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对战

小说: 死忠的死士 作者: 瑰屿 更新时间:2015-05-25 07:57:54 字数:2951 阅读进度:6/66

果然说不动就要打,燕向南冷笑,他早知道任延年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为了扬名会做出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这他能理解,站在江湖或朝堂顶端的人谁没做过一些不足为外人知道的龌蹉事,但没想到他竟然连与离音几年的感情都可以背叛,言语里还满是对自己的嫉妒指责,兄弟之情恐怕也所剩无几了。示意侍卫们护着离音,燕向南迎向任延年,“既然你不肯放弃,那我们来较量一番,输了就不要再来纠缠离音!”任延年眼睛里几乎瞪出血来,燕向南身为残月阁的阁主,武功江湖上已经没有几个人能与之敌,他此战必败!可是……他不甘心啊,凭什么名声地位都被燕向南一人所占,他们是兄弟,年少时一起闯荡江湖一起闯出来的名声,单单他一人独大?现在连离音也要被他夺去?他算什么兄弟?任延年咬牙使出了全身的功力,燕向南只防御不进攻,似乎在鄙视他一般,更惹得他一肚子的火,“燕向南!你给我出手!出手!”任延年带来的人直接上手抓人,残月阁的侍卫岂是好惹的,比起主子那边,他们这边反倒战得热火朝天。算起来,任延年带来的人多些,也没在燕午他们手下讨得好去,燕午一脚把紧盯着他的人踹飞,飞身落在离音前面,挡出那人掷来的一记暗器。他早看清楚了,这来对付离音的才是当中的好手,若不是顾忌着任延年,恐怕离音早已不敌。伸指接住暗器,燕午暗自心惊,这人,好深厚的内力,只这一记就震得左手发麻。果然,离音靠过来叮嘱,“小心,他内功极好,接这几枚暗器我虎口都震破了,依我看他还没有使出全力。”燕午点头,多谢他的提醒,接下来他就要全神贯注对付这个人了。一如他所料,那人见换了个对手,脸上表情都不一样了,下一枚掷来的暗器还没到手,燕午就感觉一股内劲扑面而来,几缕发丝吹起。他没有硬碰硬,灵活地一个腾跳,内息下沉,一脚踢向暗器。“小心后面!”离音大吼。两枚齐发吗?燕午顺着脚下那枚暗器的力道在空中翻了一个身,手中剑身挥向迅疾朝自己后心飞来的暗器,“当——”兵器相交的声响过后,阻力接着而来,燕午咬牙,一阵气血翻涌,那枚暗器被狠狠地钉在一旁的柳树上。“好身手!竟然能连续接下我两枚暗器,不知道再多几枚又如何?”双手翻飞,更多的暗器冲向燕午和他身后的离音。“退开!”若此时护着离音,只怕两人都危险。“不行,两个人胜算大些!”离音拒绝,他不需要躲在别人身后。纷飞的暗器一一被击落,两人也察觉同时放出的暗器内劲比一把暗器弱上不少,到底会分散功力,这算是一个大弊端吧。见掷出的暗器都被击落,那掷暗器之人阴阴一笑,双臂伸到背后不知道捣鼓什么,燕午戒备地看他,想着是不是要先下手为强,就见那人忽然亮出一个圆圆的筒状物对准两人,疯狂笑道,“看我最新研制的暗器之王——把你们射成马蜂窝,啊哈哈哈!”燕午脑子里瞬间浮现暴雨梨花这种无敌的暗器,不再多想,回身就要护着离音逃跑。任延年正奋力地攻击燕向南,闻言大惊失色,怒吼:“你个混蛋暗器张!发疯也要看准你暗器对准的是谁!伤了离音我要你全家偿命!”燕向南和他同时住手,就见两道身影疾风般地刮来,一道及时地卷走了离音,一道落在后面没摸到人忿忿回身一脚踹倒了暗器张。数不清多少枚暗器筛豆子似的射到树干上、射空后落到地面上……只一瞬间,地面上就落了许多的暗器、柳叶和许多惨死的飞虫。暗器张被踢倒后总算回复了些许神智,爬起来摸着鼻子看着一脸怒意的任延年和冷冷注视他的燕向南,讪讪道:“庄主,我是想对付那个侍卫的……”他一碰到难得的对手就有些发疯,下手也就没了轻重。任延年瞪了他一眼,“回去再跟你算账!”离音复杂地注视着他,却没开口说什么。燕向南冷冷道:“看来你也不算是良心泯灭了,不若就此留个好,日后相见也不至于像个陌生人。”任延年自知不是对手,但又不甘心放过离音,只得恨恨甩袖离开,临走还不忘深情:“我是不会放弃的!离音,虽然你背叛了我,但灵音山庄的大门一直为你敞开着!你想什么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燕向南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跟他在一起你会后悔的!”离音总算说了一句话,不过,“就算后悔也比跟你回去强得多,最起码阁主不会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光明磊落。”任延年走之前还要被气得吐血,离音,好大的功力。燕向南看着埋头不语的离音,虽然打定主意不让他再回去,不过看起来他并不好受。“若你此番跟他回去想要再出来势必更加的困难,你要想好。”离音抬起头,面上并无他所以为的痛苦,淡淡一笑,“你误会了,自我打定主意向你求救,就没有回去的打算。今后的路我要自己走,以前没跟他一起的时候不也是这么走过来的……啊,侍卫小哥你没事吧?”忽然想起方才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侍卫。被人遗忘的燕午静静地站在他们身后,脸色有点难看,离音仔细地检查了他的前胸后背没发现受伤,正要往下看被燕向南一把拽起,“你现在是我的新宠,这样像什么样子?想给本阁主额头上抹青?”离音无辜看他,“说什么哪,你没看到刚才好凶险,受伤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瞧,我接了几枚暗器手就成这样了,这侍卫小哥万一受伤不得……”燕向南似乎懒得再听,捂着他的嘴把人带走了。燕巳走在燕午身边,有点担心,“有没有受伤?怎么脸色不太好?”燕午摇头,“无大碍,回去再说。”回到客栈的时候,燕巳才晓得这个无大碍是怎样的,小腿上刺目地扎着几把短小尖利的暗器,□□就是几个血窟窿,裤子都湿了。在河边的时候因为衣服下摆比较长,再来黑色靴子的遮掩,几个人也就没发现。“你怎么这么木,不知道先止血吗?”就这么扎着一路子,以为自己血多啊!“不是多重的伤,无妨。”燕午随手就要包扎,被燕巳一把拦下,端了盆水过来把伤口清洗干净,才上药包扎,幸好那暗器张不是个阴毒小人,若是在暗器上抹上毒,燕午这条腿估计就废了。刚包扎好,房门被敲了一下,然后推开,一股饭菜的香气顿时钻进两人的鼻子里,回头一看,离音端着一个托盘笑眯眯地进来了。“我叫厨房做了些好菜,想着来慰劳你们一下……咦,房里有血腥气,”置菜的手顿了一下,离音就想走过来看,“原来你还是受伤了,怎么不说呢?”“公子,留步,”燕巳虚拦了一下,动作、语气都很恭敬,“我们是下属,保护主子、听从主子的命令是我们的本分,您不需要如此。燕午的伤已经上过药了,多谢公子挂怀,但尊卑有别,别让血污冲撞了您的眼睛。”“你……”没想到会被拦下,离音瞧了这侍卫好一会儿,无所谓地笑笑,“好吧,就听你的,看到侍卫小哥现下无事我也就放心了,不过,这饭菜你们可不许不吃,既然尊卑有别,你们可不能把我的好意踩在脚底下。”两人无语,离音摆好饭菜招手道,“快过来吃呀~”饭菜的确很丰盛,油焖草菇、五香鳜鱼、荷叶鸡,还有两大碗米饭,两个人足够了,离音笑眯眯补充,“还有牛肉羹,待会让小二端上来,你们先吃,不够的话我再叫。”燕巳觉得自己眼角抽了抽,他不会到现在还以为离音是阁主的新宠,但看阁主对他的态度,不是好兄弟也是他护在羽翼下的人,得罪不得。燕午倒是很淡定地拿起了筷子,伸向离他最远的鳜鱼,不等燕巳出手,离音就很有眼力劲地把鱼换到了他的面前,仍旧笑眯眯,“你喜欢吃鱼啊,多吃点~”燕午夹起鱼肚子上肥嫩的一块,正要张口,突然胃里面一阵痉挛,扔下筷子眨眼间便消失在房间里……燕巳和离音急急赶出去,只看一眼就几乎不敢在往前,就见燕午俯身在楼梯拐角处呕得撕心裂肺,扣住栏杆的手指几乎把木头扣下一块来,而他身前,正有一抹熟悉的暗红的衣角,上面沾染着点点呕吐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