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拯救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46 字数:3732 阅读进度:11/22

这位雄壮的汉子正是蔡基,昨天深更半夜搭车来到这座城市。

蔡基早上一觉睡醒,没有急着找黄沧海,他先干了一件大事。

他以陌生人的口吻,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写了封五千字的长信,寄给了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

信中阐述了未来二十多年的国内外重大事件的发生,以及经济、科教、人文方面的改革变化,罗列了一些可以快速创富的投资渠道。

并向父母介绍了小马、小丁、小王等十几个在国内前途无量的小伙子,适当时可以给他们投资,与他们好好交往,算是为家里指了一条明路。

蔡基想做一个实验,看看等自己回到二十多年后,爹妈所积累的财富,是否能让自己有资格去竞争国民老公。

以此来推断,回到过去改变历史,回来后的现实世界是否会产生相应的影响。

如果时间是线性连续的,因果唯一的,那么2026年的末日浩劫也就有了一丝希望去应对。

当然,现在摆在蔡基面前需要去应对的,是四个小混混,和被小混混欺负的青年黄沧海。

实际上蔡基早就赶到了,毕竟他查看过黄沧海的所有重要记忆,他知道小黄今天在哪,经历了什么。

单纯只是为了让这小子挨一顿揍,蔡基蹲巷口吹了五分钟寒风。

蔡基瞥了眼蜷缩在地上,怔怔看着自己的黄沧海,心里笑了起来,堂堂黄先生也有这么惨的时候,二十多年后阴我的时候不是很拽嘛。

但是这时候面上必须要端住,于是蔡基又把自己的台词重复了一边,好让这些土鸡瓦狗们听清。

“打劫,听得懂吗,钱,都交出来!”

郑飞盯着面前一堵墙一样的巨汉,压制住平时早就撂下狠话让其滚蛋的暴脾气,下意识扯了扯象征着自己身份的镀金粗链子,“哥们,混哪的啊?别乱惹事。”

“你混哪的?”蔡基反问。

“城里一条龙、黑虎、大b哥都是我兄弟!我是西郊飞仔,没听过吗!”郑飞得意的用大拇指点了点胸口。

蔡基轻蔑道,“你那算不得什么。”

郑飞习惯性就要暴起,瞅了眼巨汉的块头,顿时泄了气,强撑着继续说道,“口气这大的,你混哪的?”

蔡基正色道:“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躺到在地上原本苦大仇深的黄沧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干你娘,敢玩我。”郑飞眉毛一挑,再也忍不住,他朝左右一招呼,“哥几个,上!”

几个小混混平时都是欺软怕硬的角色,最擅长在中小学门口收保护费,打群架充人数热个场子。

硬架没茬过几次,可飞哥发了话,他们不动弹也不合适,碍于面子终究还是冲了上去。

不过大家跑起来都慢吞吞的,唯恐冲在第一个。

蔡基两米二的身高和比普通人大腿还粗的胳膊震撼力太强。

蔡基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第一个倒霉蛋儿。

那人在和蔡基交手的前一刻几乎就已经自我放弃了,挥着软绵绵的拳头,朝蔡基奔过来时眼睛死死闭着,与其说是打架,更像是投怀送抱。

蔡基没特殊嗜好,只伸出一只手,猛地抓着对方领子,也不见使劲,就把那人倒着扔飞了。

第一个倒霉蛋腾空而起,嘴里啊啊啊惊恐叫唤着,顺便把后面冲上来的两位一起砸倒了。

只几秒钟,三个小混混就像保龄球瓶一样滚动,躺地上不起来了。

这时候,郑飞才刚把揣在兜里的刀子掏出来。

他看着倒在地上呻吟的兄弟,显得有点尴尬。

没想到转瞬之间自己竟然变成了这场斗殴的主角,兄弟们完全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郑飞一下子后悔了,觉得刚才冲动了,但这一刻他不能服软,不然以后还怎么当大哥?

郑定了定神,手里有刀,心里不慌,他大喝一声给自己壮胆,拿着刀子就往上冲。

根据郑飞的茬架经验,空手的根本弄不过拿刀的,非要硬撑那纯粹是找死。

可这个巨汉为何有闲情逸致朝着自己打哈欠?

来不及细想,先捅一刀再说。

他个子高大魁梧,但头顶只能到这巨汉胸口,这一刀捅出去,是奔着对方下腹去的。

捅了就得马上跑,现场抓不住人就没事,大不了去邻县避避,郑飞心想。

那巨汉忽然伸出手,朝着刀子抓去。

找死,是没打过架吗,敢用手抓刀子,看我不割下你掌心二两肉!

郑飞冷笑一声,任凭对方空手抓住刀刃,他握紧刀柄,把刀子使劲一转。

咦?

刀子竟转不动。

刀身上传来的感觉也完全不对!

郑飞觉得不妙,试图把刀子从对方手里抽出来。

抽也抽不动!

仿佛刀身正在和硬物摩擦,只听见咔吧几声脆响,郑飞手上重量一轻,身体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顾不上别的,连忙抬手一看,手上只剩了个刀柄和被折断的刀身。

身前巨汉打开掌心,断成几节的碎铁片洒落在地上。

地上的小混混发出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徒手把刀子捏断啦!

这还是人吗?

郑飞被吓呆了,哪还敢再出手,他第一时间想到跑,可刚才为了防止黄沧海逃跑,专门挑的只有一个出入口的小巷子。

出口在巨汉身后,被堵的严严实实。

“大哥饶命啊。”原本躺地上的一个小混混最先反应过来,往地上一跪,开始朝蔡基磕头。

“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剩下的两个混混也不甘落后,跪下开始磕。

三人磕的又快又狠,仿佛地面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郑飞战战兢兢看了一眼巨汉,他也准备跟上兄弟们的节奏。

打架打不过,磕头他们还没怕过任何人。

“我在打劫!打劫懂吗?不是给压岁钱。”蔡基摇摇头,把手心朝上平摊开来,“别墨迹,赶紧的。”

几个人见巨汉没有为难的意思,纷纷松了口气,站了起来。

郑飞指挥三个小弟把洒落在地上的钱拾起来,统一交给自己,边边角角用手捋顺,按大小排列整齐,点清合计五十八块五,小心翼翼踮起脚尖放巨汉手里。

“嗯?”

蔡基鼻腔里发出一个质疑的声音,同时另一只手也掌心朝上伸出来。

“哦!对对!”

众混混反应过来,第一次被别人打劫,他们有些不习惯。

四个人开始摸自己口袋,各自摸遍全身上下,拿出全部身家,共凑了八块五出来,由郑飞整理好统一上交。

“逗我玩呢?”

这下真的超出了蔡基的预料,他没想到这四个混混加起来就凑了个后世的出租车起步价,这次任务活动经费看来没法从他们身上拉到赞助了。

蔡基气的用钞票在郑飞四方的脑壳上来回敲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指着躺在地上全程看戏一声不吭的黄沧海,“看见没有,一个学生,农村学生,比你们他妈的加起来都有钱!”

众混混态度乖巧,纷纷点头称是。

蔡基似有不甘,拽起郑飞脖子上的大金链子,拿在手里掂了掂,“这玩意,值钱吗?”

郑飞神情讪讪,“值一点,镀金,铜的。”

蔡基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郑飞脸上。

“老子最痛恨别人用假货,你听好,明天晚上,就这里,带五百块过来!”蔡基凶相毕露,“少一毛钱,打死你!敢不来,打死你!敢叫人,一块打死!听到么!”

郑飞听着自己刚撂下的狠话被巨汉复述了一遍,眼里闪过一丝狠色,但很快又被他压下去了,只沉默的点了点头。

“记着我的脸,麻溜滚蛋!”蔡基懒得和他们再废话。

众混混如逢大赦,垂着头从蔡基身侧溜走了。

巷子里安静了下来。

黄沧海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刚才全程围观,这才有机会四处寻自己的衣服裤子,一件件往身上穿,之前光身子躺在地上,兴许是被冻着了,不停在吸溜鼻涕。

蔡基就静静站着,手里把玩着刚才收缴的假金链子。

过了将近一分钟,黄沧海把衣服穿好了,有只鞋子丢不见了,怎么都寻不着,他光着一只脚怯怯的跛着走到蔡基跟前。

“哥,我能走么?”黄沧海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

“你多大?”蔡基明知故问。

“十十八。”

“得叫叔。”蔡基脸上露出一丝不悦,“重新再问!”

“叔,我能走么?”黄沧海又问。

“对嘛,这才算有礼貌。”

黄沧海迎合着露出惨兮兮的笑容,转身准备离开。

“还真走?钱都不要啦?”蔡基扬了扬手里的钞票,作势要装进兜里。

黄沧海脚步立刻止住了,他完全不能相信自己耳朵。

这个爆揍郑飞一伙的威猛巨汉,竟然要把钱还给自己?

“要、要要呢,给我五块,可以么,叔?”黄沧海不敢说太多,怕惹怒对方,连忙补充了一句,“够吃饭行了。”

“瞧你那出息!”蔡基实在难以想象,眼前这个畏畏缩缩的小屁孩,以后会变成阴险残暴的黄先生,他一把将钱都甩给黄沧海,“藏鞋里的钱,我花着嫌臭。”

黄沧海立刻破涕为笑,他脑子不笨,看出来这个叔根本就没想着拿自己的钱。

“谢谢叔!”黄沧海忍着痛歪歪扭扭朝蔡基深鞠了一躬。

“真想谢,就来点实际的!”蔡基心里头惦记着完成任务,寻思着得找个地方和小黄好好聊聊,先让这小子解开心结,“去你们学校对面的二子面馆,你请客。”

黄沧海眼睛一亮,“叔你怎知道我是哪个学校的,还知道我们学校外头的二子面馆?”

蔡基笑容逐渐冰冷起来,心想,你从前与今后所做的每一件事,我都了如指掌。

包括刚才,如果自己晚出现十分钟,血脉初开的黄沧海,将会第一次将魂系异能用于战斗,明天的报纸上,将会刊登一起四人集体发疯的诡异事件,特保局也会从那一刻开始,关注到眼前的青年血脉者黄沧海。

所以说,我用打劫的方式,拯救了这些人的命运,到底是善举,还是恶行?

蔡基得不出答案。

饿了一整天了,他觉得还是吃饭更要紧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