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关中双盗挺身出

小说: 十三剑歌 作者: 剑雨江北 更新时间:2019-07-10 06:50:15 字数:1868 阅读进度:369/399

忽然又听一妇人喝道:“胆敢在我家门口撒野,老娘叫你尝尝什么叫做‘苦’字。”胡谦耳边生风,一把利器猛然袭来。胡谦大吃一惊,定睛一看,飞来的是一把菜刀,劲力十足,不敢硬接,急忙向一侧打了个滚,这才瞧清一个乡下妇女,手持一把菜刀,怒气冲天的望着自己。那农妇正是收留萧程二人的农家妇女。胡谦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个乡下娘们。一个少女,一个少妇,尝起来各有一番滋味,均是回味无穷。我让程大小姐,当我的大房,你就委屈一下,当我的二房,当真是妙不可言。”那农妇勃然大怒,抄起手中菜刀,怒喝:“嘴里不干不净,也配当岭南武林的首领,让我看看你这只笨老虎的原形。”她手中的菜刀比起一般武林人士所用之刀,短了何止一寸半截,但挥舞起来飒飒生风,锋芒远送,比长刀威力更胜一筹。胡谦不敢轻敌,呼喝一声,岭南武林中一人抛过一把长刀。胡谦右手接住,旋即纵向砍出。那农妇中途变招,侧身一闪,菜刀朝胡谦脸颊迎头一划,饶是胡谦一惊,匆忙躲避,左侧脸颊仍被划了一道极深的口子。胡谦大怒,长刀一震,如天女散花般挥舞,尽力四散,威猛无铸。

那农妇避其锋芒,矮身后撤,退到一边,笑道:“我当虎头奔多大的能耐,嘿嘿,不光是只笨头笨脑的老虎,更是只花脸的老虎。”胡谦恼羞成怒道:“我呸,你不就是人称菜刀娘子的关柳娘,和你相公,合称为关中双盗,嘿嘿,只不过再一次偷盗府衙的夜明珠时,中了埋伏,你相公有情有义,帮你挡住追兵,这才保了你的小命。我道怎么销声匿迹了,原来躲在南京郊外的小草屋里苟且偷生。”

原来关柳娘和她相公祝公武是关中赫赫有名的双盗。其实蒙古势力统治中原,施政残暴,草菅人命,二人瞧不惯,便常常深夜潜入府衙,杀了贪官,偷走搜刮民脂民膏所得到金银财宝。那一年朝廷来了一个大官,知府为了讨好上司,特意将自己珍藏的夜光杯献上。关中双盗寻思:“倘若将那夜光神杯偷了,朝廷来的大官定会怪责下来,知府大人吃不了兜着走,说不定就将这贪官斩首示众,为老百姓出一口恶气。当夜潜入府衙内,岂料那是知府和朝廷来的大官,布下的一个陷阱,铲除让朝廷上下头疼的这两个大盗。关中双盗被围困在府衙内,知府大人特意从关外请的武林高手。二盗苦战不支,眼看必死无疑。祝公武大喝一声,杀出一条血路,保护关柳娘逃出府衙。

关柳娘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不肯苟活,但听她相公喝骂之声,见他眼神里透出的怜惜之情,忍住眼泪,发足狂奔,逃出生天。他相公却被乱刀砍死,将尸身挂在菜市场上暴晒三天三夜。关柳娘重伤未愈,知道知府大人是想用丈夫的尸身,引诱自己现身抢尸,好一网打尽。关柳娘偷偷站在人群攒动的菜市场边,望着丈夫遍体鳞伤的尸身,偷偷抹眼泪。几月之后,关柳娘养好伤,趁机杀死了知府大人,并将他的头颅,挂在原先挂他丈夫尸身的地方,百姓人群哄动,无不拍手叫好。她大仇得报,不愿身在伤心之地,这才一路来到南京城郊外,假扮成一个农家少妇,对萧程二人谎称自己的丈夫、儿子都去参军打仗。

这几日与萧程二人闲话家常,知晓萧廷玉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豪杰。刚才躲在草屋后边的菜园中,将众人百态看的清清楚楚,谁是谁非、谁忠谁恶,一览无余。她看出小老儿神志不清、浑浑噩噩,绝非十恶不赦之徒,但胡谦竟然痛下杀机,斩草除根,气之不过,当即拿起菜刀,挺身而出。

关柳娘喝道:“老娘我行得正、走的直,大老爷们别絮絮叨叨,刀法上见真招。”菜刀横在身前,护住法门,长喝一声,旋即砍出。胡谦对关中双盗的名声早就如雷贯耳,不敢大意轻敌,长刀善舞,威风凛冽。胡谦练得一身威猛刚烈的功夫,长刀挥舞,登时飞沙走石、漫卷云风。关柳娘的菜刀功夫意在取巧,兵刃短小精悍,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但她内力远在胡谦之下,数十招过后,关柳娘体力渐渐不支,刀法上开始迟滞。胡谦大喜,挥刀猛攻。关柳娘无奈采取守势,口中却不落下风,一口一个老娘,咒声怨怼。

忽然间胡谦翻转长刀,刀柄打在关柳娘腕部,菜刀飞落。胡谦提步抢上,猛然一掌,关柳娘整个身子向后甩去,未等站稳脚跟,胡谦的长刀已架在她的颈处。关柳娘喝骂:“是男人就一刀杀了我。那年在府衙内已死过一次,绝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你这只死老虎,快快动手。”胡谦笑道:“你一口一个老娘,叫得我欢喜得很。老子就喜欢你这桀骜不驯的样子,就像一匹等待驯服的烈马,驯服一匹烈马,可有成就的很。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你忠于你的相公祝公武,绝不肯再嫁给第二个男人,想必已经寂寞的很了,今晚,就让你体会做少妇应有的快乐。哈哈哈”

他净说些猥亵的话语,手上封住关柳娘的穴道,又封住头部穴位,让其身不能动,头更不能动,以防她贞烈,咬舌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