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错过

小说: 死忠的死士 作者: 瑰屿 更新时间:2015-05-25 07:58:04 字数:2971 阅读进度:27/66

27 错过因为燕向南的命令,崩塌的刑堂久久没有动工,直到近日才慢慢开始重建,下人们正在密道里清理崩进去的砖块和打斗遗留的血迹,但燕癸发现易容面具之后他们暂时停止了清理,怕把线索也给清理没了。燕向南踏进这个侍卫们搜寻过无数次的密道,找到燕癸所说的地方,那是靠近密道口专门设计用来镶嵌火把明珠的地方,只有从上面不小心翻落的人才会把东西挂在那种地方,冲劲也必须特别大才行!面具挂在上面,说明燕午当时可能被爆炸的气流冲到了密道,而密道里没有尸体,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人还活着!燕午还活着!燕向南露出这几个月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只是还没扯开就僵住了,人还活着,但是去哪儿呢?燕癸提醒道:“阁主,这面具有可能是炸飞,也有可能是打斗过程中飞出去的,从刑案的方向角度刚好可以,而且燕午是死士,不会无故消失无踪的。”“不会的!”燕向南狠狠瞪了燕癸一眼,“若是单把面具炸飞,它是不会完好无损的!别给我危言耸听!去,派人再把这里好好搜查一遍!另外,把燕午的画像分发出去,残月阁的人手不够,就让江湖的人一起找,务必把人给本阁主找出来!”不管如何,燕向南是认定燕午还活着,只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躲起来了,似乎只有这么想,这么长时间以来憋闷的心情才会舒缓一些,不会总想些让人心痛的画面……阁主这么大张旗鼓地寻找一个已死之人,阁里的人虽然心有困惑却也是不敢多嘴的,而江湖上,对于燕向南寻找燕午此人则是众说纷纭,有的说是燕午是燕向南的兄弟或者儿子,没看到都姓燕嘛!有的甚至猜测燕午是燕向南的情人,名字是杜撰出来的,风流之人终于总算也踢到了铁板,有人不买他的账了!这些个传闻若是以前的燕向南,非得把散播之人抓起来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现在却想:传吧,使劲传吧,没准死士听到这些个言论又跑回来了呢!对于阁主的状态,原主管不无担心,看来这个叫燕午的死士真的比想象当中更让阁主在意,只是在他看来,这死士生还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比起面具,从小在残月阁训练起来的死士,他的心中可以有愤怒、悲哀、喜悦这些本不应有的情绪,但惟独没有逃跑,他可以确定,在之前见到燕午的时候他眼中并没有丝毫负面情绪,怎可能在于红帮霸天缠斗的过程中忽然想要逃跑?这死士若生还还好,万一真的丧命了,阁主这一腔的热情该如何自处?为阁主操心的原主管甚至都想要找个可心的人转移他的注意力,长得和那个死士相像,气质吻合,最好……还会生孩子?死士们也是心中存疑,燕未心里藏不住话,“阁主这是怎么了,他不会以为燕午还活着,只是逃跑了吧?燕午怎么会这么做呢?虽然我也很想这么以为,但是那种情况下真的很难全身而退吧?”燕巳却不这么想,“阁主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说不定真的发现了什么?”燕辰不置可否,“也不知道燕午和阁主之间发生了什么,他回来的时候又憔悴又营养不良,以前身受重伤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不过他们很快就接触到了点点真相,阁主派出地支的死士们也前去寻找,不过给出的命令却和任何人都不同。阁主找来一名怀孕近六个月的妇人,让他们仔细看过,然后说,他们所要寻找的是肚子大成这样的死士燕午……至于燕午为何肚子会大成这样,阁主不予解释。原啸有句话闷在肚子里没说,燕午怀有身孕,遭到爆炸的冲袭还摔到密道里,怎么肯定孩子还在呢?燕未忧心忡忡,“燕午不会得了什么绝症了吧,肚子难道长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如果是得了绝症,燕午默默消失去等死也是有可能的,他很能理解燕午不想让别人看到他难看死相的心情,他真的很想说,阁主,既然燕午不想让我们找到,不如我们不要找了吧,给他最后一点尊严。燕巳狠狠一记敲上他的脑门,“想什么你?收拾东西准备出发。”虽然嘴上说着担心的话,都心里没底儿,但可能是被阁主所感染,死士们还是期望满满的出发了。但是又半个月过去了,除了极少数的胆肥的人仗着面貌有几分相似前来冒认之外,一点儿线索也没有。残月阁多大的势力、人脉,这样都找不到一个人,除非他藏匿能力特别强或者……不存在这个世上。燕向南宁愿相信是前一个原因,他们阁里死士的能力不容置疑,只是现在,他特别希望死士能犯个错,遗漏一点线索,让他找到他。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见一个人,和死士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察觉到,现在想来才觉得那时候的时光有多难得。从蝴蝶谷的水潭落下去的那刹那,他就经历了往常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腿部受伤,被另个人珍而重之地背着,走过了一段不短的路途,他自诩强大从不在外人面前有软弱的行为,趴在自家死士身上却异常安稳;头一次给自己的属下烤东西吃,头一次照顾生病的人,做起来新奇又有趣,他并不是只能让别人伺候自己,若是那个人,他伺候起来也无妨……他不确定这到底是什么感情,所以,他希望找到那个人,两个人共同来确定。最后他对原啸说:“收回所有的命令,让死士们都回来。”原啸不明所以,不找了?“阁主?”燕向南:“照本阁主说的做。”当然不是不找,只是如此声势浩大,是个机灵的早已闻声而退,哪里能摸得到一根毛呢!一只手摸上张贴板上的画像上,若不是正值黑夜,大街上的人寥寥无几,肯定会有人看到那只手上坑坑洼洼的伤痕,甚是可怖。把画像揭下来放入怀中,手的主人又怔怔地站在原地许久,其实不只他怀里的这张,大街上很多地方都有画像,怎么撕得完呢!此地正是碧县,冬天的蝴蝶谷如果没有落雪,就只有枯树枯草,景致着实一般,所以人烟稀少。冷清了数日,小医馆也终于迎来了多日来第一位客人。老郎中一到冬日,也是懒怠,看到客人上门,颤巍巍道:“这位……”来人整个都被披风遮住了,让人看不清是男是女,穿得很是臃肿,不过站到柜台前来人就掀开披风露出了脸,原来是个年轻的公子,“公子有点眼熟啊,哦,是以前为娘子抓药的那位,怎么样,这次是看病还是抓药?”来人看样子不是第一次来,拿出一张方子,“老郎中,帮我拿些保胎的药。”“保胎?公子,这保胎药也不是混吃的,不如你下次带夫人一起来老夫给他把把脉,也好对症下药。”“这,眼下天寒地冻,实在不方便,若是情况不好,我会来请郎中您的。”既然人家夫君就这么说了,老郎中也不好再说什么,把药包好叮嘱几句就目送他离去了。末了边收拾边感叹,“这么心疼他的娘子,希望他的娘子能平安啊!”刚想回到椅子上坐下,门外又闪进来一个人影,一连来两个客人,看来今日的生意会不错啊!看到来人,老郎中也不禁赞叹一声:相貌俊逸、身材矫健、气质非凡,真是人中之龙啊!“这位公子是看病还是抓药啊?”这人中之龙当然是燕向南,他收回了寻人的命令,当然不是不找,只不过是要自己亲自找。那日他想到蝴蝶谷发生的一切就不由自主地想要到这里来看看,他也不是没想过燕午在那种情况下肯定会受伤,所以才把第一目标锁定在医馆里,直接上门了。“大夫,生意还好吗?”“好什么呀,唉,这天寒地冻的除了急诊谁会大老远的出来看大夫,只有像刚才那个特别为娘子着想的男人才会大清早的就来抓保胎药~”“抓保胎药?那他娘子有跟来吗?”燕向南眉毛一抖。“没有,那位公子来过几次都没有带着他娘子,所以老夫也很担心,所谓看病要望闻问切,不对症下药怎么行?上次是摔了一跤这次……”老郎中整日待在医馆见不了多少人,这会儿遇见人跟他说话,吧啦吧啦地说个不停。“你还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吗?”燕向南不耐地打断了他的话,直接问出关键。“长得……?”总是被人追问,老郎中总算察觉不对了,警觉地看着燕向南,“公子你为何总是问那位公子的事,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