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交易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43 字数:4698 阅读进度:7/22

千里之遥的某座边陲城市,偏远郊外废弃大楼的背阴处,阳光照射不到也无人关注的角落里,一只流浪猫决定背井离乡。

它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温馨的小窝,又抬头眺望了一眼大楼上某个巴掌大小的房间阳台,连忙迈腿跨过龟裂成一块块的水泥地面,飞快的溜走了。

蔡基不知道自己的测试会惊扰到一只流浪的橘猫。

此刻,脱去衣服的蔡基像前几次一样,立在九楼阳台的水泥护栏上,良好的平衡感让身体无一丝晃动,清晨的阳光从大楼侧面钻出来照在他的脸上,空气温暖而干燥。

蔡基张开双臂,像跳水运动员一样背对着“泳池”,不同之处在于,跳水运动员的精彩发挥会获得掌声,而蔡基没有观众,他背后是二三十米的高空,下面则是坚硬的水泥地面。

纵身一跃,已不像前几次那样慌乱,蔡基甚至来得及在空中打开手机,用美颜相机拍了一张极速下坠的自拍,不过遗憾的是不能发朋友圈。

砰的一声,坠地的动静吓得几十米外的小橘猫再也不敢逗留,远远的跑开了,它的小脑袋瓜永远也无法想明白这个人类为什么比自己还耐摔。

蔡基平躺在碎裂的更厉害的水泥地面上,这次跳楼体态没有调整好,预计头部着地的姿态未能实现,蔡基心想,如果有评委,估计给的分数不会比菲律宾选手高。

地面激起薄薄一层烟尘,过了一会,蔡基缓缓的坐了起来,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冲击受伤的脏器已经愈合,蔡基抽出垫在身下不小心折断的手指,把露出来粘连着血肉的关节塞回到皮肤下面,用另一只手把指头掰正。

一阵蠕动,像加了特效的科幻电影,狰狞的伤口消失不见,皮肤表面析出了裹在身体里的泥沙。

蔡基活动一下手指,已然恢复如初,他伸了个懒腰,拍拍身上的灰尘,就这样平静的站了起来。

朝楼上某层楼探出来的摄像机竖了个大拇指,示意自己很ok,然后掏出保护的好好的手机,打开记事本,上面已经有了密密麻麻的记录,蔡基在最底下继续写道:

第十六次身体强度跳楼测试

测试时间:201908229:30

下坠高度:九楼

身体情况:手指骨折,脏腑轻微创伤,三秒内痊愈

痛感等级:极其轻微,忽略不计

按灭手机,蔡基伸手拔出嵌在臀大肌里被腐蚀的钢钉,随手扔掉,他需要回到楼上去,继续下一次测试。

这几天的时间里,他已经逐渐熟悉这种非人的不断的跳楼,虽然他不明白黄先生为什么不带他回局里去,而是选择在这样一个荒郊废弃大楼里逗留。

修长有力的手指不断敲打着键盘,一只无聊的蜘蛛从桌腿静静的爬到桌面上,它无法忍受散发着滚烫热气的散热口,奋力的绕到更明亮的一边。

它迷路了,似乎察觉到巨大的危险,慌乱的翻越到与自己等高的平台上,在从未见过的方块突起缝隙里狂奔,想要回到墙角的蛛网上。

敲打键盘的手指停顿了一秒。

碾死一只跑到键盘上的蜘蛛,黄沧海将蜘蛛尸体抹在桌腿上,继续敲打键盘。

黄沧海刚才再次联系了买家,蔡基的出售价格已经谈拢,国内的异能实验室在特保局半年前的铁腕秘密打击下,十不存一,除了境外几家渗透进来的老字号,大多销声匿迹。

黄沧海长期出售血脉者给实验室,有稳固的合作关系,否则也只能乖乖的把蔡基带回特保局,在自己星章上留下一枚不能吃不能喝象征着狗屁荣誉的纪念徽记,领取豁免一年任务的权力。

黄沧海已经提前豁免了七年高危任务,而七年以后,浩劫来临,哪里都不会有太平日子,出不出任务自然没有区别。

自从得知这个秘密,黄沧海就彻底黑化了,他利用特保局权限与自身魂系异能,与多个异能实验室合作,提供原材料,获取报酬,补充自身实力。

什么是原材料?

自然就是那些刚刚血脉觉醒,对异能世界一无所知的新手血脉者,因信息不对等,单纯弱小易哄骗,背后没有组织撑腰,卖给实验室,毫无后患。

至于那些被出卖的血脉者以后会有什么遭遇,被折磨成什么模样,黄沧海一点也不关心,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攒够资本,应对七年以后的浩劫。

浩劫具体是什么?黄沧海也不清楚,他只知道那是来自喜马拉雅山脉的危险,人类对于人迹罕至之地缺乏警惕。

如果不是他的瞳术幸运的复原了一次特保局高层会谈最后十几秒的内容,他也将会和一无所知的普通人一样,被蒙在鼓里,被末日吞噬。

黄沧海的特异实用性很强,尤其是用在普通人身上,无论是制造幻觉,篡改记忆,甚至于直接用精神链接把对方搞成傀儡或是植物人,都不费吹灰之力。

而对于血脉者,也有一定效果。

比如他和蔡基从一见面就悄悄的使用了瞳术精神蛊惑,并在精神链接时试图直接控制蔡基,奈何蔡基抗性太强,否则黄沧海也不用编造太多谎言。

精神链接失败了,但悄悄种下的心理暗示似乎有些效果,所以蔡基消除戒备,轻信了黄沧海的所有说辞。

再比如那个姓孟的公安局长,所有关于黄先生的记忆都是他花了几秒钟植入的,而且他还顺手在孟局长脑域中动了手脚,不久以后,孟局长就会因抑郁症跳楼自杀。

黄沧海作为特保局四部员工,做的却都是黑暗世界里的勾当。

黄沧海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在万丈高空走钢丝,稍有不慎将万劫不复,他从来都只利用假期做生意,并且定下规矩,在交易时不和其他血脉者接触,以免发生意外,可谓小心谨慎。

前些单交易没出一丁点纰漏,给了他不少信心。

远处一声重物落地产生的闷响打断了黄沧海的思绪,他离开桌边,探头出窗台往下撇了一眼。

这个叫蔡基的血脉者,真的是个异类!

黄沧海是第一次遇到能抵抗自己精神链接不被制服,仅仅略处下风的新人。

而后续仔细观察更是让他吃惊,蔡基的身体指标已经逼近乃至超越了蛇级血脉者。

刚刚觉醒力量,能有这样的实力,简直可以称得上妖孽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黄沧海认为蔡基似乎是一个全能型血脉者。

已知蔡基有血液剧毒、机体强化、精神力强化等等多项变异,黄沧海见过几个全能型的血脉者,他们都是几十年的资深血脉者,成长起来非常不易。

在异能界,全能型血脉者并不认为是最好的进化方向,全能,也意味着全不能,意味着平庸,没有一项进化成天赋再好有什么用,世界末日就要到了,未来能不能活下去都是未知。

黄沧海自我安慰道。

异能界对血脉者有官方的等级划分,国内这边是按照觉醒异能可使用能量强弱进行分级,从宇级到蝇级,中间七个跨度,当然这种分级在十几年前已经有人想要提出改变,以实际战斗能力或实用性来重新划分,但很难形成一个标准,最终不了了之。

黄沧海明白一个道理,任何血脉者的异能总会有用武之地,只有适不适合,很难说孰强孰弱,这世界上没有无用的异能,要警惕所有人。

黄沧海刚才已经把评估结果写好,架在窗口的摄像机也记录了大量的蔡基身体强度测试的影像资料,现在只等对方就邮件里交易内容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然后在这个约定好的交货地点,等待对方上门取“货”。

和黄沧海这次做交易的实验室正在急迫的寻找一具肉身强大的生物,并不限于人类,所以黄沧海将蔡基交易给对方,有一些贱卖的意味,毕竟蔡基是一个血脉者,远比智商低下笨拙的变异猛兽价值更高。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到了午饭时间,蔡基完成了当日拍摄内容,从外面回到黄沧海呆着的房间里,此刻他已经穿上了衣服。

黄沧海合上电脑,示意蔡基坐到桌子对面,用大拇指捻动手串,两人面前多出两份热腾腾的饭菜。

“吃吧。”黄沧海带着微笑递过一双筷子,心里却已经给蔡基判了死刑。

桌上的饭菜和半个月前黄沧海摄入储存时的看上去毫无差别,唯一的不同在于黄沧海在鸡腿里加了一定剂量的迷药。

以便于稍后的交易更为顺畅。

这串空间手串是特保局几年前给黄沧海发的功勋奖励,可以切割空间连带物品一起储存,黄沧海听说是擅长空间异术的局副大人的杰作,已知国内只有这一个。

蔡基第一次见到黄先生使用手串掏出桌子和电脑时惊为天人,但几天下来也能保持镇定,唯一遗憾的是,黄先生口味偏淡,储存的饭菜不合自己嗜辣的习惯。

两人默默的吃着饭,等蔡基啃完一个鸡腿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话。

他想再次确认黄先生几天前的承诺——特保局保留自己正常公民身份,不干涉自由恋爱结婚,以及额外的以大乐透为借口兑现的几百万安家费。

可刚开口,就看到黄先生手机亮了一下,似乎收到条信息,黄先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整个人突然站立起来。

“走。”

“去哪?”蔡基一脸错愕,饭才吃了一半。

“刚才已经联系到了组织,稍后就在一公里外接我们,下午我们到局里去报道。”黄沧海用空间手串收好电脑,扬了扬手里的评估报告与影像资料。

“通过几天的评估,局里对你期望很高,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至于之前的承诺,我早就已经做了汇报,部门已经批准。”

蔡基松了口气,露出笑容,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草率做出决定加入特保局,但是这是一个合理的选择。

父母和女朋友一定会同意自己的决定,况且未来自己也可以更好的了解身体的情况,甚至获得更强的力量保护家人朋友甚至是国家。

“谢谢你!黄先生,真的感谢,你是个好人,以后还少不了多向你请教!”蔡基伸出手和对方紧紧握在一起,并发自心底感激黄先生。

蔡基跟着黄先生来到大楼外的空地上,然后顺着无人的偏僻小道走入旷野,过了一会,一架直升机从远处低空飞来缓缓降落在两人面前,巨大的螺旋桨激起的灰尘四处飘扬,小沙砾打在蔡基的脸上,他的马尾辫被吹的左右摇晃。

这是蔡基第一次见到真的直升飞机,但并不妨碍他幻想加入特保局后未来的某一天,坐在直升机上,手里拎着巨大的重型机关枪,喷扫烈焰收割地面上暴动的邪恶分子。

直升机上跳下来两个穿着迷彩服的壮汉,这两个壮汉身材魁梧,只比蔡基低一头左右,他们严肃的的和走上前的黄先生打招呼。

蔡基猜测这两人也是未来的同事,他们看过来的眼神不是那么友善,带着一丝审视的意味,这也很好理解,蔡基这几天已经听黄先生聊到过特保局外派任务的危险性,从刀山血海走出来的好汉身上都带着杀伐气息,这很正常。

他们和黄先生低声细语交谈了一番,由于声音太小,听觉大幅提升的蔡基也只隐约听见几个词语,实验、黑鲸、优惠。

交谈的同时,黄先生还侧过身,带着笑容指一指蔡基,像是在给新同事介绍自己。

大概过了一分钟,其中一个大汉从背后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包裹递给黄先生,三人一起朝蔡基走了过来。

蔡基友好的伸出左手,他曾在国企干了好几年,若是在以前,他还会下意识散烟。

那两个壮汉似笑非笑的朝蔡基点点头,待到离近一些时,猛地贴到蔡基身上!

一人抓住蔡基一条胳膊,同时绕动小臂,反关节往下压!

蔡基差点被掀翻,利用良好的平衡才稳定住身体,还以为是新同事和自己开了个玩笑,可另一条胳膊上传来持续的反关节下压的力量,让他产生了浓浓的困惑。

这两个“新同事”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么大的力气,足够让普通人胳膊脱臼了!

蔡基原本可以轻松摆脱,在常人看来巨大的力量,远不是蔡基的对手,蔡基虽然不知道为何对方要擒拿自己,但下意识就要反抗,同时朝黄先生看了一眼,想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四目对视的一瞬间,黄先生双眼突然爆发出一阵蒙蒙微光,蔡基立即忘却了自己前一秒所产生的所有念头。

蔡基的头脑变得空洞,思考随之滞涩,转而专注的盯着那双颜色迥异的眸子,那双眸子散发出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一瞬间,周围颜色灰败起来,所有的东西都开始疯狂旋转,扭曲,拉伸。

昏睡术配合刚才摄入的迷药,效果明显加强。

蔡基连忙晃了晃脑袋,试图驱散令人昏沉的睡意。

“不要抵抗,没有用的!”黄沧海冷冷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