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雏凤歌鸣 第二零零章 峰回路转

小说: 史上第一绝境 作者: 蓝火机 更新时间:2019-06-02 08:16:42 字数:4591 阅读进度:373/557

梁植既然决定在这个节骨眼选择和梁老三靠近,并非就要和梁俊决裂。

作为深谙权谋之术的嘉靖皇帝,对此时长安城内的局势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

梁俊以公布大家身份为筹码促使军机处投鼠忌器,不得不根据跟着梁俊的节奏走。

虽然这波骚操作让梁俊躲过了一时的杀招,并不代表着梁俊就在长安城内站稳了脚跟。

确切的说,梁俊想要在长安城内站稳还得费很多的功夫。

自己之前为什么被赶出长安城?

还不是因为在自己和天策府扳手腕的时候,梁老三暗中帮着天策府那边。

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梁植岂能再让这种情况重演?

可不想重蹈覆辙并不是投靠梁老三就行的,毕竟梁俊虽然现在还不成气候,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太子不是等闲之辈。

假以时日,以他这种折腾的劲头在长安城里扎下根发展一段时间,到时候长安城里是什么局势谁也说不清楚。

梁植认为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别的不说,单说在含元殿里的梁俊以掀桌子为由让军机处等人不得不妥协的情况来看。

梁俊也许没有看到更深一层的意思,作为一生都在和臣子做斗争的梁植却在瞬间察觉到了。

军机处里这帮人是什么水平?在长安城里和他们打过交道的梁植是深有体会。

他们是那么轻易就妥协的人么?绝对不是。

可为什么在梁俊一掀桌子要搞穿越者联盟之后,军机处的几位几乎在瞬间就决定成见愿意听一听梁俊的想法。

那是因为军机处这帮人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和梁老三更不是一个阵营。

虽然搞梁俊是军机处和梁老三达成的协议,但在军机处这帮人心里,始终把梁老三当成头号敌人。

之所以同意暂时放下和梁老三的斗争,转过枪头去搞梁俊,主要原因还在于他们在没有接触梁俊之前,并不认为梁俊在对付皇帝这块比他们做的更好。

打半年前,长安城内就暗潮涌动,以梁老三为主的皇帝派和以军机处为主的臣子派明面上和和气气,背地里却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

可军机处就算各个都是天纵奇才,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想要对付能力比他们差上一些的皇帝,终究是力不从心。

究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无法摆脱臣子的身份。

或者来说在军机处这个阵营里,没有一杆旗帜可以让天下臣民归心。

炎朝终究是儒家王朝,在天下人的心里,皇帝不管如何荒淫无道,那也是天下人的君父。

而君父是没有任何过错的,皇帝荒淫无道全都是因为君主身边的臣子都是些奸佞之臣。

皇帝为什么躲在皇宫内院不去上朝,那是因为朝廷内的大臣们哄骗皇帝,教唆皇帝沉迷酒色之中,不理朝政。

在这种背景下,军机处实力越强越处于劣势,梁老三越是表现的无法招架则越处于优势。

这也是梁老三为什么一被军机处怼,连招架都不招架,直接缩到皇宫内不再露面。

原本杀气腾腾的军机处面对这样一个皇帝,直接没有任何的招数,原本处于主动,瞬间变的被动无比。

再加上军机处原本就不是铁板一块,这个时候谁再敢怼皇帝,很容易就成为别人攻击的靶子。

这种局势让军机处的老几位十分的难受,臣子的身份不能摆脱,皇帝那边又不能搞定,只能干巴巴的眼瞅着梁老三出招。

而唯一能打破这种僵局的只有梁俊这个太子。

梁植当了那么多年皇帝,实在是太清楚手底下这帮臣民的想法。

皇帝他们不满意,但是碍于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一套说辞,所有人都不敢冒出要换皇帝的念头。

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愿意一直臣服自己不满意的君主。

但这帮士大夫又不能造反,那能怎么办?只能把希望和寄托放在太子身上。

若是太子是他们心中理想的君主,甚至于说太子都不必要是他们心目中合适的君王人选。

只要现在的皇帝一死,哪怕是被人毒死,这帮大臣们都敢睁眼说瞎话,告诉天下人皇帝是寿寝正终。

那边先皇刚死,这边他们就敢把太子推上皇位。

而军机处就可以说是那帮对皇帝不满的臣子,但悲剧的是他们既不能造反,手里也没有太子。

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十分欢迎梁俊回来。

但人都是矛盾体,更不要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了。

权力这种东西,是世间最让人上瘾的,一旦沾染上,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那种感觉。

太子回来虽然对军机处这帮人有很大的好处,最起码你梁老三再玩任何幺蛾子,军机处都不会像以前那样被动。

你不愿意上朝?没关系,我们拉着太子玩,反正太子是未来的皇帝,他也占着大义呢。

时间一长,太子靠着天然的条件慢慢的收拢天下臣民之心,皇帝是谁也就无所谓了。

但这种情况只适合军机处抱团的情况下,现如今军机处并不抱团,反而各自为营。

谁都知道太子回京城,自己就有了彻底架空皇帝的名义。

但谁想要太子配合,只有两种方法,要么让太子成为军机处的傀儡。

这一点别说梁俊不愿意,就算梁俊愿意,那谁来成为控制太子这个傀儡的幕后皇帝?

是你方阁老还是你六皇子?

光是这一点上,军机处这帮人都得把狗脑子打出来。

第二种办法,也是目前看来唯一可行的法子,那就是把原本属于军机处的权力分割给太子一份,也就相当于在军机处这几位身上割一块肉,匀给太子。

此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那是千难万难,谁舍得把好不容易到手的权力让出去?

更不要说在长安城这种极端弱肉强食的环境里,周围都是穿越者,谁手里的权力少谁就有可能被别人吃掉。

就算大家最后能够达成一致,同意让太子入军机处,分自己的权力。

可谁又能保证太子能扛起来这杆反皇帝的大旗呢?

如果养虎为患,皇帝那边没架空了,这边又把太子喂起来,他俩联手把自己这帮人给弄死怎么办?

毕竟在这场权力的游戏里,军机处和太子联合斗倒皇帝,接下来太子就得和军机处开始你死我活。

太子和皇帝联合起来弄死军机处,接下来就是太子和皇帝你死我活。

就算军机处斗倒了皇帝和太子,那接下来就是军机处内部斗争彻底的白热化。

而军机处里面还有一个皇子呢,谁又能保证军机处在和太子联合斗皇帝的时候,六皇子梁植会不会倒戈皇帝,为的就是不让皇帝倒了太子上位。

他想要借着皇帝处在劣势和他达成协议,以帮助皇帝的理由,让皇帝扶他上位当太子?

这边里面的花花绕,梁植在含元殿里的那场会议里瞬间就捋的清清楚楚。

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况下,梁俊以事实证明,只要军机处放他一马,他就愿意成为斗倒皇帝的急先锋。

不仅愿意,甚至还在第一时间主动提出了如何将皇帝斗倒的方案。

军机处这帮人精自然能够分得清利弊,既然太子愿意当这个出头鸟去怼皇帝,换作是梁植,他也不会再针对梁俊。

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力才是一个合格的权臣该做的事。

因此梁植深知,只要梁俊依旧如此高调的要成立穿越者联盟,军机处不仅不会反对,反而会推波助澜。

从会议中的表现就足以证明。

至于梁俊掀桌子这种行为,在梁植看来,军机处的人不仅不会认为这是威胁,反而无比的欣喜。

为什么欣喜?自然是因为臣子的身份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

军机处这帮能人斗不过一个废物皇帝,就是臣子这层身份实在是太受限制。

梁俊一把这层窗户纸捅破,第一个响应的就是梁羽,这完全没有出乎梁植的预料。

在梁羽看来,只要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也就代表着彻底摆脱臣子身份掣肘。

而梁俊掀了桌子,则也让他太子的身份在朝廷内这帮穿越者同行们心里彻底没有了任何的法理。

这个时候梁植若是还靠着梁俊,抱着长城守卫军这样一个定时炸弹不放,那他前世几十年的皇帝算是白当了。

因此在梁俊去府上找他的时候,梁植早就料到他回来。

打和梁老三达成协议,他就没有回府,直接去了新锦衣卫的兵营驻地。

给你梁俊一个不见面,既不把你得罪死,又能解决自己现在的困境。

留条后路,等到你梁俊站稳脚跟之后,我梁植在回去找你,你刚站稳脚跟,最是需要拉拢人心的时候,给你梁俊一万个胆子也绝不会再提现在我背叛你的事,反而会对我的到来十分欢迎。

一切的一切,梁植都盘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梁俊找不到梁植,嘴上骂了一句,转头带着文渊去了天牢。

在天牢的路上一直寻思梁植这孙子为什么会干出来这种事,怎么也想不通梁植到底怎么想的。

一进天牢,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梁俊。

梁俊这会正在气头上,想到这帮人之前对自己劝说十分排斥的事,更是气上加气。

进了牢中,直接坐在了一个官员让出的椅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看着众人。

这帮人打得知了方护等人都是历史上诸位大佬们穿越过来的消息,全都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

别说接受了,一想这事就浑身的颤抖。

梁俊来劝说,所有人包括苏信都十分的排斥,对梁俊怀着满满的敌意。

可等梁俊一走,震惊、惊恐、不解等等心思被理智和冷静取代之后,正应了那句话,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其实还是挺带感的。

尤其是御史台的张淼,几乎在恢复了理智之后第一时间叫出了太子乃是真命天子的话来。

对于张淼选择性的忽视其他人,只认同太子乃是上天派下来拯救炎朝的真命天子这种说辞,苏信第一个响应。

紧接着其他人也反应过来,现在已经这样子了,自己就算不接受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真香定理证明,人最开始越排斥一件事,最后一旦接受,完全是毫无底线的全盘接受。

不仅全盘接受,还会摇身一变,从坚定的反对者变成最坚定的支持者。

梁俊并不知道苏信已经转变了之前的看法,一脸怒气的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不说。

苏信赶紧上前询问:“何事惹的殿下这般生气?”

人在愤怒和不解的时候对于周边的反应是比较迟钝的,比如现在的梁俊。

跟在他身后一脸警戒的文渊都察觉到了苏信的变化,梁俊却并没有发现苏信这位御史台大佬的态度和刚刚简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泼妇骂街的时候,旁人最好不要上前规劝。

你若是不理她,她自己骂一会见没人搭理也就散了。

你若是搭理她,她不仅骂的更嗨,就算骂上一天一夜也觉得不过瘾。

梁俊这个时候就处于泼妇骂街那种状态,打进了长安就被各种人算计,他心里憋的火本来就旺,梁植这一倒戈更是火上浇油。

苏信一问,梁俊堂堂堂,连骂带说就把梁植的骚操作讲了一遍。

一帮人被太子这种花式骂人唬的是一愣一愣的,赶紧后退一步,唯恐被梁俊的怒火殃及池鱼。

苏信听完之后,皱了皱眉,随后将心里对于梁植秀这种操作的心路历程缓缓道来。

梁俊的火七分是对梁植的不解,一听苏信这样说,越听越有道理,火气也越来越小。

直到最后苏信解释完道:“殿下放心,用不了多久,七皇子必然会去东宫负荆请罪。”

“原来是这样,苏大人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梁俊一听这解释,恍然大悟,看着苏信连连点头,正想问一问其他的疑惑,忽而一愣,看着苏信瞪大了眼:“苏大人,你这...”

这时候梁俊才发现,周围不少官员看自己的眼神早就没有了敌意,甚至有几个人一脸狂热、激动的看着自己。

自己视线所到之处,官员们全都没有了之前的排斥,随之换成了恭敬的低头行礼。

就在梁俊为此感到高兴的时候,一张冷的掉渣的老脸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殿下,老臣有话要说。”苏德芳看着梁俊,眼中敌意丝毫不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