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抓周

小说: 死忠的死士 作者: 瑰屿 更新时间:2015-05-25 07:58:21 字数:3770 阅读进度:62/66

63 抓周

竹影重重,溪水潺潺。

新建的浴池掩映在重叠的绿影中,整个竹园见不到一个人影,只里面传来隐约的撩人心魄的呻``吟声。

冒着热气的池水漾起层层水纹,某处的动作大了些,溅起点点水花落在白色的地砖上。暧昧的拍击声回想在整间浴池。燕午坐在燕向南大腿上,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已经有些脱力了,刚开始的时候怕颠着肚子所以用力撑着自己的身体,此刻只能任由燕向南动作。

燕向南小心且稳当地扶着燕年的后腰和臀部,由下而上地慢慢碾磨,这种速度的抽(和谐词语)插更加地让人受不住,燕午斗胆想去自力更生的手被握住,燕向南轻笑,“不准碰,我们不能做太多,所以这一次一定要尽兴~”说完,就着这样的姿势把燕午抱至一旁的软榻上,这样躺着就不会颠动腹部了。

视线落在微凸的小腹上,燕午汗湿着头发喘息,一切感官落在别人手里的感觉并不好受,“主子……”燕向南加快了速度,其实不论五儿叫他主子还是向南他都喜欢,都……很惹他激动!微微抬起燕午的后腰让两人更加贴进,同时俯身轻咬他的喉部,“五儿,真想把你吞进肚里~”

“恩……”带着鼻音的轻哼,既像冲撞时压抑不住的呻``吟,又像甘之如饴的回应。

“这可是你说的!”燕向南眼中似有绿光一闪而逝,扶着燕午的腿用力,两人相连的部位水`渍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粘`腻,燕午只觉一阵酥麻麻的快(和谐词语)感袭上全身,不由得夹`紧了燕向南的腰。

燕向南被这一夹险些破功,全力忍了又撞`了数十下才伸手握住了五儿硬(和谐词语)挺的部位,给予最后的刺`激。两人一同低`吼着释`放出来,燕向南没忘记及时抽`出自己,没把东西留在他体内。

再抱着人回到池子里泡着,燕向南并没继续做下去,当然只这一次身体还处于兴奋状态,但五儿的身体最为重要。身体里残存的余`韵还没有消退,燕午却发现和阁主紧密接触的身体陌生的渴`求着什么,刚释放过的部位又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己这是怎么了?燕午想努力忽视不让阁主发现,却失败了……

刚刚还发软的身体忽然就僵硬了,燕向南当然有所察觉,“不舒服?我刚才做得用力了?”燕午心虚摇头,想要拦住燕向南探向他小腹和身后的双手,却未果,挺有精神的小兄弟就这样落入了燕向南的眼睛。

他扬起唇角,看向把头转向别处的燕年,笑道:“这有什么,想要我们就再继续~ 憋着对身体也不好。”紧接着又在燕午耳边低语,“书上说有孕之人会有强烈的爱`欲需求,本来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以后我有福了~”说完再次挺`身,刚刚做过还湿滑的后``穴很容易就接纳了他。

浴池里再度响起了让人血脉偾`张的喘`息和呻``吟……

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燕午的肚子就连棉衣也遮不住了,身上穿的衣服是燕向南着人订做的,差不多一月一个尺寸,一向节俭不得奢侈的死士觉得太过铺张浪费,无奈自家阁主断不会让他穿不合身的衣服。跟怀着燕唯宝宝时不同,这个孩子安静地过分,燕年几乎没有害喜的症状,除了刚知道有孕的那段时间吐过几回,其后饮食正常。其实这也和云秋实拟定的食谱有关,对他有益的对孩子有益的,只要食谱上有,燕向南就能让人拿得出!

而且也不怎么在燕午肚子里闹腾,每晚他都睡得非常香,燕向南趴在燕年肚子上好说歹说,里面才给面子的轻轻一击,似乎在说听到了。担忧地找来云秋实,却说孩子很健康,他们只能相信是这个孩子是不想带给爹亲太多负担,而不是其他的原由。

离音在某天冒着大雪回来过一次,膜拜了燕午的大肚子,说了句等宝宝周岁那天再回来就又要走。燕午不知道他走后发生什么事,见他只身一人,也没觉察到燕巳的气息,忍不住问了,结果他挤挤眼:“你不觉得被人追的感觉很爽吗?从前我追着他跑,如今该换作他了!”

燕午默,忽然看到他左侧脸颊上有一处伤疤,被衣领和头发盖着不太明显,没等他问,离音忙不迭地跑了,时间待得久了马上会被追到的!

对于燕未燕巳两人的事,就算燕午担忧也是有心无力,挺着个大肚子去哪儿也不方便。倒是燕向南看得很开,谁都会有或难或简单的感情历程,自己走过来才会觉得难能可贵。他不也是白白浪费了好几个月……不,是许多年的光景,要是早知道、早知道会爱上这个死士,在他入阁那年就暗箱操作把他收了!

燕午不知道自家阁主在那里想什么,他注意到刚才还在膝边玩耍的宝宝一眨眼就不见了,转头一找,已经沿着软榻爬到不远处的窗户上了,正探着小脑袋看着什么。因着屋中有炭火,只在清晨例行打开窗户通通气,小家伙见隙就偷摸着趁俩爹爹谈话的空档爬过去了。

白雪皑皑,燕午也知外面雪景甚美,但一个不满一岁的小家伙懂得欣赏吗?别冻着才是要紧!赶紧起身想把他抱回来,谁知刚到跟前就就倒抽一口冷气!

宝宝歪着脑袋趴在窗棂前,跟一只通体黑色的蛇对视,大概是从未见过这种生物宝宝好奇地想要伸出小手去抓。燕午眼疾手快把宝宝抱回来,同时听到他抽气声看过来的燕向南扬手就要把蛇击毙!但是比他们动作更快的是——那蛇也像是受到惊吓般从窗台上直接掉了下去,然后七荤八素地弯着身子跑了!

燕向南飞身追出去,他可不能留着一丝隐患在这里!宝宝不懂事,对什么都好奇,万一被什么毒物咬到可不得了——慢着,毒物?

“刚才,那蛇似乎打了一个冷战……”看到燕向南回来,燕午不敢置信地喃喃着,他确实看到那蛇在宝宝伸出手之后似乎被吓到,然后一个跟头从窗台上跌了下去。

“确实,你忘了吗?宝宝身体里可是有一个比毒蛇还要厉害百倍的东西。”燕向南想起给救了宝宝一命的人,心情万分复杂。

“万蛊之王……”原来如此,若不是宝宝现在身体健康,他几乎忘了他们差点失去宝宝,不管赫连麒曾经做过什么,他到底救了宝宝。

燕午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一身的冷汗,被燕向南逼着换了衣服,窗户也关严实了。俩爹爹都有些后怕,偏生宝宝还不知自己那么接近鬼门关,张开小嘴乐了。“还乐?知不知道刚才多危险!”燕午伸手捏捏他的脸蛋,佯怒道。要是以前,见到一堆蛇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但有危险的是宝宝他就不能淡定了。

“呀呀、哟~”燕唯宝宝发出几声抑扬顿挫的叫声,算是回答爹亲的话了。

“唉,五儿,这就是无知者无畏啊!希望唯宝今后也是这般勇敢。”燕向南非但没怪宝宝,反倒自豪得很,但是有件事他觉得很奇怪,“奇怪,我怎么没有察觉到那蛇的靠近,反倒是宝宝,像是被它吸引过去的?”

燕午点头道,“我也没有察觉,宝宝和那蛇的互动很奇怪啊……”自己的武功远不如阁主,阁主也没有察觉,定是这蛇有问题!燕午非常自然地把问题归结到蛇身上,丝毫没有质疑自家阁主的功夫,“主子,那蛇死了吗?”

燕向南正把宝宝拿过来翻来覆去的瞧,想要找出有什么不凡的地方,闻言露齿一笑,“没死,着人拿去送给秋实了,我想落在他手里定会比死还惨~”燕唯宝宝在他手里很不合作,别看穿得跟球似的,那手脚扑腾的也很利索,甚至一脚丫瞪到他的鼻子上!一巴掌轻拍在他的小屁股蛋上还傻乐!

想到“嗜鱼”——那只从云秋实的魔掌下完整逃离的小水熊,此后每次见到云秋实就浑身直打哆嗦,躲在角落里不肯出来,燕午也可以预见那蛇的惨状,那蛇虽是黑色,却通体发着罕见的荧光,定不是普通的蛇。

“叫嗜鱼真的很不符合它的形象啊!”想到只是因为它爱吃鱼,阁主就给它起了这样的名字还真是不负责任啊!

“哟!”燕唯宝宝表示赞同,小熊可是他的好朋友呢!

宝宝周岁了,原啸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准备抓周仪式,并且把请帖发了出去,这次请来的只是比较交好的武林人士,因为燕午势必出席,不想让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出去散布什么不好的言论。对于有些人对于宝宝娘亲的猜测,他不是没有打算,只是很不巧的……也是自己能力太好了吧,燕向南沾沾自喜道。

布置得宜的厅堂里摆着一张大大的桌子,算盘、印章、元宝、书、笔墨纸砚、胭脂水粉、小宝剑、精致可口的糕点……满满的摆了一桌子。其上还有一些宾客善意加上去的小玩意儿,什么首饰帕子的都有,云秋实不客气地放了一个小的捣药杵,如果宝宝拿起来,说什么他也要收宝宝做关门弟子!

燕唯宝宝穿着新做的红色小袄子,衬着脖间一圈白毛,更加显得嫩白可爱,见到这么多人在也不怕生,扬着笑脸露出俩梨涡。这次是由燕午亲自抱着出来的,除了华家兄弟,在场之人都没有见过这张陌生的脸孔,心里默默猜测这个男子是燕向南的什么人呢,怎么会如此亲昵地抱着他的儿子?

燕午把宝宝放在桌子上,由着他满桌子爬。一厅堂的人都瞪着眼睛瞅着宝宝,他们实在很好奇,这么嚣张霸气风流的燕向南生出的儿子会抓到什么东西。

这么多没见过的东西围着燕唯宝宝,他兴奋地抓起一个又一个,但都在众人的期待中扔掉了……原啸看着小主子拿起算盘摇摇,听了个响,欢快地把东西扔了;拿起木制的小宝剑,琢磨了半天才抽出,扔掉;书,呲儿,撕了一页,不好玩,扔了……如此几番,看得人都等得心焦了,这小孩怎么哪个都不喜欢?

最后,除了常见的首饰糕点等没碰,其他的都被宝宝摸了个遍,最后大眼落在一件红通通的物什上面,不动了。

燕午眼睁睁看着宝宝拿起那件自己放上去的一个小肚兜——那是桌子上唯一的衣服,宝宝自己也有,这件是给他肚子里另一个孩子的。

作者有话要说:宝宝抓到弟弟的小肚兜鸟~哇咔咔↖(^ω^)↗

所有还单身的TX,光棍节快乐~(@^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