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对战

小说: 深井冰 作者: 苍白贫血 更新时间:2015-03-15 22:33:42 字数:2941 阅读进度:71/77

而后,何晏翻身上马。

旌旗飘扬,上面如血纹绣,却是大大的一个‘斐’字。

何晏走了许久,忍不住回头,却见那龙辇依旧未有折回。

元荆立定一处,也正望向这边。

马蹄声声,那人刀锋不见。

落花簌簌,那人眉眼渐远。

****

连夜行军三日,总算抵达。

流贼闻大平援军将近,恐背腹受击,安营三十里外,伺机而动。

宁月关两鬓霜白,盯着何晏愣了好半晌,

“斐….斐大人?”

田崇光见了何晏,却是长舒口气,“何大人,你终于来了。”

何晏摘了盔,递给身后副将,“怎么不见赵立?”

田崇光道:“赵大人,前两日战死沙场。”

何晏冷冷道:“如此,也便免了寻他算账了。”

宁月关怔怔立在一边,欲言又止。

田崇光转头去看宁月关,“宁大人,我不是同你说了那事情原由了么,怎么见了人,还称斐大人?”

宁月关这才回过神来,双手抱拳,登时老泪纵横,

“将军,你可来了。”

话说太初年间何晏领兵北上是,宁月关还是其手下副将,这些年过来都如此称呼,何晏早已见怪不怪。

倒是何晏见了宁月关就想起他那凌人的女儿,态度很是冷淡。

田崇光愁云满面,“何大人,你只身南下,就不怕朝廷不稳?”

何晏道:“不如我同皇上递个折子,将你调回去,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太大用处。”

田崇光在东南待这些时日,整日里担惊受怕,也是熬不下去,听何晏此言,掩不住的欣喜,可须臾之间又有些迟疑,

“话虽如此,但皇上不见得能同意…”

何晏一挥手,“久了不敢说,现在他应该还算老实。”

宁月关独自伤神许久,见何晏没半点反应,也哭的倦了,便以衣襟拭干眼角,

“将军,皇上太过暴戾,哪里比的将军众望所归,且将军有兵权在手,建功立业,只在朝夕。”

何晏这才看他一眼,“你还这还有多少人?”

宁月关道:“眼下约莫一万。”

何晏惊道:“那两万援军这样快就给你糟践没了?”

宁月关眼有尴色,“将军,贼人每一回攻城,都死伤无数,能撑到现在,已属奇迹。”

何晏道:“城外头有多少敌军?”

田崇光道:“约莫二十万。”

何晏面儿微沉,“上城墙。”

宁月关一愣,“将军,不成啊,城墙上箭太多。”

何晏道:“拿盾上城墙。”

宁月关不知道何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见他绷一张脸,也不敢多问,只差人寻了几只铁盾来,捂着上了城墙。

待三人上去后,何晏一把拨开前头拿盾的士兵,单手搁在粗粝的墙头上,遥望敌营。

远处白帐点点,隐于苍翠之中,间或袅袅炊烟。

田崇光见何晏无事,便也大着胆子上前,“何大人?”

何晏手指虚空,“可有看见那些军帐?”

宁月关扯了脖子,“看着了。”

何晏一皱眉,“看这摸样,那二十万大军想来也是号称。”

田崇光思索片刻,“诚然,看那帐篷数目,却也不像是有很多人。”

宁月关道:“总比咱们多。”

何晏道:“你号称三十万,也能震慑敌心。”

宁月关道:“卑职已经对外号称三万..”

何晏斜他一眼,“你就这点出息。”

田崇光道:“不知大人打算何时出击?”

何晏冷哼一声,“出击?摸不清贼人的底细,我定不会冒然出征。”

田崇光道:“那依大人的意思….”

何晏道:“龟缩不出。”

宁月关稍稍侧目,“将军,怎么你也同老夫一样。”

何晏道:“贼人长途跋涉,北上攻城,必然比你我更耗不起,我等先示弱贼寇,待其忍不住主动出兵,再试探虚实。若强则分股而退,若劣则乘胜追击。”

田崇光些许迟疑,“何大人,卑职前日还收到林总督密函,道的是你答应借兵半月,望你一言九鼎,到期如数归还,这样一来,咱们也拖不起…”

何晏面无表情,“不用管他,我同他说话从来不算数。”

宁月关连连点头,“这个老夫能作证,说实在的,林总督守城可是更胜老夫一筹。”

田崇光动动嘴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自心里暗暗替林昌扼腕。

何晏转而面向田崇光,“接下来除了防固城池外,再挑两队人出来,日夜与城外宣传告示,道的是皇上龙颜震怒,指派三十万挥军南下,誓平东南。”

田崇光颔首应一声,“卑职这边去办。”

且说流贼知平军三十万援军已到,不敢贸然出击。

直到六月荷莲尖尖,莺鸣燕转。

流贼这才终于受不住,为防有诈,便派一万精骑前去试探。

何晏却是早就磨刀霍霍,只等一试。

宁月关守城半年有余,首次城门大开,何晏领精兵两万,直冲敌阵。

北疆,朔风苍鹰。

边城墙头立一将首,看一眼城外弯刀铁骑,仰天悲啸,道的是何贼误我,天神共愤,早死早超生。

也终知当日那一句自有办法,归根结底,唯‘骗’字而已。

然无奈守城数月,日日写奏章,口诛笔伐,弹劾何督师有借无还。

奈何奏章这一去,尽数石沉大海,了无信息。

御书房。

元荆看了林昌的折子,未有翻开,直径扔在一边。

何晏要的饷银总算凑了大半,前两日正押运出京,往东南而去。

喜连端上来一盏清茶,搁在元荆手边儿,后又躬身退下。

有小太监自外殿赶几步而入,恭声垂首,“启禀皇上,兵部侍郎求见。”

元荆搁了笔,“宣——”

小太监应一声,转身而出,不多久便将那大臣迎入内殿。

兵部侍郎跪在地上磕个头,声色发颤,

“启禀皇上,东南大捷!接连几役,平军势如破竹,杀贼十万余人,退敌三百里。”

元荆静坐半晌,眼底全无平日戾气,竟是满满的不能置信。

那大臣见其不语,便将战报举过头顶,“皇上,臣刚得了信儿,实在等不及写折子明日在奏,就赶着来同皇上报喜了,此番大胜,斐大人可是居功至伟啊。”

***

田崇光总觉得自己赖在东南不回京,还是颇有价值的。

这几月算是彻底见识了这人如何的狡诈用兵。

待首战探清对方虚实后,接下来便是反复的折磨。

敌退则追,敌攻则逃,最可恶,兵分两路,敌睡偷袭,敌醒痛击,不出一个月,那半数流贼捆了被子撤兵,任人撵都撵不上。

可这才刚退了敌,何晏却急着将那十万人调回北疆。

田崇光虽不解,眼底还是掩不住的敬佩,

“何大人不怕流贼卷土重来?”

何晏叹道:“怎么不怕,可若这兵再不还,怕是就真不用还了。”

田崇光道:“也是,算起来大人借兵已有整整一季,想来林大人该为此而受不少苦头。”

何晏轻点了头,后又沉声道:“趁着贼人暂退,我等也需加紧募兵。”

后又想起来似地,“临行前请的饷还未到?”

田崇光惊呼一声,连连拍头,“我竟将这事给忘了,昨个儿饷银已经到了,大致点过,约莫一百万两。”

何晏一愣,“这样多?”

后又静道:“他倒有几分贤内助的摸样。”

作者有话要说:斗士们。。。老湿没说要BE啊。。。就是为了表达是不坑爹的HE的意思啊。。【原来窝的语言表达能力差】

跪谢以下妹子【各种跪舔

旋转扔了一个地雷

ka扔了一颗地雷

素素75394扔了一个火箭炮

霓裳纷飞扔了一个手榴弹

槐安浊贤扔了一个地雷

Lionli扔了一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