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邀请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42 字数:4511 阅读进度:6/22

其中一位之前蔡基见过面,是满脸横肉身材高大的孟局长,孟局长仰视着扎马尾辫的壮汉,明显有些不适应。

虽然收到了小张汇报的情况,但他仍无法相信眼前这位就是前几天见义勇为的年轻人,愣了足有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连忙介绍他身边的同伴。

孟局长的同伴是一个尖脸中年人,穿一件棕色的亚麻衬衫配白色休闲裤,手上戴着串,脚蹬布鞋,他取下墨镜,一双眼睛颜色引人注目,一只是黑色,另外一只是绿色,这双眼睛古井无波,平淡的打量着蔡基。

孟局长的姿态摆的非常低,完全没有分局领导的派头,连腰都微微弯了几分,看起来应该很惧怕身边的同伴。

其实孟局长也不太清楚这位同伴的来历,这两天出了持械行凶的案子,又是在医院大庭广众之下,网上流传出了视频,社会关注度很高,蔡基作为见义勇为的好市民,已经有媒体申请要采访,孟局长借口蔡基受伤未痊愈,挡了下来。

直到张宇峰来做工作汇报,并附上蔡基照片和请假申请,孟局长得知事情变得更加离奇,连忙又一次将蔡基的事情向上汇报,上头似乎也没碰到过这种情况,估计也是继续往上汇报。

直到今天上午,突然接到省局电话,电话里大领导说有位身份保密的同志要过去,姓黄,让孟局长做好接待,同时不要声张,需要孟局长亲自陪同,并将蔡基第一时间转交给对方。

这才有了这次造访。

“这位是首都来的黄先生。”孟局长介绍道。

能憋出这句话也不容易,这算是孟局长唯一知道的信息了,这位黄先生不苟言笑,上午独身一人找到他办公室,因为身份特殊,孟局长也不敢凑太近,试探性的聊天,对方也只是勉强应付,孟局长在车上干脆没再做任何交流。

蔡基友善的打了个招呼,还在等孟局长继续,却没了下文。

“你们回去吧,这个人交给我,从现在开始,关于他的事情,严格保密。”

黄先生毫不客气,“严格保密”四个字一字一顿,声音冷冰冰的。

有趣的是,孟局长没有丝毫迟疑,闷头带着人就走,甚至很小心的把门给轻轻关上了。

套间里只剩下了蔡基和这位黄先生。

“你肯定很想知道我是谁。”黄先生神色稍缓,似乎蔡基才有资格和自己去交谈,他慢悠悠的踱到沙发旁,舒舒服服的坐了下去,解释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黄,是特保局四部员工,这次来,是给你提供一份工作。”

蔡基完全不知道特保局是干嘛的,他倒是知道社保局是交社保的地方。

“一份工作?”蔡基有些紧张,“特保局是什么地方?”

“特保局是一个机密机构,专门处理棘手的重大事件,我收到你的资料,做了调查,你初步符合加入特保局的条件,今天专门来正式邀请你加入,与此同时,也算看看你的真实情况。”黄先生的回答很耐心。

蔡基提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一半,因为来的不是要切片他的人,而是机密机构的同志,发现自己骨骼清奇,邀请加入,这也正符合蔡基的预期想法!

不知道为何,第一次见黄先生,蔡基就觉得这个人很不错,诚恳,温和,说话不急不慢,一看就是个很有涵养的人。

“为什么选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蔡基不动声色谦虚道。

黄先生没有急于回答蔡基的问题,而是从桌上拿起酒店配的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一饮而尽。

“你出身工薪家庭,从上学到工作,身上没有任何污点,并且这一次遇到突发事件,表现突出当然,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黄先生坦然一笑,拿出一张蔡基之前的照片,和眼前的巨汉对比了一下。

“你以前确实很普通,但现在已判若两人,看来你的血脉已经觉醒了,对吗?”

血脉觉醒?

血脉觉醒是个啥?

短暂的沉默后,蔡基脸上表情毫无变化,心里已经开始犯嘀咕。

老蔡家三代单传,没听说过有什么血脉啊,而且听说很多年前,家里是给有钱人家种田的,贫农一枚啊。

难道老爹真实身份是个隐形富豪,为了让我好好奋斗,把财产捐献给了国家?

或者爷爷当年是某个被迫害的古老家族遗落世间的少爷,必须隐姓埋名躲避仇家?

越想越离谱,越想越玄幻。

“血脉觉醒?”蔡基只好配合着重复了一下这个新听说的概念。

“不错!就是血脉觉醒。”黄先生换上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继续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最近一个月你是不是持续性精神亢奋,无病低烧,夜间多梦?这就是我们血脉者第一次觉醒前的征兆。”

蔡基满头的黑人问号,心想这些症状我一个也没有啊,你认错人了吧!

他刚想否定,突然考虑到是不是顺着对方的话承认,会好一些?

因为蔡基敏锐的把握到了对方话里的“我们”二字。

虽然完全搞不懂情况,但根据蔡基混职场的经验,和陌生人建立同理心,先假装成一伙绝对不会有问题,更别说对方看上去地位颇高。

于是蔡基先下意识的点点头,又幡然醒悟般佯装自己秘密被知晓,大惊失色道,“你怎么知道!”

黄先生说道:“每一个血脉者觉醒都会经历相同的过程,那些症状消失后,普通人无法想象的能力便在我们身上显现!每一个血脉者,从此便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特异之处!”

“你的血脉应该主要集中在毒液系与力量系,都是很实用的特异能力,正是特保局所需要的。”

黄先生的回答很像回事,可在蔡基心里已经彻底否定了自己是所谓的血脉者的可能。

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可不仅如此!

视力,听力,嗅觉,乃至于第六感等等都更敏锐了,应该是全方位的加强,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一切变化的起因,是那个奇怪的电话,是那个诡异的梦、陨石!

和什么血脉觉醒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看起来是一场误会。

但是现在不能暴露,谁知道这个黄先生是不是个辣手摧花的主?

于是蔡基继续自己的伪装,静观其变。

“觉醒了血脉,也就有了进入特保局的资格,国家需要这样的特殊人才,来处理一些特殊的事情,那里也是我们唯一的容身之地。”黄先生继续说道。

“原来我已经成了血脉者。”蔡基苦涩的笑了笑,“黄先生,像我一样的人,特保局里有很多?”

“不算少,各部门血脉者算下来,上百人是有的。”

蔡基继续问道,“为什么说特保局是血脉者唯一容身之处?”

黄先生不做声,把喝完的红牛罐子摆在蔡基面前的茶几上,指着空罐子,问:“我为什么会喝它?”

蔡基忍住了打对方一巴掌的冲动,“因为这是公家订的房,这瓶原价6元饮料对于你来说是免费的,而且你渴了。”

“你说的都对,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红牛里含有牛磺酸和咖啡因,可以缓解疲劳,含糖量高,喝完会让人产生幸福感与满足感。”

蔡基还是没明白这和自己的问题有何联系。

黄先生继续说道,“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糖尿病患者,还会有人天天喝红牛吗?红牛恐怕会被当做严格管制品,甚至被销毁,它作为一款很棒的饮品,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对吗?只因环境不同,好坏颠倒。”

蔡基有些无语,这个黄先生文化程度不高啊,还喜欢卖弄。

他举的例子要分情况,糖尿病人群因平时需要对血糖进行控制,有时会出现低血糖状态,这时候喝一点没问题啊!

但是蔡基听懂了黄先生想表达的意思,黄先生的意思是,血脉者在社会上流窜就是不稳定因素,而在特保局就会变成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所以,觉醒的血脉者,就像应该被管制的红牛?”蔡基问道。

蔡基和人谈话时有一个习惯,喜欢盯着对方的眼睛,但是这一回,当他提出问题把目光投向黄先生时,那对不同颜色的眸子突然爆发出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短短一瞬间,屋子里颜色鲜艳起来,红的更红,黄的更黄,所有的东西都开始疯狂旋转,扭曲,拉伸,整个空间变得极不真实。

蔡基只感觉心脏突突狂跳,全身发软,想要移开目光,但怎么也做不到,直到几秒钟之后才逐渐恢复正常的五感。

逐渐适应后,蔡基隐约发现了黄先生与自己头部之间连接着一条虚幻的白线,他好奇的沿着这条白线向前追溯。

蔡基的念头一瞬间就漫游到了白线的另一边。

有趣的是,如同灵魂出窍附身在了对方的身上,蔡基竟能从对方的视角看到自己端坐在椅子上,像是一面不会左右颠倒的镜子。

与此同时,他捕捉到黄先生心里的一个想法。

“这个小子怎么还能挺得住?”

不好!

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自己能捕捉到黄先生的心里想法,此时蔡基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该晕倒了,再不倒估计对方该怀疑了!

于是他意念一动,主动沿着那条虚幻的白线退了回来,视角重新发生了调换,又像是灵魂回归本体。

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演员蔡基迅速呈现出一副头痛欲裂生不如死的表情,扑倒在面前的茶几上。

黄先生露出一抹异色,但还是松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蔡基发现那条虚幻的白线突然消失了,如同从未出现过。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已和普通人不同,我的特异是这双眼睛,以后请不要试图长时间对视,会非常危险。”黄先生睁开眼睛,看见瘫软在沙发上,大口喘气的蔡基,笑了起来。

“刚才我用了精神链接,你的抗性已经完全出乎我的预料,我几乎无法影响到你!当然,如果是你不是血脉者,现在已经可以送去火化了,这也算是一次检测,恭喜你通过了。”

蔡基颇感震惊,一方面是因为黄先生的话,一方面是自己面对所谓的精神链接时,竟然能快速适应,并且某种程度上来说“反制”了黄先生。

估计仍然是那个印记的功劳。

“知道特保局的人很少,复仇者联盟看过吗?你可以把它们做类比,一点也不夸张。”黄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面巾纸,轻轻擦拭眼角的泪水,看起来使用能力要付出代价。

蔡基默默心疼黄先生一秒钟。

“关于特保局,我能告诉你的暂时只有这么多,那里是每一个血脉者的理性选择,今天我亲自过来,也是邀请你加入。”

“如果我选择不加入会怎么样?”

蔡基觉得对方实力不过如此,底气足了一些,好奇的反问道。

“你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人类能接受的范畴,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而为了避免危险,只有两种办法。”黄先生放慢语速,一字一顿道,“控制,或者,消灭,特保局的宗旨是维护和平。”

蔡基听了黄先生直白的回答,明明应该害怕,但是却生不出类似的情绪,他当下恍然,看来那个印记拔高了自己情绪波动的阈值。

已经明白自己目前的处境,蔡基开始思考,比起单独一人面对未知,投靠强大的组织是更好的选择,但不知为何,他心里有种隐隐的担忧。

是因为担心自己并非所谓的血脉者,以后被发现么?

还是担心自己会逐渐“进化”为一个怪物?

蔡基捕捉不到源头,捏了捏眉心,暂时无言。

黄先生把蔡基的动作看在眼里。

“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你是我招募的第十四位伙伴,另外十三人性格迥异,但都能看清自己,作为血脉者,跃出樊笼,已不在普通人范畴之内,从此以后云泥之别。”

“就像我手里这串珠子,每一颗都价值连城,不用绳子串起来,丢了、碎了多可惜,特保局如同这条绳子,约束所有血脉者,也让所有血脉者体现价值。”

黄先生摩梭着手串,指头细长而干燥,动作轻柔,十之八九的注意力集中在珠子上,仿佛只是随意和蔡基唠叨,“另外,特保局对血脉觉醒研究最为深入,想要弄清自己身上的事情,光靠自己琢磨可不成。”

黄先生笑了笑,又看了一眼蔡基,“如果我没猜错你已经心里有了主意,这里是血脉者最好的归宿,跟我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