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旧地

小说: 死忠的死士 作者: 瑰屿 更新时间:2015-05-25 07:58:05 字数:4433 阅读进度:30/66

30 旧地

30旧地

30旧地

屋子里一阵静默,半晌燕向南才问:“不健康,怎么个不健康法?”

这种严肃的事,云秋实断不敢妄言,斟酌着言辞道:“确切的话在下不敢说,先不说燕午是男子,男人生子会怎么样谁都不敢保证,有些妇人在怀孕的时候不注意吃了什么不该吃的食物或者药物可能会导致生出来的孩子反应迟钝或者……畸形,一般人可能不会去查这个,但在下还是秉着一个大夫的职责,把利害关系说给你们听。”

原啸惊呆了,原本他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小主子的诞生了,可是云秋实竟然带给他们这样一个消息!阁主会如何呢?

燕午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一开始虽然难以置信、排斥甚至想要流掉“它”,后来慢慢的认命,把自己和“它”的性命全部交给阁主做主,但自己最终逃开了,这几个月来,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接受这个孩子了,他只想过能不能保住他,却没想过还会面临这种情况。

看到燕午不自觉地把目光投向自己,燕向南忽然感到肩膀上责任重大,他问出了一直想知道的事,“秋实,燕午会不会有事,生产的时候你有没有把握?”

没想到阁主最在意的竟然是这名死士的安危,云秋实以一种全新的目光仔细看了看燕午,拿出自己十二分的诚意,“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赌上妙手神医的名声,如果阁主你们真的要留下这个孩子。”

“不留下?”燕向南对上燕午惊诧的眼神,把他还露在外面的手送进被窝,顺带安抚性地摸了一把,“以他目前的月份,还能说不要就不要吗?”

“那倒是,六个多月了,无论是外力还是药物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可恢复的损伤,最坏还会危及到他的性命,你的决定是正确的。”确定了燕向南的意思,云秋实神情也轻松了许多,他们都是些外人,最主要还是俩爹的意愿,嘶,或者是……娘?

云秋实也没怠慢,马上就动身回了残月阁,他必须马上根据燕午的情况配制一些药方和药膳,好好调理他的身体,这么严重的营养不良他还是第一次在一个有武功傍身的大男人身上看到,他的身体调理好了,腹中的胎儿才能营养可以吸收。

对原啸吩咐了一些事情,等到两人都离开之后,燕向南又回到床边,看到燕午正瞪着眼睛看着床顶不知道在想什么。

“别胡思乱想,听到没?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调理好身子,先别睡,等会儿小二会送饭菜上来,吃完了再睡。”睡到现在,估计昨晚上连饭都没吃,睡着的时候都听到他的肚子咕噜噜叫了,会饿,能吃饭就好。

“主子,孩子不健康。”想了半天,燕午只说出这么一句话,他有太多的不明白,碍于身份却又不敢问出来,憋在心里难受极了。

“只是有可能,再说,即使不健康他就不是我们的孩子了吗?我堂堂残月阁的阁主还不能好好养着自己的孩子吗?”反应迟钝,畸形……又怎么了,只要有人疼着、照顾着,一辈子开开心心就行了,这是小时候和哥哥相依为命自己最深切的体会,只是这次想照顾人的人换成了自己。

“可是……”刚说了两个字就被阁主一根手指按在嘴上,敲门声适时的响起,小二送饭菜来了,燕向南起身去开门,燕午看着他的背影,疑惑,阁主,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残月阁一阵忙碌,众侍卫下人一脸咂舌地看着原主管把席子、被褥、桌椅板凳、吃食等等一波一波地抬上马车,一辆不够再来一辆,纷纷疑惑,阁主难道要出远门?这么多东西搬家都够了,带着这么东西赶路方不方便啊!

虽然知道这件事的人宜少不宜多,但燕大阁主可没有那个自信能照顾好人,原啸要留在阁里处理事务,他办事一把手,可不太照顾人,雪护法屁颠屁颠地在自家兄弟面前收拾东西,被其他人羡慕嫉妒恨,“真好啊,能参与到阁主的秘密行动,咱们也想去啊!”

雪护法鄙夷地一一瞅过去,“本护法能洗衣做饭沏茶叠被,你们会做什么?阁主要你们有什么用?”保护,阁主这么强大,需要吗?而且听说这次可能会接近一个巨大的秘密,她激动得简直想要马上蹦到阁主面前去。

做为四大护法中唯一的女性,没人敢与她比这种能力。

离音从小院里溜溜达达出来,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问原啸,“原主管,除了雪护法还有谁跟去?”

离音跟燕向南的关系,一般人不知道,原啸还能不知道?“还有二个死士,其实阁主本不想带那么多人去,可是如今的情况不容有失,还是稳妥些好。离音公子,阁主说了,若您待在阁里实在无聊,也可以跟着去。”燕向南不让离音自己出门,他怕自己不在某人又会找到可乘之机,反正值得信任跟着来就是了,也可以做些好吃的给燕午补补身体。其实,后一个原因才是燕大阁主看中的吧?

离音看着被原啸叫过来的两名死士,笑眯眯的,“自然是要去的。”

被阁主严密监视的燕午两天没有下床了,躺得连骨头都快酥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悠闲”过,一点儿也不习惯。趁着阁主出门的功夫,他小心地坐了起来,刚想下床活动活动手脚,门被敲响了!

燕午赶紧躺下,有了前次的教训他可不敢让阁主看到,不过等到门外的人进来他是又喜又惊。喜,进来之人是燕巳和燕未,做为住得最近来往最多的死士,他们的关系也算是最好的,所以能在发生了这么事后再见到他们还是挺高兴的;惊,他们被阁主叫来,应该已经知道自己……的事了……

燕未自从知道燕午仍活着的消息又恢复到往日的闹腾,一下窜到床边,“燕午你怎么了?我们在路上问了一路可是原主管就不告诉我们!刚才碰到阁主他也只是让我们进来陪你什么也没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被阁主找到还安好地躺在床上,就算神经再粗大也感觉到不对劲了,不管怎么说,阁主看上去好像没有要责罚燕午的意思,这样他就能放心了。燕巳绷了几个月的情绪放松下来,也能好好打量打量人,这一打量,就发现了异常的地方。

从他们进来,燕午就一直躺在床上,他还以为是受了重伤不便起身,可是棉被覆盖下却鼓起一个诡异的弧度,他想伸手又缩回来,杵在床边看了半天,直到燕未察觉他的沉默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惊道:“燕午你的肚子不会真的长……”东西了吧,燕巳的手打在他的胳膊上,他把话吞回肚子里,顺便收回不老实的手。

燕巳佯装平静道:“肚子怎么回事?”

算了,他们总会知道的,阁主让他们过来却什么也不说,大概就是想让自己开口,燕午隔着被子摸摸自己的肚子,低声且清晰地道:“其实,这世上有男人生子这种事,你们相信吗?”

“哈?”像是没明白燕午在说什么,其他两名死士傻在当场,燕未的脑子从燕午肚子长了个东西——男人生子——燕午其实怀了孩子转了一个弯儿,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燕巳比他沉稳许多,即使刚开始他根本觉得燕午会开玩笑了,但显然阁主连云秋实都找来了这事情不会是假的,“你真的……是什么时候的事?”

阁主这么对待燕午,连私自离阁都不追究反而从阁里搬出来和他一起住,到底孩子是谁的不言而喻,肚子都这么大了,这人瞒得还真紧,想到之前他竟然冒险对付红霸天还差点没了性命燕巳只觉得心头一阵乱跳。

燕午眼珠子转到床里面,这种事真的难以启齿,“别问了,反正是真的。对了,主子怎么把你们都叫来了,是要对付方振龙吗?”

燕巳摇头,“阁主根本没把那老狐狸放在眼里,自有其他人等着他,阁主要带着我们去一个地方,现在想来,是为了方便你养胎吧。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其他地方,上次刑堂都炸得四分五裂你不可能全身而退吧?”

燕巳说话直接,也很自然地转换了话题,他看出燕午的不自在,可是架不住某人终于理解了他们对话的意思,扑到床边直直地盯着燕午,眼里是疑惑不解和诡异的兴奋,“燕午~你怎么会生孩子,难道你是女的?哦不对!我们还一起嘘嘘过呢你肯定是个男的!没想到男人还有这功能,好奇妙~”

燕未的大脑回路果然与众不同,能在死士的训练中保持这样的性格足以说明他不是寻常人!

没在客栈里再待几天,等燕向南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坐着马车离开了碧县,燕午是被横抱着送进马车的,身上裹着厚厚的绒毛披风,只是神情有些尴尬,毕竟男人被打横抱心理上还是有排斥的,那个人还是自己的阁主。

方振龙也还是没有出现,不过那就不是燕午所能关心的问题了。

马车向着蝴蝶谷的方向前进,这条路越走越熟悉,等到行至岔路停下了,燕向南对稳稳靠坐在软垫子上的燕午道:“原啸知道路,你随他坐马车进去。”

燕午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阁主想带他们去那个埋蓝骨的洞**所通往的桃源一般的地方,那个水潭下方只有阁主才能进去,所以他想一个人潜进去解开阵法,他们只需要在指定的地方等候就可以了。他不知道何时扯住了阁主的袖子,看到阁主转过来询问的脸嘴唇嗫嚅了好久才道:“属下想一起去。”

燕向南静静地看了他一会,翘起嘴角笑了。

当然这必须征询云秋实的意见,妙手神医搓着胳膊摆手,“真是的,才多大会见不着啊非得一起下水,这死士是多放不下你啊~去吧去吧!不过丑话可说在前头,燕午绝对不能受寒,你的人你自己斟酌。”

他也希望燕午是因为放不下他啊!即使云秋实说的不是事实,燕向南也是心情舒畅,郁闷了这么些天总算拨开乌云见了一点青天。

抱着人轻轻松松过了对于其他人可能致命的机关,两人来到了熟悉的水潭,燕向南把人放下,蹲在水潭边把手伸入水潭,边叮嘱,“待会儿浮上去之后先别忙到岸上,一冷一热极易受寒,有不舒服就提醒我,掐手臂掐屁股都行~”这种时候还不忘调戏死士,这心情一好本性也冒出来了。

燕午没时间考虑为什么要掐手臂掐屁股,他看到阁主把手伸进水潭霎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把水预热这要耗费多少内力,自己真的给阁主找麻烦了,当时脑子怎么就不听使唤冒出那样一句话,狠狠自责了一把,燕午就要去拦燕向南的动作,“主子,不要浪费内力了!属下、属下不下水就是了,是属下胡言了!”

燕向南没有缩回手,反而眼含凶光地瞪着他,极其希望他收回这句话,“你不是胡言,绝对不是。即使明知道让你坐马车是最安全的做法,听到你说要和我一起下水,我还是很高兴,所以,走到这一步你想后悔,晚了。”

“主子……”

“这点内力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你了解的,而且我只要保证我们的周围水温不至于过低就成,这水潭本身水温就比一般河水高,不信你来试试。”

为了不让披风吸水过重,燕向南进洞前就交给了原啸,刚一下水,果然没有丝毫冷的感觉,潭水上部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越接近潭底水流越急,那个阻挡人前行的涡流出现了,燕午被燕向南带着顺利地通过,开始缓缓地向上游。

肚子猛地动了一下,燕午没防备闷哼一声,虽然及时缓过来但脸渐渐憋得发青,没有空气了!搭在阁主脖子上的手动了几下也没能下得去手……隔着水流看不清阁主的神情,但那转过来的脸一定注意到了他现在的情况,阁主在等待什么,燕午忽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他的手终于重重地在阁主肩膀上掐了一把!

下一秒,他就看到了阁主放大的脸,嘴唇相贴,新鲜的空气随之渡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

阁主占有欲发作,不想让死士离开他半步啊~

包子受了这么多磨难,不健康也不能不要他是不是,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