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粗暴的吻

小说: 闪婚惊爱:老公温柔点 作者: 不妖不媚 更新时间:2018-10-02 09:48:45 字数:3392 阅读进度:58/234

唐念青回到酒店,直接就回了房。(wwW.upu.cc无弹窗广告)

纪尘煊回到酒店的时候,在酒店大堂等了好一阵的瑞克等人看到出现在旋转门口的纪尘煊时立即迎上去。

“纪,你到底出去做什么了?对方的律师已经早我们一步去找了莫卡,我们若是还坐以待毙的话,这个案子就会被对方拿下了,那我们这段时间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瑞克焦急的拉住纪尘煊的手臂,阻止他还想要往电梯冲的步子。

纪尘煊稳住心神,喘着粗气,看了一眼面色焦急的瑞克和他身后的一堆黑色正装的男人,脑子这才清醒了点。

他是来工作的,而且这个案子对他们公司今年的业绩是最大的保障,他若是拿下了这个单子,公司里那些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的位子的所谓的元老们就可以消停一阵了。

“对不起,你们人都来齐了吗?我们先商量一下对策。”

纪尘煊朝酒店大堂的沙发走去,瑞克捏了一把汗,这就是他们中国人所说的皇帝不急急太监吗?

中午,纪尘煊没来得及管唐念青,带着瑞克和他的团队,在一个隐蔽的咖啡厅约见了莫卡。

莫卡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女人,英国人,在瑞士定居,他的丈夫本是现在她接手的ivc公司的前任董事长,前两年她的丈夫因病去世,所有的遗产都由她继承了,她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女人,顶着来自各方的巨大的压力,撑起了这个公司,现在更是让ivc公司成为了许多巨头公司争相合作的对象。

莫卡没有故意刁难,很快就答应了纪尘煊的见面约谈,纪尘煊很有自信能拿下今天这个案子。

虽然他的对手公司也很有实力,但是对付女人这件事,他相信他有十足的实力。

果然,莫卡和纪尘煊聊得甚欢,纪尘煊很讨巧的提了莫卡感兴趣的话题,并没有单刀直入的直接谈工作。

瑞克他们坐在旁边,看着这一男一女聊得不亦乐乎,只剩下汗颜,果然是他们担心太多了,像纪尘煊这样的男人,那个女人能抵抗的住他的魅力?

最后,纪尘煊看形势不错,这才提及这次的合作事项,莫卡并没有反感,反倒是很欣然的样子,把合作的情况仔细的沟通了一下,纪尘煊看着情况始终是对自己有利的,前景也比较乐观,并没有非得要个结果,再随意的聊了点无关紧要的事情就结束了今天的饭局。[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中午和瑞克他们一起吃完饭,瑞克有事就先带着人走了,纪尘煊也回了酒店。

纪尘煊这才想起还在酒店的唐念青,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吃饭,那个只知道惹他生气的女人,他为什么还在担心她?

真是疯了!

乘着电梯上了顶楼,纪尘煊看着唐念青房间紧闭的房门,本想着什么也不管就直接自己进房休息,但是走到自己房门口,手都已经搭上了门把,但是,身体却像是被冻住了似的,没能有下一步的动作。

该死的!纪尘煊暗暗啐了一句,还是走到唐念青房门前,抬手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唐念青就来开了门,她穿着酒店的浴袍,头发也乱糟糟的,看上去应该是刚睡醒的模样。

“你睡了一上午?”纪尘煊拧着眉头上下打量了唐念青一番。

唐念青抬了抬眼皮看了纪尘煊一眼,倦意还很明显,只是稍微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没吃饭?”

“什么时候了?”唐念青旋身往里走,边走还边用手擦着眼睛。

早上和纪尘煊闹得那一场,她气都气饱了,哪里还有心思做别的什么,舒舒服服的下了个澡,希望能洗去这一身的晦气,然后就直接倒进那张大床上去梦周公了。

可能真的是因为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觉,所有当她真的心无杂念的躺上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一直都刚才纪尘煊来敲门她才被吵醒。

纪尘煊有些气,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我带你来,不是让你来享受的!我为了工作忙的团团转,你却在这里睡大觉?!”

纪尘煊其实心里想说的并不是这些话,他想说,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早餐不吃,现在已经过了午餐时间,你这是想想饿死吗?

可是,出口的话,就是那么的不受控制,变得难听,变得像是在故意找茬。

唐念青理都没理纪尘煊,反正这个男人的脑回路是一般人理解不了的,跟他争辩什么都是在废话。

从衣柜里拿了衣服出来,直接就进了洗手间。

纪尘煊看着把他当空气的唐念青,心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又华丽丽的被忽视了,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

纪尘煊气呼呼的在床上坐下,等着唐念青出来。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受唐念青那个女人的牵绊了,这样,真的不好!

换好衣服的唐念青出来,余光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纪尘煊,没有说什么,走到行李箱前,拿出手机和钱包。

“我现在要下去吃饭,你能从我房里出来吗?”

唐念青清冷的音调听在纪尘煊眼里就是那么刺激人,他堂堂纪氏总裁,竟然有人敢这样嫌弃他!多少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费尽心思,可是,在唐念青面前,他到底算什么?

她可以和见面不到几次的楚泽阳吃饭,可以和多年未见的初恋相谈甚欢,可是他呢?他就是犯贱,才会总是想要围着她转,可是她却并不领情,一次一次的挑战他的底线。

“唐念青,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纪尘煊攥紧着拳头,看着对面面色清冷的唐念青。

唐念青隐隐皱了眉头,纪尘煊,果然是她想躲都躲不开的死敌,她不想和他多纠缠什么,吵架更是不好,可是,每次他都在挑战她的底线,不管是说的话还是做出来的事,每每都让她对他的厌恶更多一分。

“纪尘煊,你如果觉得折磨我会让你更开心的话,那我对于你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无话可说,但是,人都是有底线的,你如果再这么肆无忌惮下去,我若是疯起来,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现在的确是没有资本放肆了,但是,我当初的本性,你是最清楚的不是吗?”唐念青并没有威胁纪尘煊的意思,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并不能威胁到纪尘煊什么,不过,她也没有危言耸听什么,以前的她,对于恶作剧和整人都是易如反掌的,身边熟悉的人都说她疯起来是不计后果的,恶作剧很多时候,就不只只是恶作剧了。

“你敢威胁我?”

“我没有威胁你,只是希望,你适可而止。”

“好,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纪尘煊两步跨到唐念青面前,下一秒,唐念青已经被他一个重力推到了房门上,两人四目相接,眼中火光大盛,激烈的情绪在彼此的呼吸之间交换。

“怎么,纪尘煊,你还打算对我动手吗?”唐念青这才是真正的在挑衅,纪尘煊今天如果真的对她动了手,那他纪尘煊就不是个男人,她这辈子都不可能看得起他!

纪尘煊只是邪魅的勾起了唇角,下一秒,纪尘煊猛地靠近,唐念青只来得及睁大眼,纪尘煊滚烫的双唇,就已经贴着她的了。

这个吻,并不能单纯的称作是吻,纪尘煊几乎是啃咬上去的,仿佛现在他正在品尝的并不是一个女人的柔软的唇,而是一份他肖想许久的美餐。

其实,吻上唐念青的那一刻,纪尘煊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唐念青那副清清冷冷的表情,让他恨得牙痒痒,所有的愤怒和羞恼都如同洪流一般向头顶集中而去,面对着唐念青的挑衅和揶揄,他唯一想做的就是狠狠的惩罚她!

好不容易从嘴唇上的疼痛中回过神来的唐念青这才开始奋力反抗,纪尘煊,纪尘煊现在这是在做什么?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觉得这样能彻底的羞辱到他吧,他成功了,她心里有了从未强烈到这种地步的羞辱感,比起曾经的风言风语,比起唐家落败时的落进下石,比起纪尘煊之前的任何一言一语都让她觉得耻辱。

可是,唐念青哪能抵抗得过一米八多的纪尘煊,三两下手就被禁锢住了手和脚,整个人像是被钉子钉在了墙上似的,丝毫都动弹不得。

“嗯・・・唔・・・”唐念青只剩下痛苦的呻吟。

纪尘煊粗暴的吻着她,发泄着内心的怒火,这张嘴,他真是受够了,她就不可以好好的顺着他吗?非得什么都跟他对着干,就是这张嘴,他要好好的惩罚!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直到纪尘煊感觉到了嘴里弥漫着血腥味,才放开早就停止挣扎的唐念青,只是刚一松开,唐念青就像是全身失力似的往下滑去,纪尘煊心一颤才稳稳的捞住唐念青发软的身体。

纪尘煊阴沉着脸,身体发热得他现在根本碰都不敢碰唐念青,他竟然对她有感觉!方才那个吻完全挑起了他身体里埋藏了许久的****。

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碰过女人了才会对唐念青也会有下一秒就想把她压在床上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