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后续

小说: 射雕之风起梅落 作者: 迷迭香熏 更新时间:2015-05-10 00:26:55 字数:7133 阅读进度:80/80

81、后续

“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请不用担心。”急诊科的医生做完处理后,对一直守在门边的梅超风说道,“还有就是他刚刚经历车祸,脑部有些轻伤,虽然不严重,但还是需要避免过激的情绪波动。”

意思是类似刚才两个人之间的剧烈运动可以暂时消停。

梅超风点头,略过医生责备的眼神,“我知道,那我现在可以去看看他吗?”

“可以。”

得到医生的肯定后,梅超风推开门走了进去,病床上杨康惨白着脸躺着,额头上绷着一圈绷带,鼻翼上方挂着氧气罩,一双眼闭得紧紧的。

十指交扣,梅超风握住杨康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摩挲,低声细语,“你真的是康儿吗?”

没有人回答。

空寂的病房内只有时钟滴答走过的响声,上午的阳光从窗外照进室内,渲染了满室金黄。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梅超风握住杨康的手久久不放开,直到医生过来请她离开。

病房外面,站着两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

“小姐,十分抱歉。”其中个子比较高的男人对她说道,“我们是B市XX区公安分局的XXX,请你出来是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做一下记录。”

“有关什么的?”对于公安局的人找上自己,梅超风十分意外。

“不用紧张,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而已。”那名警察说话时眼神还往病房内瞟过几眼,“小姐,我们想请你详述一下昨晚在城南高速路上发生的车祸起因。”

“这种事不是该交警管吗?”梅超风觉得不对劲,尤其是那名警察注视病房的神色让她觉得一切都不简单的样子。

“是这样没错,但是,”有些犹豫,警察先生还是简要回答了下,“你可能不知道,现在里面躺着的这位,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当交警大队的执法人员发现他出事后将情况上报,立刻就惊动了B市的高层领导,之后也许还会有更多人来找你,希望你能多多配合。”

说完,高个子的警察伸出手。

回握一下,梅超风配合着记录员,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城南高速上事我已经记录完毕,梅小姐,如果有遗漏我们还会来找你,请不必介意。”高个子警察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留了下来,然后携同一边的记录员大步流星的离开。

回到病房之内,梅超风握住杨康的手,回忆起昨日初见时他开着跑车,一身衣服也价值不菲,想来家世也不简单。

“真奇怪,你曾经是金国的小王爷,现在又是来头甚大,出个车祸连B市的高层都为你惊动了,难道你命中注定大富大贵?”

伸手在杨康的脸颊上捏了捏,做出各种包子形状,“而我就简单多了,以前还可以凭借着数据和你笑傲江湖,现在却是个懒散到只会玩游戏的女人。哎——”

长长地叹一口气,梅超风搬了把椅子过来坐下,轻轻靠在椅背之上,脚尖点在白色的地砖上,随意闲散。窗外金色的阳光射入,在她的侧脸上晕出淡淡的光辉。

她的双眼凝视在杨康的身上,不属于热恋中的急切,也不同于方才见面时的激动,此刻她的眼神缱绻缠绵,带着相守时的缠绵,宁静恬然。

打破满室宁静的是一声急促的手机铃声。

“……老妈。”

“风风啊,你在哪儿?”梅妈妈声音急切的问道,她算了下时间,风风的丈夫应该快要去世了,偏偏这个时候实验室里又有项目走不开。

结果一来一往就错过了风风从游戏舱里出来的时间。

她真怕呀,这孩子一个人在另外的世界过了百年,该有多苦,尤其是在风风的丈夫、她那没有见过面的女婿已亡的情况下,“你快告诉妈妈,妈妈过来找你。”

说话间声音隐约带着哭腔。

“老妈,我没事。”梅超风眼角发红,心底酸胀不已。

前天回来没有见到家中的两老,她还强压下心底的难受,可是现在老妈的声音近在耳边,她却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勉强回答上一句。

“风风,你呆在原地别动,妈妈这就过来!”梅超风压抑的话让梅妈妈误会成另一重意思,她以为梅超风心情低落甚至万念俱灰,不然怎么会一声不响的离开家。

梅妈妈心底着急,一个劲的催促梅爸爸通过GPS定位系统搜索梅超风的位置。

“老妈,我真的没事,我现在在B市xx私立医院……”

还没说完,梅妈妈又是一阵激动,“风风,你没受伤吧?”

“没有,昨晚在城南高速上发生了车祸,我送人来医院,”停顿一下,梅超风脸上带上笑意,继续说道,“他现在没事了……我也就是淋了些雨,感冒了。”

梅超风手捂在额头上,隐去了那里被擦破皮的事情。

急诊科主任马如龙从院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额头上的细汗直冒。

今天一早他接到上面通知说要对昨晚送来的车祸病患特殊照顾,他急急忙忙的跑过去,立刻发现那病人和送他来的女人挤在一块,得,刚醒来就知道要那啥啥的,真是世风日下呀!

可是还没等他发表完感慨,那男的就晕了。

造了八辈子的孽哟,这位大爷可是上面机关领导特意吩咐下来仔细照顾的,等会还会派人过来探望的,可不能让他在自己的手里出事。急急忙忙的将人送进特护病房后,他又狠狠训了一顿在一边等待的女人。

柿子都挑软的捏,里面躺着的那位是大爷,外面的这位看起来也不像是有背景的主,穿着皱巴巴的裙子,头发凌乱,早上还不安分,不训她训谁?

可是刚训完没多久,院长就将他再次召进了办公室,传达新的会议精神。

——对将车祸病患送来医院的女人给予特殊照顾。

意思是说刚才被他训的女人也是不好惹的主。

去特护病房的路上,马如龙脸上的冷汗直冒。刚才他还得到了个新的消息,那就是昨晚上急诊科值班的医生非要收医药费才肯做手术。

天呐,那两个大神都有高层做后盾,哪会短他们一点医药费。

加上刚才他还训了那女人一顿,马如龙只希望他们不记得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不然他们和院长一反映,他这个主任算是做到头了。

按下电梯,马如龙刚想去十楼,结果电梯门一开,里面出现的竟然是一水儿的军装,口里说着标准的京腔儿,隐约听见“首长,等会就来”的字眼。其中一个穿军装的看见他,招呼道,“咦,这不是小马吗?”

马如龙一愣,仔细一看,立刻反应过来恭敬道,“刘主任,你好。”这人是B市第一军区医院外科主任刘学义,突然来到他们私立医院来,不用想,肯定是为了昨晚上来的两个人,看看他们电梯的楼层,赫然是十楼。

本来跟着马如龙一起上去的还有几个护士,但是看到这几人都噤声了,当官的就是有威信,不论走到哪儿都有震慑性。

“小马,昨晚上送来的那个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其中一个穿着军装,肩章上缀有三枚星徽的男人出声问道。

“这位是XX军区的上将杨一德,昨天被送到你们医院那人的堂哥。”刘主任在一旁介绍道。

“杨上将,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没有大碍。”马如龙立刻弯腰恭敬地答道。

“这就好。”杨一德点头。

接着刘主任拍拍马如龙的肩膀,“不用这么紧张,只要那人没事,上面是不会说什么的,对了,他是在哪个病房?”

电梯门打开,马如龙先走出去,“在105病房,我在前面带路。”

梅超风从洗手间回到病房的时候,里面已经站了一溜穿着军装的男人。

“你们是?”她问。

“你就是送杨康来医院的人吧,非常感谢你。”男人伸出手和梅超风一握,“我是杨一德,昨晚你帮忙垫付的医药费,稍后我会让人转交给你。”

“这倒不用。”眼前的场景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她再一次感慨杨康的背景强大。现在和她说话的这个男人态度也是高高在上的样子,让她十分不喜,“如果可以的话,大家还是出去聊吧,康儿,他需要休息。”

众人没有意见,一一从病房里走出去。

梅超风走在最后,临走的时候不忘招呼护士去检查一下点滴和氧气罩。杨一德见了眉梢一挑,开口问道:“你和杨康是什么关系?”

“如你所见,很亲密的关系。”梅超风背靠在墙壁上答道,一夜没睡,她感觉很累。

杨一德张嘴,刚想说话,突然被远处的声音打断,“表哥!”

转过头,只见叶拓大步流星的走过来,脸上神色焦急,“表弟的情况怎么样,昨晚上我就不该把那件事告诉他——咦,你怎么在这里?”叶拓见到靠墙而战的梅超风,诧异的问道,“难道你就是那个送表弟来医院的人?”

“落叶归根,是你?真巧。”梅超风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叶拓,而且对方还是杨康的表哥,这个世界真的很小。

“你们认识?”杨一德若有所思,继而向叶拓问道,“她和杨康的事,你也知道?”

叶拓点头,有些无奈,“是知道一点。”

而且是自家表弟杯催的暗恋对方。

“我不看好他们。”

杨一德很直接的说,在他的眼里,梅超风和杨康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很大,不单单是年龄,还有杨家并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攀上的,就算他们想在一起,中间必然有许多坎坷。

叶拓点头,对此他非常同意。

昨晚的聚会上他听梅超风说过她结过婚,虽然丈夫死了,但是她依旧很爱他,所以他的表弟只能这样继续杯具下去。

于是,在两个人思想南辕北辙的情况下,他们达成了统一的意见,那就是这两人不可能。

但是事实证明,他们错了。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低调的驶进B市的一家私立医院里,然后车门打开,一对夫妇从后座走了出来,两人昂首挺胸,腰身笔直。面上神色虽然焦急,但是一举一动严谨不乱,于无形中透露出高雅庄重的气质。

医院的陆仁贾陆院长早已经在医院大门候着,见状忙跑过去,“梅院长,张院士,你们好。”

两人轻轻颔首,站在左边的男人开口问道,“闵院长,昨晚上送车祸病人来医院的那个女孩子还在吧?”

“在十楼的特护病房。”

说完,陆仁贾便带着两人往特护病房走去,剩下医院门口的一干人悄声讨论。

“刚才那两人是谁?竟然让陆院亲自来接?”

“都是大人物,你看见陆院什么时候对人和蔼了,这两人肯定来头不小,而且我还知道——”有人吊着大家的胃口。

“知道什么?快说!”

“唉,别打我!我说我说!这个昨晚上不是我值班吗?到半夜的时候突然来了两个人,男的因为车祸受伤,被路过的女的救了。这两个人,应该有些背景。”

“怎么说?”

“我刚从特护病房下来,那里面站了一溜穿军装的主,全是去看望那个出了车祸的男人的,似乎他们对救人的女人态度不怎么样。然后,刚才你们也听见陆院他们的谈话了吧,这两个人都是为了那女人来的。”

“那不就是小说上经常写的高干?”

“得,你倒说得精确,就是不知道这两人会不会因为车祸结缘?不过,说真的,出车祸的那男的长得可真帅!”

“女的也不错,只是看起来冷硬了些。”

梅妈妈人刚出了电梯,就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两个男的围在角落里,不由喝斥出声,“你们离我女儿远点!”

“老妈!”梅超风几步走过去,“我不是说了没事吗,你怎么还是来了?”

“你这孩子真是一刻也不让人省心。”梅妈妈手指轻轻触摸梅超风额头上的绷带,叹息道,“瞧瞧,才回来几天人都瘦了一圈,脸色也是这么憔悴,看着妈心疼得紧。”

“哪有?”梅超风抬手抹掉眼角的泪水,目光瞅到一旁腰身挺得笔直的梅爸爸,笑道,“老爸,你也来了啊!”

“嗯,那边的事如果完了,就留在家里吧,你以后的时光还多。”梅爸爸言简意赅,但是说出的话却一针见血。

如果是刚回来那天,梅超风绝对听不进去这些话,但是现在不同了,她已经和杨康重逢,今后的日子他们两个也会分开,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去过。

这场爱恋跨越了时空的阻隔,绵延两世。

就在这时,杨一德突然上前,朝着梅爸爸敬上一礼,“梅院长,你好,我是陆军第二十八军区政委杨一德。”继而转身向着梅妈妈敬礼,“张院士,你好。”

因为梅妈妈本身没有军衔,所以对她的招呼要显得简单多。

梅爸爸闻言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杨一德,沉声道,“杨上将,在外面就不用称呼那些虚名。”

“是!”

两人简单的对话字数不多,却是惊到了许多人,包括叶拓和马如龙。

叶拓是没想到看起来不显山露水的梅超风的父母,竟然可以让已经是上将的堂哥如此尊敬。而马如龙却是为自己早上随意训斥梅超风的事惶惶不安,他可没想到这两人的来头一个比一个大。

梅超风虽然知道父母在国家一级精神实验基地101实验室工作,但是她可没有想到两人会这么的……牛逼,连上将见了他们还要行礼。

梅妈妈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解释道,“你爸是军人出身,之后才转投精神基地的研究,这些年为国家做的实验都取得了里程碑式的进展,论起来他的军衔比上将不知道高了多少,只是平时他不爱显摆罢了。”

这也太惊人了。

梅超风咂咂嘴,又问,“那老妈你呢?”

“我啊,就一个院士,只要等在实验室里搞研究,名誉什么都是浮云。”梅妈妈笑道,“风风,我们回去吧。”

“不,我要等他醒过来。”梅超风摇头。

“他?”梅妈妈反问,“你昨晚救的那个人吗?”

“嗯。”

“你放心,他的身份可不一样,不消你说医院这边自然有人会照顾好他。”梅妈妈又将杨家的一些事情给梅超风简要介绍了下。

杨家的老一辈里不仅有开国上将,还有几个也做到了将军的位置,在国内有很大的影响力,杨家的后人大都往政界或商界发展,当然军界也有所涉及,就像杨一德杨家在军队里的势力愣是在三十岁之前做到了上将。

在杨家的后人中,年轻一代属杨一德为最,中间一代则要说是商界的一朵奇葩杨洪烈,此人在创业初期并没有借助杨家的势力,而是在美国白手起家,建立上市公司杨氏财团,是杨家财富来源的有力后盾。

而被梅超风救下的这人正是杨洪烈的继子,当然也是杨洪烈膝下唯一的孩子。

“所以,风风,你不用担心那人。”梅妈妈总结道,若是这样强有力的背景下还有人敢对杨康不利,那人可真是不想活了。

“不是的,老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们先回去,等回来我再和你解释清楚好吗?”梅超风有些词穷,这里人多混杂,她又不能立刻将杨康的事情说出来,否则一定会被当做疯子。

就在梅超风和父母说话的时候,又一位大人物上了十楼,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黑色笔挺的西装,面带急切之色大步走过来。

杨一德和叶拓见了,立刻招呼。

“小叔,我们在这里!”

“舅舅,这边!”

虽然医院严禁喧哗,但是谁能来警告这一圈大人物呢?

“小康怎么样了?”来的人是杨康的父亲杨洪烈。和两人聊了几句知晓大概情况后,他便朝着一边站着的梅超风感谢道,“十分感谢梅小姐救了我家小康,今后若是有什么难事,可以直接来杨氏找我,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一定竭尽全力!”

“他醒了!病人醒了!”病房内准备给杨康换药的护士突然冒出个头,激动道。

众人立刻欣喜,涌进了病房内。

杨康斜靠在枕头上,右腿上打着石膏在床尾吊高着。脸上的氧气罩也摘了下来,额头的绷带下还有几缕散发帖服着脸颊,看起来比早上刚醒来那会儿要精神得多。

杨洪烈走到杨康的边上,沉思一下,这才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康,你没事就好。”

他是杨康的继父,虽然这些年杨康和他关系不错,但是对他的称呼总是一声“杨叔叔”,两人的关系不亲近也不远离。

“我没事。”杨康有了上辈子的记忆,总觉得杨洪烈和完颜洪烈十分相像,对他也不似往日那般生疏,反倒多了几分亲切。

“嗯,这一次车祸的事我敢没和你妈妈说,怕她担心。”杨洪烈忆起昨晚上的跨洋电话,和杨康旁若无人地絮叨起来。内容无非是希望杨康能回美国一趟,给她介绍几个漂亮的女生。说到一半,杨洪烈忽然顿住了。

他扭过头,仔细打量梅超风。

记得以前杨康被大家误会成同心恋,结果突然说他喜欢《江湖》游戏里的女玩家,那个玩家的照片他也见过,和眼前的女人一比,当真是十分相像。

眉眼的风华,冷硬的气质。

这时,他也注意到两个人一站一躺,静静地互相望着,眼神缠绵交融。

“小康,你和梅小姐以前认识?”他问。

“嗯。”杨康的目光径直看向梅超风,嘴角挂起满足的笑容,“很久了。”

杨洪烈一眼就看出杨康眼底的情绪,那样明显的感情不遑说他,就连对面的梅家二老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梅家虽然不是显赫的豪门世家,但在B市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只是他们平常低调没有显摆露出来罢了。

医生检查后说杨康没有大碍,只要留在医院静养几天就好。梅超风放下心,和爸妈一起跟病房内的几人道完别就离开了。

回到家,立刻遭到了严刑逼供。

“风风,你喜欢杨康?”梅爸爸问。

似乎想起另一个世界里自家的便宜女婿也叫杨康,梅妈妈补充道,“就是你昨晚救了的这个杨康?”

“老妈!”梅超风握住梅妈妈的手,“你听我解释,他就是杨康。”

“什么?”两老不明白。

“也许有些不可思议,他是杨康,和我在那个世界里度过一生的……”和老爸老妈解释一切,梅超风将耳畔的头发往后拢,心情激动而又紧张。

梅爸爸的反应要简单的多,“他是杨康?那个杨康!竟然能够跨越时空来到风风你的身边,他的精神该有多强,若是这个人参与到我的试验来,那可是绝佳的材料呀!”

说到这儿,梅爸爸两眼放光,在房间里踱步绕圈。

“老爸!”梅超风有些无奈的吼道,“他是你的女婿!”

梅妈妈也跟着打击,“不想绝后的话,少打女婿的注意,知道吗?”

梅爸爸点头,家中的两重大山压迫下,他只能无条件同意。

医院方向,杨洪烈也向杨康发问了,“小康,你喜欢的人是梅小姐吗?”

杨康点头,眼神从窗外转进来,“是的,爸,我想要和她结婚。”

这一声爸让杨洪烈立刻感动了,要知道这孩子平常都称呼他为杨叔叔,今天好不容易亲近了些,为了这声爸不论他说什么都要答应!

半年后,杨康站在神父的面前,听着神父问道:“杨康,你是否愿意与梅超风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转过头,凝望着白色轻纱下的容颜,他的手不由握紧,心跳得厉害,紧张的听着神父的问题,然后听到她口里吐出的三字承诺,心情高兴到了极点。

“笑什么?”趁着众人不注意,梅超风忽然偏过头,眨眼,“这么开心?瞧瞧嘴角都咧到耳根子后面了!”

握住对方的手,杨康点头,“很开心,因为不论前世与今生我遇见的人都是你。我希望下辈子甚至是下下辈子,我都能遇见你。生死轮回,红尘流转,我愿意和你相伴到老。”

————————从此,两人过上了幸福甜蜜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