“为什么要瞒着我?”

“皇兄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婚期将至,皇兄希望你为这件事忧心,其实皇兄也没想过要瞒着你,我本来是想等你婚后在告诉你。”

小公主踉跄退后两步,苦涩的笑着:“你那个时候告诉我又有什么用?七皇兄死了,你却连我见他最后一面都不允许,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有些残忍吗?”

大皇子还想说些什么,被小公主的嘶吼声打断:“我知道你不喜欢七皇兄,但他现在已经死了,你为何还要连一个死人也不肯放过?大皇兄,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你,明明很善良。”

“小妹,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你听皇兄解释。”大皇子神色焦急的说着。

小公主捂着耳朵,哭得跟个泪人似的:“不,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也请你什么都不要跟我说。”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要跑来追我。”

大皇子伸手去抓,却只触碰到小公主衣角。

望着那逐渐消失在楼梯拐角的身影,大皇子很是不放心,想要追出去看看,但一想到小公主临走时说的那些话,最后只能放弃。

他不想成为小公主最为讨厌的那个人。

因已是深夜,街道上空无一人,小公主不知道该去哪,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奔跑着。

跑了不知道多久,娇弱的身体没有了力气,小公主望着四周陌生的街道,心里一阵后怕。

从小到大,她最怕黑来了。

每次夜路都需要有人陪着。

自身后吹来一阵冷风,小公主吓得一个哆嗦,跑到墙角,蜷曲着身子蹲在地上,瞪着提溜圆的大眼睛四处张望。

前面隐约传来脚步声,小公主吓得往角落里缩了缩身子,恨不得整个人都缩进墙里。

“兄弟,我说你这最近几天手气也太背了,猜的没错,家底都快要被你输光了吧?”

“何止是家底儿,就连我老婆都跟人跑了,我现在呀,是一无所有。”

“真是可怜!咱兄弟俩现在可谓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了,不仅一无所有,还一身债务,我说你有什么好想法,能尽快还上那些赌债不?”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对话声,小公主心里更是害怕。

这大晚上的遇见两个赌徒,她身为一柔弱女子,怎能不担心自身安全。

男人叹息道:“还能怎么办,想要来钱最快,只能去抢,要么就是劫持人质。”

“我听说最近兵部尚书府的大小姐离家出走,跟兵部尚书闹掰,这可是我们下手的绝佳机会,只要我们劫持尚书府大小姐,还愁赌债还不上吗?”

另外一个男人惊呼道:“你疯了吗?那可是兵部尚书的女儿,那可是朝廷要管我们得罪不起,要是失了手你我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放心吧!哥们儿我有办法,绝对可以全身而退,还能赚得锅碗瓢满,你就相信哥们儿我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