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鸩盘婆3

小说: 蜀山之玄门正宗 作者: 旁观历史的猪 更新时间:2020-09-16 14:05:06 字数:4325 阅读进度:588/596

<>app2();

嗯,随着皱纹的消失,各种器官的归位,鸩盘婆故意变得丑怪的面容回到了年轻时的本来面貌。当年初出茅庐的鸩盘婆和她的妹妹波旬婆,可都是西南蛮族里少有的美女,要不是那里属于苗蛮疆域,中原各大正道宗门的仙人很少前往,说不定鸩盘婆和波旬婆还能拜入道门正宗呢,以这两姊妹的资质,一定也是天才那一档的弟子。

“这应该才是你的本来面目。与你元神合为一体的阴魔暂时被贫道封印,心魔暂时退去,心智清明,那么贫道也能说说可供你选择的道路了。”

“还请真人明示。”鸩盘婆此时头脑清醒,说起话来,语气也就变得沉稳,就连声音都再不是此前的那种嘶哑,好像是金属摩擦的感觉了,在阿珍听起来,颇有一些少女般的清脆。

林晓竖起一只手指:“以你得到的铁城山老魔嫡传的赤身教功法而言,贫道能保证你能够顺利转世重修,到时候自会有佛门大德接引你入佛门修持,日后一样能够修得佛门正果,此其一。只是这样做,你以前修炼的所有魔门功力都会被废除,其中因为修炼九子母阴魔带来的阴魔也会随着你一同转世,那么在有佛门高僧接引你之前,一样会有迷失的风险。

其二,贫道出手将你的元神分为两半,一般继续留着你以前修炼的功力,另一半贫道负责带着前往佛门,寻一位高僧亲自为你开悟,并且紧随其座前听讲。这样做的话,你的道行却会暂时无有寸进,直到另一半魔功的元神应劫,让天劫将你元神中的阴魔和渣滓净化完毕,其损失虽然不小,但是完全可以在另一半元神恢复之后,将魔功修为转化为佛门正宗道行法力。只是,硬生生将元神分为两半,十分痛苦,并且一般元神遭劫之时,另一半元神也会感同身受。但这样做的好处,可是在这一世就能修行有成。

鸩盘婆,你可以仔细想来,毋庸着急,但是只要你选定了任何一条道路,那就只能走下去了。至于佛门高僧大德,你倒是可以放心,虽然当世第一神僧尊胜禅师与你无缘,并且功德已经接近圆满,贫道为你请不来意外,这世间贫道至少能为你请来四位以上的高僧,为你开悟。那么,且先去思量一番吧。”

林晓话音落地,鸩盘婆就立刻说道:“多谢真人关爱,弟子决心走第二条路!”

“咦,这么快就想好了?不用多想一想吗?要知道第一条路虽然第一次转世的时候,可能会有迷失之险,可是随着每一次转世重修,这种危险可就是越来越少的,何况每每都有佛门高僧接引,只要按部就班修行下去,未来成就可期啊?

第二条路虽然今生就能看到结果,可是也更为凶险,说不定一朝禅功定不住心灵,这分割成两半的元神就会合一,到时候可没有人再为你分割一次了,结果可就是会陨落在天劫之下,甚至连残魂都保不住呢?”

“秉真人,弟子自知罪孽深重,但同样觉得人定胜天,若是弟子日后坚定不了心灵,那就让弟子陨落吧。”鸩盘婆此时十分平静的说道。

“好,既如此,鸩盘婆,你且先回去将众弟子遣散,把你预先准备作为替身的铁姝和金银二姝一起带来这里,贫道就为你亲自操刀一把。对了,阿珍呢,也算是与贫道有缘,你到也需要欠上此女一个人情了。”

鸩盘婆转身向着阿珍说道:“恭喜师妹得了真人青睐。”再转头对林晓说道:“那弟子就先回魔宫遣散弟子去了。”

“嗯,还是先用你原来那副面貌吧。”

“是,真人。”鸩盘婆再施一礼,身躯一扭,化作一道暗红色的遁光,一溜烟儿远去了。

到了这时,阿珍才浑身松快下来,别说刚见到鸩盘婆的那一瞬间,就是后来林晓轻轻松松地域鸩盘婆了两个未来的道路选择,就足以让阿珍惊得魂魄浮动,魂飞天外了,也正因为如此,才越发地觉得眼前这位道人高深莫测了起来,似乎自己怎么高估,都只是冰山一角,同时也不由得心中一片火热,要是真的能拜在这样的前辈高人座下,那未来也是可以想象的了。

正在憧憬中,阿珍忽然全身一紧一松,在定住心神的时候,已经被林晓拿到了身前。就在阿珍不知所措的时候,林晓说道:“你这妮子,却是不知道贫道与你的渊源,如此,贫道就告诉你一二,也免得你胡思乱想。那引你入道的杨瑾,想必你也知道,有个佛门大德前去接引,那么你可知你那姊妹杨瑾前世如何吗?”

阿珍跪在地上,低着头闷声说道:“真人,弟子不知。”

“呵呵,你那姊妹杨瑾,前世是贫道徒儿的妻子,二人有七世夫妻之缘,只是因为自身杀性极重,故而上一世学得虽然也是佛门上乘法门,不过却只重杀伐,根基不稳,才有了坐化之厄,在好友护持之下,才有了一道灵光托体与杨家,按说呢,只有那具躯壳与杨家有缘,不过也算是在后来给了杨家回报,得享一世富贵。而你呢,本身根骨并不差,可是一身杀孽,却比杨瑾前世还要更甚,所以杨瑾的师父神尼芬陀不愿收你入门,实在是因为仅仅杨瑾一个,就已经拖累了修行。可是贫道不一样,杨瑾虽然今世改了名字,但依旧是贫道的徒弟媳妇,对于你呢,一个是贫道不想你浪费这一身的根骨,也算是爱屋及乌,另一个贫道门下可是不惧什么杀孽,就算你进了贫道门下,日后也少不了无数杀戮,所以,就看你自己是否愿意……”

林晓话未说完,阿珍就已经连连叩头,连声说道:“弟子愿意,只要真人能收下弟子,弟子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

这回换成了林晓苦笑了,眼前这个阿珍还真是向道心坚,不过想起这女子曾经的经历,倒也并不为怪,只是一点,这女子身上如斯深厚的杀孽,到底是如何来的?难道也是某位前古大能的转世之身吗?不过,现在不是继续深究的好机会,因为鸩盘婆已经带着金银铁三姝回来了。

且不管进门之后就再度拜倒的鸩盘婆和金姝、银姝,林晓看的是一连不情愿,进门之后连拜都不拜,兀自站立的铁姝。这铁姝长着一张惨白的小脸,额头上插着三柄七寸长的金刀,柄柄深入额头,却不见一丝鲜血,身上围着一件荷叶短裙,只到齐股高度,胸前也只是一双莲叶状的胸托,纤细的小蛮腰和一双修长的大腿都露在外边,要不是腰间缠着一只人皮口袋,左右肩头还各咬着两个骷髅头,要不是此地是仙侠世界,林晓还以为这是哪里来的中二少女呢。

铁姝双眼中泛着血丝,死命地瞪着林晓:这人着实的可恶,不知道那句话说的,让师父性情大变,不仅把一干师兄弟全部遣散,断绝了师徒名义,还要让自己也随着闭关,这可不是往日里修行的那种闭关,只要觉得修炼告一段落,就能出关活动的,而是将自己一道封闭起来几百年的那种,铁姝如何能受得了呢。

虽然铁姝平日里看不上鸩盘婆的其他弟子,就连两个姐姐都保守铁姝的欺负和鄙视,但是听自家师父的口气,竟然有人看上了两个贱婢,有了攀高枝的机会,这可是让目无余子的铁姝忌恨不已,要不是那两个贱婢是自己的同胞姊妹,要不是自家师父在旁,铁姝说不得就要用魔法告诉金姝和银姝,姊妹三个里边到底是谁才是真正的话事人!

眼前这个黑髯中年道人,更是可恨,见到自己竟然还是一副笑脸,好像自己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一样,竟然还在摇头!铁姝只觉得胸口都要被这人气炸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铁姝脑子一热,不假思索地伸手就是一刀劈了出去。

跪在四女最前边的鸩盘婆还在为铁姝担心,毕竟眼前这个道人虽然并没有表现出何等惊天动地的神通法术,可是之前只是轻轻一喝,就把与自家元神合为一体的阴魔震出了泥丸宫,就足以令鸩盘婆胆寒了,可是此时自家那个不省心的替身弟子竟然不跪,还主动对着那人出手了!一时间,鸩盘婆惊得全身上下的毛发都立了起来,心里也不由得喊了一声“造孽啊。”

林晓面对铁姝奋力劈来的一刀,脸色没有半点变化,铁姝的为人秉性,林晓早有耳闻,知道这是个桀骜不驯的真正的魔门弟子,投入鸩盘婆门下,修行魔法,可谓是与魔法相得益彰,自古正魔不两立,即使有鸩盘婆在一旁,但是此女必定还是会忘乎所有的主动对自己出手,要不怎么说铁姝是鸩盘婆日后渡劫选取的猪队友呢!

林晓不动声色,只是扶在大腿上的一只手抬起了一根手指,没有青光,没有气柱,铁姝劈来的雪亮的刀光,就停在林晓面前一尺远,就再也动弹不得了。

铁姝大怒,见刀光奈何不了不了林晓,伸手就把插在额头上的三把金刀拔了下来,咬破自己的舌尖,一口鲜血喷在金刀上,对着林晓就是一扬,立刻就是三道火花飞了过去。这还没有完,铁姝另一手从荷叶裙上摸出了九柄飞叉,也是同时化作九道碧火飞了出去。

鸩盘婆此时看得可是目瞪口呆,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家这个徒弟竟是如此的刚烈(暴戾),竟然胆子大到了敢当面对着就连自己也甘拜下风的前辈高人出手,正要跃起将铁姝发出的法术法宝消灭,却发觉自己全身上下竟然动弹不得,也不由得暗中松了一口气,知道这是林晓不打算让自己出手来教训不听话的铁姝,而且还能够在应对铁姝的同时,有精力完全地压制住自己,这份道行法力,着实令鸩盘婆望为生畏——这相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啊。

林晓对于铁姝发出的金刀和飞叉,真是不以为意,本尊晋升了太乙金仙之后,即使是第二元神,现在再翻回头来看待地星人间各派的法术神通乃至法宝,都好像是看待小孩子的玩具,真是身处的高度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就不同了,其实为什么能把九嶷鼎也拿出来使用,还不是在林晓眼里,九嶷鼎现在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吗?就算没有亲手祭炼,也能将九嶷鼎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嗯,人间的极致),同时也不惧九嶷鼎的反噬,至于眼前铁姝的法宝,就纯属小玩意儿了。

不见林晓作势,不过是把手轻轻一抬,手心张处,一股无形的吸力就从掌心发出,立时就让身前的虚空都有些扭曲,铁姝发出的三把金刀和九柄碧焰飞叉,就好像乳燕投林一样,刷拉一下,就落到了林晓的掌心,嗯,烟火全消,显露出了原来的样貌。

铁姝心中十分不干,被林晓这一下吓了一跳的同时,更加的凶心大作,牙齿一咬,一不做二不休,左右肩头一晃,竟然将咬在肩头的四个骷髅头都祭了起来,四颗骷髅头得以脱身,上下牙互相咬合,那叫一个咔咔作响,铁姝再度喷出一口鲜血在四颗骷髅头上,用手对准林晓一指,四颗骷髅带着极度兴奋的狂呼,就冲了过去。

然而,杯具也就在骷髅头飞出去之后发生了,距离林晓身外不过三尺,四颗骷髅就好像撞上了一堵墙,一堵透明的墙,呯嘭作响中,四颗骷髅头的形状都变了,却并不是被无形的墙弹飞,而是如同被镶嵌在了半空……铁姝浑身颤抖,原本就是惨白的面色,变得更加看不到一点血色,甚至整个人都在一点点离地升起——这可不是出自铁姝自己,而是好像被人掐着脖子提溜起来一样。

而这一幕,别说鸩盘婆能看出来,就连道行最差的阿珍都能看得出来啊。

<>app2();

(https://www.x/read/161338/568624161.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