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大哥

小说: 死忠的死士 作者: 瑰屿 更新时间:2015-05-25 07:58:19 字数:3533 阅读进度:59/66

59 大哥

咣当!张牙舞爪的小老虎也布了兔子兄的后尘!

掌柜的几乎要坐地上了,他可看淸了,这几位爷都不是好惹的主,合该他今天倒霉!

燕唯宝宝听到响声,眼睛发亮地盯着刚才还在吵闹不休的孙公子和云儿姑娘,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云儿姑娘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转而去打量这孩子的爹,以她识人的眼光可看出这人不是普通人,高大俊逸、风流倜傥的外表,不经意间外露的嚣张覇气,比起她身边的孙公子更要贵气十足!

但,这两人身上也有掩不住的江湖气息,先不说不知道他们的来历,孙公子可是这城里实打实的富贵户!有他做靠山,衣食无忧不说,说不定运气好还能被他娶做个妾室,以她的本事,挤走其他人正室的位子还不最终是她的?而眼前这人却是连儿子都有了,还对身旁的男子眛有加,指不定是个喜好龙阳的,讨好他有什么用?

推推孙公子,小蛮腰扭扭,“什么意思啊你们,这下十二生肖更不全了,还有什么用?”

孙公子刚被震慑住的心神回来了,“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得罪本公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这人眼生得很,怕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人,保住自己的颜面最重要。

燕向南脸上表情不变,周身气息却大变,燕午怎么不明白这是杀气,这姓孙的敢在阁主面前叫嚣确实是不要命了!但宝宝也在这里,不能让他见到血腥!“主……向南,这事本也是宝宝不对,不需为这等人动怒。把银钱赔予掌柜的就是,别扰了咱们的兴致。”

听到这声称呼,燕向南满身的杀气顿敛,给了他一个隐含爰抚意味的眼神,旁若无人地逗儿子,“宝宝还想要砸吗?砸完了咱们再走。”

“呜~噫?”宝宝的表情没有之前的兴奋劲了,看着孙公子的眼神充满了疑惑。

孙公子被这小娃儿看得莫名其妙,嚣张地吼吼,“看什么?”

话音未落就脚腿失控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想到那失重的感觉孙公子不敢再说话了,云儿姑娘心里对孙公子百般腹诽,却还是温柔地把他扶起来,娇言安慰,“算了,孙公子,为这两件破损的玩意儿置气也不值得,倒显得您小气~”这两个江湖人不好说话,万一动起手来,落下风的显然是这个孙公子,这事本来也与那小娃儿无关。...【 ]

孙公子就坡下驴,“今天就放过你们,本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哼!走!”不等燕向南说话,两人迅速消失在店门外。

燕向南收回冰冷的视线,含笑地看一眼燕午若无其事的脸,就知道这人也是容不得别人欺负宝宝的。

把银子赔给掌柜的,他总算不哭天抢地了,反过来殷勤地问他们是否需要残存的那套生肖玉器。能卖出去几件是几件,也不知那孙公子是否会回来找他的麻烦,看来他需要关门歇业两天了。

燕向南见宝宝的眼睛还是围着十二生肖打转,干脆让掌柜的订做一整套,回家随意让宝宝摆弄。掌柜的欣喜地应下了,最后燕向南直接留下地址让他送上门,掌柜的一听,脸上表情变幻不停,原来这位是“那里”的人,那里的人就算是个仆从也断不是他们这等人惹得起的,他们背后是势力大过于朝廷官员就连皇帝也忌惮的江湖组织。

没有问眼前这个气质非凡的公子是什么人,掌柜的心里暗想,也许他不需要关门歇业了……

燕唯宝宝从燕午的怀里转移到燕向南的胳膊上,抓着他肩上的长发好奇地左看右看,忽然一道刺眼的光线引入眼帘,宝宝“咦”了一声。燕向南一看,原来是卖金银首饰挂件的店铺,这家店的名气也是数一数二的,不由得眼珠一转,抓着燕午的手就走进去。

店里还有其他的客人,燕向南直接招来掌柜的,被引至内室商谈。被留下的燕午看阁主那神神秘秘地样子,识趣地没有刻意去问,而就在店铺里打量起来。眼睛习惯性地扫视整个店铺,燕午赫然发现刚才那孙公子和云儿也在这里!

“真实无巧不成书啊!”孙公子也发现了他,见那个给他造成不少压力的人不在,胆子顿时大了不少,带着云儿走了过来,“怎么,金主不在?我说大家都是男人,为什么要做这种走后门的事,女人多好,又香又软~还给别人带孩子,这不是女人的活吗?人家正经婆娘不介意吗?表面上说愿意,背地里指不定要给你使绊子,早做打算才是对的!”

燕午一开始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直到其他人异样的眼光落在他身上,才恍然,“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请便。”

孙公子假装没听到他话里的意思,扇子摇摇,“本公子也是很好说话的,若是以前遇上这种事情非得让人道歉不可,这次看在这么可爱的小娃儿的面上就算了,本公子也是爱惜小孩之人,小娃儿看上了什么?本公子送给你!”说着还想伸手去摸宝宝的小脸蛋。

没见燕午动作,手却摸了一个空,宝宝嘟着小嘴把脸埋进爹亲的颈项间,不说话也不看东西了。燕午强忍住想要动手的冲动,沉声道:“你还是快走吧,不然,谁都救不了你!”

呦呵!孙公子颇觉好笑,他爹好歹也是宫里的红人,谁不卖他几分颜面,竟然有人用这种施舍的口气跟他说话!他不免仔细打量燕午一番,不像他在南馆里见到的小倌儿,此人身形劲瘦修长,脸上表情淡然,只那一头如瀑般的长发给他添了一丝别样的风情,对了,还有看向怀中小娃不明显的温柔,让人不由得开始想象若是将此人……

哇啊啊——燕午皱着眉头看他神游般伸出的手,再也忍不住,孰料即将出手的刹那,孙公子已然像断了线的风筝直飞向门外,伴随着云儿姑娘的惊呼扑通落地,然后是不绝于耳的惨呼声!铁定受了内伤,这是燕午脑子里首先冒出的想法。

燕向南黑着脸在燕午身边站定,恨恨道:“只一会儿不见就惹到这等麻烦,下次一定要把你裹结实了再带出来!”

燕午:“……”

孙家公子被打的事情一下子就传扬开去,没一会儿门外就聚集了一堆打手,没问清事情原由就恶狠狠地捋起袖子动手。不例外被燕向南扔成一堆,丧失战斗力!“想要动本阁主的人,掂量掂量自己的命够不够硬!”

孙公子揉着腰,哼唧,“报……报上名来!非得让……让我爹……活剐了你……”

燕向南一字一句道:“你爹?让他来找我!本阁主姓燕。”

事情既然办完,燕向南也不多做停留,搂着燕午大大方方、肆无忌惮地扬长而去,留得身后或惊吓或疑惑的众人。

这件事情并没有在燕午心中留下多深的印象,后来听闻孙府的人一段时间连门都不敢出也没在意。现在他只想知道自家宝宝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无缘无故去推落店家的东西,他这么小,连那是什么东西都还不知道更何谈去毁坏?燕唯宝宝借着爹亲的双手正站在他的大腿上一上一下地颠得起劲,乐得咯咯直笑,哪里知道爹亲在烦恼什么?

燕向南可不会以为自家宝宝是看上姓孙的,但确实好像与他有些联系,原啸得知此事,不是那么确定道,“小主子难道是因为喜欢看人丰富的面部表情?东西摔了,然后有人因为这件事争吵不休,表情、手势难免多起来,所以小主子想再摔一个继续看?”

仔细想来,姓孙的不吵之后宝宝的确很失望的样子,原啸豁出老脸对着宝宝做了个鬼脸,宝宝登时眼睛一亮,专注地看向他……难道真的是这样?

阁中能接近小主子的人一度养成了扮鬼脸逗他的习惯(俩爹爹完全不行啊囧),但是云秋实把小水熊带过来的那天,燕唯宝宝马上就转移了兴趣爱好。

两个都是刚出生没多久的,燕唯宝宝早已忘了自己因为爹亲抱小熊而狠捏了它一把的事情,而小东西也不记得有人因为嫉妒“蹂躏”过自己。相见还挺欢实,燕唯宝宝瞧着这小东西挺稀奇,伸手捏了捏它毛茸茸的耳朵,为那触感笑眯了眼睛,转而摸向其他地方,不带怒气的抚摸让小东西很是舒服,趴在床上一娃一熊滚做一团。

云秋实边给燕午诊脉边摆手道:“没事,小家伙被我拾掇得很干净。”

燕午这次怀孕燕向南等人着实在饮食、生活中花了许多心思,所以从脉象上来看很平稳,云秋实点头,“恩,照这样下去,只要生产前做好松弛,不会有太大的痛苦。而且相较以前我也有了经验,完全不必担心。”

燕向南抱臂思索了一会儿,忽道:“那我和五儿欢`爱也不会有影响吗?”

咳咳……这未免太直白了点,不过作为神医云秋实的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度,板起脸来认真地叮嘱,“头三月和后三月是危险期,一定不能行房`事,否则出了事我也爱莫能助。期间呢,可以适当地做些运动,对燕午日后生产也有帮助,但要切记,不可用力过猛,那样也会伤到胎儿!”

燕午假装没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眼睛一直盯着和小熊玩得兴奋的宝宝,心想要不要去捂上他的耳朵呢?

逛街发生的事情很快被抛诸脑后,也没听闻孙家有何种动作,若不是情非得已,朝廷是万万不想与江湖扯上关系的。但是残月阁却在某个阳光甚好的午后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原大主管隐含着激动的情绪前来禀报的时候燕向南还烦他打扰了自己的兴致,看到来人却愣住了——

“大哥?”

作者有话要说:没记错的话,大哥叫燕向北……大哥会是啥样的人捏?

发文好困难丅a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