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568章 要人

小说: 蜀汉之庄稼汉 作者: 甲青 更新时间:2019-06-02 08:16:05 字数:5150 阅读进度:570/582

被大汉丞相传令到汉中,准备跟着北伐的诸将,最远的是南中的王平和冯永,最迟的是冯永。

王平比冯永提前了一个月出发,冯永则是一直拖到越巂和锦城之间的大道重新开通,这才亲率大军走大道出越巂,就当是测试新道路。

待他率军到达汉中,已经是建兴五年的最后一个月。

汉中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断了与锦城之间的民间交易,一路上全是运往汉中的北伐军资。

南郑的周围已经驻满了大军,人马喧嚣,旌旗猎猎。

前来安排冯永所部驻地的,是老熟人。

只听得冯永亲热喊了一声:“兄长。”

裹着羽绒服的诸葛乔,看到冯永也极是高兴,满脸的笑容,“阿弟你终于来了!全汉中就差你一个了。”

冯永脸上露出惊恐之色,“莫不是小弟来迟了,丞相要以军法治我之罪?”

诸葛一听,脸上尽是无奈之色,指了指冯永,“也就是你,敢这般开大……丞相的玩笑,换作他人,我看谁敢?”

冯永哈哈一笑。

诸葛乔看到冯永浑不在意的模样,心里倒是升起淡淡的羡慕。

无论是大人也好,阿母也罢,对这个阿弟都是宠溺无比,对自己从来都是严厉要求。

就像现在,自己哪有胆子敢这样开大人的玩笑?

怕不被打板子。

“阿弟这回带过来多少人,也好让为兄做好调拨粮草的准备,还有看把你的所部安排在哪里扎营合适。”

“小弟这回带了八千人过来,前军有三千人,兄长这回是北伐大军的粮草官?”

“为兄在汉中当了那么久的粮草官,故大军在汉中驻扎时,粮草皆是交付为兄安排。”诸葛乔揉了揉脑门,“你是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就没睡过一日好觉。”

说着,他又看了看四周,这才悄声道,“南乡那边,听说已经不让人随意进出,说是什么戒严,连学堂那些帐房小先生都不让随意请过来了。”

“好阿弟,回头你帮为兄一个忙,再帮我调几个人过来,不然我这实在是忙不开。”

冯永奇怪道,“我记得南乡学堂一直有学生轮流调到南郑工坊查账啊。”

“咳!”诸葛乔一拍大腿,“那才几个人?哪够用啊!工坊一直就没停,毛布还要分发下去,帐目又不敢糊弄,还有这汉中府前两年收上来的粮草,要开府库进行清点,武库的兵器也要交接给大军。”

“调过来的那几个帐房小先生,来几日就回去,下回换另一批人来,又得重新上手。丞相那边的参军,已经催了好几次了,要我们快点清算完毕。”

“参军?”

在第一次北伐时,参军可是个敏感词,冯永下意识地问道,“哪个参军?”

“杨参军。”

“杨仪?”

“对。”

“怪不得。”

冯永点点头,这是个有才的小人。

史书上说他“规画分部,筹度粮谷,不稽思虑,斯须便了”,这么看来,这个人的心算能力应该很强,至少比自己强得多。

虽然名义上自己是南乡学堂的山长,如今南乡帐房小先生名声在外,许多人都把功劳记到自己头上。

但实际上,冯永心里很明白,南乡学堂的算学基础,其实是阿梅打下的。

甚至在越巂,有机会的时候,她还会继续教那些学生更高级的数学,乃是南乡学堂学生眼里最厉害的算学大师。

如果阿梅和杨仪比心算,不知道哪个会厉害一些?

心里这般掠过念头,冯永同时点头,“兄长既然都开了口,小弟岂有不从之理。此时随我到汉中的,就有不少学生,他们做过幕僚,比学堂里那些还没学完课业的师弟们厉害多了。”

“到时候我派些人过去给兄长打下手,兄长就不须这般烦恼了。”

“好好好!”诸葛乔大喜,拉着冯永手臂,“走走,我带你去挑个好营地。后头有所需,你尽管跟为兄说,只要不是坏了规矩,为兄定会尽力帮你想法子!”

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

冯永嘻嘻一笑,“那可就这么说定了。”

挑了好驻营的地方,冯永把安排扎营的事交给跟随过来的黄崇,然后自己则去中军大营见诸葛亮。

帅帐里新式的火炉里烧着煤炭,炉上还放着一个水壶,在咕噜噜地冒热气。

大汉丞相坐在火炉旁边,正拿着一本书在专注地看着。

“越巂长史冯永奉令率军前来,见过丞相。”

冯永进入帅帐后,大声行礼道。

诸葛亮放下书,对着冯永略一点头,“此处只有你我二人,又不是军议,随意坐吧。”

冯永看了看后头,确认没人,连忙“哎”了一声,把边上的小马扎挪到火炉边上,一屁股坐了下去,伸出手烤火。

诸葛亮倒也不介意,甚至还温声问道,“要喝茶么?”

“有点……”冯永刚想说“渴”字,但看了看边上的碗,终究还是忍住了,摇头道,“不喝,喝了老是想去茅房,天太冷,不想动。”

冯永有点轻微的洁癖,这年头的人又不讲卫生,所以他喝水的碗一般都是自个儿专用。

如今就算口渴,也要说一声不渴。

大汉丞相恼怒地把手中的书“叭”地扔到一边,骂了一声,“粗俗!”

冯土鳖干笑一声,缩了缩脖子。

看到这个小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大汉丞相也有些无可奈何。

此次北伐,不但军资充足,而且还不用过多地伤到民生,此子居功甚多,本还想着好好夸奖他一下,没曾想他一进来,就来这么一句,实是令人冒火。

“此次带了多少人过来?”

“八千。”

冯永伸出手指头比划了一下。

诸葛亮点点头,心里盘算了一下。

孟获的女儿花鬘迁了一个大部族过去,其间还有一些跟随过去的小部族,这就有三四万人。去年又迁了三万汉民,再加上原有的夷人,孙水河谷三县,如今足有十二万人以上。

所以越巂虽是新定之地,但抽八千人应该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多少战兵?多少辅兵?”

诸葛亮又问道。

“六千战兵,两千辅兵。”

干粮的持续改进,已经让后勤压力大大缩减。

就算是战兵,身上背个筒型干粮袋,里头装的是干粮2.0,放两条咸鱼,也能支撑近一个月。

冯永在越巂这两年来,大搞基建,在孙水河谷搞了一批水磨,没日没夜地磨面,同时因为汉中和锦城养猪业的兴起,终于能搞到相当数量的猪油。

所以供应给军中的干粮2.0,里头是掺了足够的油,而不是像最早给越巂夷人吃的那种减配版。

而且越巂有盐井,田里还养鱼,节省着用,每个干粮袋塞两条咸鱼,还是勉强能供应得上的。

所以两千辅兵,除了运粮,冯永更多地是想要他们运其他器械。

但大汉丞相的思维仍是停留在以前的印象中,根本不知道冯永对自己手底军队所做出的改进,只见他皱眉说道,“辅兵有些少了。”

按惯例,战兵和辅兵,是一比一,这样才能保证足够的供粮能力,以及有足够的人手来进行安营扎寨。

“不少了,我又改进了一批干粮,二千辅兵足够了。”

冯永没打算多说。

干粮2.0之所以没提前告诉诸葛老妖,是因为养猪业只能算是刚兴起不久,猪油还是靠着兴汉会内部关系,这才搞到手的。

至于所需要的豆类,目前也是紧俏农产品,光是越巂的牧场,每天都不知道要消耗多少豆子。

真要大嘴巴说了出去,到时候诸葛老妖大手一挥,让大军先吃……那就等着哭去吧。

自己的子弟兵优先才是正理。

至于其他人……反正有足够的辅兵,物资又充足,操个毛的心,反正我又不是丞相!

“至于安扎营寨,到时候我打算带南乡工程队上陇,他们干这一行熟练,所以用不到那么多辅兵。”

冯永找了一个借口。

诸葛亮嘴角抽动一下,专门干土木工程的南乡工程队,技术过硬,效率极高,他其实也是想要来着,只是看到这小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他倒是不好意思再提了。

大汉丞相有些无味地砸砸嘴,“前些日子,乃是冬日里最冷的时候,你率军前来,可曾有人冻伤?”

“有一些,不过问题不大,都是轻微伤,不碍事,我有甘油呢。”

冯永满不在乎地回答,他特意等到最冷的时候出发,就是为了检验手底部队的抗寒能力,不然陇右和凉州可是比南中冷得多。

虽说上陇的时候应该已经开春了,天气会转暖,但小心一些总是没错的。

诸葛亮一怔,“什么甘油?”

为什么你总是会时不时拿出一些自己没见过的东西?

“哦,就是我前两年去南中时,看到那里有一种油籽,榨出来的油虽说有毒不能吃,但可以防水,涂在兵器上,还可以防生锈。”

“更重要的是,从里头可以熬出一种东西,叫甘油,涂在手脚上和脸上,可以防冻,不必担心在冬日里会冻伤。”

油桐在南中遍地都是,冯永的铁杆小弟李遗是南中世家出身,他的老爹又是南中庲降都督,收桐油简直是举手之劳。

更何况又不白收,拿粮食换呢。

方便了自己,又能在平定南中后安抚百姓,李恢还能捞个官声,多好的事情?

用桐油生产肥皂失败,但失败品里可以提炼出好东西,那就不亏。

“有这等好东西,你不早说?”

大汉丞相瞪大了眼,“给我匀一批过来!”

“哦,没问题,要多少?”

冯永挠挠头,反正准备了两年,存下的甘油不老少……

“不多,够一万人一个月所用就行。”

这回轮到冯永猛地瞪大了眼,刚才我想说什么来着?甘油不老少?

“丞……丞相,这个甘油,它是我拿粮食换了桐油,又从南中运过来,最后辛苦熬出来的,得来不易……”

冯郎君结结巴巴地说道。

“没钱!”

大汉丞相知道某人死要钱的性子,很是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

冯永目瞪口呆。

“丞相,我记得几个月,好像卖了几个空头名额,听说府库里都塞满了钱粮……”

“你听谁说的?”

“兄长啊!”

“哪个兄长?”

大汉丞相一瞪眼。

“诸葛……兄长……”

冯永有些畏缩地回答。

诸葛亮:……

然后又咬牙强调了一遍,“没钱!也没粮!”

卧槽!

要不要这么抠搜?

冯永大是不满。

大汉丞相与某只土鳖明里暗里交手不知多少次,哪一次能让他占过便宜,看到他一副肉痛的模样,当下就悠悠地说道,“此次北伐,我这里还少一位讨寇将军……”

冯永一听,咕咚地咽了一口口水。

虽然是杂号将军,但它也是将军啊!

丞相,你是公正的,怎么能这般徇私,如此光明正大的卖官,不太好吧?

冯土鳖于是义正辞严地说道,“丞相,真没那么多。”

“没那么多那就是不少!”大汉丞相瞪了冯土鳖一眼,“从你嘴里说出的话,从来没个实话,就是有实话那也是打了折的。”

看到他不愿松口的模样,诸葛亮只得退一步,“也罢,你可以再提个要求。”

冯永一听,眼睛一亮,哪还客气?

只听他直接脱口而出地说道,“我要王平!”

“谁?”

“朱提太守王平,还有他从南中带过来的三千人。”

诸葛亮看到这小子这般迫不及待,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起来。

王平在平定南中时确实有出众表现,但实际上那都是在李恢的指挥之下,在大汉丞相眼里,王平是比不过牂柯太守马忠的。

要不然他也不会把王平调过来,却把马忠留在南中。

因为马忠不但要协助李恢安稳南中,为北伐调集军资,同时牂柯的北面就是江州,所以他还要时刻注意李严。

“理由呢?”

“因为……因为我年少啊丞相,对军中之事尚不熟悉。去年平越巂时,丞相不是给我派了一个孟琰么?丞相亦觉得我是需要一位稳重长者来帮忙主持军中之事吧?”

“但如今汉中的军中宿将,谁会甘愿听年少者的话?唯有王将军,不但与我交好,又生性稳重谨慎,是最好的人选。”

冯永急中生智,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由,于是最后竟是理直气壮起来。

诸葛亮听了,眼神古怪地上下看了一眼冯永。

自己此次要带上冯永,本就是为了锻炼他,毕竟是大汉年轻一代中翘楚人物,若是能早日培养出来,扛起大梁,自己就不用担心后继无人。

但直接算起来,这次让他跟着北伐,其实是有些不近人情的,毕竟他是家中独子,又尚未有后,沙场刀剑无眼,所以必须要有人跟在他身边护着他。

此子对王家父子皆有恩,稳重的王平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虽然两人一个是太守,一个是长史,但这个并不重要,毕竟冯永身上还有一个侯爵之位,到时只要把两人的军职安排好就行。

大汉丞相看冯永的眼神这般古怪,是没想到土鳖竟然这般有自知之明,心下又大是欣慰,“此事易耳,我这就下了个军令,让王平去你营中听命。”

“多谢丞相!”

冯永喜翻了心,连忙说道。

妈的老子手里有王平有句扶有张嶷,要是这样还被人砍了,那就真是老天铁了心要收自己,再挣扎也没有用了。

“先别忙着谢,我也要向你要个人。”

诸葛亮敲了敲案几,说道。

冯永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句扶和张嶷也就是跟着自己平了小小的夷乱,还没资格入大汉丞相的眼吧?

“不知丞相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