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谈话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40 字数:4134 阅读进度:4/22

“先生,请配合,只是简单的检查清创哎,你去哪啊。”

急诊室医生李翠花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今天上午在院内发生持刀伤人事件,一起送来五个伤号,除了凶手,剩下四个伤患中,一个老人滑倒,股骨近端骨折,一个小伙子背部中刀,致左下肺贯通伤,膈肌破裂,正在手术室止血和膈肌修复,受伤最重的是名孕妇,至今仍在昏迷,同样在手术室中积极抢救。

还有一个特例,就是眼前这位“英雄”,半边身体都被血染红了,衣服不知道什么原因弄得一股酸臭味,破破烂烂,被好心群众强行带来急诊室,就是不让检查治疗。

“不用治疗,我好着呢!”

蔡基用手捂着沾满红黑色血浆看上去粘稠发腻的肩膀,迈腿就往外走。

“不行,你不能走。”李翠花伙同另外一个医生,拉起一条“防线”,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的心里充满了荒诞感,有人竟然能把这么重的伤势不当一回事。

“小擦伤,不疼不痒的。”蔡基挥动手臂以证清白,同时防止对方逼近,动作连贯流畅。

“不行,院长特意叮嘱,你见义勇为,必须保证你伤势无碍!”李翠花又好气又好笑,依然挡在门口。

“那是这,我治,但得去个厕所,五分钟,五分钟就回来。”

在医生护士疑狐的目光注视下,蔡基泰然自若的走了出去。

尿遁术,从小学起就练的如火纯青的看家本事。

万一检查出来被戳的严重刀伤,才半小时就已经愈合如初不痛不痒了,这种反人类常识的事,蔡基怕是要被带去秘密机构切片了。

说起来蔡基自己都害怕,一个小时前他还想着体检,现在一心只想着赶紧离开医院。

自己的身体太古怪了,比起正常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似乎还未停止,蔡基难以想象,一年半载之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中国版超人?

还是怪兽哥斯拉?

蔡基现在只想赶紧回家,躺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一杯卡布奇诺,平复心情。

蔡基刚出门走到大厅,还没来得及开溜,就敏锐的发现了排椅上坐着两名警察,对方过了两秒才看见蔡基从急诊室出来,马上站起来,露出和善的微笑。

“认识一下,我是友谊东路派出所民警张宇峰,旁边这位是分局刘队长。”年轻一点的警察指着旁边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给蔡基介绍道。

“张警官好,刘队长好。”蔡基连忙分别和对方握手。

“你好,怎么称呼?”长相凶恶的刘队长握了一下手,连忙龇牙把手抽了出来,面色一变,态度很客气。

“我叫蔡基,叫我小蔡就行。”

刘队长目光灼灼,把蔡基从头到脚上下看了一遍,“今天我们辖区内发生恶性持械伤人事件,接到报警电话我们高度重视,第一时间派出警力,可惜还是来晚一步,不过多亏了有你,将犯罪嫌疑人制服,避免造成更多无辜群众受伤,我可得代表大家好好谢谢你!”

说完刘队长竟然立正敬了个礼。

蔡基连忙摆手,“别别别,刘队长,应该的!”

“听说你受伤,我们不准备打扰,还想一会去病房再探望,怎么,这就出来了?”刘队长注意到蔡基半边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以及红黑色糊状血浆和衣服搅在一起,卖相很恶心的肩膀。

“不要紧,划破一点点皮,血都是别处蹭到的,医生说贴个创可贴就没事了。”蔡基毫不在意的咧嘴笑道。

刘队长露出一抹讶色,又瞬间收了回去。

“真的没事?起码用碘伏洗一洗也好,再上点药,好得快!”张宇峰在一旁插嘴。

“不用,皮糙肉厚的,没那么金贵。”蔡基连忙转移话题,“二位专程在这里等我,是有什么需要配合的?”

刘队长和民警张宇峰隐蔽的交换了一个眼神,“毕竟出了这个事,得各方取证,尽快找出凶手动机,的确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刘队长依旧笑容满面,但这一天半时间蔡基的直觉也有相应的增强,他从刘队长的笑容里捕捉到一丝提防,以及害怕?

奇怪!

不待蔡基深想,刘队长又说,“按道理应该先让你养伤,不过情况有变化,希望你能跟我们去楼上一趟。”

蔡基嗅出了不对劲,“出了什么问题?凶手跑了?”

两人像商量好的似的摇了摇头。

“上楼慢慢说。”刘队长侧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蔡基只得跟着两人上到医院三楼,他没有和警察打过交道,也不知碰到这种事情对方的处理流程是什么,不过看起来这两位态度和善,不定还能得到表彰,发个勋章上个报纸,怕什么?

三人上楼走到走廊尽头,那是一个会议室,估计临时被警方借用。

推门而入,空间不像想象中大,三十平方不到,里面摆着一张圆弧型的老式会议桌,桌上两盆绿萝,外围一圈椅子。

此刻,椅子上已经坐着两个人,看见他们进来,点了点头,两人都穿着警服,满脸横肉,不威自怒,即使笑着也让人无法产生好感。

“人来了?”其中一个横肉脸问。

刘队长指了指蔡基,“这位就是制服嫌疑人的蔡基。”然后,他又指着横肉脸给蔡基介绍,“这位是分局孟局长。”

“孟局长好。”

“快请坐,这次多亏了你能挺身而出,社会中正是需要这样的好同志!”孟局长言简意赅,“犯罪嫌疑人有前科,在监狱呆过五年,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这次找你过来,一是表示感谢,二是有些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做确认,知道什么说什么,不要紧张。”

“好的,我积极配合。”

接下来的十分钟时间里,孟局长身边的横肉脸负责录像,刘队长打开一台笔记本进行提问,就案发时的前后经过等内容仔细询问了蔡基。

提出了很多问题,蔡基都一一如实回答,民警张宇峰一直在低头看手机,孟局长静静的坐着,听两人一问一答,偶尔会插一两句话,但整体上进行的很顺利。

十分钟后,对话完毕,刘队长合上笔记本,横肉脸也停止了录像。

这时,刘队长看了眼孟局长,后者轻轻点了点头。

“刚才的流程走完了,接下来的问题,可能更需要你的配合。”刘队长提了口气,表情严肃几分,连带着蔡基也不由自主的把身体坐直,“接下来谈话的内容不会被任何形式做记录,你大可说实话。”

刘队长递给蔡基一支烟,蔡基摆手表示不会,啪,刘队长自顾自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两股烟气从他鼻孔中喷射而出,好似已经憋坏了。

“犯罪嫌疑人目前伤势极重,正在抢救,生死不知。”

刘队长语出惊人,一出口就是劲爆消息。

蔡基差点忍不住“啊”一声,连忙憋回去,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清楚记得那个矮个子男人并没有受伤,了不起被他踹了几脚,至少在众人制服他之前,还能拼命挣扎,怎么这会就伤势极重,生死不知了?难道被制服以后遭到了围殴?

不无可能。

蔡基环视一圈,屋子里另外两个人对这个消息毫无反应,想必早已知晓。

“想不想知道他受了什么伤?”刘队长观察蔡基的反应,随即盯着蔡基的眼睛意味深长的问道。

蔡基点了点头,心里突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嫌疑人脖子、胸口、左脸颊被腐蚀烂了,大面积皮肤、器官受到伤害。”

“与你一同制服歹徒的还有三个人,他们胳膊和手掌也有相应程度的腐蚀,幸好不算严重。”

“犯罪嫌疑人的凶器已经融成一把废铁。”

说到这里,刘队长声音顿了顿,目不转睛看着蔡基,又接着往下说。

“警方怀疑,他们受伤和你脱不开干系,确切来说,是和你的血液有关。”

“包括刚才我们在握手的时候,我也受伤了。”

刘队长伸出自己的手掌,可以明显看到手掌掌心一小块皮肤皱巴巴的,发黄起泡,确实像是受到了腐蚀。

蔡基如同被一记闷锤击中,张着嘴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他张开自己的手掌,掌心湿滑的汗水混杂着暗红色的血印子,并无其他异常,但蔡基确实记得,当时自己跳起来压在行凶者身上时,确实用这双沾着血的手,掐过他的脖子。

“你再看看你身上的衣服。”

蔡基低头,这才发现自己t恤左边肩膀往下的部分破破烂烂布满孔洞,随手一扯,就毫无弹性的碎成几片,而破掉烂掉的部分,都沾满了自己的血液。

“我们充分怀疑,你的血液,具有极强的腐蚀性,除了你自己不受影响,所有接触过的人,都无一幸免。”

刘队长的话对蔡基来说无疑是颗重磅炸弹,如果放在以前,蔡基肯定急得跳起来辩解,但是此时此刻,刘队长一说,蔡基就信了!

刘队长又接着问道,“你知道自己的血液有问题吗?”

蔡基虽然明白是自己的身体又产生了变异,但这时候肯定不能和盘托出,于是他只好深深的摇了摇头。

“一点也不知道?”

“我献过三次血,上个月还贡献了400。”蔡基恰如其分的露出不解的表情。

“那真是怪事,难不成一会抽一管子再验验?”刘队长冷着脸打趣道,“别到时候把人家针管和机器给融了。”

会议室陷入了沉默。

过了足足十几秒,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打破的凝固的空气。

民警张宇峰连忙接起电话,“嗯,你说,嗯,好的,谢谢,我知道了,辛苦了。”

挂了电话,他凑到孟局长身边,声音很小但所有人都听见了,“嫌疑人生命体征稳定,已脱离危险。”

会议室里除了蔡基,所有人齐刷刷的舒了一口气。

孟局长摁灭烟头,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高大魁梧的身材极具压迫力,看上去足有一米九。

“小蔡,你是个好同志,今天这种怪事情,我们也是头一回碰到,我会尽快将情况如实向上反应,你的事情,暂时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以免造成恐慌。同时,为了安全起见和进一步调查,委屈一下,这两天,暂时留下,请做好配合工作。”

孟局长用手扫掉身上的烟灰,走到蔡基旁边,似乎要握手但又想起什么,最终拍了拍蔡基没染血的另一侧肩膀。

他转头给年轻的警察张宇峰交代道,“找个舒服一点的地方,标准订高点,不要让我们见义勇为的好同志受苦。”

说罢,便带着横肉脸以及刘队长等人走出了会议室。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自己的预料,蔡基看着张宇峰警惕又同情的表情,心里落差很明显,如果没猜错,自己见义勇为误伤犯罪嫌疑人,反而被暂时软禁了?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肯定是自己古怪的血液,蔡基不由得想起美剧《绝命毒师》里的化尸水氢氟酸,按照刚才刘队长说的,自己的血怕是比氢氟酸还厉害。

那么,除了血液,其他体液呢?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蔡基用小拇指抠出一坨粘稠而湿润的鼻涕,然后轻轻的,偷偷的抹在木制会议桌的下沿。

没有预料中嗤嗤冒烟,什么都没有发生,但蔡基的心情依旧很沉重,他已经预见到了危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