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缠绵

小说: 韶华(胤礽) 作者: 晓童 更新时间:2015-03-15 22:40:23 字数:3549 阅读进度:42/81

“既然汗阿玛根本就不信儿臣,欲加之罪,又何患无辞。”

胤礽说完,屋子里便陷入了如死一般的沉默之中,康熙的眼神更冷了:“你这话的意思,是朕有意冤枉你?”

“汗阿玛心里在想什么,儿臣不敢揣度。”

“你连这样的混账话都说得出口你还有什么是不敢的!”

“汗阿玛息怒,”这一回出言阻止的人是胤禔,他走上前一步,打断了康熙与胤礽之间的争锋相对:“账本藏于玉观音内,这事本就透着古怪,也许只是那高承爵故意为之,太子并不知情,汗阿玛要怪罪,不如先行审问过高承爵再说。”

“高承爵只是个小小的地方官,你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栽赃太子!”康熙确实有点认定了胤礽的意思,即使这事不是胤礽有意为之,私盐案也与他脱不了干系,而且他这种死不悔改的态度则更让康熙恼火。

“敢不敢也得先审问过才能定论。”胤禔坚持道。

康熙被他这么一呛,骂人的话到嘴边到底还是吞了回去,沉默了片刻,吩咐胤祉和胤禛两个:“你们一块去审问那个高承爵,问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儿臣领旨。”

俩人领了命,康熙瞧着一屋子的人尤其是态度实在让他恼火的胤礽便心烦不已,挥挥手就把人全部赶了出去。

众人各自散去,胤祉看着脸色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的胤礽,很有些担忧,既担心他更担心自己,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转身跟着胤禛一块去办差去了。

胤禔正想着要怎么办安慰胤礽两句,而胤礽却已经走远了,最后他也只得是做了罢,算了,胤礽现在这副样子,与其去聒噪烦着他,倒不如让他自己冷静冷静。

入夜之后,心烦意乱的胤禔放下书,正想着要不要去胤礽那里看看却又有些犹豫会惹人怀疑,就在他纠结之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胤禔正要呵斥人,这一看过去,却是愣住了。

来的人竟然是胤礽,只见他手里拎着壶酒,歪着身子靠在门边,一双凤眸微眯着,隐约透着笑意,带着些勾人的意味,嘴角弯起,满满的笑意轻浮至极。

屋子外头已经没有人了,想必是被他给挥退了走,胤禔连忙走上前去把他拉了进门又带上了房门,胤祉和他住同一间院子,要是让他看到可就不妙了。

胤礽却仿佛是洞穿了他的心思,笑着跌靠在了他身上,对着他的耳吹气:“放心,孤没有醉糊涂,没有人看到。”

“二弟,你怎么来了?”胤禔心猿意马,顺势揽紧了他的腰,一双手在他的背上胡乱抚摸着。

“来找大哥陪孤喝酒。”

胤礽说着身子便往后仰,高举起了酒壶仰着头就往自己嘴里倒,酒水潺潺而下,一大半都洒在了他的脸上,再顺着脖颈缓缓没进了领子里。

妖精!

胤禔心中暗骂,胤礽这副样子看在他眼里便是十足的妖孽勾人,身体上的火一下便蹿了起来,又瞬间全部积聚到了小腹处,某个地方便有了抬头的趋势。

胤礽的眸子微挑着,似挑衅又似勾引一般直视着他,倒完壶里最后一滴酒,他将酒壶往身后一扔,双手捧住胤禔的脸就贴了上去,把嘴里的酒度了一半进他嘴里。

醉人的酒香在俩人唇齿间蔓延开来,不管胤礽是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来找他发泄寻开心,胤禔此刻都不想放开他了,暴力地互相撕扯着衣裳,推推攘攘间,俩人便衣不蔽体地倒在了床榻之上,胤禔的手顺势一勾,床幔便落了下去。

最后一件衣服也被扔了出来,赤|身|裸|体的俩人互相搂抱着在床榻上翻滚,两具年轻而炙热的身体紧贴着,几乎融为一体。

胤礽闭着眼睛,感受着胤禔近乎侵略式的亲吻用力吮吸着自己的唇舌,这一刻所有的顾忌都被抛去了脑后,他热切而激烈地回应,双手双脚主动缠上了他的身体,俩人的下|身紧贴在一块,互相磨蹭着给予对方慰藉。

很快胤禔就不再满足于这种浅尝辄止的快感,探手下去,将俩人的东西一块握进了手里,近乎粗鲁地快速套|弄了起来,亲吻也从他的嘴唇退下,游移过白皙修长的脖颈,落在他形状优美的锁骨之上,一下一下轻啃着他的敏感之处。

快慰的呻|吟一瞬间便从胤礽的嘴角溢了出来,甜腻的嗓音激得胤禔几欲发狂,手里的动作也更加卖力,在他一口含住胤礽一边红|樱之时,胤礽在措不及防之下,只觉眼前一花,就这么发泄了出来,黏腻的体|液沾了胤禔一手。

胤禔诧异之下抬起了头,看着胤礽的眼睛哑声笑问:“这么快?”

胤礽的神色清醒了一些,与他对视着愣了片刻,勾下他的脖子再次送上绵长一吻,呢喃自相贴的双唇间吐出:“是你太厉害了。”

胤禔退出舌,贴着他的嘴唇笑了起来:“太子爷这番夸奖,为兄当真是愧不敢当,太子爷,夜,还长着呢……”

胤礽曲起腿,手也探了下去,覆在他的手上,沾上了自己的东西之后又送进了嘴里,轻舔了舔,凤眼微挑,眼角眉梢都是勾人的魅惑之意,胤禔空着的那只手捏住了他的手,将他的手指送进自己嘴里也舔了舔,然后再次低下头,吻住了他。

胤礽双腿勾上了他的腰,趁着胤禔意乱情迷之际,一个夹紧,压着他翻过了身去,坐上了他的胯上。

胤禔被他这一举动弄迷糊了,一时也忘了反应,只是仰躺着大口喘着气,胤礽看着他的样子,狡黠一笑,手指弹了弹面前还精神着一柱擎天的东西,看着那东西瞬间似乎又胀大了些,趴了下去,又一次与胤禔紧贴在一块,嘴唇游移着咬上了他的耳朵。

“大哥,今晚,孤就让你如愿如何?”

胤禔一愣,明白过来他这话的意思已然欣喜若狂:“你当真?”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胤礽话未说完就被胤禔堵住了嘴,胤禔双手揽着他的腰勾着他再次翻转过去,拉起他的两条腿勾到了自己身上,不再给他反悔的机会,沾满了黏液的那只手慢慢朝着他的股间探了过去,按压了几下,便于那挺翘的双臀缝隙间找到了那即将让他销魂蚀骨的隐秘穴口。

胤礽呵呵笑了起来,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尽力撑起腰让他更加方便动作,头却一直在往后仰,胤禔知道他是醉了,而且还醉得不清,也许明日醒来就会后悔,而他现在的行为无异于趁人之危,但这也许是他唯一的机会,所以他怎么也不可能放弃。

手指在那充满褶皱的穴口处揉按了片刻,在感觉到那处渐渐放松之后一根手指便冲了进去,怪异的感觉让胤礽瞬间便咬紧了牙关,双脚勾着他的腰却越加紧。

胤禔轻吻着他的唇安抚他,手指慢慢探索着他身体最隐秘的地方,一根,两根,三根,在胤礽先没了耐心大腿不耐地磨蹭他的腰催促着他快一些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抽回了手,换上了自己已经硬如坚铁的欲望抵住。

含住胤礽的嘴唇,胤禔呢喃道:“放松些,我们慢慢来。”

然后便一举攻了进去。

胤礽的眉当即就全部蹙了起来,疼得连牙根都在颤抖,胤禔突然就觉得心中一酸,停了下来,慢慢吻着他的唇:“别紧张,乖,我轻一点。”

“没事,”胤礽咬着牙摇了摇头,事已至此他再要喊停就显得侨情了,手探下去,摸了摸他还没有进去的那半截,暧昧地笑了:“大哥,舒爽吗?”

被他这么一勾引,胤禔再要忍得住就不是男人了,干脆也咬着牙狠狠一撞,就全根没了进去,俯□把胤礽疼痛的惊呼全部堵住吞进了肚子里。

他们终于融为一体,从这一刻起。

胤礽捶着他的背,嗔骂道:“你给孤轻点。”

“好,好,我轻点……”胤禔贴着他的嘴唇安抚着他,却又忍不住动了动,往后退出一些,又一次撞了进去。

“嗯……”胤礽轻喘,甜腻的呻|吟没有错漏过胤禔的耳朵。

胤禔连着律|动了几下,胤礽由起初的不适渐渐变得适应起来,双眸开始染上了极乐的魅意,舌尖滑过嘴唇,有意地勾引着压着他正在得趣的男人。

胤禔快被他这副勾人样给整疯了,律|动冲撞的动作渐渐加快,变得无法自控起来,一手握住了胤礽再次有抬头趋势的下|身,另一只手交换揉|捏着他充血挺立的两侧红樱,连绵不断地缠绵亲吻着,很快俩人便陷入情|欲的漩涡中不可自拔,隐约的木床吱呀做响声叫人脸红不已,汗水滴下,湿透了俩人的身体。

红鸾颠倒,满室淫|靡。

“啊——”

突然一声高亢的叫声自胤礽嘴角溢出,胤禔强忍着欲望停下,吻了吻他的额头:“是这里吗?”

然后一次重重撞进了他方才擦过的地方,胤礽再一次尖叫,失态地双手捂住了唇,满脸的红晕,眼里是不可失意的意乱情迷水波荡漾,胤禔笑了笑,知道自己是找对地方了,调整了姿势,开始猛攻胤礽最敏感的那一处。

胤礽也快疯了,如潮水一般的快感漫过腰身席卷全身,让他战栗不已,想要喊停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再说不出,除了双手紧紧勾着胤禔的脖子他已经连其他的着力点都找不到,就像茫茫海上的一叶扁舟,唯有随着胤禔的动作摇摇晃晃再无其他方向。

当极致的高|潮袭来,俩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泄出来,胤禔脱力地倒在了胤礽身上,许久才缓过神,侧过头一下一下轻吻着他还满是红晕和汗水的脸。

“二弟……”

胤礽闭上了眼,嗓子快哑了,说不出话来,而且在这一刻,他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