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是时候坦白

小说: 闪婚惊爱:老公温柔点 作者: 不妖不媚 更新时间:2018-10-02 09:49:06 字数:3369 阅读进度:94/234

纪尘煊接到孙婉电话的时候,刚开完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本来想进休息室补个觉,却被孙婉电话里的内容给吓了个精神抖擞。[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立马出了公司驱车赶回纪家大宅,进门的时候,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他直接来到了屋后的花园,果然看到孙婉正穿着围裙,在花地里除草。

“妈。”他边走边喊了一声,脚步是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匆忙。

孙婉从花地里站起身,脱了手里的手套,用手背擦了擦额上的汗珠,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尘煊,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妈,你话都说成那样了,我能不立马回来么?我爷爷呢?”

“你先别急,老爷子那个念头暂时被我的劝说打消了。”孙婉边往平地上走边解开围裙。

纪尘煊一路上都悬在嗓子眼的心脏,听到孙婉的这句话才勉强回归了原位,但是,还是不敢彻底放心,“妈,你也见过霍尔斯和他的孙女了吗?”

“见过了,前几天来家里吃的晚饭,我没有告诉你就是怕会影响到你心情,只是今天,你爷爷说起这个事情,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儿子,你和念青的事情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跟你爷爷讲啊?再这样拖下去,恐怕事情会越来越复杂。”

孙婉说不上对老爷子相中的那个霍尔斯的孙女有什么感觉,姑娘人长得不错,嘴也甜,最主要的是家世好,在事业上能是纪尘煊最大的助手,可是,她是站在他儿子那边的,儿子喜欢她就喜欢。

纪尘煊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他和唐念青的事情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眼看着老爷子对宁韵初越来越相中,确实到了该向老爷子坦白的时候了。

“妈,我知道了,我会找个时间,带着念青一起来跟爷爷坦白的。”

“嗯,你自己安排吧,你爷爷在楼上书房呢,你去看看他吧,一直在抱怨你不回来看他呢。”

“嗯,我知道了。”

敲了敲门,纪尘煊就兀自推门进去了。

纪远山正带着他那副老花眼镜坐在书桌前看着报纸,抿着嘴很认真的样子。

“爷爷,我回来了。[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纪尘煊轻声道,走到书桌前站定。

纪远山慢慢的抬了抬眼皮,看了纪尘煊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看报纸,“你还知道回来,这是别人家吧?”

“爷爷,你也知道我忙,公司年底的清点任务很重,我都忙得团团转了。”纪尘煊轻笑着,语气里带了点撒娇的意味,老人家只能靠哄,不都说年纪越大就会越像小孩子嘛。

“哼,忙忙忙,一年到头,你都是最忙的一个,别人家的孙子怎么就没你这么忙?你看看人家泽阳,楚老头说什么话都认真听了,你怎么就这么不顺我的意呢?”纪远山的声音不怒自威,放下报纸,摘了眼镜,视线直逼着纪尘煊。

“爷爷,你要是把公司交给别的人,我也可以有很多时间陪着你,听你的话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用你独孙的地位?”

“那我可不敢。”纪尘煊笑,“我只是想说,我可没有在敷衍你,这么大一公司,我一个人撑着,能不忙吗。”

“好了好了。”纪远山摆摆手,他就知道他这个孙子总是能有自己的一套,从来不会让自己吃亏,“是你妈叫你回来的吧?”

“爷爷你什么都知道,何必多此一问呢。”纪尘煊怎么会不知道老爷子的精明,这个家里的一切动态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你是什么打算?”

“爷爷你觉得我应该是怎样的反应?”纪尘煊把问题抛回给纪远山,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这次我不打算再放纵你乱来了,那个叫舒韵夕的那人你尽早给我处理干净了,好好跟霍尔斯的孙女处一段时间,虽然现在暂时被楚老头的孙子捷足先登了,但是我对你后来居上很有信心。”纪远山早就做好了打算,既然纪尘煊不满意他安排的唐念青,那就再给他安排一个挑不出任何缺点的女人,他是纪家的独孙,他的婚姻大事不能全由他自己做主这件事,他应该明白。

“那个宁韵初吗?爷爷你很满意她?”

“找不出不满意的地方。”

“可是我不满意。”纪尘煊直接应道。

且不说他对宁韵初的第一印象就不好,再加上他已经因为那个女人和唐念青僵持了一个礼拜之久,昨晚才好不容易破冰了,他可不想再招来什么。

“你就只会乱来,正经人家的姑娘那个你会满意?”纪远山有些生气,他这个孙子的风流成性也是出了名的,可是,之前他可以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现在他已经到了该考虑婚姻大事的年纪了,该收心成家了,他老头子虽然身子骨现在还算硬朗,但是也指不定哪天突然就不行了,他最大的愿望,不过是看着纪尘煊成家,看着他的曾孙出生,这样他才有脸去地下见他的老伴。

“爷爷,我以为你懂我的。”

“别跟我乱扯些没用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那孩子和泽阳的关系在我打听来是还没有什么进展,我相信你能后来居上的。”对他孙子的魅力,纪远山还是很放心的。

“我还是提前告诉你吧,我已经有想要结婚的女人了,而且,那个女人,爷爷你一定会满意的,过几天我会带她一起回来见您,所以,我不可能会和霍尔斯的孙女有什么可能,您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吧。”纪尘煊的想法是这件事他应该要和唐念青一起来说明而不是他自己跟纪远山说,唐念青应该也会是这样想的。

纪远山被纪尘煊的话给彻底气到,在他看来,纪尘煊这肯定又是找的什么托词,不想被安排婚事,所以又找个什么女人来气他。

只是,他这个孙子的脾性他是清楚的,硬碰硬是完全不行的,你强一分,他可以强十分,哼,他倒想看看,他能带个什么女人来让他满意。

“呵呵,那我就等着你带着人回来,如果我不满意,你就乖乖的给我和霍尔斯的孙女处对象!”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唐念青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天气很冷,还下了雨,她早上出门没有带伞,打车回家还是淋了点雨。

进门的时候,看见纪尘煊的皮鞋放在鞋架上,她莞尔一笑,因为淋了雨而阴霾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

动作加快了点,脱了鞋放了包进屋,只是客厅都没有开灯,整个屋子出了玄关处都是黑的。

唐念青有些疑惑,推开卧室的门,打开灯,果然就看见床上鼓鼓的一团,纪尘煊就盖着被子睡在床上。

唐念青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在床边探过去身子,看了眼侧着身子躺着的纪尘煊,呼吸均匀,看样子是睡着了。

为他掩了掩被子,唐念青就像转身,却没想到纪尘煊突然从被子里伸出手,拉住她的手腕,一个用力,她整个人就跌在床上,扑进他怀里。

“你到底是没睡还是被我吵醒了啊?”唐念青趴在他身上,看着他惺忪的睡眼,问道。

“半睡半醒吧,好困,可是睡得不踏实,因为你不在身边。”纪尘煊抱紧了点唐念青,扯开被子把唐念青也抱进被子里,两人盖着同一床被子,搂得更紧了些。

“少肉麻了,放开我,我淋了雨,得去洗个澡。”

“外面下雨了吗?怎么不打电话让我去接你?”纪尘煊看了眼没拉窗帘的窗户,黑漆漆的一片,也看不出是不是在下雨。

“我打车回来的,也没淋到多少,你吃饭了没,等我洗完澡给你做饭。”唐念青说着就像挣扎开开他的手臂起身,可是纪尘煊却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抱得更紧了些。

“今天我会纪家大宅了,妈给我打电话。”纪尘煊用下巴抵着唐念青的额头,大手抚着她有些湿的头发。

唐念青心咯噔一声,好一会儿才问,“说了什么?”

她大概是能猜到是什么事的,只是,她不想去相信而已,更不愿意接受。

“我们找个时间一起回去见爷爷吧,跟爷爷坦白。”

“爷爷逼着你和宁韵初在一起吗?唐念青想要抬头看他的脸,却被他的手按着脑袋,只能埋在他颈窝。

”暂时还没有采取行动,只是霍尔斯已经带着宁韵初去过纪家了,我妈本来还不打算告诉我的,今天爷爷跟她说起想让我和宁韵初结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们想好对策的,我觉得是时候要坦白了,否则再拖就会晚了。”纪尘煊声音有些沉重,听在唐念青耳朵里,让她的心情也变得沉重了。

早在和纪尘煊刚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现在真的到来了,她又有些害怕了。

她并不是担心纪远山不同意,而是她自己过不了心里那一关,之前一直在拒绝的人是她,违背他医院不想和纪尘煊扯上关系的人也是她,现在突然说自己和纪尘煊在一起了,老爷子会对她有什么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