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打劫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45 字数:4182 阅读进度:10/22

三月份空气还是冷飕飕的,入夜的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街边土墙上模模糊糊写着一行大字:该引不引,株连六亲。

蔡基蹲在土墙侧面一棵歪脖子树下面,盯着冷清的马路。

半个小时前,他被送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小破县城,顺了身衣服勉强护住身子,鬼鬼祟祟四处打探,收集到的信息显示,自己真的回到了一九九五年。

而小县城离黄沧海所在的城市,竟还有百公里的路程。

这传送也太不精准了。

百公里放在后世,高铁也就半个钟,可在一九九五年大晚上哪有车。

蔡基蹲墙根底下,一边等顺风车,一边琢磨系统给下的任务。

刚被传送过来时,蔡基脑子里就多了一段任务的详细说明。

他觉得这善恶因果系统挺没劲的,人都死了,非说自己沾染了人家的因果,要了却黄沧海的尘缘和执念。

谁又曾想这黄沧海也挺没劲的,死之前心里最惦记的竟然是二十五年前的初恋,生平最后悔的事情竟然是加入特保局?

夺人性命,担人因果。

这下子把蔡基打发回来就是干这个来了。

主线任务:阻止青年黄沧海加入特保局。

支线任务:帮助黄沧海赢得初恋芳心。

三十岁没结婚的蔡基,没想到这辈子竟还有机会帮别人解决情感问题,而且不能拒绝,任务要求也非同一般的严苛——

如果支线任务失败,所有任务奖励会被取消。

如果主线任务失败,蔡基会被系统灭杀。

如果泄露任务内容与系统存在,蔡基会被灭杀。

如果规定七十二小时内主线任务未完成,一样,灭杀。

一言不合就灭杀,如此简单粗暴,和充满佛门气息的系统名严重不符。

换而言之蔡基现在就是与时间赛跑,拿生命完任务!

正在胡思乱想,远远射来了两束灯光,不一会传来隆隆的车声,是一辆运煤的东方大卡。

蔡基连忙冲上前招手,车没停,反而一脚油门加速跑了。

蔡基摸摸紧身衣下的一团团的肌肉块,猜测自己怕是被当成车匪路霸晚上出来做生意了。

撒腿狂奔追上去,先用精神力探查司机此行目的地,确保顺路后,蔡基强行跳上车,拉开门坐进了副驾驶。

模仿黄沧海记忆中的手段,蔡基给司机施展了一个小小的幻术,司机举起来的扳手立刻就放下了。

然后蔡基慵懒的靠在副驾驶座位上,开始倒时差。

从午饭时间突然变到晚上,还真有点不适应。

明天见,小黄,蔡基缓缓闭上了眼睛。

整个上午,黄沧海右眼一直在跳。

他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握在手里的笔在轻轻颤抖,绞尽脑汁,卷子上的题他只能做出来三分之一。

晚上经常学到十一二点,却没有任何进步。

黄沧海来自偏远的黄家村,村子里初中读完的就他一个,从小就是村子里的骄傲,更别说考上城里的高中,简直轰动了全镇。

黄沧海其实想上中专,后面还有个弟弟,他想早点学技术,挣钱,吃公家饭,家里却凑了许多钱,硬把他塞到城里来。

两年多读下来,成绩只算中不溜,前些日子更是发烧了近一个月,耽误了高考复习。

黄沧海性子木讷,同学都不怎爱搭理,他就憋着一股劲,想要证明自己,见了城市的繁华,他不想回村里去。

作为村子里唯一个高中生,回去脸上也挂不住。

模拟考试还有二十分钟结束,黄沧海的卷子还留着大面积的空白。

监考的老师转悠到跟前,无意间看见了,屈指敲了敲桌子,以作提醒。

黄沧海笔抖的更厉害了,他内心无比纠结,他不能允许自己被别人看扁,他决定这次模拟考试,再使用一次特异功能,最后一次,黄沧海发誓。

这是他最大的秘密,半年来,他谁都没告诉过!

黄沧海深吸一口气,集中注意力,悄悄的盯住教室前排全班第一的尖子生。

如前几次考试一样,几秒钟后,黄沧海的意识仿佛跨越了空气向前飘荡,直到悄无声息的穿入全班第一的后脑,他视角发生了奇怪的扭转,清晰看到了一张写的满满当当的试卷。

快速的记忆了一遍每道题的大致解法与结果,黄沧海又如法炮制,将视线转移到全班第二的身上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最后五分钟。

监考老师开始催促所有人检查试卷,准备交卷子。

黄沧海终于开始伏案奋笔疾书,所有空白的地方被迅速的填满,两个监考考试对视一眼,年长一些的露出宠溺的笑容。

这娃考试就有这么个古怪习惯,每到最后才开始答卷,偏偏最后还答得很好,半年以来进步极快,分数一直名列前茅,照这个势头,今年甚至有希望上本科。

铃声响起,黄沧海收笔,盖上笔盖,从条凳上站起,沉默的交了卷子,孤身一人逃出了教室。

黄沧海害怕和班里的同学讲话,别人聊的东西他都听不懂,也完全没有和同学对答案的想法,因为他写出的答案都是作弊抄的,他自己也讲不出个所以然。

同样,也没有人主动上来找他,大家都不想和黄沧海打交道,因为他身上总是脏兮兮的,永远带着一股汗臭味,且性格实在无趣。

考完模拟考试,下午没有课,黄沧海没有回宿舍复习,他抄近路从学校后墙翻出去,穿过一条窄窄的街道。

街对面有家音像店,老板见人来了,把一枚钥匙远远抛给黄沧海,“今天骑回来记得擦擦,脚蹬子上全是黄泥!”

黄沧海憨笑着应下,拿钥匙开了锁链,骑着破旧的二八大杠,一溜烟就不见影了。

穿过大半个城,直到屁股被颠没知觉了,黄沧海终于到了目的地,西郊机砖厂。

推开虚掩的两扇铁皮门,里头正干的热火朝天,黄沧海报了到就立刻上手干活去了。

虽说是苦力,也不是随便哪个进去都能谋活的,没有门路,只能靠边站。

黄沧海之前在音像店干活,老板和这的厂长拜把子的,看黄沧海这娃不错,介绍他下课来干点零活赚生活费。

黄沧海不爱讲话,干活却卖力气,遇到放假,就出窑拉砖,一车砖六毛钱,他能拉一整天。

平时放学时间比较紧张,只能负责拾泥头子,就是守在制砖机旁,等制砖机“哐”的一声推切出一排砖坯后,把掉落在地的边角料用方头铁锹铲到手拉车里,再回送到送土的凹槽里。

这活一般上下午两班倒,不但轻松,挣得还多,有人眼红,每次黄沧海来晚了,总被阴阳怪气叨叨几句。

黄沧海不在意,被人叨叨身上又不掉肉,黄沧海全当听不见。

他真正怕的是车间郑主任的儿子,长得高壮,人浑不讲理,喜欢赌钱,身边总跟着小混混。

黄沧海碰到过几回,被敲了不少钱,不给就打,打完了抢。

黄沧海不敢反抗,被揍得皮青脸肿,后来就躲着走了。

忙碌了一天,天色变黑,灶房灯点亮的时候,终于下工了,今天黄沧海心情不错,一下午干活都格外卖力,因为要发工钱了。

下了工,黄沧海跟在工友后面,在灶房旁的一个窗口领了这个月的工钱,他只放了学来,到了高三要复习,干活的日子更少,这个月比以前发的都少。

黄沧海在工资单上签了字,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把还没捂热的五十六块,分成两份藏到鞋里头。

这五十六块,过几天让同村的刘叔捎四十回去给母亲,剩下十六块留下当生活费。

十六块能买八斤猪肉,不过黄沧海没那么奢侈,他平时只买辣酱,就着馍馍吃,母亲上次来带了两大袋二十几个馍馍,现在还余很多。

大家伙儿领了钱,回家的脚步轻快许多,年轻的三三两两约好了去处,年长的准备买点好菜带回家,黄沧海孤零零的坠在人流的末尾,混着出了砖厂。

飞快的跨上自行车,黄沧海心脏开始砰砰直跳,他只有离开城西这一片,才能感到安宁。

黄沧海把自行车蹬的飞快,坑坑坎坎也顾不上避让。

刚过了两条街拐了个弯,旁边道上突然窜出来个黑影,一脚狠狠的踹在车把上。

车子顿时失去平衡横着甩了出去,黄沧海在地上滑出几米远,被摔得不轻。

他躺在地上,痛苦的翻转过身子。

不知哪冒出两个人,不由分说一左一右把黄沧海架起来,就往黑巷子里拽。

“不!我不去!”黄沧海立刻知道要发生什么,大声颤抖着哀嚎起来,“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别,啊!”

屁股上被恶狠狠踢了一脚,后面一个声音威胁道:“别叫!叫就掰断你一根指头!”

黄沧海连忙收了声,心如死灰,半个月前的一幕记忆犹新,没想到今天又要吃苦头了。

昏暗的小巷子里,四个人隐隐围成个半圆,当中间是一个高大的莽汉,他抓着黄沧海的衣领,把对方像小鸡仔一样架在墙上。

这莽汉穿个喇叭裤子,粗壮的脖子上戴着金色链子,四方的脑袋看上去特别结实,正是郑主任的儿子郑飞。

“掏钱!”

“么钱真的!”

郑飞不废话,啪啪就是两耳巴子。

“再说一遍,掏钱。”

“真的么有,刚在厂里,给村里头的,捎回村了。”黄沧海哭丧着脸,从裤兜里哆哆嗦嗦翻出来两张一块和一张五毛,“就这多,再就么了。”

“搜!”郑飞把人往地上一掷,后面三个小混混就围了上去。

黄沧海被细细搜了遍身,衣服裤子都被扒了,除了刻意留在裤兜里的两块五毛,藏在鞋里的五十六块也被翻了出来,被一个混混交到郑飞手上。

“不是没有么,这啥,嗯?哄我?”

郑飞用脚后跟往黄沧海头上猛踩,不知道是因为下午打牌输了钱,还是对方刚才骗了他。

黄沧海不敢嚎,吃痛了就蜷着呻吟,他脑瓜子嗡嗡的,像是有人在他耳朵边吹哨。

比起脑袋上的痛,心里的痛更强烈。

他恨!

黄沧海握紧拳头,满脸泪水,一股火冲得眼睛发红。

黄沧海想,有一天自己拳头硬了,非砸烂他们的脑袋不可。

“老子最痛恨被人骗,你听好,明天晚上,就这里,带一百过来!”郑飞凶相毕露,“少一毛钱,打死你!敢不来,打死你!敢叫人,一块打死!听到么!”

黄沧海顿时绝望了,一百块,那是要命了,上哪去筹钱,不能再这般下去了,真不如现在就拼了!

黄沧海决定豁出去了,他咬紧松动的牙齿,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他要再次动用自己的特异功能!

“听到么?问你话呢!”

就在这一瞬间,郑飞决定再赏对方两脚,黄沧海准备暴起反击,旁边的混混瞄了眼脚下偷踩的一块钱,准备伺机偷捡起来。

可这一切动作都暂时停止了,因为大家的视野一下子变暗了。

什么情况?

为什么变黑了?

所有人都停下自己的动作,齐刷刷把头看向巷口。

原来,巷口唯一的一盏灯被东西遮住了。

不知什么时候,巷口黑乎乎的站了个人,正一步步往里面走,灯光从他雄壮的身影背后散发出来,像一座移动的灯塔。

“所有人,不许动,你们被我包围了。”那个人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声音中气十足,“钱都交出来,打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