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傀儡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43 字数:3750 阅读进度:8/22

蔡基哪敢再听信黄先生的话,他竭力激发滞涩的思维,集中注意力,果然又一次发现了链接自己头部的虚幻白线。

蔡基将意念放在虚幻白线之上,立刻察觉到了来自黄先生源源不断的恶意与精神力冲击,蔡基凝神静气,片刻之后情况就到了有效缓解。

他不再感到困乏,反而精神抖擞。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蔡基很短时间就适应了瞳术的攻击方式,不过他仍然装出一副拼命抵抗的表情。

“怪你命不好,束手就擒吧!”身边的壮汉低吼道。

随着这一声低吼,蔡基感觉肋间被硬物刺中,余光看那两个壮汉的动作,应该是把匕首,可惜蔡基皮糙肉厚,只听到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却连皮都没扎破。

两个壮汉对视一眼,眼里充满惊骇。

到了这时,蔡基已经彻底确定了自己的遭遇。

这是个圈套,自己被算计了!

姓黄的欺骗了自己,他们不是来接自己的同事,这是一个局。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发现自己并非所谓的血脉者?

还是说,从最开始见面起每一句话都是谎言?

细思极恐,蔡基的心渐渐冷了下来。

“放弃挣扎吧,不要自讨苦吃!”黄沧海双目暴睁,眼角浮现出红色诡异花纹,他吃惊于蔡基竟然抵抗住了昏睡术,于是决定全力以赴不再收手。

抓住蔡基的两人是实验室的佣兵,此刻见黄沧海要动真格,担心血脉者强大的实力殃及鱼池,于是连忙避让在一边。

黄沧海最擅长在精神攻击的同时,通过言语的挑拨使对手陷入无尽的恐慌,再一击得手。

然而,当他初步压制住蔡基,将精神力压缩凝结成一点,就要摧毁蔡基的脑域时,异变陡生。

他引以为傲的精神突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防御,仿佛击中了一堵厚重铁墙。

攻击瞬间崩解,化为无形。

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难以抵挡的压迫感,毫无征兆的侵袭而来。

灵魂威压!

短短一瞬间,黄沧海的精神力如同大海中的孤舟,被遮天蔽日的巨浪狠狠的拍进海里。

黄沧海受到重创,闷哼一声,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忍不住鲜血上涌。

他从来未曾料到会在一个血脉初开的新人身上感受到灵魂威压!

一般来说,只有在双方精神力强度相差巨大的时候,才会形成位格上的压制,而黄沧海作为资深魂系血脉者,精神力强度足以在特保局排进前十!

怎么可能!

黄沧海无法相信,就在短短几天前,自己曾经试探过蔡基,对方所表现出来的程度与现在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根本无法解释,除非对方的精神力强度几天时间增长了数十倍!

那真是天方夜谈。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

黄沧海吐出一口鲜血,但是眼神重新明亮起来,他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对方身上或许藏有某种珍贵的魂系异宝,刚才是宝物自动护主,也只有这种情况,才能合理解释为什么血脉刚刚觉醒的新人能单靠精神力强度把自己震得吐血。

黄沧海提起一口气,重新恢复了自信,因为不管多厉害的宝物,作为一个死物,所储存的能量必定有限。

“你们还在等什么!这家伙身上有古怪,再不出力我们都要死!”

黄沧海很不满意这两个佣兵的表现,朝他们怒喝。

两名实验室佣兵并非泛泛之辈,他们看到黄沧海吐血的时候就反应过来情况不妙,已经拔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枪。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蔡基全身毛孔瞬间炸开,心跳陡然加速,他仿佛嗅到了鲜血的味道,胸口感受到一股即将到来的刺痛。

电光火石间,蔡基凭借第六感迅速侧身,耳边立刻传来剧烈的枪声,一颗子弹擦着蔡基的胳膊射向远方。

黄沧海见状连忙躲开,远离蔡基身边,以免躺枪中弹。

蔡基来不及去探查胳膊上的伤势,也来不及去追黄沧海,刚才那种突兀的预感又一次来临。

这一次密密麻麻遍布身体的多个部位,仿佛有十几只蚂蚁在血管里爬动。

麻痒的感觉逐渐转化为刺痛,蔡基明白自己再不躲避,身体这些部位将会被子弹击中。

但是再强大的第六感也无法阻止佣兵扣动扳机,蔡基只来得及用手捂住帅气的脸庞,枪击就倾泻而至。

佣兵们手里拿着的是小巧的格洛克19手枪,随枪配15发弹夹,刚才一枪偷袭未中,两人看到黄沧海跑开,开始朝蔡基快速射击。

作为出生入死的佣兵,枪法的好坏决定他们是否能在突然爆发的冲突中生还,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枪击都以让对手丧失战斗能力为目的。

打死了就不值钱了。

但血脉者大多身强力壮,需要多来几枪,更别说这个匕首都扎不动的铁疙瘩。

接连不断的枪声中,蔡基被打的连连后退,身上溅出大量血花,中弹倒地。

“你们实验室是怎么想的,就派两个人来收货?真以为血脉者都可以任人宰割?”

“我丑话说在前面,交易已经完成,再出问题可与我无关。”

黄沧海勉强压制住刚才的精神创伤,但心情却不怎么美妙。

他从来没把交易搞成现在这样狼狈的样子。

各自打光半个弹夹,两个佣兵极有素养的停止射击,持枪戒备。

其中一个佣兵给黄沧海递了一个眼神,歪头示意他上前去检查。

黄沧海有点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指头指了指自己。

佣兵确认的点了点头,“你要为你自己定下的规矩买单,朋友,我们受雇佣,但不送命。”

黄沧海怒极反笑。

这样一个杂鱼,竟然还敢跟自己讲道理。

让一个堂堂魂系血脉者去查探情况,真以为手里有枪就什么都不怕了?

若非已经和这个实验室多次交易,为了继续合作不能撕破脸皮,黄沧海早就控制住这两个佣兵,把他们当做肉盾和傀儡使用了。

但以大局为重不意味着黄沧海没有底线。

他盯着那个佣兵轻轻的点了点头。

随着黄沧海的动作,佣兵的脸色骤然变得紫红,眼里充满了未知的恐惧,紧接着“轰”的一声,佣兵的的脑袋像开瓢的西瓜一样炸成了几瓣,红的黄的四处飞溅,由于太过突然,被精神力爆头的佣兵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

黄沧海又将目光移到了另一个佣兵脸上。

另一个佣兵反应迅速,第一时间试图调转枪头扣动扳机朝黄沧海开枪,但他的指头却再也无法动弹了。

几秒之后,他露出了和黄沧海一模一样的微笑。

然后这个佣兵像刚学会走路一般,持枪慢悠悠的转过身,朝着倒地的蔡基走去,前几步还跌跌撞撞,后面就平稳多了。

他来到蔡基身边,用枪指着蔡基的脑袋,两眼无神,发出的声音呆板而滞涩,“我数三二一,你,双手抱头,站起来,不然,开枪。”

再强大的体魄,近距离身中十几枪,哪还有反抗的可能?但黄沧海不这么认为,刚才已经吃了一亏,这回必须小心谨慎,他需要这样一个傀儡替他行动。

黄沧海不敢再动用精神力去补刀,害怕再次遭到可怕的灵魂威压,枪械是最合适的选择。

“三二一!”

不知是否刻意停顿,佣兵倒数的间隔并不一致。

地上的蔡基一动不动。

胸膛微弱的起伏证明蔡基是活着的,但似乎伤势过重昏过去了。

枪声没有响,佣兵持枪对着蔡基脑袋,同样一动不动,就像新修建的雕塑。

黄沧海在犹豫是否要打死蔡基。

折损两个佣兵,不影响黄沧海和对方继续交易,大不了让实验室再派人来“取货”。

而活蹦乱跳的血脉者很值钱,死掉的血脉者只能叫尸体,一旦打死蔡基,也就意味着黄沧海要背着黑吃黑的名声。

他的血脉者贩卖生意必将受到影响。

很简单的利弊取舍,黄沧海做出了合理的选择。

于是佣兵又动了,但并未开枪射击,而是僵硬的蹲下来,避开沾染着血液被腐蚀的破破烂烂的衣物,在蔡基身上一阵细致的摸索。

从头到脚搜了一遍,除了一部手机,一个空钱包,一个掏耳勺,一串钥匙,一条充电线,一根铁丝箍成的头绳,一个u盘之外,什么都没有。

储存了庞大精神力的魂系宝物呢?

黄沧海脸上阴晴不定,利用傀儡的双手不停的翻看搜到的东西,这些东西毫无疑问都是些凡物,根本不可能作为魂系异宝自动护主!

那刚才的灵魂威压从何而来?

就在这时,正在忙碌的傀儡双手毫无征兆的垂了下去,手里的手机轱辘滚到地上。

黄沧海突然发现,自己和傀儡之间的联系断了。

操控之线明明还在,为什么联系会断?

黄沧海连忙把大半精神力从傀儡身上撤回本体,定睛一看,差点吓的魂飞天外。

只见蔡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半坐起来,他的一只手正紧紧的捏着傀儡身后的操控之线!

他是什么时候醒的?

他怎么能察觉到操控之线,又是如何能用手去抓的?

用手抓操控之线,这在魂系血脉者的所有典籍里都未曾记载过,物质无法碰触精神,这是所有魂系血脉者多年以来的共识!

但是此时此刻,这样反常理的事情偏偏发生了。

黄沧海一愣神的功夫,蔡基已经缓缓站了起来,他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身体里锈蚀的子弹被愈合伤口部位的肌肉挤出,随着拍灰的动作,叮叮当当的洒在地上。

蔡基面无表情,轻轻抖动了一下身体。

只见蔡基的身体里陡然窜出一个肉眼可见的蔡基虚影,顺着银白色的虚线,朝黄沧海猛扑过去。

黄沧海却像看到鬼一样,十多年以来第一次因恐惧发出低呼——

“啊~”

黄沧海痛苦的惨叫只停留了一瞬,随着蔡基的虚影没入黄沧海的身体,他脸上的神情急剧变换,龇牙咧嘴面露痛楚,仿佛在身体里正在进行一场大战。

几秒钟之后,黄沧海脸上的五官终于平静下来,如刚才的佣兵一样呆滞。

至此,偏远的旷野重新恢复了安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