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2章 这就是现实

小说: 升维之旅 作者: 求知求真 更新时间:2020-09-16 14:49:25 字数:2183 阅读进度:713/716

迷蒙的黑暗、沉闷的压力、蜷缩的肢体、极致的寂静、恒定流动的液体...

逐个点亮的陌生感官,让花京院典明缓缓醒来。

与作为绿色法皇时完全不同的体验——比起实质更接近于干涉现象的替身躯体,与切实存在的现实碳基生物的物质身躯,是截然不同的。

但是...当前的身躯,距离他遥远印象中的人类,似乎也相去甚远。

在黑暗中静静唤醒人类时期记忆的花京院典明,一点点熟悉着自己的四肢,在贴身包裹自己的狭小坚韧容器内壁上摸索着。

意识完全清醒后,他很快发现了异样——

没有心跳的震颤、没有温度的感应、没有呼吸的节奏、没有蠕动的脏器...这个身躯就像是内在空虚的替身一样,仿佛完全没有原本人类的各种内部系统,如同一具冰冷的机械。

——我真的回到现实了吗?

几乎不存在的活动空间让花京院典明异常难受,他一点点提高身躯挣扎的力量,同时努力回忆过往有眼皮时的感觉,尝试撑开面前的黑暗。

仿佛检测到了他的状态,花京院典明骤然感到包裹自身的、如同生物腔体般的容器向绽放的鲜花一样向四周展开,同时他眼前的黑幕骤然变成了无数彩色闪烁的迷离漩涡——

那是眼皮无法遮挡的浓烈光芒,全面刺激着他的视网膜。

身躯在一阵肿胀幻痛后恢复平稳的花京院典明猛然睁眼。

无穷无尽的蓝紫光晕填满了所有的视野。

没有重力般飘浮在绽放的容器外,骨架高大的红发男人无言的看着四周那仿佛要融化同化一切的光芒,良久后才收回视线、转头看了看自己背后。

绽放容器的底部,一根手腕粗细的漆黑管道一路延伸到了自己的脊背,花京院典明反手摸索了一下,发现这根坚韧无比的黑管直接和他的皮肤肌肉长在了一起。

手放在黑管上,可以隐约感受到其中几种不同的物质流动节奏。

“这是改造了身体,将血液、呼吸、新陈代谢等维生循环放置在体外了?依赖于这根黑管的人类,还是人类吗...”

不过环视周围后,花京院典明也只能失落的摇了摇头——异质的身躯外,除了蓝紫的光晕几乎一无所有,没有气流,没有压力,没有重力...在这近乎宇宙真空的恶劣环境中,维持正常人类的身体才是真正的速死之道。

无法区分浓淡的炫目色彩,几乎融化了人类所有的距离与方向感,花京院典明在这刺目的背景下搜索辨析了很久,才在相隔很大一段距离的位置发现了其他被黑管牵着又或是吊着的卵状容器。

找到了在蓝紫色浑然背景中寻找纤细黑线的规律后,花京院典明才发现,连接着一颗小球的黑线在视野里其实非常多,无数的卵形容器间隔约百米的距离,隐隐构成了一个带点弧线的平面,一路延伸向视线难及的远方。

而这些容器的黑管,向着姑且认定是“下”的方向一路延伸,向分岔的树枝汇聚向主干一样,逐步纠缠汇聚在一起,直至其隐没在管道脉络构筑的巨大黑红球体中。

在蓝紫的背景下,超过一定的范围,花京院典明就无法再辨认具体的距离,他尝试了一下,却始终无法确认黑管的长度和下方巨球的体积。

黑色的球体静静的在蓝紫色海洋中漂泊,装载着无数人类的容器就像被其牵住的风筝,整整齐齐的围绕着它。

“那些容器里...也是人类吧?”身躯并不支持寒颤这种功能的花京院典明心底悸动,他一脸迟疑的打量着铺向远方的容器群,“就黑管的比例来看,下面那个的体积...难道那原本是地球?为什么要把人分散吊在这么远的地方...”

思绪还没转完就突兀卡壳,花京院典明立刻懂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近不远之处,一个装载人类的容器连同其连接的一截黑管,忽然狂乱而鬼畜地扭曲了起来,眨眼之后,以其为中心的数十米范围,就被不知道该称作是“马赛克”还是“BUG”的混乱景象所覆盖。

随后,蓝紫色的光晕融化了混乱,那边的容器与一截黑管在蓝紫背景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仿佛一开始就不存在。

被诡异景象截断的黑管末端似乎散落出了一些物质,随后这黑管就蜷曲着向下方黑球坠落,很快就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花京院典明来不及震惊这异象,因为在异象结束后的瞬间,他周围的景象也同样开始模糊颤动。

在这一刹那,巨量的记忆碎片碾过了花京院典明的灵魂。

同样的名字,同样的出生,但却各有不同的人生...

源自天堂之眼附近其余平行世界中各个“花京院典明”不同时期的思绪记忆,在这一刻化作信息碎片构成的洪流将花京院典明的自我彻底掩埋。

如果是进入梦境世界之前的花京院典明,恐怕在第一时间就会迷失自我的定位、忘记自己之前所处所在、被这洪流冲垮立足之基。

然而,他并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侵袭的新手。

梦境世界中意识源相互渗透的崩溃灾难,特别是这灾难中程斌渗透过来的那一缕非人意念,在这方面给予了他超越极限的锤炼。

这让他在记忆思绪的洪流中站稳了脚步,用自己的意志一点点挣脱了出来。

几乎要被蓝紫色光晕彻底包裹消融的、由红发男人与容器黑管混乱重叠幻影构成的“马赛克”,在花京院典明意识重归清晰后慢慢停止了扭曲的变化,蓝紫的光芒在无数重影逐步归一间一点点褪去,仿佛咀嚼失败吐出食物的无形巨兽。

花京院典明狠狠扯了扯眼前飘荡的红色刘海,在头皮的疼痛间一脸的劫后余生——若非没有流汗的功能,现在的他肯定是浑身颤抖冷汗淋漓。

——如果他的意识被洪流冲垮,如果他陷入洪流引发的无数意识矛盾,主动靠拢那与蓝紫光晕直接关联的未知意识统一内核,恐怕现在的他就和之前所看到的那个容器一样被彻底吞噬了吧...

“...呵,呵呵...这就是‘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