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药玉

小说: 死忠的死士 作者: 瑰屿 更新时间:2015-05-25 07:58:06 字数:3299 阅读进度:32/66

32 药玉

32药玉

这是……泛着莹润光泽的几根诡异的不规则圆玉规规整整地躺在盒子里,燕午拿起一根仔细看,前头圆圆的伞状、其身还雕刻着什么花纹……认出了这是什么,燕午把它当烫手山芋地又扔了回去!

圆玉与盒子接触发出扑通一声,燕向南正好推门进来,“什么声音?”

燕午慌手慌脚把盒子盖上藏进棉被里,佯装无事地张望,“不知道,什么东西掉了吧。”

嗅出屋子里不寻常的气味,再瞧左看右看就是不看自己的燕午,很明显有事嘛,还知道睁眼说瞎话了~燕向南也不点破,把手上的药递给他,“这是秋实最新研制的药方,比起之前的效果应该会好很多,你喝喝看。”

燕午的手急忙从被子里拿出来,接过药就想一饮而尽,被燕向南挡下,“药还烫口,怎么也不小心些!难道想让我一勺一勺地喂你不成?”

喂当然是没喂成,燕午此等心性燕向南自然知道不可一蹴而就,万一人产生什么反感就遭了,他以前知道的那些个亲亲喂食的方法在燕午身上可不适用,太轻浮了!想到以后两人感情稳定就可以互相喂食什么的,燕向南嘴角弯起一抹猥琐的弧度,喝完最后一口药的燕午忽然觉得身体发寒。

正经算起来燕午的肚子也七个月了,正是容易早产的时期,所以必须时刻打起精神准备应对随时而来的状况。云秋实把几个人全部集中起来,讲明了生产时会有的预兆,需要准备的东西,最后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燕向南,本来应该交给燕向南的东西被他转念一想交给了燕午,想必别有一番情趣呀~

是夜,燕午摸着盒子,想到云秋实走之前肃然的眼神,似乎在说他一定要做,这么难堪的事……可是如果不做的话,那种地方真的不可能把孩子生出来吧?

燕午摸摸小腹,脑子里忽然响起村长女儿凄厉的大叫,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他仔细听了听,外面没有动静,于是放下床帐,解了衣服,拿了一根圆玉想放进那个部位。无奈肚子太大,弯身很困难,他只得半跪起身体,一只手臂撑在床上,另一只手尝试把圆玉塞进那个闭塞的部位。

没有润滑,圆玉虽然光滑润泽想要进去还是很困难,稍微使了点力痛得他那只支撑着的手发软,差点一头栽进枕头里闷着。自己动手果然很困难,当初……忍一忍就过去了,床边上有阁主放置的茶水,燕午伸手沾了一点弄湿后`**,再次用力,这次稍微进去了一点点,不过他也忍不住溢出一声闷哼。

燕向南刚走到门边就听到一声不同寻常的声音,正要伸手推门,里面又传来一声,并不像是痛哼,倒像是……他放轻动作,偷偷打开一点门缝,做贼似的往里瞧。

咦,床帐都放下了?燕向南心痒痒的,伸手,一阵轻风微微吹开了床帐,露出床里面他想见的人。

噗……燕向南猛地捂住了鼻子,转身抬头,一股温热的液体正以一种不可遏止的势头往下`流淌……太刺激了!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自家死士摆着□的姿势,还把一种邪恶的东西往后面的小`**里塞,大概因为姿势不顺,时不时溢出受痛的闷哼声。

阁主就像个登徒子一样趴在小屋门前,末了还好像流鼻血的姿势……她到底看到了什么?雪护法揉揉眼睛,怀疑自己在梦游。

燕向南瞄到雪护法,咳嗽一声,摆出阁主的威严样子,只是右手还是捏在自己的鼻梁上,凭白减少了很多的潇洒霸气,等到血不流了才用着能让屋子里的人听清楚的音量道:“阿雪,拧条湿手巾过来。”

雪护法麻溜儿地拧了手巾过来,还没看仔细阁主是不是真的流鼻血了就被阁主挥苍蝇一样挥开,“进屋进屋,没叫你们都不许出来!”

燕向南擦了擦脸,整了整衣服什么事儿也没有的样子推门进去了,走到床边把床帐一掀——果然燕午已经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躺在床上睡得正熟,如果刚才的事自己没有看到的话很可能被他骗过去,可惜啊~

脱衣服,。身边的人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燕向南呼吸也慢慢减缓,足足等了一刻钟,燕午才动了一下,接着慢慢地翻了一个身,开始捣鼓什么。燕向南睁开眼睛,含笑贴近燕午的耳朵,“你在干什么?”

这声音无异于炸雷一般,燕午手忙脚乱想把盒子藏起来,不料用力过大把盒子撞翻了,里面的东西全都撒在了床上,燕午只觉昏天黑地,难堪到了极点,自己用这种东西还被阁主当场捉到……燕向南伸手拿起一根圆玉,还真是栩栩如生,这就是云秋实瞒着自己的事,他还真是想得周到,让自己看到那样喷碧血的画面。

不过,让燕午自己来太容易受伤了,这种事情明显是该让自己亲手来做的嘛~

“云秋实难道没有把用法详细地告诉你吗?”这是药玉,盒子里还配有一罐油脂状的东西,那是用来润滑的,云秋实想的很周到,可惜某人完全没有领会。

“主子,云先生说必须从现在开始用,到时候没有那么困难。”两个人并排躺着,床上摆着这样一堆东西实在是很怪异。

那种痛可不是用上几根药玉能减轻的,可是不用,以后面那种紧致想要把孩子生下来那是难之又难,燕向南眉心一皱,手上却已经开始行动起来,“既然秋实这么说了,现在就开始用吧,有任何办法都要试一试。刚才,没有用好吧?”用来润`滑的盒子都没有打开过,这样根本进不去,还会受伤。

半个身子埋在被子里,还是摆出刚才用过的姿势,只不过这次是双臂撑着床没有刚才那么累了。润滑液同样被手心捂热了才涂上后`处,燕午悄悄皱起了眉,不只是因为后`处怪异的感觉,还因为那里正被阁主仔细看着。

等到后面软软的可以伸出去三根手指,燕向南拿起一根较为细小的药玉慢慢地塞进去,时刻注意着燕午的神情,并确保肚子没有挨着床铺挤着压着。等到全部进去他自己也出了一额头的汗,这不是福利是煎熬啊,看着那被撑开的地方,他最想做的就是把手里的东西扔掉,换自己的进去!

这种玉是被药浸的,平时身体孱弱的人也可以拿来用,只需要卧床的时候把他塞进后`处就可以了。燕向南没有做多余的事挑战自己的忍耐力,略略抽动了几下,待燕午有所适应便罢手了。把人摆正睡着,下床拿了手巾把彼此出的汗擦干净,站在床帐外缓解了一□上的躁动,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为了睡觉舒适一点,燕向南把燕午的裤子脱了,这会儿光着下`身躺在被窝里别提多别扭了,他是男人,这种事对他来说本就是难堪,但阁主无论是声音还是动作都特别温柔,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以何面目面对阁主。

“难受得睡不着?先忍耐着,过了这三个月就好了。”若不是必要,他根本不想给燕午用药玉,他不喜欢别的东西进到只属于他的地方!温暖的手抚上高高鼓起的腹部,没过多久那里就轻轻地动了一下,燕向南嘴角一咧,他错过了孩子的第一次胎动,以后孩子的每一个第一次他都要记着。

被那只手温柔地抚摸着,难受的感觉似乎淡了,燕午摇头,实话实说,“主子不必担心,这些对属下来说并不算什么,只是要烦劳主子了。”

燕向南手一顿,“我不喜欢你说这种话,听到没?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孩子,我有责任照顾他,更何况,他好你才能好,多把自己的事放在心上,不然,你负责照顾孩子,我负责照顾你,这样都不会拉下。”

阁主不是第一次说这种话了,燕午不是傻子,他只是不敢想阁主话里想要表达的意思,他是个死士,身份低微,有些事不是他该能想的。从小被刻入脑子里的死士守则他一直谨记,踏足陌生的不被允许的领域,只怕会死得万劫不复。

本来在欺瞒阁主的那一瞬他就该死,多活了这几个月,他知足了……

二天后,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桃源本就少有人烟建筑,这雪一下到处都是洁白,美得令人屏息。离音、燕未和雪护法这些日子以来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在阁主的首肯下扑向了茫茫的雪地,撒欢似的滚地、打雪仗,最后把燕巳也卷了进去。在阁里哪有这么肆意欢快的时光,每个人都倍感珍惜。

燕午靠在床上,身后是软枕,身上是厚厚的被子,房间里还有烧得火红的炭盆,暖和得像是春天一般。听着外面的笑声、呼喊,内容让他也不禁展开了眉头,燕向南注意到他的神情,了然道:“外面的景致确实不错,我们一起到外面看看?”

阁主一向不放心他出去的,这会儿怎么……不过有机会出去这让躺得骨头都快酥了的燕午心里也是一喜,“可以吗?”

看着那抹不明显的笑意,燕向南当然不会放过,贴上去亲了两下,满意地添添嘴,“可以,怎么不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没好意思写得很详细,偶太cj鸟~(@^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