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奖励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52 字数:3794 阅读进度:17/22

茫茫虚空,星星点点,长时间凝视,会错以为是一张静止不动的幕布。

突然间,这张幕布破开一个口子,像拉链拉开的细长缝隙,一道人影从缝隙中探出手脚,跌跌撞撞闯进了虚空里。

蔡基被李菊富的空间异能搬运过两三次,已经有了经验,这次被系统扔进来后,短时间内就稳定住了身形。

虽然蔡基还在一直在做匀速直线运动,但是放在无限大又缺乏参照系的虚空中,不影响他产生一种自己已经停下来的错觉。

蔡基惊魂未定,暗道侥幸,对于刚才的尝试,他心里还是一阵后怕!

就在刚才,他在系统传送回归开启的前一秒,激发了天启者赠予的预知未来的能力,想以此来窥探系统的传送机制,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可惜大脑所浮现出来的预言画面竟然是一片虚无!

没有颜色,没有声音,没有味道,如果用一个词语去形容,那就是混沌!

处于如此单调、空洞、诡异的状态下,五感得不到任何反馈,对人类来说是一种极致的痛苦折磨。

更可怕的是,那种万物泯灭、毫无生机的感觉在蔡基脑海里出现的时间根本不是十秒钟,而是漫长到蔡基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他像一粒没有思想的尘埃在虚无与混沌中游荡,没有目的,无法终止。

仿佛在“时间”这个概念于系统本身而言并不存在,蔡基一厢情愿认为的“十秒钟”需要一个类似地球环境的参照系,脱离了参照系,时间失去了意义,情况便彻底失控了。

日常生活中所谓的时间不过是人类构建起来的计量单位,没有物质参与,就等同于无。

好在系统“唤醒”了蔡基,结束了这次可笑且危险的“窥探”,并把他丢回到来时的虚空中。

也算是救了蔡基一命!

蔡基平复好心情,四下观察,漆黑如墨的虚空和自己离开时毫无区别,仿佛最近三天所有的经历像一场梦。

唯一的区别在于蔡基身体本身,沉寂了三天没有任何变化的善恶数值,当蔡奇回到虚空中时,突然在他眼前猛烈的跳动起来。

红色善字后面的2增加到了12,黑色恶字后面的0也改为了3。

蔡基搞不懂系统评判善恶的标准是什么,他觉得这次任务自己做的都是好事,为什么恶字后面的数值也会变化?

如何界定善恶?

不顾家庭舍己为人是善是恶?为救百人杀掉一人是善是恶?屠戮俘虏结束战争是善是恶?

蔡基觉得横亘在善与恶之上的还有不同的立场、力量的强弱,价值观等因素,人类的进步从来都不光是文明崛起的,还包含有血腥与杀戮。

这些,系统如何界定?

不得而知。

好在除去善恶数值的更改,其他并无异常,暂时还看不出善恶值到底有什么用途,蔡基觉得自己有必要下次留意一下,揣摩出系统对于善恶的判断准则。

蔡基思维正要漫无目的开始发散之时,突然感受到了远处传来的吸引力,他匀速运动的方向立刻发生了改变,抬头一看,上次那个乳白色的光球正在自己视野中逐渐变大。

蔡基做好了再次进入光球的准备。

他猜测,这一次融入光球之后,可能就到了系统结算任务奖励的时候了。

当蔡基和光球相接触的一刹那,他感受到了温润的气息,全身仿佛泡了一个热水澡。

本来残留在体内的疲惫彻底一扫而空,身体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又过了片刻,蔡基愕然发现,即使在光球内部,身体也终于不受束缚了,于是他睁开了双眼。

蔡基看到了自己!

他的面前,竖立着一面巨大的镜子,这面镜子通体碧透,看不出什么材质,镜面光滑平整,清晰的映照出蔡基现在的样子。

浓密的黑发下立体而坚毅的五官,修长紧实的腰腹,四肢肌肉在松弛状态下也显得异常饱满,身上穿着紧绷绷的货车司机的衣服,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男子汉气概。

满意的对着镜中的自己抛了个媚眼,蔡基这才移开目光,朝别处看去。

看着镜子的景象,蔡基发现周围和身后被浓密的白雾所包围,遮掩了一切,低头看去,脚下踩着的地面像是金属质地但有几分弹性,上面篆刻着复杂繁琐而又古朴的花纹。

这种花纹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蔡基细细回忆了一番,终于想起来了!

八月十三日那个闷热的下午,改变自己命运的不规则圆球形状的哨子!

哨子上的花纹和现在自己脚下地面篆刻的花纹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和蔡基通电话的那个陌生人,一定也和系统脱不开干系,那块陨石,会不会就是系统在现实中的载体?

而自己身上逐渐渗入到肌肤中的印记,是否就是系统自身的启动程序?

蔡基感觉自己抓住了真相!

那么,给自己打电话的陌生人究竟是谁?

就在这时,蔡基的耳畔传来系统呆板的声音——

随着系统的提示,蔡基面前巨大的镜子表面一阵光芒闪过,过了几秒钟,竟然自动亮了起来。

蔡基自己的身影从镜子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上面发光的文字与图象。

看起来

竟像是一面巨大的显示器光屏。

蔡基掉转过身,向后一溜小跑,一直跑到白色雾气的边缘,回头再看,由于距离拉远了,上面的内容终于可以完整清晰的呈现在眼前。

这玩意该怎么称呼?

蔡基想了想,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就叫“屏幕”吧。

屏幕上显示的背景是蔡基在光球外看到的黑色虚空,虚空深处繁星点点,看上去画面效果要比蔡基家里的aoc4k高清显示器还要高几个档次。

此刻,虚空背景图上缓缓的蹦出一行文字——

准备好领取任务奖励了吗?

蔡基产生了一阵浓浓的荒谬感,因为在他的注视下,这行文字结束之后,屏幕上的内容变成了一道选择题。

你想获得的奖励是:()

a:一根黏糊糊的手杖,使用者可以乘骑,获得短暂飞行的能力(缺点:舒适度有待提升)

b:三粒随机传送胶囊,捏碎后以使用者为球心,半径一百公里范围内任意传送(缺点:危险性极高,不建议轻易尝试)

c:一次重塑身体的机会,使用者可自由选择体型与外貌特征(缺点:因个人审美差异,重塑效果因人而异)

d:一个回归点,集齐二十个回归点可彻底脱离善恶因果系统,指定任一世界离开(缺点:周期较长,请谨慎选择)

蔡基把四个选项全部阅读了一遍,选择困难症的他决定按照排除法挑选奖励。

a选项的手杖类似于哈利波特里的魔法扫帚,注明了只有短暂飞行的能力,蔡基从小恐高,所以直接排除。

b选项的传送胶囊明显是逃跑的时候用最方便,但是蔡基注意到传送范围是以使用者为“球心”,那万一传到地底或外太空岂不是快速自杀?排除!

d选项是奖励一个回归点,唯一的作用是脱离系统,但是蔡基做了个简单的计算,二十个回归点才能彻底脱离,也就意味着完成二十个任务不能获取其他奖励,这样会极大的放慢自己变强的速度,到时候任务中实力不济死亡,那可就本末倒置了。

所以,蔡基把目光停留在了选项c上,“我选择c!”

蔡基在做回答的同时,屏幕已经发生了变化,说明蔡基只要心里确定了选项,系统就会自动捕捉到,没有必要通过说话的方式表达出来。

蔡基做完选择之后,屏幕上画面翻动,原本的星空背景消失了,显示出一个栩栩如生的三维立体小人。

立体小人旁边罗列出身体的各项体征数据:身高、体重、胸围、腰围、臀围、大腿围、肩宽、臂长等等,可以直接填写数值,也可以由系统随机生成。

蔡基目前的身高已经达到两米三了,而且肌肉太过发达,为了以后不在人群中太过显眼,他将自己的身体维度进行了压缩,身高调整到了一米八五,肌肉比例也微微收敛了些,这样看上去就正常多了。

选好各项身体体征数据之后,小人模型的体型迅速变化到调整后的样子。

与此同时,左侧的界面可供选择的内容更加丰富了,从发色发型到五官,再到肤色、体毛旺盛度、皮肤光滑度等等,密密麻麻的内容布满了整个屏幕。

蔡基以前玩游戏也捏过游戏人物,但从未见过如此细致的造人过程,但仔细一想现在是为自己重塑身体,以后自己长期使用,肯定不能有一丝马虎。

蔡基在捏脸的过程中,还是尽可能多的留下了自己原本的一些外貌特征,这样不至于完全换成一张陌生人的脸。

蔡基觉得如果至亲与好友都不认识自己了,某种程度来说就相当于自己死掉了。

社会性死亡和真正死亡没有什么两样。

漫长的等待,纵使蔡基有着极为庞大的精神力到最后也捏到精疲力尽。

临近尾声,他看着屏幕上亲手打造的全新的蔡基的外形,最后还是忍不住又为自己增强了一些男性的尊严。

终于,蔡基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屏幕上投射出无数密密麻麻的光点,注入进蔡基的身体,蔡基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肌肉、骨骼都开始迅速的断裂重组,蔡基听见全身噼啪作响,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片刻之后,改造完成,光点投回屏幕之中,屏幕下半部分光影消失,重新变成了镜子的模样。

蔡基对镜检查,只觉得镜子里的靓仔容貌惊为天人,却依旧能辨别出来是自己。

捏人大获成功。

三十年了,蔡基第一次觉得人生充满了希望。

直到耳畔传来系统呆板的声音,打断了蔡基朝自己挤眉弄眼的傻缺行为——

蔡基毫不犹豫,心里做出肯定的回答,经历了太多离奇的事情,让他愈发思念自己的亲人。

蔡基一摸,身上的衣物和天启者给的玉佩都不见了,看来被系统回收了。

然后,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就把蔡基送了回去。

迎接蔡基的是头顶的一声炸雷。

狂风呼啸,骤雨如注,鼻尖传来泥土与青草的味道,蔡基稳定心神,发现眼前是有些熟悉的空旷荒野。

不远处的直升飞机被雨水洗刷的光亮如新,黄先生的尸体仍静静的趴在原来的位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