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无家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53 字数:3815 阅读进度:18/22

蔡基觉得善恶因果系统应该更人性化一些。

比如每次传送,别动不动就把人剥光,影响多不好。

被爆头的佣兵衣服上洒满了血水和脑浆,蔡基瞥了一眼就恶心的把脸扭开了,被黄先生制成傀儡的佣兵就要干净很多。

扒掉尸体身上的迷彩服,蔡基穿上大小刚刚合适。

他在尸体旁捡到了自己的私人物品。

手机、u盘、充电线、钱包,以及一串稍显陌生的钥匙,蔡基把它们统统塞进口袋里,摸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他感觉到无比的亲切。

还是回来好啊!

虽然蔡基在1995年做任务时化身为时空骇客,接触的都是超乎想象的事件,似乎享受着肾上腺素飙升的快感,可当他真正冷静下来,被雨一淋,人就清醒多了。

也终于有了一些直面内心的思考。

半个月前,蔡基还是一个办公室中年社畜,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个闹中取静的地方,开一间清吧,利用空闲时间学学做菜,除了酒水,还可以亲自担任主厨提供饭食。

他从不奢望成为漫威里那样的英雄,他只想成为替家庭遮风挡雨的一把伞,踏踏实实过好后半生。

赡养父母,抚养子女,善待妻子,为社会做贡献,这才是普通人应有的轨迹。

什么特保局,什么血脉者,什么异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原本穿越回1995年,蔡基在完成主线任务的同时,是想寻找有关世界末日的蛛丝马迹,好争取一丝机会,拯救自己与家人的同时,救民于水火。

可是2023年的蔡基却说世界末日可能是一场阴谋,让自己先不要轻举妄动,蔡基只好又照做了。

蔡基难道不应该相信未来自己吗?

但坐以待毙,对一个得知了世界末日确切时间的人来说,同样是一种折磨。

更令蔡基心情低落的是,自己在1995年明明已经杜绝了了黄沧海加入了特保局的可能,但为什么返回2019年,回头看历史,没有任何改变?

地上像烂泥一样的尸体依然是那个恶贯满盈的黄先生,为什么故事没有一个美满的大结局?

他看不太懂那封信上所描述的时间规则,只觉得系统交给自己的断因果任务,对于当前这个世界的黄沧海来说,没有实际意义。

仅仅为了却一个死人的心愿吗?他想不明白。

蔡基决定先离开这里。

他静静的行走在雨幕之中,从黄先生尸体旁径直走过,突然站定,又折了回来,将对方的空间手串摘下来戴在自己手上,然后将尸体轻轻拎在手里,在地上拖行。

从停靠的直升机上找到一把工兵铲,蔡基花了十分钟,刨开一个丑陋的大坑,他把黄先生扔进坑里,一铲子一铲子的把泥土又盖了回去。

在他的时间线里,小黄前天刚请客吃了二子面馆,总算有些情分在,抛尸荒野弃置不顾,显得太过残忍。

蔡基看了眼被埋的只剩下一张脸的黄先生,那张尖脸布满细密的皱纹,牙齿紧咬,干枯而黑乎乎的头发贴在太阳穴上,随着雨水荡漾,加上耸拉下的眼皮,整体呈现出一副愁惨的神色。

实在难以把他和那个害羞的农村青年当成同一个人。

造化弄人。

挖了坑埋了人,地面隆起来一大块,便是坟包。

蔡基捻动着黑色的空间手串,调动黄沧海的记忆,找到了使用它的方法。

灌注入精神力,空间手串空间里的东西尽入眼帘,不大的一个灰蒙蒙的空间,分门别类的整齐码放着各类物资。

蔡基伸手微微屈指,就凭空取出一瓶飞天茅台,开盖先闷了一口,又辣又烧,他把酒吐掉,摇了摇头,全部撒在黄先生坟头。

转身离开。

昏暗的废弃大楼里,蔡基取出一条新毛巾擦干了头发和手机,他按亮手机,日期显示在2019年8月22日下午1点45,正是女朋友午休起来该上班的时候。

蔡基想打个问候电话过去,使用指纹解锁,试了几次却打不开。

重塑了身体,指纹也和之前完全不同了,他苦笑着输入数字密码,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密码竟被改了,试了好几次才打开手机。

蔡基先打给了女朋友。

按照记忆拨号过去,没过两秒,手机对面传来了女朋友冷冰冰的声音。

“你好,哪位?”

蔡基一听音调语气就明白不对,他一边叫着宝贝,一边在手机上找微信图标,心想肯定因为是自己忘回消息,女朋友有小情绪了。

结果找了几遍,经常用的微信竟然不见了,而且手机上的a和之前也不太一样。

蔡基只好重新下载微信。

“神经病,你到底谁啊,叫谁宝贝呢,不要乱开玩笑!”对面的语气明显不只是一点小情绪那么简单。

“我,蔡基啊,宝宝别闹。”蔡基开始熟练的道歉,“我错了,不该不理宝宝。”

“无聊!”

不等蔡基继续说话,对方竟然挂了电话。

什么情况,蔡基完全懵了,女朋友从来没有挂过自己电话,她的语气也完全不对。

就像真的生气了一样。

再打过去,直接被挂。

这时,手机上终于下载好微信,蔡基赶紧登录,结果连输了几次密码,却一直提示账号或密码错误,请重新填写。

蔡基隐隐觉得出了问题。

他没有尝试继续登录微信,也没有再给女朋友打电话,而是从兜里缓缓掏出空钱包,在钱包夹层里摸索出来一张身份证。

蔡基把身份证放到眼前,看了一眼立刻就呆住了。

身份证上的头像,根本不是蔡基以前的照片,竟然和现在的自己长得有七八分相像。

身份证上的姓名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杨斌!

至于身份证号和家庭地址,那就更对不上了,蔡基根本没有去过身份证地址上的海边城市!

按照这张身份证,自己应该是这个杨斌?

开什么玩笑?

乱套了!一切都乱套了!

蔡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中。

就在这时,一段陌生的记忆从他脑海里鬼使神差的冒了出来。

自幼在国外长大,父母都是华人,大学期间酷爱中文,来大陆留学读研,毕业后在中国工作,遭遇奇怪的陨石,获得力量,在医院见义勇为

后半段的记忆逐渐和蔡基本来的记忆相重合。

蔡基背后生出一股极为强烈的寒意。

他意识到,自己,这次回来以后,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

是因为自己在1995年所写的那封信?

不,不对!

更有可能是自己重塑了身体,系统为了逻辑自洽与合理性,根据蔡基的经历,将这个世界发生过的事情做了调整和修改!

这时候,蔡基意识到一个恐怖的可能,他又一次拿起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

那是他自己的电话。

给自己的号码打电话,一般会立刻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但是蔡基按下拨出键后,竟然传来等待接听的声音。

几秒钟后。

“喂,你好。”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熟悉的、温吞的、厚重的,原本属于自己的声音!

“喂,你好,怎么不说话!你好,听得到吗?”

“你是蔡基吗?”蔡基沉默了好几秒,问出了一个他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

“对,是我,你谁啊?”

蔡基拇指颤抖着连续按了两次,终于挂掉了电话,他颓然的坐倒在地上。

这下他彻底放弃了心中仅剩下的一丝侥幸。

那段陌生的记忆,想必就是系统强行添加给自己的记忆,是与这个世界相吻合的记忆,是合理的记忆。

可蔡基却清醒的知道,那些是被修改过的,自己是蔡基,不是杨斌!

这个世界,错了。

蔡基生出一种极大的委屈与挫败感,仿佛被整个世界所抛弃,他再也无法安心的在废弃大楼里逗留,他要亲自回家看看。

出租车转高铁,再转飞机,凌晨一点,蔡基回到了千里之外那座熟悉的城市。

多亏了黄先生的空间手串,否则蔡基都无法正常购买到高铁票与机票。

下了飞机,直奔回家。

那是城市北郊的一个不大的小区,前两年刚买的商品房,距离蔡基原先的单位只有十分钟的脚程。

夜里的城市静悄悄,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蔡基走过一排打烊的店铺,来到了小区北门。

掏出钥匙,蔡基看了一眼就放弃了,他像以前忘带钥匙时一样轻唤值班的保安师傅开下门。

对方投来的目光却不像以往那样温和。

“是业主吗?哪栋楼哪个单元的?”

蔡基利索的回答完,在对方审视的眼光下堆起笑容,才终于进了自己的小区。

进到小区里,马上就感受到了一种安宁的味道,空气中飘散着熟悉的气息,蔡基像归家的游子,步履匆匆走进了单元楼,按下电梯。

在明亮的电梯里,蔡基的心跳不可抑制的开始加速,他明白这是他大脑已经基本确定了最终结果,身体因紧张所产生的正常生理反应。

悄无声息的走过漫长的走廊,停在熟悉的指纹密码锁门前,蔡基终究还是没有把手指按上去。

他先从空间手串里随便拿出来一份饭,然后敲了敲门。

无人应。

他耐心的等了一等,执着的再次敲门。

“谁啊!”

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有人给你叫了外卖!”蔡基心沉到谷底,强撑着回答道。

接着,传来一声模模糊糊的抱怨,紧接着,是拖鞋噗踏噗踏的走路声,打开门口玄关灯的按钮声,以及开门声。

门开了,只露出一条小缝,从门后探出一个秃了半个顶的脑袋,这个脑袋戴着厚厚的眼镜,眼睛下是一双惺忪睡眼,迷迷糊糊的把目光从蔡基脸上转到他手里的饭上,又再次转回到蔡基脸上。

“有人给我叫的?什么鬼?”

“你是蔡基吧?”蔡基微笑着问道。

“嗯啊欸,还真是我的啊。”

男人把门又拉开一些,伸出一条白花花的瘦弱的胳膊,把饭接过,又疑惑的瞅了蔡基一眼,兴许在想这么帅的小哥也送外卖?

他太困了,打了个哈欠道了声谢,就把门关上了。

走廊里的灯灭了,蔡基默默在门外站了很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末了,他竟发出一声轻笑,即使面对的是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