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发怒

小说: 死忠的死士 作者: 瑰屿 更新时间:2015-05-25 07:58:09 字数:3590 阅读进度:39/66

39 发怒

屋外寒风凛冽,室内热气蒸腾,屏风后的浴桶里传出轻微的水声,间或夹杂着几声暧昧的喘息,让人不禁想悄悄去探明后面的人在做什么。非常文学直到一声男性的低吼声传出,屏风后安静了一会儿,响起一个人慵懒性感的嗓音,“忍着对身体不好,这里又没旁人,尽管叫出来好了”

这个明显舒爽过的人自然是燕向南,把燕午的手强拉过来伺候自己硬得发疼的部位,同时也不忘给予对面的人强烈的刺激。云秋实曾经很替他惋惜的告诉他,大部分有孕的人某些时期会很喜欢做`爱做的事,只可惜燕午如今身体不行,再者马上就要进入第八个月份,不能再碰了,否则两个都会有危险。

知道就算再想要燕午也不会说的,燕向南只能边观察着他的表情边动手,只要他表现出一丝不适,自己再不想也要放手了。

嘴巴在颈项胸前吻着,一手抚慰着燕午身前的火热,一手手指在燕午身后进出,尽力把它弄软一些,之后用药玉也容易些。燕午此刻以尽量不碰到肚子的姿势坐在燕向南的大腿上,双臂被迫搭在他的肩上,这种依赖的姿势着实让他不自在,可是他哪里会拒绝?阁主不让他忍着,他就不再抑制地发出轻轻浅浅的喘息声,可是听在燕向南的耳朵里,只会让他自己的气息更加的粗重,下面更加的不老实……

真是煎熬啊!燕向南恨恨地想,先记着,以后慢慢还

怀里的人就要达到临界点的时候,燕向南的神情忽然冷了一下,眼里异色一闪而逝,胆敢闯入残月阁本阁主的地方,真是不知死活!但是手里的动作始终没停,直到燕午稍稍软了身体,抑制不住的闷哼一声,他才放手,让人轻靠在桶沿,自己先披着衣服出去了。

暗卫早已等在外面,燕向南沉声道:“做得好,没让那人靠近主屋一步。可有看清是什么人?”

“回阁主,那人似乎对主屋附近的地形很熟,闪身进了仆役们的住处,属下等人跟进去没发现异常,倒是有几个丫鬟正向后院走去。”阁主并未说活捉,暗卫只把疑点交代清楚,“属下等发现,那人身形似是女子。”

燕向南冷笑,“女子?很好,你们只要注意不要让任何可疑之人靠近本阁主的屋子,至于人嘛,等着其他人去抓现行吧。”

燕向南回到屋里,正看到燕午捧着大肚子摇摇晃晃从浴桶里出来,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扑过去,扶住燕午的双臂,直到人安稳地站在屏风后为了防止滑倒铺就的竹垫子上一颗心才晃晃悠悠飘回原地,边拿布巾给人擦身子边忍不住“训斥”,“怎么自己出来了?滑倒可不是闹着玩的!”

燕午手还保持着去拿布巾的动作,闻言囧囧有神,“主子,不会的,让我自己来吧。*非常文学*”他是怀有身孕,但又不是什么也不能做,自从阁主找到他之后他真的什么也没有自己做过了只要阁主在身边,阁主未免……脑子里对于阁主的想法刚冒头就被打消了,燕午还是记着不能妄自议论主子的。

直接不给某人穿鞋,把人抱到床上,趁着某处还湿软着,燕向南动作利索地把药玉给他用上,身上的火还没彻底下去,经不起一点撩拨啊!

“主子,是不是有人闯入残月阁?”侧躺在床上,想到刚才阁主和暗卫的对话,燕午问道。如果真的有人闯入,也许之前他的感觉不是多心了。

“是有宵小,你大概也猜到是谁了吧?不用你操心,阁里不是有两个免费劳动力。”燕向南根本没有把华家兄弟当成人,若不是怕被人反咬一口,也不用这么迂回,直接把人绑了交出去也就算了。

“主子,其实她找到主屋附近来也不是无缘由的,不如……”

“不行!”即便是有信心不会让五儿受到一丝伤害,燕向南也不允许他站在风尖浪口上,“要我把云秋实叫过来讲讲什么是你应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吗?”

“……”燕午闭嘴了,他不是怕云秋实,而是不喜欢有人拿另一种炙热的眼神看着自己,简直想要把人剖开一般。

燕向南以为燕午被他威胁到了,满意地招人进来把浴桶抬走,上床抱着人联络感情去了。谁知道没过两天就发生了一件让他心脏差点停跳的事!

元海找人无果,很是郁闷地回来了,之前还听那人说是碧县栈的伙计,这下谎言成真了,人说碧县根本没这么个人!他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方雨柔是他从小就爱慕的青梅竹马,方伯父做的事虽然让人所不齿,可到底不关雨柔的事,让这么柔弱的她承受这样的痛苦本身就很不公平,万一为此做出些错事,自己也一定要保她!

坚定了这个信念,元海就挺胸抬头站到了燕向南的身边,还没开口说一个字,一个黑影瞬间就落在了他面前,吓了他一跳!

“阁主!有人闯进残月阁,正在与侍卫们对战!”

“在何处?”燕向南站了起来,事情和他想得有些不一样,不过倒是来得正是时候。

“如方院。”想了想又道,“燕侍卫也在。”

什么?燕向南不及去问本该在屋里好好的人为什么也在那个地方,就在众人惊疑的眼光中速度消失了!元海一句话梗死在喉咙里,见华家兄弟也要跟着去,不能理解道:“这是什么意思?他们阁里的事你们去凑什么热闹?”

华霆风身影已经远去,抛下一句话,“想去就跟着,不去就闭嘴。”元海心不甘情不愿地跟上,其实他心里的不妙感越来越重。

燕向南刚到地方就发现了燕午的身影,好在被侍卫们拦在战圈外,他看向正缠斗的某些人,功法诡异,轻功很是不错,脸上虽带着面罩仍然能看清颧骨旁的黑色纹路,看来确实不是中原人,到底是什么样的阻止,方振龙人都不在了还这么执着地偷袭残月阁。他的侍卫暗卫也不是吃素的,何况他们人数并不多,怀着这样的心思燕向南正要去到燕午身边,就惊恐地发现后面有道闪光直袭向他的后背!

“五儿小心!”边出声示意边如利剑般射向燕午待的地方。

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目标会是燕午,守着各处的暗卫也在同一时间动了!不料……燕午听到后面风声乍起,一个闪身避过那把偷袭过来的匕首,右手成刀击向偷袭者的手腕,匕首应声落地,再在那人伸拳打来的时候踢向下盘,同时钳制住手臂将那人反扣在地上!从偷袭者出手到被制服不过眨眼功夫,燕午的反应灵敏、动作流畅,丝毫看不出一丝笨重。

“……”这是赶来相助的暗卫侍卫们。

“……”这是燕向南,他落在燕午身边,脸上一点表情也无,低头看向那个不断叫喊的偷袭者,“胆子够大,嗯?”不知道在说哪个。

偷袭者听到他的声音,挣扎地更加激烈了,“燕向南!你还我爹爹的命来!你凭什么杀他!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元海自从看到那个偷袭者的身影就愣住了,浑身发冷,他怔怔地走过来,不可置信道,“雨……柔?”

燕向南示意侍卫们把这女人从燕午手中接过去,冷声道:“你要杀我,为什么向他动手?”

方雨柔含恨的眼睛在燕午脸上一闪而逝,并无对他的仇恨,“你杀了我爹,我也要杀了最重要的人!你虽然有许多女人,但这么长时间根本没有到她们那里去过,只带着他一个人同进同出,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他对你的重要性?”

燕向南往后面瞟了一眼,对战已停,所有侍卫们正在等待他的命令,“你狠聪明,不愧是方振龙那老狐狸的女儿。你们几个听到了,不是本阁主囚禁了她,而是她自己送上门来,你们说本阁主是杀,还是不杀?”

“不能杀!”元海猛地回神,挡在方雨柔面前,“燕阁主,雨柔是做错了,但她毕竟刚失去父亲悲痛之下做出这样的事也情有可原,再说,她不是没得逞吗?求您看在四大世家的面子上放过她这一回!”

“四大世家?”燕向南轻嗤,“本阁主何曾放在眼里,把人带下去!麻烦三位在残月阁多住几日吧。”说完便不再理会他们径自走到被压制住的人前,元海还要再说什么,却被华霆风一个眼神止住,现在求情只会雪上加霜,对雨柔更加不利。

被压制的人全都以不屈的眼神看着燕向南,他们笃定燕向南根本不会从他们嘴里问出什么,看够了这些人或愤怒或着急的表情他们就会自断筋脉。江湖和庙堂上有很多这样不留任何后患的组织,和死士打了不短时间交道的燕向南又怎会不知?他沉沉地盯着其中一个人,那个人的眼神似乎在幸灾乐祸地说“你问啊我们可什么都不会说的气死你”

燕向南忽而露出一个迷死人的笑容,出乎意料地一掌拍在那人的头顶,那人看好戏的神情僵直了,仿若没了骨头般瘫软下去,竟是被震碎了全身的骨头!“把他送到云秋实那里,”燕向南扫了一眼剩下的人,轻声道:“其他人,就地格杀。”想死,自然是由他来成全。

够狠!华家兄弟自叹弗如,元海打了个哆嗦,幸好刚才雨柔没有被就地格杀。

各自散去,燕向南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扶着燕午回去,反而自己慢慢地踱进了屋,坐下还悠闲地喝了杯茶。燕午跟着进屋,阁主反常的没有说话,他也不知该如何打破沉默,只得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果然现在的身体不适宜运动,动了几下就有些气喘,他该庆幸偷袭者是方雨柔吗?换作其他任何一个他都不一定能躲过……

“燕小五!”燕向南猛地站起来拍桌子喝道,“你还给我在那发呆!你不知错吗你?!”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阁主态度跨度太大了……小五,你木事吧?别吓着包子了,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