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支线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50 字数:4122 阅读进度:15/22

注入到蔡基身体里的奇异气流如一锅煮沸的开水,并没有随着天启者的死亡而安静,反而在蔡基体内猛烈的肆虐开来。

它们顺着蔡基的经脉一路向上,狂暴的冲击着蔡基的大脑。

蔡基只觉得头痛欲裂,无数个念头和画面在他脑海里迸发,来自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混乱纷杂的思维像一团乱麻缠绕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浑浑噩噩之际,他隐约明白了1985年的蔡基所布下的局。

帮天启者再活十年,然后将性命送给1995年的自己,使自己沾染天启者的因果!

这样,大概率会造成这样一个结局——善恶因果系统让从1995年返回后的自己去完成这个新的断因果任务,从而将传送的下一个目的地锁定在天启者的故乡!

蔡基觉得自己似乎把握住了事情大致的来龙去脉。

那么,从2023年回到1985年的那个蔡基,为什么要让我去天启者的故乡?

他为什么要回到1985年?他在1985年做了什么?

他对现在的我,是怀着善意,还是另有所图?

一个个问题接踵而来,但蔡基此刻已无力再去思考。

从信上所谈及到的内容来看,多是对自己的提醒和建议,不像是心怀叵测的陷阱。

蔡基姑且只能相信事实如此。

就在这时,四周空间持续不断的压迫陡然一松,蔡基重新获得了自由行动的能力,在惯性的作用下再次陷进沙发里。

李菊富面色肃然,用手缓缓合上了黑脸青年圆瞪的双眼。

“你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蔡基勉强忍耐着随时会让自己晕过去的头痛,问道。

“是的,一切都是十年前你自己的安排,天启者先生也多次推算过,他确实会这样死去。”李菊富脸上带着几分悲伤的神色,“希望你能将他的信物带回去,也算满足他最后的心愿。”

李菊富一边说话,一边抬起右手,在空中快速虚画,他手指扫过的空气逐渐变得凝滞,一圈一圈如搅拌着烧热的糖浆,那里的空气愈发粘稠。

不久之后,最中心部分显露出玻璃一样的光泽,窗外阳光正盛,将那块区域照射的闪闪夺目。

那里就是空间壁垒,在壁垒之外,是凶险异常的空间乱流。

李菊富停下刚才的动作,从私人储物空间取出一朵小白花,轻轻的别在天启者的衣领上。

他打了个响指,天启者的尸体便消失不见,他依照两人间的约定,将对方送回到了空间乱流之中。

处理完好友的遗体,李菊富转头看着躺在沙发上已经疼的大汗淋漓的蔡基,“需不需要我把你弄晕过去,可以让你少受些痛苦。”

“他注入我身体里的这些古怪的玩意就是天启者的预言力量?”蔡基疼的咬牙切齿,几乎面临崩溃。

“是的,他曾要赠予我,被我拒绝了,我的精神力不足以吸收它们,只会造成爆头而亡的下场。”李菊富走到蔡基身边,取出一条热毛巾敷在蔡基头上。

“那凭什么认为我就可以撑的住?”

“十年前的你说过可以,况且现在看起来,你表现的不算太糟。”李菊富指着一旁还未消散的空间壁垒,“要是你真炸了,还能来的及扔进空间乱流,体验一下被异世界捡尸块的感觉。”

“我不能晕过去,这次来见你,还有一个重要的请求!”蔡基觉得,必须赶紧把黄沧海的事情告诉对方,在自己疼晕之前。

毕竟那可是主线任务。

“说吧。”

李菊富只等来一片静默。

“咦?”他轻轻摇了摇蔡基的脑袋,后者已经不省人事了。

月黑风高的夜晚,大雨初歇,初春的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

一行十几个黑影静悄悄的贴着墙壁,从两侧大街向一个小巷子口靠拢。

郑飞脸上印着昨天被打的五个手指印,却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今天他把大b哥、一条龙他们全叫来了,誓要把昨天那个巨汉打出屎来。

全体就位后,离巷子口最近的混混朝里面探头看了一眼,立刻站直了身子,朝两边队伍挥了挥手臂,意思是人还没来。

十几个黑影得到消息,歪七扭八的从阴影里走出来,手里的家伙什和身体碰撞着发出乒乒乓乓的杂音。

“干你娘的,人呢?”大b哥搂着郑飞的脖子,把郑飞脑袋凑到自己跟前,拍了拍那张四方脸,“到底来不来?大冷天叫兄弟们出来吃风?”

郑飞小心翼翼的从大b哥带着狐臭的臂弯中钻出来,他也没想到昨天那小子竟然没来。

昨天还那么嚣张,今儿就蔫巴了?

没道理啊!

“大b仔,慌个卵包,飞仔过会给咱散辛苦费和吃食,多等等就受不住?”

一条龙腰上挎着一截自来水管,脖子上戴着比郑飞还粗的黄链子,端是个威猛的豪雄,他早看大b仔不顺眼了,忍不住就想叨叨两句。

“干你娘,你打架穿棉衣裤,老子兄弟都干冻着。”

大b哥今天带了近十个兄弟,仗着人多,也是针锋相对,完全不怂。

“怎的?想练练?”一条龙把自来水管解下来拎在手上,身后的弟兄们心领神会的都凑了过来。

“干你娘,怕你?”大b哥也把背后的自行车链条做的鞭子抽了出来。

郑飞一看情况不对,连忙冲到两位大佬中间,“消消气,哥子些,今天来帮兄弟,自己人莫打,打赢了110,打输了120,不值得。”

“干你娘的,你算个什么东西!”大b哥一链条抽的郑飞惨叫着摔在地上。

他手一指对面的一条龙,招呼了声,小弟们就嚎叫着冲了上去。

“保护龙哥!”一条龙这边的小弟丝毫不惧,纷纷抽出家伙什。

一场突发的械斗在城西小巷外正式打响。

阳光明媚的午后,北大街电影院。

最近档期的电影质量都算上乘,电影院适时推出买影票送汽水的活动,又恰好赶上了周末,来看电影的人拥满了大门里的广场。

黄沧海早早就买好了影票,换了两瓶汽水,等在影院门口。

他借了同学的皮夹克,里面套着母亲新织的大红色毛衣,下半身一条时髦的牛仔裤,配着新买的大博文胶鞋,一大早更是用古龙水照着身上喷了好几下。

黄沧海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么帅过。

他嘴里默默背诵着记了一夜的见面聊天内容、精彩小笑话以及最终的表白情话,目光在影院大门进来的人流身上来回跳跃。

突然,他的肩膀上被拍了一下,身后传来一股好闻的花香。

黄沧海扭过头,看到日思夜想的那张笑脸,心脏就忍不住开始疯狂的跳动。

郭淑娟脆生生的打了个招呼,弯弯的眉毛俏皮的挑了挑,黄沧海大脑就当场宕机了。

“来这么早呀,票都买好啦?”

黄沧海憨笑着把手心里被汗浸湿的电影票递给对方。

“呀,还有汽水!给我也买了吗?”郭淑娟顿时欢呼雀跃起来。

“不是,送的!”

黄沧海又把手里的汽水递给郭淑娟一瓶。

“哇,谢谢~我最喜欢喝橙子味的汽水了。”郭淑娟礼貌的双手接过汽水瓶和吸管,稍稍停顿了两秒,用牙开了瓶。

“厉害,厉害。”

黄沧海第一次见女生用牙齿开汽水瓶盖子,赶忙连连称赞。

郭淑娟不好意思的把头别过去,似乎害羞了。

黄沧海继续憨笑,直到郭淑娟把手里的汽水吸了一半,他才意识到自己该说点什么了,于是酝酿了会,提议道,“那个,咱们要么,进场吧,快开始了。”

郭淑娟乖巧的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人流,检票处是位膀大腰圆的大妈,她拿起郭淑娟的票看了眼,就伸出粗壮的胳膊,把人挡下了。

“这票不对。”

“我刚买的,怎么就不对,票有什么问题吗?”黄沧海连忙凑上来问。

“都湿成这样了,谁看的清的昨天的还是今的?”大妈用手把两人熟练的拨拉开,“别挡道,补票去!”

黄沧海把票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确实,郭淑娟这张票刚才被自己的汗水泡的有点严重。

“怎么办?”郭淑娟也有点着急,说道,“我们一起去补票吧。”

“不行,电影马上就开始了,这是我的失误。”黄沧海把自己的票递给郭淑娟,“你拿我的进,我马上就来。”

“欸~”郭淑娟才准备说话,黄沧海就已经不见影了。

黄沧海飞快的奔跑到售票处,在排队人群声讨声中买票后仓皇逃窜,等重新过了检票处,进了观影大厅,影片已经开始了。

大屏幕上,天空中一根白色的羽毛随风飘舞,飘过树梢,飞向青天,飘过车流,最终落在坐在长椅的阿甘脚面上。

黄沧海在昏暗的观影厅里四处张望,黑压压的人头,根本分不出来哪个是郭淑娟。

“你到底看不看,不看出去,挡着我了!”

黄沧海连连致歉,尴尬的找了一个边上空着的座位就坐了上去。

这是黄沧海第一次来电影院看电影,此刻却提不起丝毫的兴致,他心中的懊悔和失落几乎将他吞噬,他不停的回头张望,大荧幕银白闪烁的灯光打在一排排人脸上,根本看不到郭淑娟的面孔。

一直到散场,黄沧海都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他搞砸了第一次约会,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

影片到了结尾,羽毛从阿甘皮鞋边飞起,被风吹着飞过树梢,飘上天空之时,黄沧海已经出了大厅,在门外等着了。

几分钟后,他怔怔看着人群从门口涌出,他的心如死灰,他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爱情。

突然间,他看见了郭淑娟。

这一刻,两个人像彼此有感应一般,郭淑娟也看到了黄沧海。

她笑着朝他挥手,欢快的跑了过来。

“对不起,我把这次看电影搞砸了。”黄沧海诚恳的道歉。

“没有呀!电影很好看!”郭淑娟嘴角翘起,“我觉得珍妮真是好运,能遇到阿甘这样痴情又专一的男生。”

听到郭淑娟说电影好看,原本苦闷的心情一扫而空,黄沧海又重新高兴起来。

他本想接着话茬说,让我来做你的阿甘吧,思来想去,却又没好意思说出口。

两人并排走着,郭淑娟认真的聊着剧情,黄沧海在一边听,他觉得这一刻真是最幸福的时刻,能和心爱的她距离这么近,听到她的声音。

不一会儿,两人就随着人流走出了电影院大门。

人流像粗壮的麻绳脱了线,分成了不同的细流,进入大街小巷。

黄沧海的心脏又开始剧烈跳动起来,因为一路出来,他没有看见郑飞一伙!

说好的英雄救美的戏码,似乎要夭折了。

“奥利给!”

黄沧海终于还是不甘心的大喊了一声,他担心郑飞那一伙小混混躲在某个角落里,就等待自己给暗号就发起行动。

没有人应声而动,周围路人纷纷侧目。

“你喊的是什么呀?”郭淑娟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黄沧海眼神躲闪,胡编乱造说道,“就是小时候村子里吆喝鸡仔用的声音。”

“奥~利~给!是这样嘛?”

郭淑娟竟也跟着大喊了一声,她回过头,笑嘻嘻的看着黄沧海。

四目相对,笑靥如花,黄沧海的心都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