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变化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41 字数:3078 阅读进度:5/22

孟局长临走前安排的很周全,蔡基的事情,他要第一时间向上级请示,收到答复前,所有知情人保守秘密,他并没有要求蔡基抽血化验,一切求稳。

从医院出来后,民警小张跟着蔡基去了趟家,蔡基简单收拾完生活用品就搬进了酒店的套房里,虽然不允许外出,但好吃好喝,还不用掏钱。

蔡基和女朋友通了电话,没说辞职的事,借口出差一趟,暂时先不约。

他没联系父母,因为一打电话保准就停不下来,通话时间半小时打底,二老绝对从天冷加衣一路说到什么时候领媳妇回家,充满温情的絮絮叨叨直到蔡基耳朵起茧。

蔡基不准备把医院发生的事情告诉爸妈,怕父母担心,他从来都只报喜不报忧。

繁重的工作压了蔡基五年,但在爸妈看来,世界百强大型国企上班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情,蔡基短时间不准备透露已经辞职的真相。

刚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蔡基不断提醒自己放轻松,静观其变,犯罪嫌疑人行凶在先,受伤也是罪有应得,任谁都不能把错怪在自己头上。

自己背景清白,又是见义勇为,大面上没有任何问题。

蔡基真正烦恼的是,警方发现了自己的血液有问题,上面必然会有一个处理意见,现在需要足够耐心去等待那个未知的结果。

与此同时,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扰乱蔡基的思绪——蔡基左眼视野范围内多出了一截细长的横向柱状长条。

柱状长条很细,很亮,大体是红色,仔细区分的话,前三分之一是深红色,后三分之二是浅红色,占据了蔡基左眼近乎一半的视域。

蔡基未被吓到,毕竟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匪夷所思,他猜测,柱状长条仍旧是身上的印记搞的鬼。

蔡基只觉得眼前这个不借助任何投影就能一直出现在自己视域的柱状长条很神奇,它就静静的悬在虚空中,蔡基整理衣服时,就投影在衣服上面,吃东西时,就投影在食物上面,走路时,便在穿着短裙热裤的大长腿间时隐时现。

蔡基尝试着确认它的位置,他闭上眼睛,柱状长条仍然出现在完全黑暗的视野中,他睁开眼睛或者揉眼睛,柱状长条也不会消失,不管如何移动,它都会牢牢占据蔡基左眼正中间的位置。

最开始发现它应该是蔡基制服犯罪嫌疑人之后,骑在矮个男人身上时蔡基还以为眼睛里进了东西,没当一回事,可大半天下来,蔡基就发现不对了。

根据蔡基的仔细观察,柱状长条,似乎像是一个进度条?

按照颜色来判断的话,应该表示的是百分之三十左右的进度?

可这代表什么?

身体被改造的进度吗?

这个想法一出现,蔡基自己就立刻否定了,因为这个柱状长条一出现就是这个颜色占比,深红色三分之一,浅红色三分之二,不会增多也未曾减少。

而蔡基的身体依然在持续不断的自我改造,愈发强大,似乎永无止境!

首当其冲是头发,蔡基觉得自己应该接一些生发产品的广告,保证一次成片,连特效都不用加。

住进酒店的第二天,蔡基睡醒就发现头发又猛长了一截,撩到前面把脸都能盖个严实,为了避免成为男版贞子,只能决定剪掉。

民警小张是个好小伙,周末不能陪媳妇逛街,还要给蔡基剪发,蔡基的头发不光长的快,而且韧劲十足,刀子切不断,剪刀绞不动,像钢丝一样。

小张捏起一根头发使出老大力气,嘣的一声,终于剪断了,可是一旦把三五根放到一起,剪刀剪劈叉了,头发完好无损。

实在无法,小张最终用一根铁丝解决了问题,秃了好几年的蔡基喜获新发型——马尾辫。

接下来第二天下午,也就是八月十五日蔡基午休起床后,又遇到了麻烦。

陪伴了蔡基五年的白色棉布背心,因睡觉时身体野蛮生长,肌肉发胀,给撑破了,碎成破布片。

蔡基睡醒跳下床,一照镜子,标准魁梧大汉,背阔肌上能切菜,胸肌能夹核桃,用皮尺一量,净身高两米。

一天时间,蔡基身体涨大了好几圈。

蔡基住的是个套间,一出门把民警小张吓得差点软倒在地上,像看怪物一样看蔡基,半天才缓过来,确认了是同一个人。

家里带来的衣服都穿不上了,怎么办,蔡基慌乱且羞愧,只能继续麻烦小张同志,大码男装安排一波,不过刷卡得刷自己的。

民警小张迫不及待离开了,走的时候,口头表示充分信任蔡基,但还是默默的掏出手铐,从套间外面将门反锁,把蔡基铐床上了。

蔡基光身子在毯子里躺了小半天,小张竟回来了,不得不说民警同志心理承受能力就是强。

小张回来买的3xl码的衣服,蔡基一穿像紧身衣,凸显出爆炸性的肌肉块,身上涂点绿颜料就能演浩克。

蔡基全身充满力量,举手投足间顾盼自雄,一时技痒,想试试手劲,又没趁手的东西,抓了个质地良好的玻璃茶杯,只用了三分力,竟把茶杯给捏碎了。

碎玻璃渣烂在手心里,鲜血淋漓,但是不疼,蔡基小心翼翼的把玻璃渣连同血肉块搓进垃圾桶,结果血液把垃圾桶桶底腐蚀漏了,地毯给烧掉一块。

蔡基给酒店赔了五百块钱,鞠躬致歉。

民警张宇峰二十来岁的小伙,当了两年警察,鸡毛蒜皮的小案子遇到不少,这回也是背运,被安排了这么个差事,起初不觉的有多可怕,但一天下来就心惊胆战起来。

他哪见过这种怪人怪事,晚上睡不着啊,分局领导交代的任务,必须完成,但是身边这个家伙怎么看都越来越像个怪物。

尤其第二天晚上,兴许是做梦,蔡基不小心挥手把墙壁打出一个坑之后,小张同志终于坚持不住了,跑去向领导请病假,签了一份保密协议,回去休假了。

十七号早上就换了个人过来,这个人三四十岁,两眼精光四射,面露杀气,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甚至不是一个警察,蔡基看见他腰侧鼓起来一块,说不定配枪了,蔡基若有什么风吹草动,怕是会被拔枪怒射。

不过,子弹能产生多少伤害,真说不准。

因为十七号早上起床后,蔡基全身皮肤表面长出一层透明薄膜,离远了看不出来,摸上去像砂纸,粗糙坚硬,蔡基拿剪刀戳脸,相撞发出尖锐摩擦声,直冒火星子。

蔡基咬牙下狠心,换了个位置,对准大腿根,使出浑身力气,朝身体最薄弱的部位使劲再戳,这回成功戳了个洞,可能戳到动脉,竟往出飙血,不过鲜血飙射了两秒就自动止住了。

可怕的自愈能力,蔡基几乎感觉不到疼痛,正在感叹,就发现屋内烟雾缭绕,到处嗤嗤作响。

这回赔了一千五。

蔡基愁啊,这才短短四天,自己就近乎刀枪不入了,心里彻底没底了,再这么下去,过几天就和人类生殖隔离了,刚交的女朋友,怕是得黄啊。

蔡基隔三差五就对镜检查肩膀上的流星印记,因为他清楚,所有的一切,肯定和这个“纹身”有极大的关联。

流星印记源于一场真实无比的梦境,一切的变化由此而起,正像电话里那个声音说的“改变命运”。

对方的说法准确无误,蔡基已经心悦诚服了,与此同时,他发现肩膀上的印记这几天颜色逐渐变淡了!

不是掉色,更像是流星印记从皮肤表层逐渐渗入,被身体吸收了,会不会等到印记完全融入身体后,改造就会结束?

谁都不知道,几天之前,他还是一个腰肌劳损、颈椎增生、高度近视、秃顶的中年油腻男,不是超级英雄的胚子,唯一的梦想就是开个清吧,自己酿点啤酒,日子轻松点。

这段时间蔡基脑子里头有两个小人一直在打架,一个小人告诉蔡基,不用担心,只要凶手清醒认罪伏法,你就是大英雄,接受表彰,接受媒体采访,登上微博热搜,网络走红,走上人生巅峰,哈哈哈哈,很棒吧。

另一个小人一巴掌把第一个小人拍飞,哀声叹息说,你现在处境很危险,国家不会让你当英雄,不信等着瞧,肯定有人秘密来把你接走,在哪个荒郊野外秘密基地变成小白鼠,抽血切片,折腾死了还会被做成标本研究,甚至传给下一代。

蔡基也不知哪个小人是对的,但似乎都很有道理,就这样纠结到十八号下午,有两人登门造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