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纪尘煊 唐念青番外 十二

小说: 闪婚惊爱:老公温柔点 作者: 不妖不媚 更新时间:2018-10-10 18:06:12 字数:3317 阅读进度:219/234

一个月回一趟纪家已经像是纪尘煊例行会议一般的事情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纪远山从老友家下完棋回来,正好在门口碰上刚下车的纪尘煊,爷孙俩一同进屋。

“你和云家那姑娘处得怎么样了?”

“爷爷,我们商量好了下礼拜六订婚,消息已经放出去了。”纪尘煊淡淡的应道,好像在回答一件根本与他无关的事情一样。

纪远山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的叹了口气,“尘煊啊,不是爷爷逼你,我也是为你好啊,你继续这样耗下去也不过是耽误了你自己而已,爷爷看到你这个样子,去了那边也安不了心啊。”

他自己的身体他清楚,时时都有离开这个世界的可能,他老头子一个,活了这么久也活够了,只是不想在离开前还带着遗憾,以前他也就是抱着这样的希望让唐念青和纪尘煊结了婚,但是那是他这辈子犯的最不可饶恕的错误,每每想起,他都无法原谅自己。

是他的一意孤行,让两个孩子都受了伤,还伤了一条人命。

纪尘煊情绪没有什么起伏,慢步跟在纪远山身后。

“爷爷,你别这样说,我是心甘情愿的,也是时候看开些了。”

“你能这样想,爷爷很开心,尘煊,你现在还年轻,以后你就会懂,这过日子的人啊,不一定是要多相爱,但一定要适合,相信爷爷的眼光,云家的姑娘,和你很相配。”

“我知道。”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纪远山蹒跚着往前走着,佝偻着的身躯让纪尘煊一瞬间有些恍惚,他的确是该放下一些东西了,抱着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到头来只能是祸害了别人,委屈了自己。

“爷爷,我叫了云寇一起过来,她等会儿就会到了,咱们一家人,是时候一起吃个饭了。”

纪远山却是像想不到纪尘煊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一般,有些吃惊,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笑道,“好啊,好,让你妈多做几个菜,好好招待我这准孙媳妇。”

看着纪远山高兴的模样,纪尘煊很满足,既然不能让自己一切都随心所欲,那不如满足他在乎的人的心愿,这样也好。UPU小说网www.upu.cc

云寇在晚饭前准时到达,她提着礼物走进来,婉约知性的打扮,不俗的谈吐让纪家人很满意。

纪远山很久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了,拉着云寇在客厅里说话,然后又拉着她陪着自己下了几盘棋,直到最后感觉到了困意才肯罢休,去休息了。

云寇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客厅里没有人,她看到纪尘煊倚在厨房门的门框上,应该是在和孙婉说话。

她并不是有意要偷听什么,只是不知道她的听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那些话主动窜进她的耳朵里。

“儿子啊,你看上去……哎,妈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一切都会过去的,将来都会好的。”

孙婉看着纪尘煊今天晚上心不在焉明显不在状态的表现,她知道纪尘煊的心里,肯定是没有放下唐念青的,至于这个云寇,他会同意和她订婚,恐怕也只是为了应付他们这些长辈罢了,她开始也是同意老爷子的,但是真的当自己的儿子带回来一个他并不爱的女人,她又觉得心疼,心疼儿子。

“妈,你别这样说,这次真的是我自己愿意的,我也不想再纠结过去了,云寇她,也挺好的,我们结婚,恐怕是要委屈她了。”

“那姑娘确实很不错,大家闺秀,知书达理,也很讨你爷爷的欢心,但是我在乎的是你啊,你是我儿子,你难受我更心疼啊。”

“妈,您就别再担心我了,我自己能解决自己的事情。”纪尘煊显然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其实他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的,要放下那些过去,就像是从他身体里抽走一半的血液一般,痛苦不堪,甚至是钻心的疼,但是流出去的总会有新鲜的血液来填补,哪怕一开始会觉得没有办法接受,但是时间久了,也就和自己的血液融合了。

“哎,妈只希望你过得好,别的我也不操心,可是你……”

“妈,您别说了,我们也差不多要走了。”

云寇听到这里才慢慢的走下楼梯,故意发出踏步的声响,像是刚刚才下来一般。

“尘煊,爷爷休息了。”

纪尘煊回头看她,脸色算是柔和,只是并没有别的更多的情绪。

“嗯,我们也该走了。”

“今晚不在这里休息吗?客房也有。”孙婉擦着手从厨房里出来,说着客套话,其实对于云寇她还是挺满意的,大概每个婆婆都希望有这么一个知书达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儿媳妇吧,只可惜……

“阿姨,不用了,我明天还有工作呢,从这边去不方便。”

“那好吧,下次见面,恐怕就是你们订婚宴的时候了,云寇,阿姨挺喜欢你的,对尘煊,你多担待着点啊。”

云寇被孙婉这些话说得脸都有些冒热气,她看了纪尘煊一眼,见他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没有表情,心又凉了半截,她轻轻点头,“阿姨,我和尘煊是互相照顾,今天辛苦您了,您做菜真好吃,下次我还要来讨教手艺才行。”

“恩恩,什么时候都可以。”

“好了,妈,我们先走了。”

“嗯,你们路上小心。”

“阿姨再见。”

“再见。”

送云寇回家的路上,车子里一片沉默,云寇一直看着窗外,并不主动问起纪尘煊的自作主张。

直到车子在云寇家楼下停下,车子熄了火,两人还是没有谁先主动打破沉默,两个人也都没有动作。

纪尘煊按下窗户,点燃一支烟,动作优雅的抽着,吐了好几个烟圈才突然开口。

“很抱歉,你可以有拒绝的权利。”

事实就是,纪尘煊把要订婚的消息发出去根本没有提前跟云寇商量,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无非就是因为唐念青,他早就知道自己只要碰上那个女人,所有的理智都会化为灰烬。

云寇扭过头直视前方,面容平静,“你没必要跟我道歉,毕竟我们当初就是以结婚为前提开始的,尽管只是假的。”

她心里是有些苦涩的,毕竟当初两人明明说好在一起只是为了应付双方的家长,而他在今天之前都做得很好,但是她却早就心不由身对他动了情,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她先触犯了规则。

“既然我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我就会负责到底,订婚的详细事宜我都会安排好,下礼拜六你只要出席就可以了。”纪尘煊弹掉烟灰,头靠在靠背上,半眯起眼睛,完全是一副慵懒的神态。

“纪尘煊,你真的决定好了吗?我虽然不需要你的承诺,但是你说的负责,真的会负责到底吗?”

云寇的一个问话却让纪尘煊沉默了,他确实没有把握信誓旦旦的说他能做到,但是现在来看,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改变心意了,唯一能让他改变心意的那个人,不是早就不在乎他了吗?

纪尘煊的沉默让云寇自嘲的笑了,她深吸了口气,调整了呼吸的频率,强装淡定的说,“就当是继续做戏吧,我愿意配合你,你不必对我有太大的责任心,我不是个柔弱的女人,只是纪尘煊,我更加希望的是,你能早点看清自己的心,毕竟,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一个果断的男人。”

她都能看得出来他对他前妻的情意,他明明也知道,或许只是在装作不知道吧,这种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的游戏,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

纪尘煊扔掉手里的烟头,嘴角勾起一抹凄凉又无奈的笑,“我也一向自诩果断,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她面前,我从来都是优柔寡断的。”

云寇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手搭上门把,“你能跟我讲这些话我很高兴,至少这次你真的把我看做可以相信的parterner。”

“真的抱歉了。”

他不是一个会经常跟人说这两个字的人,但是现在,他真的对云寇有歉意,他或许会毁了这个女人的一辈子。

“没事,反正我们也算是互相利用了,只是程度多少的问题而已,我走了,你路上小心。”云寇开门下车。

纪尘煊看着她的背影,内心突然腾起一阵烦躁,弄成今天这样的情况他真的不想,冲动果然是魔鬼。

静坐了一会儿,他才终于发动车子离开。

待纪尘煊离开,云寇的身影才慢慢从楼道里走出来,她看着纪尘煊的车子离开的方向,眼神有些迷离。

其实不是不介意的,纪尘煊如果真的和她结婚了,婚后他也不会分给她爱情,她可以得到他的关心和照顾,但是那只可能是友情或者是单纯的亲情,那并不是她想要的。

值不值得用一辈子来换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呢待在他的身边她心里没有答案,她只是怕,她的心会被迷惑,哪怕那是一个无底洞,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往里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