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守株

小说: 死忠的死士 作者: 瑰屿 更新时间:2015-05-25 07:58:04 字数:3584 阅读进度:28/66

28 守株

28守株

我想干什么?本阁主想让你赶紧说话别磨磨唧唧的!燕向南眼睛一瞪,那气势岂是一介平民可以承受的,老郎中立时腿脚就哆嗦了,心里默念老夫平时没做什么坏事啊可千万别是碰到瘟神了,一边颤巍巍道:“那位公子长得、长得很是普通啊,没啥特色,搁人群里边一点儿都不显眼!真的!”

说了等于没说,燕午有可能带了易容的,问长相根本没多大用,于是燕向南再问:“那个人身材怎样,可有哪里与常人不同?”

这下子老郎中可听出来了,眼前这位气势不凡的公子就是冲着之前那位抓药的公子来的,他小小郎中一个,可犯不着与别人的恩怨扯上关系,“这寻常小伙儿身材能有什么样儿,个子高高的,脸盘瘦瘦的,身上披着宽大的披风,也着实看不清。”

燕向南哪里肯放过他,凑近了问,“你再仔细想想。”

“仔细想想……还真有点异样,看他年纪轻轻的却好像是非常怕冷,身上裹得跟球似的,比一般女子穿得还多!就算这样,脸色还是煞白的,看不出人气儿,唉,当时怎么忘了给他把把脉,别一家子都是病人,怎么照顾娘子啊……”年纪大了就爱操心,老郎中又开始嘀嘀咕咕。

燕向南心里一阵晃悠悠的,包得这么严实、裹得跟球似的可不就是欲盖弥彰吗?易了容的脸自然没有人气儿,常人需要这么捯饬自己吗,就只有大肚子的燕午会这样了!“他往哪个方向去了!”

老郎中见他的神情似喜似狂,颤抖着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门外,“那边……”

嗖——老郎中只觉一阵厉风吹过,医馆里的温度又凭白下降了几分,眼前还哪里有那位公子的身影?“阿弥陀佛,今日不宜开张啊,干脆关门吧。”再来这么一回,铁定要少活几十年,直接一脚踏进棺材里了,老郎中快走几步,生怕刚才那人又回来一样关上门,跑到后堂去了……

燕向南脚下生风般窜到门口,哪里还能看得到人影,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他见人就逮着问,终于在一家客栈问到了他想要知道的,客栈的伙计攥着一锭银子乐得笑出大牙,“公子咱客栈确实来过你口中所说的那样打扮的客官,这全身上下包得连脸都看不见,小的给您指路,就在二楼尽头面朝北的厢房~”

谁也没看到,楼梯上一截披风一闪而逝。

燕向南直接楼梯都不走,一跃至二楼,直奔尽头的房间。抬脚一踹,房门应声而开,双眼环视一圈,一个人影都没有,而屋里的窗户却敞开着……该死的!燕向南低咒一声,直接从窗户飞出追过去,竟然还敢跑,抓到之后看我不抽你的屁股!

距离那间房不远的厢房,里面的气氛很紧张。床上坐着的柔弱女子正被一人挟持着,满脸惊吓,一只伤痕累累的手正掐在她脆弱的脖子上,仿佛下一刻就要拧断它!凭着非凡的认人本领,手的主人认出这女子正是逃得不见踪影的方振龙的女儿方雨柔,曾经在蝴蝶谷见过几次,只是她又跑到这地方做什么?

方雨柔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忽然就从窗外跳进来这么一个人,掐住她的脖子不让她出声,刚开始她还以为是抓爹的人找到了她,但那人并没有什么后续动作,倒像是要躲什么人。她强定下心神却没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反而注意到身后之人刚才不小心碰到她的部位,圆圆硬硬的,她表姐怀孕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难道这人是个孕妇?

知道不是特意为难她之后,方雨柔的心情平静了许多,等到被人放开的时候她甚至壮着胆子叫住人,“这位……姐姐,请等一下。”

那个包裹得很严实的身影僵了一下,用低低的嗓音回道:“何事?”

没有去质疑嗓音的低沉,方雨柔小心问道:“请问,是不是有人在追杀你?”

那人似乎不愿回答,半晌才道:“与你无关。”不想道歉,因为这个女人的父亲是谋取残月阁的主谋之一,若他没有私自出离,还是阁里尽职尽责的死士,他一定会带这个女人回去逼问出方振龙的下落。

这个死士自然就是燕午,他本待事情结束后向阁主把所有的事情合盘托出,即使是死也算是无怨无悔!可是燕癸所说的一番话让他的决心产生了动摇,这种事情本不容于世,传扬出去只会让阁主成为江湖之人的笑柄,做为一个忠心的死士,应该是死也要把这件事吞在自己肚子里!

但他肚里的孩子是阁主的,是生是死应当由阁主做主,擅自流掉孩子更是不忠甚至大逆不道的行为!所以眼下最好的方法就是戴罪立功,借着莫独贤打进来的机会战死,这样就不用纠结孩子的存在也不用向阁主坦白了。对于燕癸无情的提议他并没有丝毫愤怒或者难过,毕竟阁主才是他们首要考虑的。

红霸天从密道里跑出来的时候,他与死士们一同前去擒拿,那家伙的武功并不高强,擒住他根本无需出动太多的死士。没想到红霸天竟然狗急跳墙点燃了火油,那时候他就想癸哥所说的机会来了,推开燕巳,奋力扑过去把填满火油的瓷筒踢向没有人的角落,爆炸声响起,他闭眼等死的那一刹那只感觉身体骤然一沉,已经跌进密道里。

燕癸塞给他一个包裹,只说了一句:“再也不要出现残月阁,否则,你、我都得死。”

他脑子里乱糟糟的,只一心不想连累癸哥,再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脱离了残月阁的势力范围,天大地大,有那么一瞬间他不知道哪里才是他的归处。除非阁主能相信他死了,不再找他,残月阁的势力那么大,躲到哪里都有可能被找出来,所以他孤注一掷,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来到了碧县蝴蝶谷。

癸哥曾说过,眼下他这个月份,弄掉孩子等于自寻死路,而且既然决定了终生不再回到残月阁,孩子……留下也也无妨。

他曾经悄悄去过牛角村找过那个沈郎中,但是他却失踪了,据说是被人请去看病,结果一去毫无音讯。他不敢多想,之后再也没接近过牛角村。无法去看医生,只得装扮成一个为娘子抓药保胎的男人,煎药保住这个孩子,从怀孕起初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他恍惚觉得,若再不好好养,就算真的能生下来也是不健康的吧?

他没想到阁主会这么声势浩大的寻找他,小小的碧县也贴了那么多的画像告示,更没想到阁主会亲自出来寻他!当他拿了东西准备尽快离开客栈,却在转角处听到了阁主和小二的对话,那一刻心情的复杂简直难以言表,果然一切还是无法瞒过阁主的眼睛。

悄无声息地退回自己的厢房,再打开窗子作出逃跑的样子,他顺着窗户随意跳进另外一间房,竟然遇上了方雨柔。

他的沉默,方雨柔认为是默认,她站起来小声地叹了一口气,“姐姐,你我是同病相怜,我最近也是躲躲闪闪没有好日子过,他们都说我爹是大恶人,做了让江湖人所不齿的事,但我不相信!爹爹那么好的一个人,那么疼我,对家人都很好,怎么会抛下我们?让我们受尽嘲笑、侮辱!姐姐,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我出去的话总会有人跟着我!”

听了这么多抒情的话,燕午内心毫无波动,他对方振龙如何疼爱家人毫无兴趣,既然做出那种事总要承担后果,如今逃得无影无踪足可见其品行。就听听方雨柔想要干什么,也许能得到对阁里有用的消息。

“你说。”似乎被打动了,燕午沙哑着声音道。

“谢谢你,”先说谢谢总不会错,方雨柔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银子和一个香囊,“麻烦姐姐帮我在客栈多订一间房并且在门上挂上着香囊。”她并不笨,看出眼前这人不愿多说话,自己也没有说出姓名以及挂上香囊的用意。

燕午伸手接过香囊,算是答应了。方雨柔这么做自然是跟她那个爹有关,他可以提醒癸哥多注意这边的动静。方雨柔开心的道谢,她就不相信别人能注意到一个挂着香囊的房间,她相信爹爹定会有办法的。

燕午的想法还是很简单,离不了对残月阁的思量。只是他如果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还会不会这轻易就答应了?

燕向南在碧县蝴蝶谷找了一圈儿,强大如他也有些脱力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摆了一遭,于是施施然回到之前的客栈,在燕午住过的房间住下了。

两人似乎上演了一出追与逃,燕向南没事就出去溜一圈,燕午如此穿着打扮总有迹可循,他总不能不吃不喝地待着。与此同时,燕向南还发现身四周有人蠢蠢欲动,每次出门的时候总不远不近地跟着几个,如芒刺在背。啧,真是影响心情,燕向南本欲出手解决了他们,但眼珠子一转,燕大阁主坏心眼儿就上来了。

一日傍晚,燕向南拖着受伤的手臂回来了,回到房中连饭也没下来吃。暗中照看着自家阁主的燕午开始担心了,是谁这么厉害能伤到阁主?叛乱之事平息之后,近日内敢与阁主作对的就是方振龙了,想到方雨柔,燕午的眼中满是厉色,他竟然还敢妄图加害阁主,真是罪无可恕!

是夜,一群宵小戳开燕向南房间的窗户纸,使用了下三滥的迷烟,等到房中之人的鼾声变缓,他们就知得手了!利刃割开房中门栓,宵小们偷偷摸至大床,就要出手——

窗户猛地被破开,一个黑影在众宵小长瞠大的眼睛里飞身而至,高高跃起,手中闪着寒光的兵器就要一一划开他们的脖子!

燕向南睁开眼,看到那个跃到半空中的身影,惊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你给我悠着点!”

作者有话要说:入v第一更~(@^_^@)~

小五乃竟然揣着包子还做出这样高难度的动作,把阁主吓死了肿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