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天启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49 字数:4620 阅读进度:14/22

“叫局副就行,大人二字不必加上,也可叫我名字,李菊富,菊花的菊,富贵的富。”中年人听到蔡基喊他局副大人,隐隐露出几分失望的表情。

蔡基面前的这位中年人,正是特保局目前的代理负责人、空间系异能大师,特保局人人尊敬的局副大人。

蔡基一直好奇为何副局长要倒装称呼为局副,听到这样乡土气息的名字,才知有这层巧合。

局副大人,菊富大人,这两个称呼相比起来境界可是差了不少。

局副身边,还站着一个拄拐杖的黑脸青年。

蔡基不认识这青年是谁,说明黄沧海之前并未接触过此人。

“确实是他。”拄着拐杖的青年目光在蔡基身上一扫而过,两眼发亮,神情颇为激动,语气肯定的对局副说道。

“都请坐吧,夜饮慢谈,没想到还真的等到了这一天。”

局副轻轻拍了拍黑脸青年的肩膀,发出一句无厘头的感叹,黑脸青年似乎意识到刚才有些失态,虽拄着拐杖,仍微微欠身。

局副一挥手,蔡基感到有柔软的事物贴住后背,屁股陷进了一团软腻之中,原来自己已被“请”到了屋子里的沙发上。

手中一沉,一杯自己平时最爱喝的卡布奇诺便突兀的出现在蔡基手里。

二人与蔡基正对而坐,黑脸青年已平复好了心情,神态淡然。

仿佛是早已约定好的一次会谈,又像三位老友相聚重逢,气氛舒缓而闲适。

恰恰因此显得有些诡异。

蔡基装不出气定神闲的样子,手里的咖啡也不太敢喝,静默了片刻,还是他先忍不住了。

“二位大人,你们不问我来历,不问我来由,坐下来只是为了请我喝咖啡?”

李菊富与黑脸青年做了个眼神交流,似乎暗地里谦让了一下,还是决定由李菊富来出面,他用手扶了扶金丝眼镜,语气颇为肯定的问道:

“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叫蔡基,来自于未来,对吗?”

蔡基心里一惊,瞬间捏紧拳头,眼神凌厉了几分。

“不要紧张,我们没有恶意。”

李菊富神色平静,伸出右手,掌心多了一个黑色的金属小箱子,他将箱子摆到三人面前的小茶几上,问蔡基,“认得它吗?”

蔡基打量那小箱子,看不出有什么不凡之处,他如实摇摇头。

李菊富拉开小箱子侧面的挡板,露出一排数字按钮,原来是一个密码箱,他拿捧起密码箱递向蔡基。

“这箱子有人叫我代为保管,现在交给你,你应该可以打开它。”

“我?”蔡基一头雾水,但还是老实的接到手里。

“试试你常用的密码。”李菊富提示道。

入手发现还有点沉,蔡基把密码箱放在怀里,试着将自己常用的银行卡密码输了上去。

嘭的一声,箱子竟然开了。

见鬼!这箱子是坏的吧,随便输个密码就能开?

蔡基下意识抬头看了眼二人,只见二人也一脸期盼看着自己,于是他拉开箱门,又从密码箱里拿出一个小一点的密码箱。

神经病啊。

在一个密码箱里放另一个密码箱?

蔡基在李菊富鼓励的眼神下,继续在小密码箱上输入了刚才的银行卡密码,结果箱子纹丝不动,提示密码错误。

这个箱子需要另一个密码,蔡基挠了挠头,换成了自己以前在国企上班办公用的云桌面密码。

嘭的一声,箱子又鬼使神差的开了。

不出所料,拉开箱门,里面又放一个巴掌大的袖珍密码箱。

蔡基拿出袖珍密码箱,却没有急着打开,他有种荒谬的错觉,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境里没有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可以用我的常用密码打开这些俄罗斯套娃箱?

有谁对我足够了解到能知道我这些隐私?

“继续吧,看看里面是什么。”李菊富眼中闪烁着好奇的光芒,“箱子在我的私人储物空间放了差不多十年,老实说,有几次我差点忍不住把里面的东西弄出来。”

听完局副所言,蔡基也开始好奇某个神经病浪费几个密码箱,到底往里面装了什么。

第三个箱子,他用自己的身份证后六位打开了。

这回里面变成了一个布袋子。

蔡基接着连续打开布袋子、塑料袋、信封等等,最终,留在他手里的只剩了一张叠起来的纸。

蔡基缓缓展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封信,。

“哈哈,来自2019年的菜鸡,(▽`)ノ,你好啊。”

看到第一行字,蔡基差点忍不住吐血三升,大脑轰的一下,像被在拉土大卡车轮子底下碾过,简直要炸了。

这狗爬一样的字迹,蔡基一眼就认出来,妈蛋是自己的亲笔!

竟然还有颜文字!

“是不是吓尿了?我是来自2023年的蔡基!这封信写于1985年!”

“这封信菊富交给你时,你应该还处于第一次时空旅行吧?”

“写这封信是为了做一次惊人的尝试,如果你见到了它,那说明我的猜想是对的。”

“下面写的内容非常重要,一定要逐字好好看。”

“首先,我要向你阐述一个被我发现的真相,关于时间的真相,对你很有用,能让你以后少走弯路。”

“鉴于咱俩表述能力与理解能力都很差,我来举例说明吧。”

“以前我认为,如果时间是一条河流,我们从下游往上游投掷一颗小石子,石子会激起一个不起眼的浪花,很快被河流抚平。”

“而如果我们抱起一块大石头扔到上游,时间之河就会分叉,重新复制出另一条崭新的时间之河,我们将其看作为平行世界。”

“但事实真相并非如此!”

“时间其实并不能类比成一条河!而至少应该是一个移动的原点,经过不断膨胀,向任意方向扩散出的类球体!”

看到这里,蔡基就已经懵逼了,但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向下看。

“我们每时每刻做出最细微的改变,都会是独一无二的,即会分裂出完全不相同的无数个世界!”

“时间的进程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比如,我在2019年回到的那个1995年,与你现在所处的1995年并不一致!”

“再比如,你所处的1995年,严格意义上并不是你2019年历史中的那个1995年!”

“你一定会问,那这封信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在1985年留下的信,会不受干扰的,不偏不倚的,由菊富保存十年传递到你的手上?”

“这也就是我想说的,也是对你的一个告诫——警惕一切的理所当然,尤其是被强大存在所赋予的真理。”

“尝试理解这句话,或者至少记住它,总有一天你会有相同的想法!因为我们一样聪明!”

“这张纸篇幅有限,我要长话短说,第二件事有关于世界末日。”

“我第一次回到某个1995年时,曾同样在1995年见到了菊富,当然,我不如你幸运,没有得到这样一封信。”

“我告诉了他关于世界末日的事,回到我的2019年后,一切毫无变化。”

“根据我最近的观察,所谓的世界末日可能是一场阴谋,因此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你可以尝试着在1995年先保守末日这个秘密。”

“作为我写了这么多字的回报,我想请求你一件事——不要试图向特保局提及或是提醒未来那场所谓的浩劫。”

“再写一封信让菊富保存,随便写什么都可以,并把它留给你当前所在1995年后可能出现的蔡基。”

“大概率不会再有蔡基能收到你的信,但是,不尝试怎么会知道没有希望呢?”

“不知道你是否有看懂我的这些话,蔡基,严格意义上来说,你并不是我,可我们是宇宙中最接近和相像的个体了,我们需要彼此的帮助。”

“最后,祝你好运。”

“哦,对了,你新写的信,可以使用之前的那些外包装和密码箱进行保存,旧物利用可以避免资源浪费,也会更有仪式感。”

蔡基看完了信上所有的内容。

第一时间,他把信合拢起来,信里的内容带给他的冲击是无比巨大的,乃至于让蔡基久久回不过神。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在未来曾穿越回到过1985年?

还给穿越到1995年的我留下这么一封信?

蔡基怔怔的看向张菊富,期望能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答复。

“信的内容我从没有看过。”张菊富先坦然的解释了一句,随后就笑了起来,眼角的笑纹如同杯子里的菊花茶般绽开,“但观察你的表情,想必阅读自己写给自己的信会很有趣。”

“你们在十年前就见过我了?”蔡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对我来说,并不能确定十年前的蔡基是你,你比他高壮一些,他比你更有趣,更强大一些。”张菊富仿佛陷入回忆,若有所思,半晌之后才继续说道,“但天启者是不会看错的,你就是他。”

坐在旁边一直保持沉默的黑脸青年开口道,“十年前,我的寿命就已经快到终点了,是你给了我一颗药丸,才让我苟延残喘到今天。”

蔡基这才有机会仔细的观察斜对面的黑脸青年,他的眉眼间似乎有些疲惫,但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将死之人。

“不用怀疑,作为天启者,天生的预言师,我能感觉到自己最多还剩半年的寿命。”黑脸青年神情恬淡,嘴角微翘,看上去竟有几分开心愉快。

“你十年前曾告诉我,那颗药丸可以续寿十年,如果十年后等到你,便可委托你将这个信物带回到我的故乡,让家族后人知道我的下落。”黑脸青年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小心翼翼的递给蔡基。

蔡基捧起玉佩端详了一阵,他不懂玉,但也能看出这块玉佩的雕工非常精湛,玉佩上的图案是一个穿着袍衫的背影正在仰望头顶的两个月亮

两个?

蔡基发现了蹊跷。

“这块玉上竟然有两个月亮?”

“天启者先生来自于另一个世界,被仇人困于空间乱流,而我1974年在西北边疆因意外事件,曾匆忙开启空间之门躲避,机缘巧合遇到昏迷的天启者先生,把他带到了地球,这一呆便是21年。”

李菊富抿了一口刚才沏好的清茶,给出的回答却令人匪夷所思。

另外一个世界?蔡基越听越凌乱,越听越离奇。

“这二十年我一直在学中文和普通话,口音听起来没有外星人的味道吧?”黑脸青年开了个玩笑,倒是把自己逗乐了,他接着说道,“我的家乡,有两个太阳,两个月亮,陆地面积数十倍于地球,只是大陆名字不知该如何翻译。”

说到这里,黑脸青年看向蔡基的眼神重新火热起来。

我又不懂外星语言,怎么帮你翻译蔡基若有所思,突然间明白对方另有所求!

刚才天启者曾说,1985年的那个蔡基曾告诉他,如果十年后等到自己,可以将玉佩信物带回他的家乡?

等等,言外之意难道是?

蔡基突然有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你刚才说我可以帮你将玉佩带回你的家乡?你所描述的那个异世界?”

蔡基将心中的疑虑抛出。

“是的。”天启者正色道,“是十年前你亲口告诉我的。”

“我可不懂空间异能。”蔡基毫不犹豫泼下一盆冷水,意图打消掉对方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他心里那种不太好的预感愈发强烈。

“我看着块头大,实际上都是死肌肉,实力低微,怎么帮得了你?”

黑脸青年却突然露出一副超脱的表情,他看着蔡基,缓缓说道,“我这条命,本该死于十年之前,承蒙你替我续命,这十年间,我跟着菊富吃香喝辣也算逍遥快活,不枉此生。”

说着,他突然伸出一指抵住蔡基前胸,蔡基顿时感到一股奇异的气流顺着对方食指,迅速进入自己体内。

蔡基立刻就要躲开,却忽然间发现身体根本不能动弹,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被锁死了!

蔡基艰难的抬头看向李菊富,明白对方此刻使用了空间异能!

蔡基周围的空间拼命的朝着蔡基身体挤压,使他寸步难移!

源源不断的奇异气流涌入蔡基体内,黑脸青年脸色更黑了,皱纹爬满脸颊,他的全身生机仿佛在迅速流失。

他却浑然不觉的样子,自顾自继续说道,“夜深人静之时乡愁难消,希望你能好人做到底,最后帮我一程,照你十年前所说,我只需将性命交付与你,一切便成了!”

“我把天启者独有的预言力量全部赠送给你,也算两不相欠!”

黑脸青年说完这最后一句,已满头白发,形同枯槁。

他颓然一笑,收回微颤的手指,坐回沙发,顿时气息全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