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6章 前世今生 34

小说: 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 作者: 半枝雪 更新时间:2019-09-09 08:41:53 字数:2908 阅读进度:1601/1607

也不知道那个世界怎么样了,自己还没有子嗣。

若是死了,一定会天下大乱吧。

……

高档餐厅人不多,上菜速度也很快。

不到半小时,菜就都上齐了。

夏如卿点的不多,总共就两个人,也就点了三个菜外加两份主食而已。

“怎么不多点一些?”赵君尧问。

夏如卿一边眼神亮晶晶地盯着美食,一边笑道。

“点多了吃不完,我就尝尝这几样招牌菜就好!”

“你也来尝尝呀!”语气依旧像东道主。

她已经彻底忘了真正付钱的是对面这个主儿。

赵君尧却懒得计较这些。

他选了一道看起来清淡些的菜,用那双看起来就养尊处优的手,姿态优雅地夹起来送到嘴里,然后就皱了眉。

“味道挺奇怪!”

食不言,若非这味道太过奇怪,他必然不会开口。

夏如卿则很兴奋。

“这是人家别国的菜嘛,吃起来奇怪也是有的,不过我觉得还挺好吃的!”

“你多尝尝就适应了!”

赵君尧没再说话。

夏如卿也知道他吃饭时不爱说话,索性就端起主食,和那三道菜开始了大战三百回合。

饭毕。

两人漱了漱口,这才重新开始聊天。

夏如卿抿了一口清茶,问他。

“说吧,你今儿叫我出来有什么事?”

赵君尧刚吃饱喝足,正靠在椅背上神游。

听见她问,这才回想起来自己喊她出来的目的。

于是就支起身体淡淡道。

“我是想知道,你们这里男女成婚可有什么要求?”

昨晚父亲这么问他,他哪儿知道有什么要求,这种话题又不能问别人,只好来问她。

夏如卿正在喝茶,差点儿一口喷出来。

“你……要结婚了?”

赵君尧本想一口承认,点头说是。

可不知为何,他心里满满都是心虚,甚至还有一丝背叛的感觉。

猝不及防,否定的话就脱口而出。

“随便问问而已!”

“……”话说出口赵君尧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撒了个谎。

但见夏如卿松了口气的表情,他也不好再解释什么,只好继续描补。

“先问问,早晚都要成婚的不是!”

说的什么乱七八糟啊,感觉自己越描越黑,他干脆闭嘴不再说话。

夏如卿有点儿懵,心情忽上忽下的,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那个……恭喜你啊!”

她脸色有点儿白,心莫名有些慌,但还好,能掩饰的住,看不出来的。

赵君尧点头没说话。

夏如卿缓了缓心情又道。

“在我们这里,男女是自由恋爱!”

“你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如果不爱了,双方也有权利提分手!”

“如果对方不爱,或者自己不爱,都可以离开,对方一般也不会过于纠缠!这就叫好聚好散!”

夏如卿一口气说完,赶紧喝了口水掩饰心慌。

赵君尧却点头称赞。

“不错!”

不像在大楚朝,为了稳定朝局,他要娶很多不喜欢的女人进宫。

即便再不喜欢也不能休弃。

夏如卿尴尬一笑。

“还好了!”

“虽然是挺自由,但现在大多数人都不想结婚了!”

“因为找不到那个合适的人!”

话音未落,她下意识看了赵君尧一眼。

赵君尧也在同一时间看向她。

“那你呢?”

他目光有些灼热,面色强装镇定,桌子下紧张颤抖的手指却出卖了他。

是的!

他很怕听到一个答案,听到夏如卿有了心仪之人的答案。

很庆幸,并没有。

夏如卿苦笑。

“我也找不到!”

“希望老天爷看在我孤苦伶仃一个人的份上,让我赶紧遇到那个人吧!”

看她一脸期待,赵君尧又不爽了。

于是他决定放弃这个话题。

想了想,他顺着她的话问。

“你说你孤苦伶仃,你为什么不去找你的父母!”

“他们说不定也很在乎你,也在找你呢!”

可怜天下父母心,有谁会不爱自己的孩子?

夏如卿眼眶有些湿润,心里钝痛,不由自主哽咽道。

“他们找我?”

“这么多年了,我和姥姥相依为命,他们什么时候来找过我!”

“既然想一刀两断,那我还找他们做什么?”

“不过是给别人添麻烦,为难了别人也羞辱了自己而已!”

“还是不去了!”

她早就绝望了,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可她又每每心痛至此,可见还是没放下。

赵君尧就沉默不言。

心里说不出的后悔,好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

“好了!”

“不开心的事就别想了!”

“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大可以来找我!”他轻声安慰道。

夏如卿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自嘲一笑。

“我找你做什么?你都要结婚了!”

“我这个人,终究是孤独终老的命!”

“以后……”

她想了想,郑重道。

“你刚才不是问,男女结婚有什么要求吗?”

“现在我告诉你!”

“你娶了一个女孩子,就要爱护她,呵护她,保护她!”

“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最好不要和别的女性来往,尤其是未婚单身女性!”

“你妻子会不高兴的,还有,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不要在外面过夜!”

“要给她安全感,时常给她惊喜,竭尽所能疼爱保护她!!”

她说着说着就哽咽了,眼睛通红,硬生生逼着眼泪不往外流。

赵君尧有些心惊,更加心疼,小心翼翼地问。

“未婚单身女性?也包括你吗?”

“是!”

“也包括我!”夏如卿斩钉截铁。

这种荒唐的关系是时候该结束了!

如果连在一起都不能堂堂正正,那不如不爱。

既然无缘,不如以后都不要相见。

对面的赵君尧则叹了口气,心里微微吐槽。

‘有时候,大楚朝也不是哪儿都不好,至少他可以想娶谁就娶谁,不用担心别人说什么’

但转过头来想想,能让他主动想娶的,不过就……一个而已。

夏如卿轻轻吸了吸鼻子,摸去眼角的泪珠。

瞥了一眼他口袋里隔壁珠宝店的名片,然后坦然起身。

“时候也不早了,今天你就不用送我了!”

“以后……没什么事,也不必约我,如果实在有事,就电话联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