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伤痛欲绝

小说: 闪婚惊爱:老公温柔点 作者: 不妖不媚 更新时间:2018-10-02 09:49:38 字数:3358 阅读进度:135/234

纪尘煊脱了外套,扔在沙发上,然后拿起桌上的一杯从调酒师那里要来的白醋,拉起苏晨就要去灌他,“行了,我知道你肯定没有醉到这程度,自己把这杯醋喝了,浑身的酒味,爷真不想管你。[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苏晨的确是醉了,可也像纪尘煊说的那样,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而他现在最恨的,也是无论喝多少酒都不会醉,反而越来越清醒。

撑起身体,靠在沙发靠背上,苏晨接过纪尘煊递过来的杯子,仰头将杯里醒酒的醋喝光。

“你慢点,这东西也没那么好喝吧。”

苏晨抹了把嘴,扔掉手里的杯子,“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的死活,那么久不联系,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了?发生什么事了?”纪尘煊在苏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但是苏晨身上的酒味还是很浓重,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烟酒之类的东西了,现在闻到这味道都忍不住皱眉。

“你过着你的好日子,又怎么会关心我过的是什么日子。”苏晨自嘲的笑。

纪尘煊脸上的笑容一僵,严肃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了解苏晨,没有出什么事他不会出来买醉,更不会说些像刚才那样的话,听起来到像是在责怪他对他不关心,想到这里,纪尘煊确实对苏晨有愧疚,他好像的确没有很关心苏晨,每次都是苏晨主动打电话给他,这次要不是因为太久没有联系,他恐怕还不知道苏晨是现在这个样子。

苏晨苦笑,“我哪会有什么事,不过是无聊了,才出来喝喝酒,女人也玩腻了,我的人生,也没什么追求了。”

纪尘煊自然是不可能相信他的话的,“苏晨,你在责怪我吗?”

“我为什么要怪你?纪尘煊,你说什么胡话呢?你不是要结婚了吗?你真幸福啊,你那么爱唐念青,你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的梦想也实现了,你的人生可以说是完美无缺了,真好啊,做兄弟的真为你高兴。”苏晨自嘲的想,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比他幸福,不管是本身就比他好的,还是那些他曾经看不起的,所有的人都***比他过得好!

为什么就只有他还在痛苦里煎熬,围绕在身边的人那么多,他为什么还是觉得孤独?

纪尘煊看着苏晨的样子,紧锁的眉心一直没有舒展开来,他能想到的能让苏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人,除了赵佳颜就没有第二个了,可是她已经消失好几年了,莫非,她回来了不成?

“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赵佳颜回来了?”

听到纪尘煊的话,苏晨觉得自己是真的喝醉了,一定是醉了,不然怎么会听到那个名字?

“哈哈,纪尘煊,你是不是也醉了?来来来,我们叫酒吧,一起喝一杯,我们不是好久都没有在一起喝一杯了吗?”

苏晨在逃避,纪尘煊很清楚,但是他还是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和赵佳颜有关,只是苏晨这个样子下去肯定不行。upu.cc[UPU小说网]

“别喝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太难看了,一点也不符合你苏大少。”

“是吗?我苏大少是怎样的呢?我他妈就是一人渣是不是?你们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傻?”

苏晨低声吼着,双眼通红的瞪着纪尘煊,借着包厢里不算明亮的灯光,纪尘煊可以清晰的看见苏晨眼里布满血丝,盛满了愤怒,他从来没有见过苏晨这个样子。

“你真的醉了。”纪尘煊只能淡淡的开口,搭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同样在隐忍。

“呵呵,我还真想自己能醉一回,可是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我怎么就不能糊涂一世呢?我他妈现在恨不得自己就是个傻子!”

“苏晨!你冷静点!”

“我要怎么冷静,我他妈我儿子都管别人叫爹了我能冷静?”

纪尘煊眼睛倏地瞪大,“你说什么?”

苏晨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重新躺回沙发上,闭上眼摆摆手,“罢了,罢了,那种女人,根本就不值得,就算是我的儿子又怎样,被那种女人教大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哈哈,尘煊,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悲?我他妈觉得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苏晨说的凌乱,但是纪尘煊还是从他的胡言乱语中找到了一点线索,果然他的猜测没有错,赵佳颜回来了,而且还是带着苏晨的孩子回来的,这个事实,别说是当事人苏晨,就是他都觉得没法接受。

“你之前不是说过,不会再为赵佳颜伤心吗?”现在他面前这个醉鬼又是谁?

纪尘煊同情苏晨,和唐念青一路走来,他尝过的爱情的苦也不少,他能理解深陷其中的时候有多痛苦。

可是这种痛,会让人痛到上瘾。

“呵呵,是啊,我也以为我不会难过的,几年了,我也以为我的心已经坚硬如铁了,可是,还是难受,当我看到……她和那个男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是该死的难受了,还有……我儿子,喊那个男人爸爸,你说……我……”苏晨几近说不出话来,心里的酸不顾一切的往上涌,全都在眼眶里聚集,他觉得,他好像流眼泪了。

不过这已经不算什么了。

纪尘煊看到苏晨的眼泪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他也不禁吓了一跳,这应该是距离赵佳颜离开他以后,他第二次哭。

苏晨从来都不是一个不坚强的人,他以前也一直说,男人,不管遇到什么艰难的事情,不到绝望之处一定不能流眼泪,所以,纪尘煊只看他哭过两次,一次是几年前赵佳颜离开,第二次就是现在,赵佳颜回来。

“你还爱她?”

“爱不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他身边已经有了别人,我也不想再过有束缚的日子,所以,就这样吧……只能就这样了。”

苏晨凄惨的笑,他之前想过如果赵佳颜回来会是怎样一副场景,是形同陌路,还是彼此相视一笑,或许还能做朋友。

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像现在这样,她带着他的儿子回来,和另外一个男人,像一家人一样,看上去那么幸福,哪怕是他那么痛苦的现在,脑海里还是回放着几天前看到她时她对着那个男人微笑的样子。

“你怎么就确定……佳颜带回来的那个孩子是你的儿子?你们……谈过了?”

“那孩子跟我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我会认错,你要是看到了,你也会第一眼就认出是我的儿子的,呵呵,你说惊不惊奇?我还那么年轻,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就突然冒出一个那么大的儿子来,只是那小子叫别的男人爹,注定是和我要形同陌路的。”苏晨极力的想要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不那么悲惨,只是不管他怎样装模作样,都还是免不了苦涩。

纪尘煊沉了脸,许久不说话,他确实也被这个情况给震住了,如果按照苏晨说的,那他儿子几年都三岁多了,确实挺惊奇的。

“那你就舍得,让你的儿子管别人叫爹?”

“舍不得又怎样?”

“当然是抢回来啊!那是你苏家的骨肉,再说,有了儿子,你爸就不会再逼着你相亲了。”在纪尘煊看来,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情,儿子又不是物品,那是说不要就能不要的?

苏晨苦笑,抢回来?他当时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个,只是在看到赵佳颜那张经过岁月变迁褪去了稚嫩的脸时,他害怕了。

她是怎样的心情呢?她现在,是否还记得他呢?她当初那么决绝的离开,是否曾有一秒钟为他考虑过?还有……她到底有没有爱过他呢?

他无疾而终的爱情,难道最终还是以他的伤痛欲绝结尾吗?

“我不能那样做,我不想……不想再和她扯上任何的关系了,既然她不想见我,我也就不去打扰她,这么多年我不也自己过来了,这样的生活,自由。”

你会后悔的!纪尘煊很想告诉苏晨,可是这样的话他说不出口,苏晨因为赵佳颜受过多少苦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怎么还能劝他再去找那个女人呢?爱情虽然没有谁对谁错,总可以选择让自己少受一点伤的,苏晨和赵佳颜,或许各自生活互不打扰才是正确的选择。

纪尘煊还想出声安慰他,但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他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唐念青,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

拿起手机走到一边,接通,“喂。”

“你在哪?”唐念青的声音有些低沉,听上去脾气不是很好。

“在外面,怎么了?”

那头停了一阵,然后才传来唐念青泄了气的声音,“我风风火火的脱离大队伍一个人赶回来,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的,你竟然不在家!”

“你回来了?”纪尘煊心脏猛地一跳,有些惊讶。

她昨天还说至少还要三四天才能回来,怎么今天就赶回来了?

“我不是想你了嘛,看来你一点都不想我,趁我不在就出去玩了,我可是给你助理打了电话,他说你早就离开公司了,你现在到底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