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正如秋寒

小说: 射雕之风起梅落 作者: 迷迭香熏 更新时间:2015-05-10 00:26:15 字数:3960 阅读进度:40/80

40、正如秋寒

梅超风宣布欧阳克获胜后,洪七公立刻跳出来,嚷道:“梅丫头,你怎么判这个小子胜呢?”

——怎么说看在你和老毒物互看不顺眼的份上,也要让郭靖胜出啊。

洪七公这后半句话在梅超风斜视过来的一眼中立刻烟消云散。唉,梅丫头什么都好,就是看人时眉眼挑起的弧度瞧着特别清寒冷酷,让人完全忘记反驳。

抄起手,洪七公讷讷缩回原地。

见洪七公吃瘪,欧阳锋一笑,道:“老叫花,你的蒙古徒弟脑袋里恐怕只知道牧马放羊吧,这诗词礼乐、舞文弄墨的事,却是我们要艺高一筹。”

接着欧阳锋转过身看向梅超风,面色稍霁道:“这一场,谢过梅姑娘了。”

梅超风道:“我只是说出事实罢了,郭靖击竹声杂乱无章,而欧阳克却是……很好。”最后一句梅超风词穷了,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欧阳克对音律的精通,因为她本身就是个音盲。

欧阳克闻言,朝梅超风颔首一笑,道:“梅师父曲艺精妙,方才克也不自主沉迷其中,不知这首曲目的名字是?”

“《皓月》。”

“皓月烟云,风起梅落。果然好名。”

梅超风有些惊讶的看向欧阳克,他对于皓月的解释,虽然和原著林箐不一样,但这一句中既有皓月之名,又将她名字中的前后首加了进去,于无言中夸赞自己。

梅超风不由微微一笑,这个男人,果然不愧是金老爷子笔下的风流第一人。

“过奖了。”

黄药师在一旁早已看出郭靖以武学之道干扰梅超风的笛声,虽然不知道郭靖内功深厚但这办法倒是实属上乘,然则梅超风已经先他一步宣布了结果,他也不好反驳。

再看欧阳克俊朗无俦,举止儒雅,又精通音律,才情无双,虽然人风流了些,但是也不像郭靖那般,既在蒙古有了婚约,还与自己的女儿纠缠不清。

这样想着,黄药师看欧阳克的眼神便纾缓一些,至于郭靖那便是另一番神色了。

一个天,一个地。

安抚□旁黄蓉,黄药师往前一步,道:“现在是郭贤侄胜一场,欧阳贤侄胜一场,那么到底是谁中选,做我黄药师的好女婿,就要看这第三题。”

“爹爹,我不要嫁给欧阳克。”黄蓉忽然拉住黄药师的衣袖,道。

她心知下一场文考郭靖必然不是欧阳克的对手,她那个靖哥哥若是和欧阳克比试拳脚功夫,定然是必胜无疑,但是诗词歌赋,他连自己念的诗都听不明白,怎么和人比。

眼里泛出泪花,黄蓉红着眼急道:“爹爹,反正我这一生只认靖哥哥一个,你要是让我嫁给别人,我会恨你一辈子。”

黄药师乍听女儿为了一个傻小子说要恨他一辈子,心下大怒。

因为冯蘅早逝的缘故,黄药师心中很是愧疚,他疼爱黄蓉,宠溺黄蓉,含在手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黄蓉要什么他就答应什么,现在为了她的终身大事,自己这个做爹的操碎了心,竟然还落得个被女儿恨的结果?

黄药师想拂袖挥开黄蓉,终究没有忍心,摇摇头,他看向亭内众人道:“第三题,还请大家随我移步内室。”

“爹爹……”黄蓉拖着黄药师哀求。

郭靖见状,走到黄蓉面前,道:“蓉儿,你放心,虽然我知道自己可能比不过欧阳兄,但是我还是要试,就像你说的,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洪七公也凑过来,和黄蓉说悄悄话:“我看郭靖赢不了欧阳克,你们干脆找个机会私奔吧,老叫花给你们断后!”

“七兄,还请慎言!”听到洪七公撺掇黄蓉和郭靖私奔,黄药师呵斥道。

洪七公立刻眼观鼻鼻观心,不语。

待八人进了内室,原本宽敞的房间登时显得有些拥挤了。

黄药师点上一炷香,在亡妻冯蘅的灵位前作揖,道:“阿衡,今天是我给女儿选女婿,你若是在天有知,就帮着看看到底选谁,好吗?”

在冯蘅的灵位前默立半晌,黄药师才转过身,从红木烤漆的桌上取过一方木匣。

打开木匣,黄药师取出一本泛黄的书出来,放在手中仔细摩挲一会黄药师才道:“阿衡当年为了给我临摹这半卷九阴真经,耗尽精力而亡。今日选婿,就用这本经书做为试题,等会我将经书在两位贤侄面前翻过,谁记下的多便是谁胜。”

说罢,黄药师召过郭靖和欧阳克二人,在他们面前一页页翻开经书。剩下的人自动走出内室,在外面等候。

当黄蓉听到是要郭靖背九阴真经,她立刻舒一口气,笑逐颜开。

洪七公见状,奇道:“这下子不担心郭靖了?”

黄蓉神采飞扬道:“这一场,靖哥哥胜定了!”

她和周伯通在石洞内早已经将经书的上下卷让郭靖背牢了,现在不仅是让郭靖背下卷经书,就算让他背出上卷经书,也是简单至极。

洪七公看黄蓉不担心郭靖,他也懒得理会,耸耸肩,自己躲在一边喝酒去了,这时候他忽然看见欧阳锋动作鬼祟,不由眯起眼。

原来欧阳锋觊觎九阴真经甚久,此刻探身欲往前看,不料被洪七公逮了个现行。只见洪七公一个旋身挡在欧阳锋的面前,道:“老毒物,咱们许久没见了,一起喝酒怎样?”

明明昨天晚上才见过,什么许久未见,鬼话!

欧阳锋明白定然是洪七公发现了自己的图谋,拦着他不让他过去,反正等克儿娶了黄蓉,九阴真经自然手到擒来,欧阳锋也不急在这一时,手中拄着青黑蛇头拐杖,他随着洪七公到一旁的石椅上坐下。

——

在石椅上刚刚坐定,梅超风就看见黄蓉对自己瞪眼横视,她颇有些不自在,心里非常想知道自己和黄蓉的好感度到底降低到了什么程度?

为什么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女会对她怒目相视。

系统的反应依旧是没有反应。

现在系统君如果不是任务需要,是不会提示她人物好感度的。

学着洪七公先前的一招,梅超风眼观鼻鼻观心,不语。

有人说过,你越不想理的一个人时,那个人便会缠着你。

梅超风现在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黄蓉先是在她身边来回走动,然后突然蹦张大脸过来道:“梅超风,你现在一定很得意吧?”

“我听不明白黄姑娘你话里的意思。”微笑。

“你不是在帮欧阳克吗?”黄蓉凑近梅超风,声音坚定带着不容置疑的腔调:“我告诉你,这场比试靖哥哥赢定了。”

梅超风有些哭笑不得:“黄姑娘,我何曾帮过欧阳克?”

黄蓉低语:“在宝应程家的时候你帮这个采花贼对付我,那天我还亲眼看到你们师徒从欧阳克的船上走下来,再者刚才你还让欧阳克赢了第二道题,你们肯定是一伙的!”

“呵呵,就算我们是一伙的,黄姑娘想要表达什么?”

梅超风懒得解释,直接问道。

“我告诉你,不论你们怎么打算,我这辈子只会和靖哥哥在一起,欧阳克他休想!”

黄蓉说完,转身就走。

因为黄蓉和梅超风隔得极近,她们这番话并没有传到远处洪七公和欧阳锋的耳朵里。当然他们若是听到了也不会出声反驳,因为这无疑在告诉大家他们在偷听两个女子的交谈。

隔了半晌,梅超风突然转过头看向杨康问道:“康儿,师父是不是长了一张坏人脸?”

“当然不是。”

方才黄蓉和梅超风的话,杨康一丝不漏的听完。他心里十分不喜黄蓉,娇蛮任性,尤其说到师父偏袒欧阳克时,他的心内涌起许多不安。

仔细想想,师父对欧阳克的确有很多不同,在王府时的言笑晏晏,宝应别庄的出手相救,后来在桃花岛时的融洽相处,虽然他们师徒和欧阳锋相看生厌,但是师父从来没有将怒气撒到欧阳克的身上。

这一丝丝不同于常人的对待,让杨康心里十分不安。

听到杨康的回答,梅超风摸摸自己的脸,低吟道:“是吗?”

为了确定不是敷衍,梅超风眼角余光往杨康的方向扫去,不意外看见对方出神的样子。五根手指在杨康面前挥舞,梅超风调侃道:“康儿,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呢?”

若有似无的馨香扑鼻而来,杨康瞬间便回过神来,沿着白皙润滑的手指往上看去,只见梅超风正微笑着注视他。

他一直都知道师父很美,虽不是艳压群芳,却自有一番风韵。

好比空谷幽兰,遗世而独立。

即便是笑,也会让人感觉到疏离。但是此刻杨康并未有这种感触,只觉得这笑容如春风般和煦,如夏雨般润物,似秋风飒飒,又似冬雪皑皑。

一眼万年,也不过如此。

脑中思绪不过电光火石一刹那,杨康微微摇头,道:“师父,我只是发呆了。”

“发呆……”梅超风重复,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忽然她看到地上掉落了一物,弯□将它拾起来,仔细一看,竟是个绣着牡丹的荷包,“难道是黄蓉掉的?”

“不,师父,那是……我的!”杨康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急切道。

脸上飞起两抹红晕,却又在瞬间惨白下去,杨康看向梅超风的眼神中担忧而又急切。

——他在那个荷包里放了师父的一缕青丝。

荷包里不仅有师父的,也有他的,传说只要将两个人的头发缠绕起放在一个荷包中,这两人便会永远在一起……如果这件事被师父发现……结果会怎样……

杨康不敢想象最后的结果,浑身微微颤抖起来。

如果师父知道自己做了这等逆伦之事,会原谅他吗?

他不敢想象。

将手里的荷包一收,梅超风赶到杨康身边,有些担心道:“康儿你怎么了,难道又走火入魔了?”

“师父……”杨康闭上眼,抓紧梅超风的手臂道:“将荷包还给我好吗?”

“你是说这个吗?”

摊开手心,绣有牡丹的荷包正静静的躺在那儿。梅超风不明白一个荷包而已,为什么杨康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等等——

荷包、荷包,并且是绣有牡丹的荷包,除了女子喜欢在荷包上绣些花草,平常男子是不会用这类荷包的。梅超风的神色霎时紧张起来,她犹疑着,最后还是问了:“康儿,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杨康蓦然抬起头,一口否定:“没有。”

“那这个荷包……”

“是我在街上看着好看,买来玩的。”

“这样吗?”

虽然谎言很拙劣,但梅超风还是选择相信,将荷包还给杨康,想起昨夜洪七公说的话,梅超风苦涩一笑道:“康儿,若是你真有喜欢的女子,师父……会祝福你们。”

她除了祝福还能做什么呢?

喜欢的女子总是比师父重要,就像黄蓉,为了郭靖可以忤逆黄药师,若是她在杨康和那个女子之间横插一脚,指不定会有怎样的结果。

梅超风的这番话霎时让杨康紧张起来,害怕对方误会,杨康急道:“师父,康儿只希望能陪在师父左右,康儿不会离开你的。”

幽幽叹息,梅超风道:“怎么可能,你不可能永远都跟在师父身边……”

然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室内的一声呵斥打断。

那厢,黄药师看着郭靖,怒道:“你从何处习得九阴真经?”