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命运因果大陆至强

小说: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作者: 西门泰泰 更新时间:2020-10-18 03:19:43 字数:4788 阅读进度:294/302

<>app2();

深夜──拉.瓦雷第城堡。

将伤痕累累的亚里安带给他母亲,大使希拉德立即派人把男爵抬往舒适的地方治疗,路意莎贴面抱了抱安古兰与维克多后,跟随飞翅头盔的黑衣者离开。

眼看尘埃落定,白发的希拉德满脸堆笑,“柯里昂子爵,感谢你的协助,你的骑士风范,我确实见识到了!很高兴在这样悲伤的时刻,丑恶的阴谋中,能闪耀人性的光辉”

阴暗的古堡地牢,阴暗的人事物,维克多盯着他的眼睛,“说实话,我以为你很乐见泰莫利亚陷入混乱。在这样敏感的时刻,大使出现在这里,让人不能不产生许多联想!”

“维克多先生,我想你对我有些误会,我本人是一个和平主义者,而一个稳定和谐的北方符合尼弗迦德的利益,弒王这种事情谁都不希望它发生,这是对神圣君权的挑衅,没有任何一个帝王会原谅这种事情!”

“或许吧,不过就我所知,弒君在尼弗加德是有传统的,代代皇帝能得善终的少之又少,比如前代的佛古斯皇帝。我不认为对自家皇帝都能如此残忍的国度,会对谋杀另一个国王有任何的犹豫!”

“可敬的子爵,对于你话中的暗示,我可不能当做没有听见,但是基于我对你个人的敬重,我愿意谅解成对悲伤事故的胡思乱想。

我不能否定在南方…在意见相左时,尼弗迦德人有时会采取比较激烈的行动来表达意见,但是正因为如此,为维系稳固的统治,帝国从来不鼓励这种行为,请将这个观点列进你的思考中。”

真羡慕穿越者的诸多前辈!能轻易从别人脸上看出阴狠、狡狯或者怨毒的眼神。白发老人叙述的时候,维克多全程注视着他,但很遗憾在实在看不出什么东西,这位M型秃小眼睛的鹰勾鼻,说话时看起来还挺诚恳的。

晚冬寒冷,狩魔猎人语气平平淡淡,“那么大使阁下,请容我告退,虽然被发现也没什么,但是我与安古兰没有必要出现在这附近。”

地牢阴暗,大使的声音不疾不徐,“无论如何很高兴见到你,最后我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来到北方?我记得先前在陶森特,你说过打算在南方度过美好的冬天。”

维克多闭上眼睛几秒,然后再度睁开,“可能是…因为命运!命运希望我来到北方!”

“原来是命运…吗?”或许是环境的问题,希拉德·费兹.奥耶斯泰兰笑容看起来很诡异。

他们互相行礼告别。

……

未几天色微明,维克多在附近的小山丘上,注视储油区域陷入火海的拉瓦雷第城堡朗声嗤笑,“沃曹!好一个利维亚的杰洛特,说好无声无息的离开呢?这个场景可真是够壮观的!“

用千里镜确认匆匆起航的船只上,有出现“白狼”的身影,幻影旅团开启前往艾尔兰德的旅程。

骑马走陆路的两人,沿途先后经过霍夫堡与多恩戴尔,国王死去的涟漪还没有扰动到它们,这些地方显得平静而安详。

旅途顺遂过去几天,今夜宿营的帐篷里。

“明天傍晚估计就能抵达艾尔兰德,你确定不跟我去梅里泰莉神殿?南尼克嬷嬷会很欢迎你的。”

手里拿着肉丝喂食凯萨琳,安古兰头摇的跟博浪鼓似的。

不是所有伤痕都有面对的必要,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维克多也不勉强她,笑笑继续搅拌大釜。

帐篷外北风凛冽,帐篷里炉火劈啪,岁月静好。

“啪!”一拍大腿,少女忽然说道,“……威克,我调适好了,快来跟我说说国王死掉后,接下来泰莫利亚会怎样?还有整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去几天的旅途,考虑到安古兰情绪低迷,维克多绝口不提“弒王者”的事情。对于她来讲,弗尔泰斯特王是第一个认真看重她本领的大人物,而名誉骑士的认可,更让她对泰莫利亚有种淡淡归属感。

搅拌的动作不停,团长的语调平和有力,“嗯…提早知道也能有个心理准备。简略来说,弗尔泰斯特突然死去,形成短暂的权力真空,而露意莎夫人作为战争失败者,注定要失去她的孩子。

所以那天晚上的临时会议,表面上金伯特男爵与马拉维尔伯爵在竞争拉瓦雷第城堡的掌控权,实际上就是竞争阿奈丝与鲍尔西的控制权。

部份贵族则尝试通过构陷,直接否定阿奈丝姐弟的继承权,那么出嫁的雅妲与她的孩子,又或者某些还没浮出水面的‘尊贵血脉’,就有机会入主成为泰莫利亚国王。

当前那两个孩子可靠的庇护者──真正的弗尔泰斯特直系保王党,估计就是镇守南方防线的约翰.纳塔利斯元帅!纳塔利斯广场就是以他命名。

不论塔勒、罗契或凯拉都相信,等纳塔利斯腾出手北上,就能拨乱反正结束当前混乱,而我则认为局势只会越来越糟糕,泰莫利亚终将陷入燃烧……。”

听完维克多说的话,摸着凯萨琳的羽毛,安古兰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炼金术士也不去打扰她思考,而是开始装瓶“龙族油”。以麦角种子与狗油为基底制作,这东西涂在剑上能增加对龙族的杀伤,虽然没有对巨龙的使用纪录,但至少巨龙之外的龙族都证明有效。

没过多长时间,安古兰恹恹的走到维克多旁边坐下,“那‘弒王者’又是怎么一回事?听你跟凯拉吵架的内容,威克你好像知道是谁,可明明我们都一起活动,怎么你知道我却不知道?”

“那是因为你不晓得,弒王者委托我做过什么东西……就在雅鲁加河畔,他请我制作冰霜炸弹、蝙蝠侠高仿滑翔翼、遮掩体型的僧袍、还有修饰脸型的面具。”

“…雅鲁加河畔!?等等…难道弒王者就是――”

“――古勒塔的雷索!没错,就是他,我们的好朋友蛇派猎魔士,听到德玛维被暗杀的手法我就怀疑是他,所以急着赶去修道院。

可惜还是迟了一步,他用遮掩体型的僧袍与面具伪装成修士,抓住弗尔泰斯特看到子女卸下防备的时刻偷袭,然后跳窗用滑翔翼逃跑。

在窗台我看到他的脚印,不可能是别人。我不知道瑟瑞特与奥克斯有没有参与,不过以蛇派彼此的交情,我不认为有谁会置身事外。”

“那个时候他们就计划着……这么严重的事情吗…难以置信,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他将最后一管龙族油盖上瓶塞,橘色的药剂莹莹透亮,“我猜是不想让我们卷进去,这档事就是个粪坑,谁碰谁就恶名昭彰!连知情不报都是有罪的。

事实上本来也不会牵扯到我,如果我乖乖待在陶森特,没有跑来警告刺客的事情,那就算滑翔翼很可疑,凯拉也不会质问我。所幸她没有告诉罗契或塔勒,否则我真的会有些小麻烦。”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赶去‘浮港’真的就能找到‘弒王者’?”知道凶手是谁后,安古兰立刻明白维克多的目标──他想阻止他们继续犯案。

装瓶工作告一段落,维克多也盘腿坐下,与安古兰分享饮料与食物,“不用怀疑,绝对可以,因为在我没有干涉的情况下,杰洛特准备前往浮港,所以雷索有九成概率就在那里。”

拍拍肚子,安古兰打个酒嗝,“嘿嘿…你这个理由好奇怪。团长,我从以前就有个疑惑,为什么你的预言或判断经常都是围绕着大叔呢?”

塞进嘴里的卡士达鲜奶油面包,蓬松轻盈、味道甜美,鲜奶油酱是用不可思议炼金术做的,品质绝对有保证。

没有隐瞒她的必要,狩魔猎人将面包吞咽入肚,“因为我所有预言与未来视的视角,都是利维亚的杰洛特。尽管说了你还是不会相信,但我愿意再说一遍,他是命运之剑的其中一道剑锋,最好与最坏的事,往往都会与他有关。”

安古兰没有回话,只是对维克多翻个白眼。她跟杰洛特太过熟悉,见过太多日常的一面,根本无法将大叔与“命运”这种高大上的东西连在一起。

……

命运是什么?命运是一条无尽的因果链条,万事万物皆因此而赖以生存,世界本身的发展也遵循着这一准则与因果关系。

──《比较列传》普鲁塔克。

……

隔天晚上,艾尔兰德城郊.梅里泰莉神殿后山,维克多与南尼克嬷嬷一起在“温室”里工作。

季节变迁的寒冷,丝毫不能侵入温暖的洞穴里,呼吸黏腻湿润的空气,获得许可的维克多哼着小曲,熟稔的采摘“伪装菇”。

“一个蘑菇啦啦啦~两个蘑菇啦啦啦~三个磨菇…咦?怎么拔不起来?”

狩魔世界里只有两个人知道,这种形似岩石毫不起眼的保育蕈类,经过繁复的特殊制程,可以做出当今贵族圈最受欢迎的神奇药剂──“至强的威震天”!

虽然药剂的本名仅仅是“威震天”,但使用者无不认为,加上“至强的”三个字才实至名归。

再次确认土壤的温度与湿度,适合“灰头菇”孢子繁殖,神殿大祭司笑容和蔼慈祥,“感谢你孩子,没想到离开那么久,你还能想起嬷嬷。被视为绝种的幻觉蕈菇──这份礼物我很喜欢。”

维克多摆摆手,“不……这是我应该做的,当年承蒙你的照顾,很高兴有能力回报。倒是我提醒的事情请务必注意!”

“呵呵,谢谢你的忠告。弗尔泰斯特的死真的很可惜,虽然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他仍是个合格的统治者。至于你提到的可能性,不用担心,就算尼弗迦德攻破泰莫利亚,也绝不会袭击梅里泰莉神殿,黑日与梅里泰莉没有矛盾,或许你认得这个饰品?”

手伸进随身的工具包,大祭司掏出一个用黄金铸造的三角形镂空吊坠,里面刻着被火焰包围的恒星。

“尼弗迦德商人协会!?”过于惊讶,狩魔猎人脱口而出。

商人协会是南方帝国最具影响力的组织,贵族集体与商业利益的有机结合,皇帝恩希尔.恩瑞斯都必须给予尊重,希拉德大使就是成员之一。

嬷嬷将饰品抛给青年,“带着它吧!说不定哪时候能派上用场,不要客气,我还有好几个!”

“你…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维克多将吊坠拿在手上稀罕的观察。

南尼克嬷嬷露出老顽童般的窃笑,“孩子你难道不晓得,畅销尼弗迦德八大行省,‘至强的威震天’魅力无人可挡!”

“……。”

眨眨眼睛,狩魔猎人一阵无语,想不到自己生死奋战苦练剑术,距离“至强”都还有几十公里远,偶然搞出来的壮阳药剂,却已经站在终点夸耀“至强”!

该不会恩希尔大帝也在使用神殿产品吧!?

那要是他因此铁树开花老来得子,从此没有那么稀罕希里,自己算不算是改变了帝国的“命运”?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有了威震天,还要啥自行车?

青年摇摇头,把太阳吊坠收进草药包,“谢谢你,南尼克女士,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与照顾。”。

大祭司啪地打了他肩膀一下,“叫什么女士,说过让你叫我嬷嬷的,久没称呼不好意思吗?”

展现亲近,维克多选择用行动表示,贴面抱了抱南尼克嬷嬷。

……

隔天早上,许诺很快会带杰洛特过来看她,狩魔猎人告别大祭司,顺着白杨树林荫道,离开梅里泰莉神殿。

在碧水湖与安古兰在会合后,他们继续前往浮港的旅程。

再过一天,当马蹄哒哒接近浮港森林,见到熟悉的环境,空中的凯萨琳发出嘶鸣。

想当年,幻影旅团初出茅庐的时候,因缘际会曾经在这边作客一段时间,与松鼠党的灵魂人物伊欧菲斯,有过相当程度的来往。

虽然不能说建立起多么深厚的感情,但就像与亚伊文的关系,至少不会刻意去谋害对方,而在这混乱黑暗的世道,不互相谋害已经弥足珍贵。

停在距离森林不远处,狩魔猎人下马直接拿出两顶保暖毡帽,旁边都有条松鼠尾巴装饰,一顶分给安古兰,一顶自己戴上,然后牵马入林。

维克多打算投直球,不绕弯子直接找上伊欧菲斯,让他带自己去找“弒王者”谈判。

尽管眼前情况依然混沌朦胧,不清楚接下来的发展变化,但是前世记忆有提供雷索的遥远未来──被尼弗迦德通缉追杀!

<>app2();

(https://www.x/read/165468/55831351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