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打探(3)

小说: 守护骑士之冰火传说 作者: 琪瑞殊雪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175 阅读进度:28/107

“那你们队长呢?”伊雪问道,“他也会被反暗杀吗?”

“免不了的吧。”亦寻思虑了一会儿,“队长会按我们每个人的能力给我们分配不同等级的任务,只要信息无误,一般我们不会被反暗杀的。但是那种远超我们能力的暗杀任务,都是队长亲自执行,这样的话,队长被反暗杀的几率也许会大一些。但是他从来没对我们提起过,我们也就当他特别牛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了。甚至是对大型组织的集体暗杀,队长也从来不会挪用队里的一兵一卒,除了三年前他让隐玥小朋友随行了一次外。当然从那天起,隐玥也成了唯一见过队长的人。”

“你们都没有见过他?”伊雪有些难以置信

“别说没见过,我们连他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亦寻摇了摇头,“隐玥也没有告诉我们。她说,队长的身份是个秘密,若是外人知道了,恐怕对守护骑士团不利。”

“所以冰鸢说你们平时就靠守护兽传递消息,是这样吗?”伊雪似乎了解到了什么。

“是啊,大多数情况下,当然还有其他方式,这个就不方便说了。”亦寻尴尬地笑了笑。

伊雪点头:“理解。”

“我能告诉你的大概就这些,姐姐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既然你能说的都说了,我再问,你岂不是不会回答了?”伊雪微笑道。

“当然不是,比如我可以告诉你我叫亦寻,旁边那个是刀疤,我们的副队长之一,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副队长有毛线卵用。”亦寻摊了摊手,“另外几个人有几个在地下训练场,还有出去了的。”

“刀疤?”伊雪疑惑地看向那个脸上有着深刻疤痕的青年。

“沙壑。”一旁的人沉着脸。

伊雪礼貌地点了点头。

“其实有些事情你可以问他,他应该知道的比我清楚。”亦寻说。

伊雪若有所思道:“那……我想知道,从十年前到三年前,这七年间暗杀队的一些情况,可以吗?”

亦寻转了转眼珠:“这个我真不清楚。刀疤?”

沙壑垂眼想了一会儿,说道:“十年前,一、二、三、六,这四个分队被调往边境,为了增强各部实力,第六分队化整为零,分别编入其他分队,三年前我们才重建。”

“那你们是从其他分队调来的吗?”

“有些是,有些不是。”亦寻接道,“我是见习骑士跳升上来的,琪瑞姐妹和洛易姐是从第五分队调来的,隐玥小朋友是骑士团收养的孤儿,因为能力出众破格入的。至于这面瘫,鬼知道他从哪个地方蹦出来的。”

“我们的人员情况相对其他分队而言比较复杂。”沙壑无视了亦寻,直接对伊雪说,“第六分队执行的任务以暗杀为主,但又不止暗杀,其他分队的一些辅助也需要我们。人员复杂了就好应付各种事件。”

“这么说,你们队长应该和各分队的上层都挺熟络,至少都保持着联系,才能给你们安排辅助事务。”伊雪用指关节轻轻顶着下巴,“那为什么我对你们一无所知?第六分队的存在,应该不是个秘密吧。”

“因为第四分队也常有随行,与单独执行任务的骑士结伴,这个我们真的没法辅助,毕竟救命的活还是得医生干,而我们又差不多自个儿单独行动,你不了解我们也正常。”亦寻耸了耸肩。

伊雪面色一冷:“你怎么知道我是医疗队的?”

亦寻一愣,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伊雪先前并没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他怎么给捅出来了!

就在这时,沙壑默默地说道:“谁不知道你就是灵水继承人,雪域之神最后一魄的化身?”

伊雪的心狠狠一跳。

——谁不知道雪域之神最后一魄的化身是谁?

这么熟悉的话语,她当然能够想起是谁说过类似的话。只是没想到,在这里又听到了。

然而,她却不动声色道:“若真像你们说的那样,那别的分队队长也应该知道这些情况咯?”

“不完全了解吧。”亦寻摊了摊手,“毕竟千溯是个地下城,暗杀队的总训练场也在地下,知道这个的人真不多。”

“地下?”

“千溯的地下有很多干涸的暗河河道,多年以前守护骑士上层就把地下改建为了地下城市,地上的居民都搬到地下去了,上面就荒凉了。”亦寻解释道,“其实在格灵蔺,像千溯这样的地下城有很多,这样就可以在战争时为平民的安置提供场所。”

伊雪落下了目光:“原来是这样。”

窗外,云雾散去,阳光明媚。

“我们可以去特粼城区附近了。”冰鸢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如同隔了一层白纱,“洛易她们把近中心的街区打扫得差不多了,该我们去清理剩下的。还有,皇家骑士刚才撤了围栏,宿在后街区的人可以回去了,我们要去维护一下秩序,记得穿便服。”

“便服?呵呵呵我觉得他们要么被吓到,要么不认识。”亦寻无奈道。

“你们的便服很特别吗?”伊雪问道。

“是啊,相对而言吧。除非执行暗杀,我们也很少穿。”亦寻抓了抓头发。

“没让你穿我们的。”冰鸢看着他,“另一套,守护骑士通用的。”

“要是我不穿会怎么样?”

“你不穿,让你倒立绕特粼走五圈,还让隐玥牵着你的鼻子走。”

“……好吧。”亦寻叹了口气,托起脑袋,“队长好毒啊。”

“你们队长传的讯息?”伊雪疑惑地看向冰鸢身后的甬道。

“是的,我们把你要借阅资料的讯息传给了他,如果他同意了,你就可以再过来。”

伊雪看了一眼甬道:“我能进那里面去看看吗?”

冰鸢却摇了摇头:“内部不开放。”

伊雪将目光移向冰鸢斜后方的银鸢,而银鸢的神情淡漠,看不出任何情绪。最终,伊雪点了点头:“那好吧。要是你们去帝都,我和你们一起去。正好我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