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食物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54 字数:2398 阅读进度:20/22

蓝色的药片是一种追踪手段,用李菊富的话讲,空间异能就像用积木搭桥,只要始末两点能确定,大不了把积木拼的长一点。

蔡基吃了药,会像一只黑夜里的萤火虫,在幽深的宇宙深处给李菊富提供位置道标,无论多远,他都可以尝试着建立空间联系。

而能建立空间联系,才是两人交易的基础。

系统只禁止蔡基透露它的存在与任务内容,但并未说明禁止在任务期间干与任务无关的事情。

没过多久,正在闭目养神的蔡基忽然察觉身体一轻,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巨大的“屏幕”前。

这一次,系统竟直接将自己拉到了光团的内部,蔡基猜测应该与所谓的系统开发度有关。

巨大屏幕亮起的同时,蔡基脑海里系统提示音如期而至。

虽然已经提前知道大概率要去天启者故乡,但是脑海里的提示还是把蔡基吓了一跳。

任务时间100个地球年是什么情况?

不就是一个快递跑腿加传话任务吗?

怎么突然变成有生之年系列了?

蔡基知道自己暂无权拒绝任务,但是他也没有急着答应,而是先检查了一番失而复得的玉佩,并在心里默默提出一个小小的请求——

降临时能不能给身衣服穿?

系统没有回答他,只是不断地在巨大的屏幕上播放着一个略显枯燥的图像画面:

视角从地球上空逐渐升起,扩大到整个太阳系,再扩大到猎户悬臂,再扩大到整个银河系,再扩大到整个本星系群,再扩大到整个室女座超星系团。

紧接着,视角开始向下飞速收缩,穿透球状星团,穿透陌生的悬臂,穿过无数的星际尘埃,最终聚焦在一颗与地球有些相像,体积却大了百倍的行星上。

蔡基盯着屏幕咽了一口口水,他突然觉得1985年的蔡基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自己甚至有可能回不来了。

根据屏幕显示,天启者的故乡,距离地球竟然有4100万光年!

光在宇宙真空中都要走4100万年!

蔡基调整呼吸,捏紧手中的玉佩,作为已知第一个走出太阳系的人类,见到外星朋友时,他一定得展现出华夏男儿的风采。

随着倒计时结束,蔡基从屏幕前的平台上消失了。

荒原上刮起了一阵飓风,百丈高的黄沙漫天飞舞,遮蔽了天空边际纠缠在一起的两个太阳,米粒大小的晶体击打在由铁元素构成的石头上,发出能震穿耳膜的尖啸。

一支由六个小黑点组成的队伍,在飓风来临之前,就全部钻入了地下。

它们长相酷似人类,实际却只是这个星球上的亚种。

同样拥有四肢的它们,下半身多出了一条由坚硬的鳞片组成的拖尾,这条拖尾可以轻易钻开脚下厚厚的冻土,并在洞里将洞顶罩的严严实实。

它们是“旅居者”,在北半球低纬度地区徘徊,每个星纪的前三分之一,两个太阳升起,植被复苏的时候,他们会找到适宜居住的绿洲繁衍生息,而一旦等日照减少后,便往南迁徙。

每个星纪的后三分之一,它们会一直抵达接近星球赤道的地方才停止,那时,整个北半球会被冰雪覆盖,变成一片死地。

由于常年在地表生存,它们表皮外长着一层坚硬的黑色外壳,以抵御大部分时间的寒冷。

此刻,在恐怖的飓风下,六个旅居者静静的一动不动,像灌注在洞里的雕像,它们见惯了星纪后半段的风沙,每次躲避时都会关闭无用的外部器官,仅留着用于呼吸的带肉翼的鼻子。

位于北半球的浅月大陆遇到这样的飓风是常有的事,每个星纪后三分之一时间段里都会出现几百次。

还会有更大的飓风,那种风是从遥远的冻水区吹出,通常那样的飓风天气里,气温会下降到零下一百度以下,坚硬的铁元素块也会脆的一碰即碎,不适合外出。

好在那样的飓风并不多见,而且时间并不会持续太长。

没过多久,风渐渐小了一些,遁入地下的旅居者纷纷爬了出来,它们四肢看似健壮,但在巨大的引力作用下,必须用巨大粗壮的拖尾才能保持不摔倒。

拖尾的末端镶嵌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钩子,用于悬挂迁徙时所携带的物资,譬如一些小型的走地兽、被乱石砸晕的铁线鸟、韧性十足的植物根系等等。

它们排列成一条直线,朝着飓风吹去的方向走,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个太阳会一直停留在地平线,但方向不断变化,它们必须赶在黑暗完全降临之前,到达温暖的地方。

而它们身后,将逐渐变的越来越寒冷而漆黑,最终归为一片死寂。

不知走了多久,排在队列最前面的旅居者突然停了下来,它的眼睛发现了不远处可能存在的猎物。

整个队列的斜前方宽阔荒原上,洒落着无数碎铁块和细小的晶体颗粒,就在这些碎铁块中间,躺着一个奇怪的东西。

飓风过境,总能碰到好运气。

旅居者们调转方向,加快了移动,朝着那个可能变成食物的东西迸发。

在旅居者迁徙的过程中,永远遵循一个原则行事:食物大于时间,时间大于水源。

等离近一些的时候,旅居者纷纷调转过身体,将带有鳞片的巨大拖尾朝向前方,以防止突然降临的危险,包围圈逐渐缩小,地上的“食物”仍旧一动不动。

肯定是被飓风抛到天空掉下来摔死了。

它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领头的旅居者打量着这个从没见过,却和自己有些相似之处的食物。

半个拖尾长的身体,仅仅脑袋上长着黑色毛发,周身覆盖着一层破破烂烂奇怪的皮毛,四肢看上去肉量可观。

它用爪子试图扯下一块组织品尝味道,但爪子拍下去后就像拍到了铁块上。

所有的旅行都发出一声奇怪的鸣叫,这在它们的语言里代表着催促。

它回应着叫了一声,不再耽误时间,它竖起拖尾,朝着食物狠狠的砸了下去。

巨大而坚硬的拖尾直接将食物砸的陷进到了冻土里,扬起一片沙尘。

没有猎物可以挡住这样的一击,这是旅居者确保猎物变成尸体的传统技艺。

在它们看来,这个猎物已经死了,它的外壳坚硬,可以先挂在拖尾钩子上,等到了必须食用时再想办法处理。

旅居者们重新排列成一排,最后一只旅居者负责携带刚刚捡到的大家伙,它极有经验的用拖尾上的钩子勾住猎物的口器,在地上拖行着移动。

他们朝着赤道方向前进,为了能在不远的将来活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