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赌约

小说: 术之物语 作者: 虚相 更新时间:2022-05-17 字数:2681 阅读进度:16/26

刀国,北之境,奈符家族本宗领地。

奈符本家的所有人都已经失去了对自家第十三子的印象。除了家主奈符狩歌和相关的长老之外。取而代之的是一段被篡改的记忆:某个名叫舟的少年,潜入本家杀害了毫无防备的第十三子然后全身而退。

“那个恶毒的歹人竟然残害我们的十三弟!被我抓到我一定剥了他的皮!”本家长子奈符羽在家宴上谈及此事时无比气愤,虽然他对自己的十三弟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甚至还有些隐隐的厌恶,但是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人,就这么被一个外人潜入杀害,有把奈符本家放在眼里么?

“行了行了,大哥你就别再假惺惺地愤怒了。要报仇就像二哥那样马上动身,那才是真正的愤怒呢!”三姐奈符落看了看二哥的空位,对大哥这样逞口舌之快的行为感到忍俊不禁。

“嘁,鲸岛那家伙就知道出风头,我只是不想和他争罢了。一有事就亲自处理,哪里有我们大家族的样子!”实际上这只是奈符羽发现自己被二弟抢先一步所以才没有前去复仇找的借口。

“话说你们对这个倒霉的十三弟有印象吗?”本家第十一子奈符厝回忆起这个遇害的十三弟着实没有什么印象,只是会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可是他却并不知道这么反应的原因。

“反正我是没有,我以为我才是第十三个,没想到我前面还有一个倒霉蛋哥哥。”本家第十四女奈符娜谈起这个死掉的哥哥时,对他之前存在的惊讶比对他死去的难过更甚。

“好了好了,安静地吃饭吧!在餐桌上谈论一个死人成何体统!”本家家主奈符狩歌因为要处理一些事情,所以现在才赶回宴席,结果却发现他们正在围绕这个十三子讨论得火热。

前阵子由于自家领地被那个男人差点毁去,所以身为家主的他不得不组织起对附近被破坏的土地进行修复的工作。幸好当时奈符狩歌及早地发现,发动了自己的重力把控「术」,否则整个本家将会被吸入那个可怕的黑洞被完全碾碎。

自己的次子也是血性十足,在被植入这段经过修改的假记忆之后,显然是坚信不疑。回房稍作休整之后马上就动身出发开始了自己的复仇之旅。奈符狩歌并没有做过多的阻拦,因为再过几天他会发动家族中的优秀子女开启这个名为“大复仇”的铲除行动。至于那个难缠的男人——本该被他列入注意名单中的那个人,应该会去参加即将到来的「诸国会议」,想必他也没有精力带上那个现在看来还是累赘的家伙。所以那时正是那个失去保护的废物小子最危险的阶段!

狐假虎威的小老鼠最终还是会露馅的!

舟之国,巨船。

黑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柔软的沙发上。他朝着四周打量去,发现只是一个简朴的房间。疲惫的感觉登时席卷而来,正要起身的黑曜再度瘫软在沙发上。之前的记忆很是凌乱,黑曜也无法顺利地回忆起来。在那个宫殿里被赤鳞的「八岐大蟒」缠住之后,他就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转而又进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在那里似乎遇到了什么东西,黑曜忽然有些记不清,最后他拿回了自己的身体,在攻向一个男人的时候被击晕直到刚刚才醒来。

“你醒了?”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男人和一个少年。

黑曜见这个男子有些面熟,这时候额头上忽得隐隐作痛,他才终于想起来。

“嘶,你就是那个把我打晕的人吧!”黑曜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是哪儿啊?”

“这是贼船!”男人身边的少年抢先说道,语气忿忿。

“哈?贼船?所以你们都是坏人咯?”黑曜按着自己的逻辑分析,“哦对了,你就是那什么舟之国的国王吧。我还要和你比试呢!”

男人看着勉强起身的黑曜,叹了口气,真是一个好战分子。

“你先好好休息吧,到时候我赢了你又说我胜之不武,那多不公平。”男人招了招手,木偶佣人端着香喷的饭菜进屋来,“先吃饭吧。你睡了一整天,应该很饿了吧。”

黑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胃里已经只剩下嗷嗷直叫的胃酸了。赶紧端起菜来就是一阵猛吃。

“慢点吃,我们又不和你抢。”男人看着黑曜不修边幅的模样,还是笑出了声。

吃饱喝足之后,黑曜执意要和男人比试。三人最终还是来到了空旷的甲板上。

“哇,这是一艘船吗!”黑曜看到这样的景象又忘了比试这茬,赶紧跑到船的边上往外看,“太酷了吧!船竟然在天上飞!”

见过鬼神化的黑曜之后,舟显然还无法接受这个活蹦乱跳的小屁孩和那个肃杀霸道的死神是同一个人这个事实。

“还比不比啊?”男人也是其实对比试并没有什么抗拒,他只是不想挫败这个要强的少年。「鬼神之体」固然厉害,但是因为鬼神的力量平均分散给了这片大陆上所有的「鬼神之体」,平摊下来实力还是要大打折扣的。即使存在的「鬼神之体」只有个位数。

“比比比!当然比!”黑曜过完瘾之后又跑回到男人的面前。

“如果只是光比试的话,那就有点太无聊了,不如我们来点赌约怎么样?”男人眼中闪着狡黠的光。

“赌约?什么赌约?”黑曜摩拳擦掌,自信地觉得自己不可能败。

“如果我赢了,你就暂时当我舟之国的护卫,在我有事不在的时候保护好他。”男人指了指站在一旁看戏的舟。相比被指名保护,舟更在意男人所说的“有事不在”。

“嗯...没问题!那如果我赢了,你就把这艘船送给我吧!”黑曜转念一下,这样的买卖自己并不吃亏,努力一下没准还能得到这种无比帅气的飞船!这更加激发了黑曜的求胜**。

“那就开始吧!”男人冲着黑曜招手示意。

蟒国,极东边陲,某据点。

赤袍男子看着面前这个白发少女,仍是一脸迷惑。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祭品」也准备齐全了,时机也把握住了,「熔炉」也没有问题。可为什么本该出现的「古代兵器」没个影子,却从那滚烫的「熔炉」中跳出了这么一个白发少女?

“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谁?你怎么藏在「熔炉」了的?”赤袍男子面色铁青,这是计划之外的情况。也是他从来没有预料过的异常。

“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叫珊,是你们把我召唤出来的!”这个自称是珊的少女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露骨的红衣,身材绝佳,面容倾城。连翻个白眼都是绝美的姿态。

不正常!很不正常!一个姑娘家毫无防备地从极其高温的「熔炉」里爬了出来,并且毫发无伤!若不是亲眼所见,光是想想就知道是无稽之谈!

“我没在和你开玩笑!”赤袍转向身旁那个同样一脸见鬼的辅佐,“这是怎么一回事?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你耍我?”

“我怎么敢!”辅佐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研究了召唤之法这么多年,本以为万事俱备,不会有误,结果「古代兵器」没召出来,却召唤出了这样一个姑娘。

“姑娘,你是「红龙」么?”辅佐不死心,非要问个清楚。

谁知白发少女脸色一变,无比严肃。她的瞳孔冒出炽热的红光,威严的气息暴涨开去。

“这称呼是你能叫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