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命运

小说: 守法大魔王 作者: 二师兄的笔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3:38 字数:3297 阅读进度:1/22

蔡基心烦意乱,胸闷气短,头痛欲裂!

他揪着半秃后脑勺上的碎发,恶狠狠的按下ctrls后把鼠标扔在桌子上!

“不干了,辞职!”

办公室里埋头干活的同事土拨鼠般探头瞄了他一眼,又齐刷刷的把头埋回电脑后面。

蔡基站起来捏了捏发酸的后腰,环视一圈,愈发觉得小小的办公室如困兽的囚笼,他要破笼而出,一秒钟也不想拖延。

快速收好私人物品,找了张干净的a4纸,辞职报告挥笔而就,并附上自己潇洒的艺术签名。

经理办公室敲门无人应,旁边综合办公室里司机小张正趴着打手机游戏,听到蔡基过来了,头也没抬说,“领导去开会了,下午不在。”

蔡基无意逗留,顺手把辞职信放在桌子上,给经理发了条微信。

一出门,热浪袭人,八月十三日的下午两点半,气温三十八度。

出了写字楼,蔡基才走两步就后悔了。

真热。

于是他掏出手机,撤回微信消息,在楼下买了根小奶糕,折回公司,司机小张仍在打游戏,辞职信放在他旁边未被翻看,蔡基默不作声的收了回去。

回到办公室葛优躺陷进椅子里。

舒服。

外头热,耗到下午下班再辞,蔡基心想。

蔡基今年三十岁,在这家世界五百强呆了五年,某二级部门小主管,月入万把块,领导也颇为器重,这份工作不少人羡慕,但蔡基不打算继续干下去了。

他在这里不快乐。

而立之年,蔡基的血还没有凉透,中年危机下的蔡基筹划着自己出去创业,折腾折腾,自己当老板,比起办公室行尸走肉,更自在。

夜深人静无法入眠的时候,蔡基问自己:

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是像机器一样无限加班干活吗?

全月无休,全年无休,法定假期做数据分析?

蔡基叹了口浊气,抛开杂念,把如山的工作丢在一边,随手点开网页,输入“剁椒鱼头的做法”,反正要辞职,不如利用下午空闲提升一下厨艺。

他新交一个女朋友,偶尔需要露一手。

待看到“鱼头上撒上剁椒、姜末、盐、豆豉、料酒,锅中加水烧沸”时,办公桌座机铃声突然响起。

显示出一个陌生手机号码,蔡基随手接起。

“喂,是蔡基吗?”

电话那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哪位?”

“蔡基,你想改变命运吗?”

“什么意思?”蔡基没反应过来,“这是办公室座机,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听好了,交了辞职信尽快下班,今天下午三点半,来人民广场长椅休息区,改变你的命运,机会只有一次。”

电话那头是个男人的声音,说话不紧不慢,好像真的只是负责通知事情。

蔡基一头雾水,又颇感震惊,辞职的事他下午才第一次在办公室当众说,对方却知道,现在的骚扰电话这么犀利吗?

“你谁啊,你从哪知道我的事情?”

“嘟嘟嘟”

对方把电话挂了。

再打过去,无人接听。

真是匪夷所思,蔡基看了眼腕表,刚到三点整。

这个电话太古怪了,蔡基想了半天也猜不到对方是谁,相熟的人被他一一排除,上网搜索号码,显示也并不是被多人举报过的骚扰电话。

蔡基不得不承认电话里对方几句话就激起了自己的好奇心。

他怀疑这是一个恶作剧,因为从公司到人民广场,乘坐地铁二号线,半小时刚好能赶上。

换而言之,对方不仅知道他的名字和要辞职的事情,还知道蔡基的公司地址甚至是出行习惯。

平时三点半蔡根本不可能下班,而今天,因为辞职信都写好了,随时都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有点不可思议。

蔡基决定赴约。

蔡基要看看对方怎么改变自己的命运。

蔡基所在的城市大大小小的广场很多,但人民广场只有一个,也是蔡基平时下班回家必经之地。

作为广场舞大妈的大本营和竞技场,人民广场人气颇高,每到晚上各式舞团争奇斗艳,寸土寸金,不过下午三点半大妈还在家养精蓄锐,此刻宽阔的广场上几乎没有人。

蔡基坐地铁提前五分钟就到了,上扶梯出了地铁口,就是广场的台阶。

台阶上方立着一个红绸带模样的雕塑,雕塑的后方不远处就是供人休息的长椅,此刻打眼望去,长椅周围空空如也。

太阳依旧毒辣,地铁里积攒的一点点凉意瞬间蒸发,在空地站立片刻就浑身冒汗,蔡基连忙缩进路边树荫下。

一只手捏着张传单当扇子扇风,一只手抹汗,蔡基不打算过去等,一来太晒,二来想着先躲起来远远观察一下,看看来的是谁,到底认不认识。

等了半天,约定的时间过了,远处长椅那仍空无一人。

蔡基正疑惑着对方是不是堵车迟到了,或者是办公室有同事捉弄他,根本就是一个恶作剧,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把蔡基吓了一跳。

又是一个陌生号码,但不是之前那个陌生电话,尾数不一样。

“喂?哪位?”

“蔡基,从树底下出来,去长椅那边,从东往西数第二个长椅。”

蔡基一下子就听出来,声音还是下午给他打电话的那个男人,对方的声音很有特点,不快不慢,胸有成竹。

蔡基没想到对方竟然知道自己躲在哪。

“你到底是谁啊,鬼鬼祟祟的,你怎么知道我在哪?”蔡基微微有点恼火。

“去长椅那边。”对方的声音不紧不慢。

“哈呀,玩神秘是吗?很拽是吗?信不信我扭头就走?”蔡基一边说话,一边转头四下张望,除了这一排树荫,附近根本没有藏人的地方,找了半天没发现对方在哪。

“给你一分钟时间,一分钟未到,我挂电话,不再联系,你也错过了改变人生的机会。”

“装神弄鬼!”蔡基心里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但嘴还是很硬。

“还有50秒。”

“搞清楚,是你给我打的电话,是你请我来!”蔡基发觉对方仿佛一切尽在掌握,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还有45秒。”

“”

蔡基终究还是鬼使神差的从树荫下走了出来,走向了空无一人的长椅。

广场地面像是一张摊开的巨大烤锅,滋滋冒着热气,蔡基小跑起来,因为电话里一直在干巴巴的倒计时。

这种行为让他产生浓浓的耻辱和荒谬感,自己,竟然被一个电话遥控着在午后三十八度的广场上奔跑,而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当倒计时数到1的时候,蔡基也准时到了长椅旁边。

“很好,你赶上了时间,仍然拥有机会。”电话里继续说道,“看到长椅上的东西了吗?把它拿起来。”

蔡基顾不上喘气,低头一看,果然,棕黑色的木质长椅上,锈迹斑斑的扶手旁放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

一个不规则的小圆球。

黑黢黢的表面,晒得有些烫手,沉甸甸的,像是金属质地但摸起来仍有几分弹性。

球内中空,有个金属小块在里面,随着晃动会滚动着发出铃铃的脆响,小球外面开着两个孔,繁琐的花纹让小球看上去古朴而又精致。

“吹他。”电话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吹?”蔡基没反应过来,这玩意怎么吹?

“对着孔吹。”电话里的声音仍然毫无情绪波动,“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哨子。”

蔡基终于反应过来了,不过这个哨子造型可真有点别致。

“吹了会怎样?”蔡基嘴已经凑上去了,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吹完你自会知道。”

蔡基从兜里掏出湿巾,仔细的把小球上的两个小孔擦拭了一遍,透过小孔,能看到里面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看来应该确实是一个哨子吧,吹个哨子能有什么用?

倒要看看有什么把戏。

蔡基把嘴贴在小球上,使劲一吹,哨子呜呜响了起来,更像是号角的声音,音色一点也不脆,还不如两块钱的地摊货。

几秒钟过去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然后呢,然后要干嘛?”蔡基又问道。

“等。”电话里的声音终于有了一点情绪起伏,“别急,要有耐心。”

蔡基突然间有种不详的预感,大热天突然觉得周身冷飕飕的。

“抬头看。”

蔡基用手遮住额头,避开刺眼的阳光,天空中什么也没有。

又过了几秒,湛蓝的天空中突然出现出来一个小红点,像是画布上滴上了一滴颜料,随后,红点逐渐变成了一块米粒大小的红斑,再然后,红斑以极快的速度变成了一团红色火球,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至占满的蔡基的整个视野!

“祝你好运!”

电话里传出最后一句话就挂断了。

比磨盘还大的红色陨石,带着耀眼的火焰,呼啸着像导弹一样击中并碾压了蔡基,狠狠的撞碎人民广场,激起的烟尘久久不见消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