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不管了

小说: 闪婚惊爱:老公温柔点 作者: 不妖不媚 更新时间:2018-10-02 09:48:34 字数:3337 阅读进度:40/234

纪尘煊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看着身边的孙婉,“妈,你不是一直催着我结婚结婚嘛,我现在好好地谈恋爱呢,你怎么又不满意了?”

孙婉无奈的剜了纪尘煊一眼,是催你结婚,可是,你也不能带个这样的大家都不满意的女人上门啊!这么多亲戚在,难道又要上演当年那同样丢纪家面子的一幕?

坐在纪远山身边的一直都沉默不语的楚莫元这才拍了拍纪远山的肩,安慰似的说道,“我说老纪,你这是怎么了,人家姑娘上门就是客,你活到这岁数了,怎么还是这副小气吧啦的样子。(www.upu.cc棉、花‘糖’小‘说’)”

在场的,恐怕也只有楚莫元这个同辈的老战友敢和纪远山这么说话了,其他人都缄默不语,只觉得情况不妙,老爷子召集大家过来,说是私宴,但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如果没什么大事要宣布的话是不可能这么大费周章的,现在事情闹成这样,还真是一场好戏啊。

纪远山面色铁青,但是好歹也被楚莫元这么一句话拉回了理智,尽管他额上的青筋依旧鼓得高高的,怒火令他的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但还是沉下了语气,“开饭。”

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好像就宣布了今天这是尘埃落定了。

唐念青原本还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回原地,她抿着嘴轻轻笑了笑,一抬眼就对上那边纪尘煊看过来的眼神,他看上去心情不错,微微笑着,还颇有些得意。

唐念青难得的没有脸色不好的面对纪尘煊,反而是朝他笑着点了点头,算作是感谢。

接收到唐念青笑容的纪尘煊,迅速错开眼神,对着旁边的舒韵夕婉言耳语,唐念青看着纪尘煊的背影,心里竟莫名的有些失落,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管了,反正今晚她的目的达到了,这都得感谢纪尘煊,他一直讨厌的纪尘煊,不是吗?

其实,纪尘煊刚刚是在逃避,因为他发现在唐念青对着他不掺任何杂质的笑时,他竟然在那一刻心动了,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是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那种心脏急剧跳动的感觉,这让他感到害怕,真是够了!唐念青的一个笑容,就能让他纪尘煊感到害怕,呵呵,说出去,真是会让人笑掉大牙!

不管怎样,今晚这劫也算是熬过去了,虽然让爷爷丢了面子,也让他非常生气,但是至少,他不可能在今天宣布他和唐念青的婚事了。(www.upu.ccUPU小说网)

唐念青,欠他一个人情。

由于人数众多,所以在餐厅里放了两张餐桌。

因为孙婉平时没事就爱下厨,所以纪家的厨师就只有两个,今天赶出这两桌子菜,也是不容易,更何况,菜色都快赶上高档酒店了。

纪远山坐在主桌,同桌的都是纪家有说话分量、有辈分的人,纪尘煊作为纪家独孙,自然是和纪远山同一桌。

毕竟还是碍着老爷子的脸色,舒韵夕并没有跟纪尘煊坐在一起,而是和唐念青,李莱这些小辈坐在同一桌。

李莱自然是看舒韵夕不顺眼,咬着筷子瞪着对面的舒韵夕恨不得她就是自己的盘中餐。

舒韵夕倒是一副落落大方的模样,尽管同一桌的都对她没什么好脸色,但是她依旧优雅得体的吃着饭,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

唐念青也算得上是了解舒韵夕的,从高中那会儿起,舒韵夕的坏名声在学校里就可以和她并驾齐驱了,同样是不爱学习,爱逃课的富家小姐,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惹人讨厌这一点也是同样的,说起来,自己跟舒韵夕竟然是同一种人。

只是现在的舒韵夕,依旧是风光无限的舒家小姐,过着衣食无忧万人追捧的生活,而她,却是这副落魄模样,为了生计四处奔波。

咬着筷子撒了好久气的李莱实在是忍不住,扔了筷子站起身,“我不吃了!”说完就气冲冲的到客厅沙发上拿了自己的包和手机,冲出了家门。

佣人们都还来不及阻止,就见李莱像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了门口。

纪慕云皱着眉叹气,自己女儿这个性格,不收敛的话,将来是会吃大亏的,不会是谁都可以像家人一样容忍她的坏脾气,任她撒娇任性耍小姐脾气。

纪远山筷子也是顿了顿,脸色更是黑得不行,他威严的瞪了一眼坐在他对面一副没事人模样吃得正欢的纪尘煊,重重的哼了一声,“不管她,继续吃。”

要说这次的家宴,也是吃得够尴尬的,大家都不怎么敢说话,如果不是楚莫元还能跟老爷子搭几句话,恐怕一场二十来人的家宴,就要在沉默中度过了。

饭后,亲戚们也都陆陆续续的走了,剩下几个关系更亲的打算留宿。

唐念青今晚的存在感一直很低,她安安分分的一直站在人群后,餐桌上也闭口不言,除了知情的人,大概都不会知道,本来她才是今晚的主角吧。

纪尘煊笔挺的站在老爷子面前,身边的舒韵夕挽着他的手,两人就这么往那一站,那就应该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的气场。

“爷爷,饭也吃过了,我就,先送我女朋友回去了。”纪尘煊说的坦然,像是没有看到纪远山脸色似的,丝毫没有一点愧疚。

纪远山现在是巴不得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孙子带着那个女人离开他的视线,“你明天给我回家来,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纪远山很不甘心被一个还没活自己一半长的小子给将了一军,他会就这样认输吗?不可能,在他纪远山的字典里,就没有认输这个词!

纪尘煊知道老爷子心里有气,但是没有办法,明天肯定是一番痛骂了,“好的,爷爷,明天我再回来看你。”

跟所有长辈道了别,纪尘煊这才带着舒韵夕离开了。

楚莫元喝着茶,咂了咂嘴对纪远山说,“孩子们都大了,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我们这些老人家怎么左右的了啊?尘煊是个聪明的孩子,他心里那杆秤啊,比我们谁都量的更清楚,你说你总是招呼着要给他包办婚姻,人孩子自然是不乐意的,现在可都崇尚自由恋爱,我们家泽阳不一样嘛,和尘煊一样的年纪,女朋友的影子都没见着过,也不见他爸妈操心,我这老头子就更操不上这样的心了!”

楚莫元一副过来人的模样,一番话说得句句在理,纪远山稍稍缓了缓脸色,他哪是在担心孙子不恋爱不结婚啊,照他孙子那个风流的性子,不愁找不到女人,只是,所有的都不是他心里的孙媳妇人选啊!

“念青,你过来。”纪远山其实一直没有忘记过唐念青的存在,就算是纪尘煊刚带着那个女人进门的时候,他在震怒之余还用余光打量了唐念青的神色,只是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实在让他有些挫败感,人家姑娘根本就对自己孙子没有兴趣,恐怕还巴不得今天这样闹一出,好断了他这老头子的想法。

唐念青悬着心走到纪远山面前,她还是有些紧张的,虽然今晚这件事她一点也没有插手,可是,毕竟自己和纪尘煊是同伙,无论如何她都还是心虚了。

“爷爷,楚爷爷说得对,我很早就跟您说过了,我和纪尘煊不合适,而且也没感情,就算你强行让我们结了婚,那也只会是害了我们俩。”

客厅里剩的,就只有两位老爷子还有纪家成夫妇,所以唐念青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把事情挑到明面上来说。

她只希望,今天发生的这些,可以彻底断了老爷子想要给她和纪尘煊扯红线的念头。

纪远山面色铁青着,嘴唇紧紧地抿着,像是下一刻就要爆发似的。

“纪尘煊那混小子,我是管不了了,可你也是爷爷的责任,我答应过唐老头,一定要给你找户好人家的,我思来想去,还是只有把你放在身边我才安心,纪尘煊那小子虽然混,但是本性我们都很清楚不坏,不是我吹捧我那孙子,整个a市,没有几个有能力可以和他相媲美的,你说,你们怎么就互相看不上呢。”

说到最后,老爷子只剩下无尽的叹息,他又何尝不知强扭的瓜不甜,只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只有这样做,他才能真的对得起死去的老战友的期望。

“爷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分,你难道不相信我会找到一个真的适合我,和我互相喜欢的人吗?”

“是啊是啊。”楚莫元也插话进来打圆场,“再说了,别人你要是不放心,不是还有我家泽阳嘛,我家孙子你肯定放心吧,这闺女我也看着喜欢,温温婉婉的,和我家泽阳啊,正好合适,介绍认识认识,说不定啊,缘分就来了!哈哈哈!”

“楚莫元你!”纪远山瞪了笑得正得意的楚莫元一眼,“你这可是光明正大的来挖我纪家的墙脚,你可真有本事!”

“哎呀,我就是想告诉你,人孩子说的没错,缘分天注定,你人再怎么费尽心思安排那也是徒劳无功!以后啊,你就别在插手孩子们之间的感情了!”

纪远山看了眼期待的望着自己的唐念青,最终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你们就自生自灭吧,我管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