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诡变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39 字数:3309 阅读进度:2/22

“爸爸妈妈去上班,我去幼儿园~”

蔡基使出浑身力气翻过身,凭着印象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手机,关掉了闹钟。

每天早上的起床,是一场艰难的拉锯战,要打起十二分的精力对抗骨髓里渗出的困意,蔡基挣扎了半天,终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缓了两分钟,迈腿下床。

刚才的噩梦,可真是无比真实,睡醒后还历历在目,尤其是那扑面而来的巨大陨石和强烈的撞击感,一般有这种感觉都是睡觉翻身掉下床,但这次并不是蔡基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摇摇晃晃挪到卫生间,胡乱把脸打湿,抹上洗面奶,再胡乱把脸冲洗净,擦干,抬头看着镜子当中的自己,颜值在线。

拿起牙刷,涂好牙膏,打开开关,在嗡嗡声中正要刷牙时,蔡基的手突然僵在半空中。

他发现后颈上好像有个东西,戴上眼镜,视野骤然清晰。

疑惑的把头扭到一边,斜着眼睛打量脖子上的肌肤,只见白皙的脖颈靠肩胛骨后侧位置,多了一团红黑色印记,像是刚刚做的纹身。

什么鬼?

蔡基眯起眼睛,凑近了些,终于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栩栩如生的流星印记,从睡衣衣领处向下蔓延,蔡基利索的脱掉上衣,愕然发现,整个肩膀都是流星的尾焰。

整个图案从肩膀上气势汹汹窜出来,摄人心神十分逼真,单从纹身的角度去评价,比同事花两千块纹在小腿上的机器猫手艺精湛了不止一个档次。

可问题来了,昨天晚上睡觉前还没有这玩意啊!

昨晚什么时候睡着的?

蔡基猛地拍了拍脑袋,回忆如一团粘稠的浆糊,他怀疑自己该不会是因为工作太累而人格分裂了吧,就像电影《搏击俱乐部》里的泰勒,大半夜的做炸弹,把自己家炸了自己都不知道。

今天是几号?

看了眼腕表,八月十三号,可为什么记得昨天好像就是八月十三号啊?自己接到一个古怪的电话,最后还被陨石砸死了。

不对,那不是昨天,那只是一个漫长的梦!

自己没有辞职,也没有接到那个古怪的电话,没有被陨石砸死,没有蔡基盯着脖子上的印记,停止了自我安慰,那些真的没有发生过吗?

如果没有发生过,脖子上的印记怎么解释?

但如果真的发生过,自己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和往常一样从床上醒过来?

有点混乱。

蔡基用水把脖子上的印记打湿,抹上沐浴露使劲搓了半天,搓的皮都发红了,印记毫无褪色的迹象,如同长在皮肤里,非常结实。

蔡基决定进一步取证。

他回到卧室取出手机,点开通话记录,那两个陌生电话没在通话记录里,再点开微信,和领导的聊天记录没有被撤回的内容,再点开短信消息,银行卡消费记录里也没有雪糕支出的那五块钱。

截至目前,除了脖子上的印记,以及真实无比历历在目的梦境,所有的一切都和十二号晚上临睡前的状态相吻合。

蔡基无法得出一个科学合理的解释,这可能是一个超自然现象。

纠结下去也没什么用,马上要迟到了,辞职也得去上班,他准备明天去医院做个体检,看看这个印记是否影响健康,自己身体是否有恙。

很多天没有运动了,蔡基决定骑着公路自行车去上班。

早晨7点半金色的阳光挥洒在马路上,蔡基觉得腿上有使不完的力气,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车蹬的飞快,超过一辆辆摩托和电动车,蔡基上班如上坟的心情突然好了一点。

路过人民广场时,蔡基特意眺望了一眼远处,不出所料,广场地面没有陨石坑。

心怀忐忑拎着买来的包子豆浆走出公司电梯,员工卡还能用,打完卡走进办公室,同事们平淡的打着招呼问候,毫无异常。

蔡基长舒一口气,将那该死的噩梦抛到脑后,开始忙手头的工作。

埋头干活,等到干完从椅子上站起来,已经到了中午的饭点,蔡基如往常一样挠了挠头,这一挠,竟发现手感有一些微微不同。

以前蔡基挠头,会先碰触到头顶正中间的光滑的油皮,然后顺着稀疏发根按照顺时针小心翼翼的拨弄几下,动作轻微,以防本就不多的头发不慎再有折损。

而这次,他把手放到头上时,竟然出人意料的摸到了一层短短的硬茬!

天啊!

蔡基下意识发出一声惊呼,拔腿就冲向洗手间,对着镜子他终于确认了一件匪夷所思的怪事,早上还油光锃亮的头顶,现在竟然长出了一茬细密乌黑的短发!

难怪一早上头皮发痒,原来是在生长!

蔡基又惊又喜!

为了生发,涂的吃的喷的加起来他不知花了多少钱,糟了多少罪,蔡基从二十五岁起就秃了顶,这五年无时无刻不在等着这一天!

蔡基竟然长出来头发了,幸福来的太突然!

盯着群山环绕般黑色的盆地,那是希望之地,蔡基不敢想象,等到脑袋漫山遍野长满黑发,自己的颜值将大幅度提升,再去找女朋友定然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哈哈哈!

蔡基狂笑片刻,突然又意识到一件事情。

刚才太激动,近视眼镜放在桌子上没有戴,蔡基六百度的度数还伴有散光,按道理来说不戴眼镜如睁眼瞎,可为什么这会没戴眼镜,视力却毫无影响,一切如此清晰?

蔡基扭头去看十几米外走廊尽头挂着的海报:

“工作中的七个凡是”

“一、凡是工作,必有目标”

“二、凡是目标,必有计划”

“三、凡是计划,必有执行”

“四、凡是执行,必有检查”

“五、凡是检查,必有结果”

“六、凡是结果,必有责任”

“七、凡是责任,必有奖惩”

不光是最上面红色的大字,连底下蓝底黑色的小字也看的清清楚楚,这视力怕是得有一点五。

如果说单是秃顶长头发让蔡基欢呼雀跃,那再加上中高度近视视力恢复,以及蔡基抬起手臂,上小学五年级炮仗炸伤手臂上留下的狰狞疤痕,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印。

他毫不怀疑再过一会,胳膊上的疤痕将彻底消失。

平时坐一早上腰酸背痛脖子僵,今天神清气爽,懒腰都不想伸。

蔡基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某种未知的力量进行修复或改造。

蔡基斜靠在洗手台上,下意识点燃一支烟,想要平复突然变得有些紧张的心情,才吸了一口,就呛得猛烈咳嗽起来,犯恶心,平日里让人安宁的、美妙的味道,此刻却被胸腔本能拒绝。

这让蔡基回忆起初中失恋第一次吸烟时的场景,与现在的反应一模一样。

自己要被动戒烟了?

身为十多年的老烟民,蔡基实在无法想象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本能的厌恶烟草的味道。

“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蔡基不由得回忆起那场真实的梦境,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猛地掏出手机,打开百度,搜索“剁椒鱼头的做法”,网页加载中,蔡基的手一直在颤抖,终于,他看到了自己熟悉的内容!

“鱼头上撒上剁椒、姜末、盐、豆豉、料酒,锅中加水烧沸”,蔡基只觉得血液上涌,脑袋轰的一下,像被人打了一拳,晕乎乎的,他百分百可以确认,这和梦里百度的内容一字不差。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蔡基坐在洗手间的台子上,陷入沉思。

难道难道真如电话里所说,自己的命运已经改变了吗?

这不合理,简直是超自然现象!

那到底是一个梦,还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自己被砸死魂穿到平行世界?

自己是否清醒?是否处于濒死时的清明梦里,实际上还在陨石下奄奄一息?

今天从起床起所有的事情都是脑死亡前的回光返照?

不,不对。

蔡基深思很久,逐渐从最开始的慌乱中恢复。

他意识到,除非已是缸中之脑无从分辨,否则以他的五感,至少眼前镜子里的自己,鼻腔里的厕所尿骚味,手指划过的下巴上的胡渣子尖锐的触感,耳朵里传来的女厕所隔间里的冲水声和脚步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一分钟后,蔡基摁灭烟头,缓缓站直了身体。

现在他不秃顶了,不近视了,身体似乎变年轻了,接下来是不是可以筹划一下今后的打算?

首先,辞职,蔡基工作五年存了三十万,公积金账户八万块也可以取出来,手里有钱心里不慌!

再接下来,带着女朋友来一场浪漫旅行,出国转转,最好来个欧洲十国深度游,舒缓一下长期以来疲惫的心灵。

最后,就该考虑投资的生意了,他想开一间清吧,门面已看好,闹中取静,认真运作,生意应当不错。

在此之前,则需要去做一个体检。

蔡基明白,身体的诸多变化,大概率得不到科学的解释,但下意识还是想去医院试试。

人世间没有免费的午餐,是祸是福,还未可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