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联姻

小说: 数据修仙者的日常 作者: 伪装到死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758 阅读进度:5/166

洛澜君临拿着被做成了配饰状的万用传感器,这东西他拆了十几个,每一个都是一拆就碎掉,任凭他如何小心,都是一拆就碎掉,这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

他试用了一下,没啥感觉,也没啥用处,而且使用说明书里明明白白写着,非炼气期使用无效,他也不好去找洛澜流溪问为什么。

与他遇到了相同问题的还有许多人,这些人买了五百多个可穿戴设备,全都拆碎了。

“这小子该不会是要玩诈骗吧?”

很多人的脑海里都浮起了这个念头,知道洛澜流溪去过梦界的他们很担心洛澜流溪入了歧途。

不过很快大家就对这个事情没了兴趣,因为发生了一件大事,天意剑宗的副宗主丁引要来谈合作。

九阳门虽然是存在了十万年开外的门派,但是比起天意剑宗这种百万年级别的巨无霸还是个小家伙,现在人家的核心人物主动上门来谈合作,这可是多少门派求都求不到的机会,九阳门上下当然不能放弃。

于是大家放弃了对洛澜流溪的关注,交代掌刑长老,一旦发现洛澜流溪搞诈骗,立刻先控制住他。

不过掌刑长老也忙,于是他交代了一个掌刑执事盯着洛澜流溪。

掌刑执事也忙,交代给了一个掌刑弟子。

掌刑弟子觉得这是接近洛澜流溪的大好机会,于是主动向洛澜流溪送上了信息,交了投名状。

“诈骗?”

洛澜流溪笑了笑,不过有人投向自己,他还是很开心的,于是打赏了一千灵石。

《通天坐忘经》,他去交了任务,赚了十万灵石,随便拿出来打赏还是做得到的。

收到打赏的掌刑弟子心花怒放,身为掌刑弟子,虽然薪奉极高,偶尔也能赚点外快,但是一千灵石足够他攒三年的。

“流溪公子不会真的搞诈骗吧?”掌刑弟子有些担心,不过财帛动人心,就算是真的,他也顾不上了。

第二天,他就打点了外门执事,把自己的两个弟弟送进了外门,然后向洛澜流溪汇报了一下掌刑那边的最新信息。

既然卖,那就卖的彻底一点。

“呵呵,倒是个狠人,可惜太蠢啊。”洛澜流溪连对方的名字都懒得记住,对于他的小动作,不鼓励也不支持,更不期待。

他现在在郁闷一件事,自己面临着联姻。

星河贵族的婚姻宿命必然是联姻,但是如今的他对自己的身份并不满意,一个修仙界的中等门派的纨绔子弟而已,现在就联姻根本起不到任何用处。

婚姻问题,数据有用,但却无法决定。

人生,数据无用的时刻总是占大多数。

逆来顺受不是他的风格,不过他也不准备过于激烈的反抗,天意剑宗这种庞然大物的橄榄枝可不是那么好接的,说不定背后有什么阴谋。

阴谋论,是修仙界最常见的一种论调,而且经常性的事实就是有阴谋。

“公子,您要的东西做出来了。”唯一留下来的炼器师,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巴掌大的长方物体。

洛澜流溪拿起了长方体,输入了一道灵气,屏幕亮起,这居然是一个类似于星河世界的一件古老通讯工具,智能手机!

这就是修仙版的手机!

操作了一下,没有什么惊喜,因为操作系统是他自己做的。

显示效果和手感什么的,倒也不错,炼器师的手段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做的。

他将手机往手腕上一拍,手机自动卷在了他的手腕上,这可不是为了炫酷的功能,卷起来的手机就是一件护腕。

这是他准备的“修仙可穿戴设备(炼气期)”进阶版,不过暂时没办法推出,一个是成本问题,再一个是基站问题,都还没法解决。

“我是不是该成立一个挂靠在九阳门下面的公司呢?”

洛澜流溪琢磨着,招手让炼器师过来,吩咐道:“顾佑,你去查一下,咱们九阳门都是怎么和别人合作的?”

炼器师顾佑点头应是,转身离开。他已经习惯了,洛澜流溪这种冷不丁安排一个和自己的本职毫无关系的任务的做法。

一个身穿衣服上缀印着许多眼睛的少年匆匆来到洛澜流溪的身边,那些眼睛也就是万用传感器的模样。

“公子,不知今晚您要有没有空?”这个少年就是第一个向洛澜流溪提问的少年,如今他已经是练气七层的修为,整个人沉稳异常,只是话语间有些忐忑期盼,与他的气质不太相称。

“肃图,你们的事自己搞搞就行了,干嘛把我扯上?”洛澜流溪知道少年的事情,他有些不情愿。

“公子,您就是我们的人生明灯,没有您就没有我们!我们是自愿成立“千眼”的,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少年肃图郑重的说道。

“哎呀,好了好了,又来这一套,你们都有很好的未来,干嘛吊死在我这棵歪脖树上?”洛澜流溪示意肃图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

“公子,我们就是看不惯秦宵和段郁这两个人的做派,他们拼命在外门发展势力,打出什么取代洛澜的口号!我们都是受了公子您的恩惠的,他们这样的做法就是挑衅我们,我们绝不能容忍!”肃图没有坐,慷慨激昂的说了起来。

“年轻人啊,干嘛这么大火气……”

洛澜流溪有些头疼,这个小家伙好是好,但是太冲动了,不过年轻人不都是这样的么,自己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不过星河贵族不需要热血激情,需要的是冷血无情。

肃图不再说话,只是直直的,期盼的看着他。

“好了好了,你又不是小狗,别用这种眼光看我。”洛澜流溪有些抵不住肃图那种小狗狗般的眼神,不断败退。

正当他就要屈服答应的时候,一个金丹期的内门执事走了进来,躬身道:“流溪公子,门主有请!”

洛澜流溪毫不犹豫的站起来就走,肃图愤怒又幽怨的看着那个金丹执事,金丹执事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赶紧走掉。

“难道流溪公子好男风?这眼神……”

于是不久以后,九阳门就传出了一条流言:洛澜流溪好男风。

*

会客厅里,一位体态圆润的陌生中年人坐在洛澜君临的对面,看到洛澜流溪的那一刻,眼睛瞬间一亮。

“这便是流溪贤侄吧,当真是传说中的盛世美颜啊!吾女真是三生有幸啊,得配如此佳偶,快哉快哉!”

洛澜流溪一头黑线,怎么我就成了你女儿的佳偶了?

他看向了父亲,得到的是无奈的眼神。

“还不快见过你的岳丈大人?”

擦,这就把我卖了?

洛澜流溪眨了眨眼睛,只好对着圆润的中年人拱手,但是话到嘴边确实说不出来,于是就僵在了那里。

这不科学啊,而且不按理出牌,哪有上来就结束的?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可理解的,叫他来就是意味着有了结果,只是这结果,让他很无语。

“哈哈哈哈,吾婿不要害羞嘛,来来来,到我这里来坐!”圆润的中年人拉着洛澜流溪的手,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回头又与洛澜君临说道:“君临兄,咱们谈妥的事可不能变卦哟!”

“安能兄,洛澜君临从来都是说到做到!”洛澜君临拍着胸脯说道。

“好好好,十年后再见!”叫安能的胖子大笑了起来,起身离去。

一众九阳门的核心高层出门相送,洛澜流溪却呆坐在那里,安能临走前丢给了他一个眼神,却是将一道剑意投射到了他的魂海里,此刻,他的魂海中正在翻天覆地的动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