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不是一路人

小说: 闪婚惊爱:老公温柔点 作者: 不妖不媚 更新时间:2018-10-02 09:48:53 字数:3274 阅读进度:75/234

顾明非退出娱乐界的新闻发布会他自己没有出席,那天刚下班的时候,她收到了一条来自顾明非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就只有短短的几个字:我走了,有缘再见。(wwW.upu.cc无弹窗广告)

虽然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真的当看到顾明非要离开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难过了。

唐念青回了短信,你好好的,一定会再见的。

放下电话,唐念青提起包,出了公司。

今天她来上班的时候没有开车,所以只能坐公交车回家,刚出公司门,就听见一阵汽车的鸣笛声,唐念青本没有多在意,但是在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就下意识的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

竟然是楚泽阳,许久不见了。

楚泽阳此刻正坐在车子里,车子就停在公司门口的广场上,他从驾驶座上探出头来喊了唐念青,脸上带着一贯的温润的笑意。

唐念青也笑笑,走过去。

“楚先生,怎么是你?”

“那么多天不见,又生分了,不是说好不叫得那么陌生吗?”楚泽阳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入学的手续,昨天才终于把一切办好,这下,他就真的成了a大的正式教师了。

没见唐念青的这段时间,他还是时不时会想起她,想给她打电话问问她在做什么,但是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唐念青有些尴尬的笑笑,“是好久不见了。”

“你现在回家吗?自己没开车?”楚泽阳明知故问,其实他今天来的时候就知道唐念青没有自己开车来上班,不要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只要真心想知道的事情,总有办法知道的。

所以,他今天是故意到下面来堵她的。

“自己开车也有些麻烦,堵车太严重,还不如坐公车,你来这里是办什么事吗?”

“是在附近办点事,已经办好了,正好经过你公司楼下,就想着差不多是下班时间就想碰个巧看能不能恰好碰到你,刚开过来你就出来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楚泽阳把话说得滴水不漏,很多时候,说点小谎也无伤大雅,只要能追到心仪的女人,楚泽阳不在乎偶尔违背他为人师表的信言。(www.upu.cc$>>>棉、花‘糖’小‘說’)

“呵呵,是好巧啊。”唐念青干笑着,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楚泽阳在一起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尽管他从来都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她却总是不自在。

“吃饭了没,我请你吃饭吧,上次吃完饭遇上尘煊闹了个不愉快,我应该补偿一下的。”

听着楚泽阳的话,唐念青想起上次她请楚泽阳吃饭,从餐厅出来遇上纪尘煊带着刘梦溪,四人确实不愉快了,那是因为那时候她和纪尘煊还是处在敌对状态,两人互相都看不顺眼,只是放在现在看来,实在是好笑了些,那也才过了不久,她和纪尘煊的关系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只是,她和楚泽阳还没有熟到可以讲这些事的地步,她微笑着婉拒,“不用了吧,上次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本来就是我请你吃饭,最后闹得不愉快是我该向你道歉才对,吃饭就不必了,不用这么麻烦的。”

楚泽阳心里暗暗的有些失望,怎么看唐念青都是不太想和他有什么交集的意思,有些挫败,但是还是不能就这样就后退,心里难得有的一份坚持,不能那么轻易就放弃的,那不是他楚泽阳的风格。

“我们那么久没见,看在今天我们这么巧能遇上的份上,你就赏个脸吧,我可是很少请人吃饭的,再说,你拒绝我会伤心的。”楚泽阳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很显然,他是故意的。

唐念青这下更是尴尬了,楚泽阳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帮了她几回的称不上熟的人,但是,就是因为他帮了她那几回,在她心里,他是一个好人,她不会那么冷漠的对待,现在这情况,她连如何狠心拒绝楚泽阳都不知道。

“那个,我……”唐念青还想说点什么来拒绝,她实在是不想麻烦楚泽阳,毕竟那件事的确是她对不住楚泽阳,怎么也轮不到他请她吃饭来赔罪的道理。

可是楚泽阳直接打断了唐念青的话,“你快上车吧,这里车子停久了,你们公司那保安就要出来收费了。”

“可是……”

“别可是了。”楚泽阳开门下了车,绕到副驾驶那边打开车门,撑着门等着唐念青。

唐念青心里百般纠结,最后还是拗不过楚泽阳的热情,只能上了车。

楚泽阳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回到驾驶座上,等着唐念青系上安全带,自己再系好,才慢慢发动了车子。

车子最后在一家川菜馆门口停下,上次和唐念青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就有注意到,唐念青是很喜欢吃辣的,所以他特地了解了一下a市比较有名气的川菜馆,希望她能喜欢。

“川菜能吃吗?”解开安全带,楚泽阳笑着问身边的唐念青。

原本无思无绪的唐念青听到楚泽阳突然的声音,愣了一下,才回道,“能,能吃,我不挑食的。”

“那就好。”楚泽阳满意的笑了,自己先下了车,然后快步绕到唐念青这边帮她打开车门,尽显绅士风度。

唐念青有些不好意思,楚泽阳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体现出了他良好的修养,只是这样的他,会让她觉得不自在,好像在他面前,她很有压力,从小她就是无拘无束的,性格也是不羁,更谈不上什么良好的修养。

所以在楚泽阳面前,她总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谢谢。”

两人一起进了餐馆,刚进门,唐念青就感觉到了一阵淡淡的辣味扑面而来,她并不是很会吃辣,但是喜欢吃辣,那是一种刺激感,而她是个喜欢挑战的人。

这个川菜馆在a市很有名气,唐念青也听说过,只是从来都没有来过,听说老板是正宗的四川人,这家店从店老板的爷爷那一代开始就在a市做生意,直到现在,这家店已经开了50多年了。

正是饭点,这里生意爆满,一位难求,两人好不容易在一个角落的位置终于找到了一个空位坐下,随意的点了几个特色菜。

服务员走后,楚泽阳笑着说,“这里生意很好,朋友推荐的,只是从来没有来过,今天也算是托你的福了。”

“别这样说,这里生意这么好,一定味道很不错。”唐念青耳朵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杂声,实在是因为这里人太多了,好像每个人都在讲着话,让她有些躁意。

“希望你能喜欢吧。”

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话,等到肚子都有点饿了的时候,菜才终于上来了,唐念青确实是有点饿了,也顾不上在楚泽阳面前所谓的修养什么,没再说话,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楚泽阳心里不管怎样还是有些挫败了,唐念青的态度其实很容易就能摸透,虽然谈不上不喜欢,但是看得出来,在他面前,她很放不开,一直拘谨着。

这就说明,在他面前他都不能做真的自己。

饭吃到一半,楚泽阳突然接到一个短信,看了内容后,他隐隐皱皱眉,和唐念青说了一声去趟洗手间就拿着手机走开了。

走到洗手间的通道上,楚泽阳远远的就看见苏晨站在楼梯拐角的地方,面前是一扇小小的窗户,姿态优雅地抽着烟。

楚泽阳走过去,笑着拍拍苏晨的肩,“好久不见了,这么巧,在这里遇上。”

苏晨脸色有些让人摸不透,他扔了手里还没抽完的烟,用脚尖踩灭,才转身看向楚泽阳,“你这小子,是不是不把我们当兄弟了,这么久了一个信都没有,我还以为你这还是在国外呆着,和我们隔着太平洋的距离呢。”

“我最近不是在忙着入学手续的事情么,有些复杂,要避开我爷爷的眼线,还是有点困难的。”

“你这样的大师级的画家,在一个大学里当个普通教师,还是有些屈才的,真是搞不懂你在想些什么。”苏晨是不懂楚泽阳那套为了自己的梦想追求什么的,他是个商人,物尽其用人尽其极,想楚泽阳这种不把自己的才华发挥到最大限度的做法,他称不上有多同意。

楚泽阳无奈的笑笑,身边的人很多都不懂,他是个有开画展级别的得过很多国际大奖的画家,到一个都称不上重点的大学里做老师,确实是屈才了,但是,只要是能让他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地方,他就觉得知足了,他也不贪心。

苏晨看着楚泽阳淡然的脸,知道他并不在意什么屈才,这个家伙,从小虽然和他们玩得好,但是他的性格却和他还有纪尘煊是天差地别,他们每天在外面干尽坏事,楚泽阳却很少跟着他们一起,而是在家里读着诗书,或者是画画。

楚泽阳,确实和他们不是同路人,他们是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