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待午

小说: 死忠的死士 作者: 瑰屿 更新时间:2015-05-25 07:58:05 字数:3496 阅读进度:29/66

29 待午

29待午

那群宵小行动的时候丝毫没有注意到暗中那双冒火的眼睛,竟然敢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对付阁主,未免太小看阁主了!但是,阁主怎么没有动静,听呼吸似乎真的中招了……想到傍晚时阁主已经受伤,莫非受伤过重导致警觉心下降了?

这种怀疑在看到宵小们向阁主动手之后开始爆发了,燕午没时间去想自己的身体能不能动用内力,直接飞身而起攻向宵小们,谁想阁主忽然坐起来了!

燕向南没等他出手,直接闪电般把倒霉的宵小们定在原地,拦腰接住了即将要落地的燕午!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宵小们甚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知道眼前刀光一闪,有个黑影跳出来想杀他们,然后他们就动不了了……

燕向南手刚捞到人就感觉到了手里的沉重和异样,死士的腰足足粗了一圈,一块硬硬的凸起顶着他的侧腰,孩子还在,但是他怎么能这样就冲出来了,万一受伤怎么办?

“你想干什么你?”燕大阁主怒道,完全忘记了他本来就是想借这些宵小们逼出燕午,躺在床上的时候他还想着抓到人该怎么怎么罚他呢!

“我……主子你……”事情的发展急剧直下,看着很明显没有受伤的阁主,燕午只觉死期来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我什么我?这种时候跑出来了你之前干什么去了?!继续猫着去啊!”燕向南可逮着机会了,把死士训个狗血淋头,只不过手还是一直紧紧抓着人丝毫没有松懈,就怕他再跑了再来个你追我赶。“说,这几个月躲哪儿了?”

被阁主找到会连累癸哥,燕午脑海里最先浮现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燕癸说的那些话,他想要跪下请罪,但阁主放在他腰间的手却拦住了他,“主子,属下……这些人意图不轨该如何处置他们?”忽然想起来他要说的话不能让无关的人听到,燕午的目光转向被定住的宵小们,宵小们瞬间身体一寒。

其中一个宵小涎着脸道:“嗨~兄弟只是求财而已,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罪过吧,不会要兄弟们的命吧?真的没想伤你一根汗毛!”

燕向南伸指一弹,那宵小身体一松跪在了地上,“你手里拿的什么?”

那人把东西亮出来,是把锋利的小刀,而不是绳索什么的软兵器,他嘿嘿笑着抬头,“不是,真不是要伤人,就是怕你忽然醒过来叫喊所以防着你的,别杀我!”这笑容难看得要命,从刚才那黑影手里的刀光和那出神入化的点**功夫就可以看出这两人不是自己能惹的,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燕向南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蟊贼而已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他想做的是别的事,直接把他们的**道解开,扔下一句:“赶紧滚,数三声滚不出去就把命留下。”

宵小们连滚带爬地滚出了房间,发誓下次出手一定要弄清楚肥羊的身份和身手,否则,小命堪虞!

房门碰地关上,此时房间里静悄悄的,只剩下一对主仆彼此相视。燕午再一次想要下跪,这次阁主的手松开了,但是还没等他有所行动,就觉视线一个翻转,下一秒屁股已经沾到了床铺——

他被阁主抄到了床上!

蜡烛的光刚刚燃起,床帐就被拉下了,燕向南随之跨,正把燕午堵在床旮旯里。被那双黝黑的眸子注视着,燕午忍不住拉了拉身上的披风,不过,很快那件披风就保不住了!燕向南一看他还想遮遮掩掩,利索地伸手把披风带子解了,燕午手刚想动就被一瞪,“别动,否则把你的衣服都脱了!”

披风被毫不留情地从床上扔了下来,凄惨地躺在地上,告别了陪伴了几个月的主人。

没了披风,燕午凸起的肚子再也遮掩不住,有阁主的命令他也不敢再伸手,僵硬着身体等待着即将会有的惩罚。只不过在他死前还是想要把之前得到的消息告诉阁主,“主子,方雨柔也在这个客栈里,她给了属下一个香囊,可能是想借此引来方振龙。”

那间挂着香囊的房间燕向南早已注意到了,也可以猜到燕午是如何遇见了那个方雨柔,他并不在意这对父女,要是方振龙出现,自有人会收拾他。视线从死士的肚子上移,落在他的脸上,燕向南下巴一抬,“继续说啊,有什么一下说完了,我们好好算算账。”

燕午还真的想了一会儿,还是放不下对燕癸的担心,“是属下隐瞒了主子,还擅自从残月阁离开,属下违背了死士守则,还请主子责罚!”

“责罚?罚是一定要罚的,但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诈死逃走?”虽然之前他买过落胎的药物,但最终也没有喝到,说起来到分别前夕也没见他再狠心对肚子做什么,那件事就揭过不提。在短短的几天内忽然想到诈死,躲起来自己生孩子,他不相信这死士能想出这样的主意来,他心里已有数,却还是想听死士亲口说出来。

“这种事情始终是荒诞离奇的,属下怕……主子的名声受损,也怕影响残月阁在江湖中的地位,因为属下一个人的缘故……”燕午生性话少,也不太会说话,为了不让阁主怀疑有其他人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燕向南看燕午急得面红耳赤,说话断断续续,也不再逼他,干脆动手开始脱他的衣服,看着衣服一件件离自己而去,燕午的胸口慢慢起伏,他现在的身体自己也没有多看过,有多难看他自己也不知道,阁主为什么要看?

房间里并没有炭火,燕向南把人衣服脱光了直接拿被子包起来,只是短短的瞬间,床帐里也暗得很,他仍旧可以看出燕午已经瘦得脱了形。因为诈死,不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集市之上,也不能找个好地方安顿下来,甚至连为自己抓药也要找个合适的借口,更别提好好养身子了,能在那种情形下保住自己保住孩子已经了不得了。

如果没有找到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孩子真的能顺利生下来吗?真的能平安无事吗?女人生孩子的惨况他也是见过的,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也没有能生产的出口,女人尚且如此,他简直不能想象燕午到时候会怎样。

幸好找到了人,再也不会让他从自己手心里逃脱了!

“明天随我回去。”

“主子?”

“之前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从今以后再不许有逃跑的念头,否则,牵连到这件事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听到没有?”最先要做的事,是让燕午完全弃掉想要逃走的念头,算算月份,真的是不能容许再出现意外了。

“……”阁主要自己留下,为什么?他不会以为阁主是想要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阁主宠侍众多,想要孩子的话,无论几个也该有了,又怎么会在意一个男人生的孩子呢?

“怎么不说话?”

“主子,属下现在这样……实在不适宜回阁里,若是被别人看到……”刚才说的话其实都是自己心里所想的,这种事要如何对他人解释?

原来是担心这个,燕向南忽然觉得心脏不适起来,这人到底有没有为自己想过啊!把人压躺在床上,被子盖严实,“先好好睡一觉,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如果真的不想被别人知道,除了必要的人,任何人都不会有机会知道的。”除非你同意。

“主子……啊!”屁股被扭了一下,对上阁主冒火的双眼,燕午乖乖地闭上眼睛睡觉。

大概是累极了,没多大会功夫细细的鼾声就响起来了,捏过之后一直停留在某个部位的手开始缓缓地滑行,最后停留在高高耸起的腹部,真的是又圆又硬的,这里面就孕育着他们两人的孩子吗?原来当爹的感觉这么奇妙……也许只是因为是这个人的关系,从前那些个宠侍他可没有想过让她们给自己孕育孩子。

燕午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发觉房间里多了两个人的气息,而且还在轻声地谈论着什么,然后床帐被拉开了,阁主的脸出现在眼前,“主子,属下睡迟了。”

“多睡会是好事,你现在的情况看上去可不太妙啊。”另一个人的脸出现在阁主旁边,是自诩妙手神医的云秋实,整天在阁里找人看病,被燕向南急招过来,先逼着发了毒誓才告诉他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着实让他诧异、兴奋了好长时间才冷静下来。“阁主,先让在下给他把把脉吧,光看还是不准确的。”

燕向南点头,看向燕午,“我们先不回阁里,但没有大夫不行,让秋实帮你诊治一下。”

燕午犹豫了一会,伸手,三个围观的人脸色一变,燕向南一把抓住那只手,被子掀开,“这是怎么了?”昨晚上到底漏看了,燕午的右手背以及大半个手臂上全是坑坑洼洼的可怖的伤痕,看样子应该是烧伤,想到那次爆炸,燕向南眼里闪过一道冷光。

原啸也猜到了,不过眼前最重要的不是这个,“阁主,阁里不乏灵丹妙药,这些疤痕总会有办法去除的,眼下还是先把脉吧。”

得到首肯,云秋实搭上他的手腕开始诊,刚开始是震惊加确信,接着就皱起了眉头,燕向南忍不住问:“怎么?”

云秋实刚才的轻松不见了,神情有些严肃,“其实听到阁主之前说的情况,在下就觉得能还能保住孩子实在不容易,现下看来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怀孕之人最忌讳劳累、撞击,更何况他还有很严重的营养不良,即使后三个月养得好,孩子生出来恐怕也不健康。”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阁主守株待“午”,仗着他对自己的忠心引他上钩,好卑鄙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