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危机

小说: 术之物语 作者: 虚相 更新时间:2022-05-17 字数:2666 阅读进度:18/26

刀国,南之境,残缺的锋刃殿。

“哎呀,看来我还是不够强啊。”尝到生平第一败的和道伊靠在损坏的王座上,很不是滋味。

“你还小,这还不是你的巅峰。到时候再战一次也不迟。”无名在一旁安慰道。自诩见多识广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鬼神之体」的完全体,“况且你也只是在肉搏战上不及他,要是动用你的那些「术」,谁胜谁负还不好说。”

和道伊自然是听出了无名口中的安慰意味。不管怎么说,败了就是败了,他从不给自己找什么借口。与之前那个百战百胜的姿态不同,他第一次有了要击败的目标。

“喂,我说,我就出去给藩属国处理个纠纷,你们怎么就把皇宫给毁了啊!拆迁队也不拆自己家的吧!”一个气愤的女声打破了殿中的僵硬氛围。

“啊,你回来了。”和道伊一改愁容,满脸笑意。

面前这个穿金戴银的少女一身华贵的饰品;倒不是这个姑娘有多喜欢打扮,而是她出生就是这一身的金银。这些金属饰品也是奇怪,会同她身体的长大而自动地调整尺寸,根本不用担心会勒着她。

“你们快去收拾下吧,明天要去参加「猪国会议」,嗯,好像是这么念的。”少女显然是嫌弃这个残破不堪的宫殿,草草打量了几眼就离开了。

无名决定跟随和道伊的原因正是这个少女。虽然不知道这少女的来历,不过听和道伊说,他们俩从一出生便认识。少女身上散发而出的强大气息,就连和道伊也无法与之相媲。不过好在少女对和道伊倒是百依百顺,一副两小无猜的情人模样。

南海诸岛,藏国腹地,核心。

“要前往么?”一个声音犹豫不决,显然是拿不定注意。

“去。免得引人生疑。”神秘的男子看了一眼手下的监控「术」传回来的神恙草原的图景,兴奋不已。

罡枭联合国,鹫附属国,临海学堂。

男人带着两个背着行李的少年从虚空中踏出。学堂门口的藤椅上坐着一个面容和蔼的老大爷。见到三人的凭空出现,并没有感到惊讶,就像是看见路过休息的飞鸟一样,云淡风轻。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男人朝着老大爷鞠躬作揖,甚是尊敬,一点也没有国王的架势。虽然平时也没有。

“这就是你让我教育的两个小孩吧。”老大爷眯缝着眼,仔细地打量起舟和黑曜。

这俩少年之前还在打量周围的陌生环境,听到老大爷提起就纷纷收回视线。

“还请您多指点指点,你们两个,还不说‘校长好’?”男人冲着二人使眼色,谁知道这两个崽子这么不知礼数。

“校长好。”舟鞠了一躬,乖巧得像只兔子,实力也像只兔子。

黑曜却故意转移视线,傲娇得坚持不打招呼。

男人苦笑,摊手表示这熊孩子不是他教出来的,和他没关系。

“那我可就要走啦。”男人和老大爷悄悄咪咪地聊了什么之后,冲着那两个对周围充满新鲜感的少年说道。

“早点回来啊。”舟有些舍不得。毕竟是把自己从那个地狱的家族中救出来的恩人呐,论起亲情,这短短数十日就已经完全胜过那些恶魔堪堪十八年。

“去吧去吧。”黑曜没心没肺地摆摆手,像是在赶一个粘人的小孩。其实他是想让男人赶快走,这样就没人比他厉害,他就可以称老大了。

“那我就先告辞了。”男人朝着老大爷又作一揖,转身便踏入了刚切出的虚空。

蟒国,东南,竹叶青镇。

此刻正值清晨,海风徐徐吹来,夹杂着淡淡的腥味。集市开始变得热闹起来,各家摊铺都摆出自家的招牌商品,吆喝声此起彼伏。

白发少女珊正挤在络绎不绝的人群中。起先她还在极东边陲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一股非凡的气息,熟悉得不得了,像是很久之前交战过的对手。所以她就一路寻迹而往,而这竹叶青镇她也只是路过,却没想到早晨的集市人多如牛毛。

等到她好不容易地穿过最为拥挤的区域,正抱怨走的不如飞的快时,一个挺拔的身影忽得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位美丽的姑娘,请问你是迷路了吗?在下见你孤身一人,怕你被歹人盯上,不如由在下来暂时守护你一程吧。在下名叫楚赫。”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朝着珊鞠了一躬,颇有礼貌。

“不用不用,我没迷路,你自己玩去吧。”珊稍作感应,发现他只不过是个半吊子,遇到歹人能自保就不错了。真是鬼话连篇。

“诶,在下并无他意,还请姑娘领情。”这个名叫楚赫的男子眼见出师不利,但实在不想就这样放走这个极其美艳的猎物,在珊侧身想要绕开他的时候又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哎呀,真的不用,你有这个功夫还是抓紧修炼吧,小白脸。”珊见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不依不挠,着实有些看不来。要不是这里人多,你早就死八百回了你知道吗!

听到这话,楚赫的脸色登时就不太好看了。他当然清楚自己「术」的天赋并不是很好,家族也不是很待见他。毕竟凡事都要以实力为尊,没有实力的人只有被他人凌驾的份。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挖苦他的,更难受的是,挖苦他的还是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姑娘。看她穿的奇装异服,也不像个本地人,应该没有背后给她撑腰的势力。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来人呐!”楚赫一声令下,他的两个小跟班才从旁边的小吃摊旁屁颠屁颠地闻声赶来。

珊着实是大开眼界。没实力也就算了,手下也都是水货,口气还这么嚣张,仗着自己有个家族就蹬鼻子上脸了。不过好在她实在是不想欺负弱小。她现在只想找到当年交手过的那个宿敌。

两个肉墩墩的手下在赶来的路上还在不停地往嘴里塞包子。说起来,这竹叶青镇的海鲜包子那可是一绝。

“脑大,肿马辣?(老大,怎么了?)”嘴里还在嚼着包子的胖子一号询问他的老大楚赫。

楚赫尽量压制住想要扇他们的冲动,指了指已经绕开他们继续前进的珊,“把她给我捉回楚府!”

“了解!”两个胖墩儿又屁颠屁颠地朝着珊追去。

珊暗中使劲,瞬间加热了身后的石路。两个胖墩儿跑着跑着发现自己的草鞋忽然着起火来,烫得嗷嗷直叫,在原地不停蹦跶,引来众人的围观和大笑。

楚赫在人群中咬牙切齿,暗暗记住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前往的方位。

岩国,南壤,边境交界处。

芒草村的村民们已经踏上了迁居的旅程。山中的空气特别清新,最近也都是宜人的好天气。大家一路唱着山歌,缓缓地朝着自己的新家前进。

经过了许久的缓解,萩薇也渐渐地融入了大家欢愉的气氛中去。这也未必只是坏事,没准岩国的国王是个热情好客的善良人,愿意接纳大家,这不是皆大欢喜的事么?她开始和她的那些小伙伴们在队伍的附近摘些奇异的鲜果。不过她们摘来之后还要给阅历丰富的大人过目确认无害以后,她们才能安心地品尝这甘甜的果子。

经过了短暂的修整,队伍又重新朝着目的地进发。然后越是深入,周围就开始慢慢地起了雾。等到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大部队已经被浓雾给完全吞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