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以太行者 二十五

小说: 师兄打野至今未归 作者: 香菇麦虾 更新时间:2021-01-14 02:04:03 字数:2398 阅读进度:133/147

刚醒的苗风明显没有听到几人的对话,正勉强的睁开眼睛,茫然观察着四周。

看到笑眯眯的付鱼时,他的反应像是被蛇咬了一口,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剧烈动作牵动了伤口,险些再次疼晕过去。

乌尔特跟闫宁小心翼翼的对视一眼,用苗风做测试倒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反正他现在也是半死不活,算是废物利用了。

不过按苗风的性格,事后不管怎么解释,这队友是绝对没得做了。

而且还有个问题,苗风刚才对以太行者态度可是相当不善,主动攻击的也是他。

鬼知道以太行者会不会最后一刻收起来镰刀直接一巴掌把他呼死。

就苗风现在的状态,到时候绝对是死得透透的。

而且说起来,自己两个人虽然没有苗风那么过分,但是以太行者绝对也有理由做同样的事情。

果然就像以太行者说的,就算它愿意帮忙,也得自己这边敢才行。

“不用纠结了。”

付鱼像是看穿了两个人心中的犹豫,直接出言打断。

“让小以把葬仪之刃交给我,我来操作不就得了。”

你来?

三道目光齐刷刷的看着付鱼。

“有问题?你们两边互相不信任,作为独立公正第三方,我来做个中间人不是很合适?”

有问题,乌尔特暗暗腹诽。

按你跟苗风的关系,你来他更危险吧?

不过自己二人跟他倒是没有太大矛盾,除了苗风危险点之外,倒是一个不坏的选择,只要以太行者愿意把镰刀交出来。

想到这里,乌尔特忍不住看向以太行者。

把剪刀借出去?

小以同学纠结了几秒钟,最终还是爽快的交出了葬仪之刃。

从之前的表现看,这家伙贪墨自己宝物的概率确实不大,交给他总比交给对面两个家伙好。

“你来处理.....处理什么?”

此时的苗风只听到了只言片语,有点不太理解付鱼的意思,但心头总觉得有些不妙。

他艰难的转过头,看向乌尔特跟闫宁,他的两名队友却是极有默契的扭开了头。

就在这时,一个手持镰刀的身影走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居高临下的打量自己的付鱼,苗风心头恐惧更盛,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多年未有的无力感让他几乎连躲避的想法都失去了。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吓成这个样子,果然大部分人的悍勇都是面对弱者才有的。

付鱼心中摇头,非常配合把葬仪之刃高高举起,声音冰冷。

“勿须恐惧,等待你的只有死亡一途!”

在苗风惊骇欲绝的目光中,狭长的镰刀划出一片星幕,付鱼如同处刑的刽子手,自上而下把苗风一刀斩杀。

“消......消失了?”

闫宁一脸震惊的看着地上,在葬仪之刃的斩杀之下,毫无反抗能力的苗风直接是身首分离,常理讲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但下一刻,他的残尸就被一片深邃的星光笼罩虚化,最终一缕缕消融。

看来这家伙真的没有骗人。

闫宁回头看了以太行者一眼,心里一下安定了几分。

“还可以?”

付鱼看上去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耍了几下手里的镰刀,看着二人道。

“可以!”

乌尔特吸了口气,实在是没想到会到这个地步,但是相对来说,还算是可以接受的结局了。

“可以!”

闫宁同样点点头。

“那谁先来?”

这......

二人对视一眼,这还真是个问题,谁先来呢?

引颈待戮这种事,真要做的时候还真有点心理障碍!

“要快点哦!那位可是已经出去了,就算是受了点伤,修养一会儿说不定也就行动能力了.....”

付鱼把镰刀拄到地上,用一种冰冷邪恶的嗓音道,末了还发出一阵阴险的笑声。

这家伙玩得很起劲啊,扮死神上瘾了这是?

吐槽归吐槽,二人听到付鱼的话也是心中一惊。

没错,苗风可是先出去了,无论如何,他对自己二人没意见是不可能的,而自己两个人的身体还在外面……

想明白这一点后,两人再不敢犹豫,几乎是冲上前来,抢着要求先被斩杀。

“不要急躁,作为一个高端玩家,doublekill这种事,我是很擅长的。”

在对面二人莫名其妙的眼神中,付鱼再度把葬仪之刃高高举起落下,下一刻一道华丽的星幕把两人淹没。

“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你的帮助。”

乌尔特二人化为幽光消失后,以太行者漂上前,从付鱼手中接过镰刀,然后心情复杂的道谢。

虽然因为这家伙自己才陷入之前的窘境,但大家本来就是立场敌对,这家伙的做法也无可厚非。

而这会儿要不是他出手,自己大概率是死定了,绝对还是需要道谢的。

自己跟那帮推诿撕逼的家伙可以不一样,一码归一码,做事要讲逻辑。

然而——

“别光口头感谢,没有点实质的吗?”

付鱼十分利索的回道。

这.......

“挟恩图报在人类世界不是什么美德吧?”

“没事我本来就是人类渣滓......”

付鱼自黑的速度也是极快。

以太行者再度无语,只觉得由衷的蛋疼。

“我也没什么可给你的,你该不会想把它要回去吧?”

它指了指灼日原盘。

“那不又转回来了吗?我怎么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付鱼摆摆手。

“需要你做的事情,后面我会告诉你的,现在的话,我得先去你的卧室里瞧一瞧。”

卧室?

以太行者看着付鱼指着大厅中心的棺椁,满心不解。

那里面完全是空无一物,你钻进去能做什么?

“别怪我没提醒你,葬仪之刃的效果可是真实的,他们三个人现在应该都回到现实世界了,你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吗?”

“不担心,我有保镖的。”

付鱼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们三个应该祈祷别遇上我才是。”

笑话,老师已经被送出去这么久了,以她的实力,这么长时间还找不到自己身体才叫人笑掉大牙。

这会儿百分之九九老师正守在自己身边呢,这三位遇不上自己反倒算他们命大。

“好吧。”

虽然对付鱼的话有些不明所以,但看他毫不担心的样子,小以也没有再说什么。

人家自己都不怕死,自己瞎操什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